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被美制裁 两大AI中企有何不为人知的内幕

日前,美国宣布制裁涉嫌参与迫害新疆人的8家中国科技公司,其中包括为中共警察庞大的监控系统提供脸部识别服务的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 (Ed Jones/Getty Images)
人气: 414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6日讯】(大纪元特约记者郑鼓笙综合报导)日前,美国宣布制裁中共新疆官员和公安机构,以及参与迫害新疆人的8家科技公司,包括中共确定的人工智能(AI)“领头羊”——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那么,这两家公司到底是什么公司?为什么被美国制裁?和中共当局是什么关系?本文试图揭开其神秘面纱。

美国商务部10月7日宣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共公安局及其19个属下机构以及8家中国科技企业列入出口管制清单。彭博社指出,8家科企被制裁,重创中共成为人工智能(AI)领域“领头羊”的野心,而其中较不知名的商汤科技及旷视科技可能更为关键。

与新疆公安局合作 监控少数民族

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的专长都是人脸辨识,其主要业务之一,就是向中共警方庞大的监控系统提供脸部识别服务,其中包括为新疆警方提供技术支持。

2017年11月,商汤科技与新疆数据分析和监控技术的主要供应商立昂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联手,成立了一家“智能警务”公司——汤立科技。

去年以来,伴随着美中新冷战爆发,美国政界不断呼吁制裁中共当局大规模监控和拘押新疆少数民族的反人类罪行。今年4月,商汤科技其持有的汤立科技51%的股权全部出售给了立昂,但依然没有逃脱遭美国制裁的命运。

旷视科技则是中国最早进入安防领域的AI企业之一,多年来为中共公安系统研发了一系列智能安防产品及解决方案。其开发的旷视(Face++)人脸识别系统科精确定位面部关键部位,除了为阿里巴巴的“刷脸支付”提供服务外,基于旷视(Face++)的智能安防解决方案也被集成到中共公安的视频监控系统和警务终端之中。

旷视科技的人脸识别技术也被广泛使用在新疆地区,用于监控维吾尔族民众。2017年,乌鲁木齐新城网景信息技术公司和旷视科技达成合作,成为旷视系列产品的新疆区域金牌代理商。

2018年8月,旷视科技曾携带集成人脸和人体识别、交通监控和公安行动的所谓“城市天眼2.0”系统,亮相在新疆乌鲁木齐举办的“第五届中国-亚欧安防博览会暨2018第十四届新疆警用反恐技术装备博览会”。

如今,随着面部识别技术被整合到迅速扩张的中共全国监控网络中,针对维吾尔族人的监控已经不再限于新疆地区。这些中国科技公司开发的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可以根据面部特征在人群中迅速分辨出维吾尔人,虽然还不能做到非常精确,但已开始被整合到中国其它地区的公安监控系统中,用来监视当地的维吾尔人。

中共官方还秘密建立了一个国家数据库,用于存储所有离开新疆的维吾尔人的面孔。

商汤科技参与镇压乌坎和香港

作为中共公安系统的“合作伙伴”,这些公司的人脸识别系统自然只用来监控新疆人,也会参与针其他中国人的人权迫害。

其中商汤科技虽然总部位于香港,却和中共警方存在广泛的合作。涵盖数亿监控摄像头的中共公安部“天网”工程,其人脸辨识系统就来自商汤科技。

商汤科技还和一些地方公安局有直接合作,包括帮江苏省连云港市公安局设立“天眼”项目,进行所谓“AI+新警务”建设;和深圳市达成“AI+新警务战略合作关系。此外,商汤科技还和多家中国公司成立合资公司,从事与警方安防有关的业务。

2015年,商汤科技与中国专营监控视频平台的东方网力科技联合成立了深网视界公司,在其官网上介绍,该公司主营人脸识别技术应用到监控视频平台,合作机构包括连云港市、上海市、线阳市公安局。

深网视界列举的案例,包括在2016年的广东乌坎市镇压事件中,当地公安非常“认可”使用其人脸识别技术抓捕“带头闹事”者的效果。

2016年6月,广东汕尾陆丰乌坎村民在维权领袖、原村支书林祖恋被判刑后,持续游行抗议,当局进行暴力镇压,并派防暴警察入村拘捕组织游行的村民。

除了与大陆警方合作外,商汤科技高层2017年9月还向港媒透露,香港近年的游行示威,包括2014年雨伞运动中,香港警方也曾依靠他们的技术进行人流管制。

在今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人脸识别技术也被香港警方大规模使用,用来监控和抓捕抗议民众。其监控技术被怀疑来自中共当局,示威者推倒的所谓“智能灯柱”中曾发现产自上海的监控设备。

