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港人强烈质疑浮尸少女陈彦霖之死

中共“温水煮蛙”的手法 恐吓港人

香港15岁失踪少女陈彦霖浮尸海面事件,引发香港舆论密切关注和质疑。有分析指,这是中共“温水煮蛙”的手法,有意给港人看到的,以起到恐吓作用。(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2315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雪儿、王文君、骆亚香港报导)10月9日,香港警方证实,9月22日在油塘魔鬼山一带海面发现的全裸浮尸为15岁少女陈彦霖。警方称陈的死因还没能确认,但无可疑。香港社会强烈质疑警方对案件“无可疑”的解释。有分析指,这是中共“温水煮蛙”的手法,有意给港人看到的,起到恐吓作用。

10月13日香港警察在多区暴力拘捕多名市民。(宋碧龙/大纪元)
10月13日入夜,旺角防暴警察和民众对峙,民众高喊解散警队。(宋碧龙/大纪元)

据悉,陈彦霖常常“发梦”,经常参与逆权运动。她生前曾经是一名游泳健将。警察公共关系科署理总警司江永祥于警方记者会上交代陈彦霖死因时表示,已经对尸体进行解剖,尸体没有表面或可疑伤痕,也没有被性侵的迹象。解剖未能即时确认死因,验尸官表示,死因有待确定。

据江永祥说,警方从学校闭路电视看到,陈的行为有可疑,称陈在9月19日晚,将个人财物放在校园内,再赤脚走往海滨公园方向,警方认为,情况无可疑,因此公布陈彦霖死因无可疑。

陈彦霖的死震惊整个香港社会,不少的分析和市民意见都认为警察的说法非常可疑;包括陈彦霖有对朋友表示要重新开始,而接触她的社工也形容陈彦霖是位开朗的女孩,不像是准备自杀的人。

也有分析指,陈彦霖是游泳健将,深谙水性,本能反应很难以跳海方式自杀。也有分析要求,警方最好公开学校的CCTV。

警方9日称验尸官表示陈彦霖死因有待确定,然而,10日陈彦霖的尸体已经火化。如此快速火化尸体,也是现时社会上提出的疑点之一。

有认识陈彦霖的市民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对陈彦霖裸身溺死提出一连串的疑问,希望尽快查出真相。

港星杜汶泽在脸书就事件向港警喊话。他在一篇题为“致全港2万9268名警务人员”的发文中写道,“如阁下真诚地相信,一名女子深谙水性,全裸死于海中而没有可疑,并在尸首发现后不寻常地迅速火化的话,那就是在侮辱你们的智慧及专业知识。我个人并不相信。”

杜汶泽在脸书内就陈彦霖事件向港警喊话。(宋碧龙/大纪元)

杜汶泽又说,如果对案件有怀疑但默不作声就“等于是帮凶”,“她只有15岁。不要再自欺欺人,幻想自己是无辜的。报应不爽,没有一个人因为拥有特权而能够逃过”。

陈彦霖朋友:警察公布的死因不可信

10月12日晚上,一对男女来到太子站祭拜在“反送中”运动中下落不明的义士。女士表示是陈彦霖的朋友,她说:“一名15岁的女孩裸身在海里被发现,她是一个有能力从五米高处跳水然后游上岸的游泳好手,现在你跟我说她是溺水死亡,谁会相信?”

“她是我的一个朋友,19日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现在说她死了,这不能接受。”她说:“其实身边的几个朋友一个星期以前已经知道她死了,而且家人也知道,但是好像是被人封口,不准说话。我印象中她的妈妈是一个蓝丝,总之不是站在我们立场考虑问题的。我不会指责她(妈妈),但是她是你的女儿,你要想清楚。不管怎样她都是你的女儿,是有血肉的。”

男子说:“最离奇的是(公布)发现尸体的第二天就火化了,(警察)说没有性侵痕迹,没有虐打痕迹,死因无可疑,这么快就火化。连家属都不知就火化了,整件事情发生得太快了,好像也没有上死因庭?”

