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学界持续要求陈彦霖之死真相 银发族声援

10月17日,知专设计学院学生于设计大道祭奠陈彦霖并要求真相。(骆亚/大纪元)
人气: 24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李新安采访报导)15岁少女陈彦霖的离奇死亡牵动无数香港人的心。在她生前就读的知专设计学院,学生们举办悼念活动,持续抗议要求真相。亦有银发族到现场声援,表示“支持青年,守护香港”、“银发族与年轻人同行”。

10月17日,除了香港多家大专院的学生会会长、代表到场声援外,也有很多学生和市民到场祭拜。现场的横幅上写着“让真相浮出水面”“郭龙基院长,你看海时,你有心痛吗?”

前两天,校方先是公布2个疑经过剪辑的监控片断,引发质疑。后又公开“16段闭路电视影片(CCTV)”,交代其在学校的最后行踪。

监控显示了多段陈彦霖失踪前“游走校园”的画面,但网友指出多个可疑之处,包括“片中人身超过153cm”,“身形头发颜色都不一样”,还有画面对比发现两人的眉形和发际线完全不同。网友质疑陈彦霖遭中共黑手杀后,后又找“演员”补拍监控,而陈被扔入江中,衣服被人拿走。

一名参加当天活动的男学生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他们希望校方可以公开完整的监控录像,有些重要的位置还没有公布,目前已公布的视频有些出入。

他表示,“有些地方,例如颈上有条带子,面型有点不像,身型好像也有点出入。所以我们对这件事有些怀疑。所以我们希望可以多公开一些录像,例如她怎么脱下那对鞋子,可能放下了什么重要的文件啊,希望可以看到这些。”

年轻一代负责任 “豁出去”抗争

反送中运动以来,港府大肆抓捕学生,包括750名18岁以下在校生被捕。该男生表示,香港年轻这代人开始出来抗争了,基本上可以用“豁出去”了来形容他们。

“如果被抓的话,可能要服很多年的刑,我们现在要用一种要负责任的心去做。”他说,“我们希望可以真的争取到我们的自由,(当局)可以回应我们的五大诉求,希望政府可以肯正面回应我们。”

参加陈彦霖悼念活动的两名男生接受采访。(骆亚/大纪元)

另一位在场的男生表示,经过2014年的雨伞革命到今天的反送中运动,政府现在一直是“拖”字。从6月12日反送中运动,我们一百万人上街,二百万人上街,政府都是没有正面回应问题。九月份才撤回修例。

对于林郑月娥16日发表的2019年施政报告,第一位男生认为没有什么帮助。比如,有一项是说可以借钱买楼(提高按揭贷款上限)其实是没什么用。因为楼价不会跌,都不会减轻年轻人的(压力),对年轻人的帮助基本上是零。

“我们其实希望他们可以兴建多一些公共房屋,让多一些港人可以住上楼。而不是继续抬升楼价,那样你借(出)多少都好,都是一样要还给政府,是完全帮助不到我们下一代的。”他说。

该男生还认为,《禁蒙面法》不会做到让社会安定的作用,也不会有效地保护到年轻人。“因为我们年轻人是希望表达诉求,这条法例出台后,说是保护我们,但是我们上街戴个口罩都算犯法。这是不是算作白色恐怖?我相信我们是不会接受这样的法例的,我们希望可以争取到我们的自由。”

设计者展示陈彦霖画像等反送中作品

当天,有一名设计者吴同学现场展示了他的几幅反送中作品,表现香港人的不屈抗争。在谈到陈彦霖时,他表示近段时间看到她死的信息才认识她,所以用画像去纪念她。希望可以化解大家的悲伤,因为有很多人为她争取公道。

知专设计学院学生吴同学接受采访。(骆亚/大纪元)

另外两幅画作表现的是,虽然港府强推《禁蒙面法》,但是香港人不怕。他说,“因为香港有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新闻采访自由,做为一个香港人应该去珍惜这个天赐给我们的自由,不要因为惧怕一个独裁或者无能的政府,而令言论及新闻采访都全部在香港这个自由度高的城市逐渐消失。”

面对香港的白色恐怖,吴同学表示,由97年主权移交之后,中国(中共)就保证香港50年不变,仍然会实行“一国两制”,但是未到一半时间,北京就已经不断介入香港的民主和言论事务里去,令香港不断被中共独裁政权侵蚀。

银发族支持年青人 寻求事实真相

坐在知专大道上的抗争者,除了年轻学生也有银发一族。一位老人唐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希望通过这次集会来表达意见,希望警方全力缉凶,校方尽一切的努力,将真相、所有CCTV能够公开。

唐先生说,“今天我们能来到知专设计学院,首先就是要支持这些同学的行动。第二,警方对事件的仓促处理,校方CCTV的疑点,我们对于陈彦霖的死有非常多的疑惑。”

银发族老人唐先生接受大纪元采访。(骆亚/大纪元)

唐先生认为,陈彦霖案的疑点就是,一个非常深谙水性的年轻少女,而且全身裸露去自杀,似乎在以前都没听说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那会不会是他杀呢?是不是要为了消灭许多的证据,而要拿走她所有的衣服呢?感觉上彦霖的家长好像是受了很大的压力。

“因为在正常的情况下,如果家里有人不幸离世,而且死亡有这么多的疑点的话,很多家长、 父母都会竭力去追查真相。而她的家人选择叫大家不要把事情闹大。”他说,“虽然我们帮不了什么,因为我们不认识他们,也提供不了什么协助,只能通过我们的集会,在社会上发出我们的声音,使真相大白。”#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9-10-18 10: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