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与中共的关系

在中国,人脸识别技术的庞大商机,来自中共官方对中国民众越来越严密的监控。被称为“AI独角兽”的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都是人脸辨识的重要参与者,属于中共官方确定的AI领域“领头羊”企业,也都得到中共“战略企业”阿里巴巴资金的大力支持。

因此这些公司开发的人脸辨识技术,除了金融、在线支付和图像处理等商业应用外,其最大的合作机构就是中共各级公安机构。无论商汤还是旷视,“智能安防”都是其最大的盈利板块。

《2018年全球人脸识别设备市场研究报告》指出,中国是人脸识别设备最大的消费区域,2017年占全球比例 29.29%,2023年达到44.59%。

旷视科技是由三位清华大学毕业生在2011年组建,当时获得了阿里巴巴的资助。

商汤科技则是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系主任汤晓鸥于2014年创办,总部设在香港科技园。2018年,商汤科技完成6亿美元的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这次融资后,商汤科技估值超过45亿美元,一跃而成全球市值最大AI初创企业。

商汤科技董事长汤晓鸥,还兼任中共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副院长,以及任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多媒体集成技术研究室主任,也是中共组织部“千人计划”入选者。

中共近年来推行所谓“军民融合”战略,一些名为“私企”、背后却有中共强大资金支持的科技巨头,互相之间各有分工,成为中共“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在中共官方的资金和权力支撑下,这些“战略企业”拥有其它国家私营公司不具备的各种不公平“优势”。中国科企在人脸识别等领域得以“领先全球”,就是典型的一例。

对于AI工程师而言,数据是一切的关键,因为AI就是通过数据来训练、测试算法,自主适应新环境或学习新技能。比如人脸识别算法,需要大量真实的人脸图像来进行训练,不断提升算法和精确度。西方自由社会虽然几乎垄断了尖端技术,但基于保护隐私及人权,在获取数据样本方面受到很大的制约,这也成为限制西方AI发展的最大因素。

而中共当局则恰恰相反。旷视科技主要投资者、创新工场创办人李开复曾经公开表示,中国在发展AI方面具有优势,因为中共领导人那么在意“法律牵连”或“道德共识”。创新工场是中国AI的主要支持者。

中共政府对人民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可以通过公安机构随意甚至强制采集公民的指纹、图像、血样和DNA样本,也可以从企业巨头获取海量的用户数据,从而建立各种各样的庞大数据库。而这些数据库可以随时提供给其“战略企业”,用以开发AI软件等目的。

商汤科技行政总裁徐立曾公开表示,该公司使用了大量来自广州公安的录像资料来开发视频分析软件,而且大多数中国大型城市都设立了人工智能研究所,相互可以共享数据。“中国的人口众多,所以我们可以很轻松地收集到所需要的任何使用场景的数据信息”,他说,“最大的数据源,就是政府”。

目前,AI产业链上游的基础层,即AI芯片等底层硬件,主要由英特尔、英伟达、谷歌等美国巨头垄断。而AI中游的技术层,即AI技术及平台等领域,中共近年来获得迅速发展,在某些方面已经处于领先地位。

商汤科技行政总裁徐立曾表示,该公司的人脸识别技术,包括动静态比、实时监管、实时人群分析、人流预测等,“一秒可以同时辨认几万人”。而且,即使照片模糊、只露半张脸也可以利用人脸识别技术还原,准确度在 98.5% 以上。

中共央视节目中宣称,“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进行警务预测,在中国不仅全面普及,而且水平位居世界前列。”

旷视科技获拜登之子投资

近日,随着美国大选临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前副总统拜登家族与中共的利益关联成为热门话题。

旷视科技的股东包括上海一家投资公司渤海华美(BHR)。BHR是旷视科技人脸识别系统旷视(Face ++)的重要投资人之一。而BHR是拜登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和中国企业联手成立,亨特也是BHR董事会成员。

亨特的商业圈涉及许多美国权贵和中、港、台三地华裔金融家,其以权牟利的运作手法被指是中共太子党的美国版。#

责任编辑:叶梓明

评论
2019-10-18 12:3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