男士表示近期发生了几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他说,一位市民的尸体被发现时突然断了脚,但是没有血,觉得是“被跳楼”。

女士又表示,9月2日以后发生的这些案例在10年中来看,一年也不会发生这么多,其实9月之前都有一些事情发生,但是她没有太留意。自从8.31之后大家才开始真正怀疑那些跳楼自杀案是“被自杀”。

杰斯:港人忧虑香港变大陆 进入“私了”年代

关于陈彦霖之死,网络主持人杰斯说,“可能很多香港人对警察的解释,是存有很多疑点,我只可以简单说,无论是陈彦霖之前的浮尸或跳楼事件,其实香港政府或黑警他们是有责任去解释清楚,说服香港人去相信这些是自杀或自然死亡。”

他说,警察到今天,很可惜四个月,都说服不了香港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包括陈彦霖,还有这样的手法,香港人会觉得很荒谬,例如陈彦霖这个例子,你试将它放回大陆呀,放回大陆你就觉得不荒谬。今日所以很多香港人的忧虑是香港好似变成大陆了,例如这个极速火化,极速出一张火化纸,一般香港人都会知道,如果你家人有试过,有死于非命,touchwood(解咒或解不吉利)这样的经验,有死于非命或者验尸,验完尸到火化,至少都三个多星期。”

他指出,警察已经说,还未有找到死因的确定,为何这么快去做火化?“当然我们不知道点解(为什么),陈彦霖家人没有出声,或没有要求死因研判,但是所有整个过程让我们会想到大陆,这是香港人最忧虑的地方。如果再继续这个情况就是逼香港人,是进入一个‘私了’的年代,这个‘私了’不是讲什么暴力不暴力,可悲的是像今天14亿大陆中国人,你问他有事发生会不会找公安,大部分人能‘私了’解决的就不会找公安。我们香港今天也变成这样的地方。这是最可悲的事。”

他说,市民无法要求政府做什么,市民对政府已经失去信任,他希望民间继续不要放弃、不要放下,“不相信之余,我们要自己要去寻找真相,我们没有可能放低(放手),希望有一天,很快有一些个案水落石出,可以找到真相出来,那香港政府和香港的‘黑警’就玩完。”

杰斯希望跟年轻人说,“今日在这个地方(香港)的银发族和我们一定与年轻人站在一起,如果有一天见好,我们就去收,我们会一起,我们不会令他们孤军作战,无论怎样都好,核爆也不割席,今日只有一个敌人,那个敌人就是香港政府、就是共产党,他们(年轻人)放心去做,做什么我们都理解。”

施安娜:有良知、有常识者都会质疑

对于陈彦霖的死,国泰港龙工会主席施安娜说,香港市民的心都很沉痛,她本身是一个游泳健将,而尸体发现时又是全裸,警方竟说无可疑,“一个正常有良知、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这样的疑点,不可能没疑点,而她的尸体又那么快就火化,全世界都会看到这样的处理手法非常有问题,当警察自己想迅速处理尸体时,不是遵循一般大众所认知的,慢慢调查她的死因,然后去公布死因裁判庭所公布的资料,而是去急着火化,并且没有她的家人出来讲这件事。有雪亮眼睛的人都会知道,她的死因真的需要大家去关注。我们一定不会放弃,我们一定要坚持,警察一定要给全香港人一个交代,香港人都是跟她同行的。”

她说,这几个月都看到警察滥暴的情况。她举例,上个星期一家人,两夫妇和小朋友在街上踩单车竟被控告非法集会!立了“禁蒙面法”对市民是一个困扰,“警察都要给教育处、给幼儿园施加压力不给带口罩,整个香港给他们搞到乱龙(任意胡为),我们建议小朋友为了保护自己要戴口罩,在学校传染病高危的地方竟然不给戴口罩,你就知道现在是是非黑白颠倒得很厉害,所有的事就是为了迁就警察,迁就这个政府;不是保障香港市民的健康和权益。”

高调捉人是警告市民 政府和警察造成社会撕裂

她指出,近期警方作出很多不合理的拘捕行为,“请问一家人在街上走都会要被拘捕,三个朋友一起去红磡,都会拘捕,没有做过挑衅的动作,没戴口罩,为什么警察就怀疑他们?还去打他们,去拉他们,根本就是警察高调去拘捕人,是想给压力和警告所有香港市民,警察的权力是无限大的,我们需要去谴责警务处长,他竟然可以有权力任意拘捕,任意使用暴力,去打手无寸铁的市民,他们身上是没有武器的,为什么警察的权力是这样的?”

她继续说,造成社会撕裂的,是政府和警察,“一直是这样,大家有眼看的,我们没作任何的挑衅,没任何暴力,暴力是自卫的时候,当警察无理拘捕我们的时候,打我们的时候,我们自卫都叫暴力?很多事我们需要警察交代,他们开记者会说的基本都是废话,都是说示威者使用暴力,但就不说警察的暴力,就拿警察在元朗开车撞人来说,他只说示威者怎么打警察,或破坏他的车,之前他开车撞示威者,他们就不交代,为什么这么不公平?”

她说现在是有一种无力感;但觉得香港人是不怕的,“我们知道我们做得没错,我们就会坚持继续做。我们站出来,我们没做错,在街上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站出来。我们每个人都有自由、有这个权利去发声,我们不需要怕被灭声。”

10月13日晚,在尖沙咀海旁,用灯光排出 “FREE HK”,手拿纸鹤为“我想香港”愿望纸鹤集气。(梁珍/大纪元)

明居正:陈彦霖之死是中共“温水煮蛙”的招数

社交媒体平台“影像补完计划”就陈彦霖的死因分析,引用原台湾大学教授明居正的分析。明居正认为按照中共的特性,陈彦霖的死是中共“温水煮蛙”的招数,让人不知不觉掉到圈套里。他说,运动以来,香港人隐约感到有人失踪,有人被自杀,但没看到什么证据,陈彦霖的死可能是中共有意让香港人看到。

台大政治系名誉教授明居正。(陈柏州/大纪元)

明居正分析说,中共说的50年不变,“意思是要在50年慢慢改变你,但最后一定会变。”至于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明居正认为不可能是等到最后几年才变,但对中共来说,是越早变越好。而现在就变到香港目前的情况,明居正也觉得比他预期的有点早。

中共已令香港警队公安化

明居正指出,中共是一党专政,在香港它不能天天杀人,但它要让你知道我会杀人,但我不是每次用军队杀人,用警察杀人都可以,杀人的刀掌握在我手上,它们叫刀把子,有刀把子在我手上你就不敢乱说乱做。

中共很早就渗透警队并逐渐掌握警队,警队高层最好是党员,不是党员至少是党友,不是党友就是他有把柄让我可以威胁到他,他必须和我合作,或听我的话。依此逻辑,警队高层应该是这三类人的其中一种。而共产党要求香港警队从上到下必须接受中共的思想改造,必须接受洗脑。

所以香港警察曾经去过新疆受训,而且还跟当地的公安一起出去打压新疆人,让他们练兵。受训的目的不是为了维持治安,而是“维稳”。

中共令香港警队公安化,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香港警察近期在处理香港的游行、示威,他们打击的手法和大陆的公安、干警,甚至和武警的手法几乎一模一样。尤其经过雨伞运动,中共认为,和平演变在香港的可能性是非常高,所以对中共来说,在香港时时刻刻提高它的“阶级斗争”警惕心是绝不会错的,要面对阶级斗争的复杂性,香港警队变成了中共真正可以用的力量。#

责任编辑:连书华

评论
2019-10-14 8: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