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前线装备哪里来?香港中上阶层撑抗争者的故事

文/李靖宇

10月14日晚,香港人在遮打花园举办“香港人权民主法案集气大会”,呼吁美国尽快通过《香港人权及民主法案》法案,超过13万人参加。(余钢/大纪元)

人气: 298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10月18日讯】大家还记得这个感人的画面吗?

义载车队在黑夜中宛若满载光亮和希望的长龙,被誉为港版“敦克尔克大撤退”,几千义载“父母”将9月1日入机场参与集会活动的“子女”安全接回家。(翻摄自香港众志推特)

1940年第二次大战时的“敦克尔克大撤退”,英国大力动员国内所有民间船只,成功接应将近40万名盟军士兵撤离欧陆战场,避免了盟军遭到围歼的悲剧,更保留了4年后诺曼地登陆的元气,终能反攻、击败纳粹德国。79年后,香港“反送中”抗争在 2019年9月1日深夜也上演了一场类似的行动,被称为“香港敦克尔克大撤退”。

9月1日香港反送中运动对香港机场交通进行“压力测试”,堵塞机场交通的活动,有数千人到场响应。

晚间警方出动大批警力清场,强制关闭多个港铁站、公车线,示威者只能徒步走20多公里的路躲开包围网。然而,其他香港市民自发开着约5000辆私家车前去救援示威者离开,原本可能遭到警方“围歼”的抗议民众,在香港人自发接应之下,全部成功离开机场,这被外界誉为香港版的“敦克尔克”。

这也引发了外界好奇,这些强大的后援到底是谁呢?

答案原来是很多中产阶级甚至上流阶层的市民,还有年长的香港民众在背后默默支持年轻人的街头示威。

根据《华尔街日报》报导,这些香港市民还自发组织了秘密的支援网路,协调支援年轻香港抗议者的活动。他们的口号是:“你不必独自面对!”

有一位化名陈先生的中年经理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陈先生近日开着他的银色丰田四门车冲进抗议冲突地带,接走示威者并送他们回家。

在帮助了一群年轻人离开之后,他又回来接更多的人,并送去饮水和可提供快速换装的T恤。他每天晚上可以在抗议地区和住宅区之间来回穿梭超过160公里。

陈先生就是香港“校车”(School bus)的一份子—他们开着自己的私家车接送抗争者,避开政府当局搜捕。

他们还自发组织了社交媒体加密聊天群组,也被称为“放学后接送”,把暗语为“父母”的司机与称为“孩子”们的抗议者联系起来。某个聊天群里大约有2万1千名用户。还有成千上万的香港民众组成类似的群组。

中共和香港当局称,大多数沉默的香港市民都是反对抗议者的,因为这些抗议者与警方发生冲突,封锁道路,扰乱交通。

但据《华尔街日报》记者近距离观察,事实恰恰相反,这座城市的大部分居民正在默默支持和帮助争取民主的抗议活动。

还有许多支持者都是来自香港富裕阶层。举个例子,一位留着长发,戴着钻戒的贵妇化名“D夫人”,她住在香港的九龙塘社区,那里是香港富裕特权阶层的豪宅区。

D夫人表示,一些年轻抗议者在与员警长时间的对峙、扭打中根本没有吃过多少东西。这些学生年龄的抗议者往往没有足够的钱用于交通费、购卖头盔和食物。

“D夫人”在这段时间收集了价值25,000美元的麦当劳礼券和预付地铁卡分送抗争者,主要收集方式就是到邻居家串门。

她说,许多抗议者都不好意思接受捐赠,所以她和朋友们决定把它们当作“阿姨送的礼物”。他们把优惠券与手写的便条和一个小小的心形图案钉在一起,在集会上或通过加密聊天应用app向遇到的抗议者发放优惠券。抗议者们再通过自己的网路继续分发优惠券。

其中一个便条上写道:“你并不孤单!”“我们正在为你们提供能量。”

年纪较长的香港民众也在支持抗议活动。拥有一家物流和航运企业克里斯今年55岁,他说:“这是一场关于自由民主与威权主义及共产主义之间的斗争。”“我觉得欠这些孩子很多。”

克里斯经常站在抗议者与员警对峙的地方附近,看抗议者们需要什么。6月12日,当抗议者聚集在立法大楼外阻止立法者通过《送中条例》时,他也去了。在活动前,他提前到处购买雨伞,他至少买了五十把,有时只花了半价,这反映了当地商家对抗议者的支持程度。

克里斯透露,年轻抗议者们现在已经组成了无数个各自领导的队伍,规模从几个人到几十个年轻人不等。他与其中一个团队建立联系,并包下了他们的消费,购买保护装备、食物和其他必需品。

香港作家林辉投书《立场》新闻表示,像这样的中产朋友,还有很多。他们虽然不会上前线,但会尽量参与游行示威集会、会穿着一般衣物到街头掩护前线、开车接送示威者、要筹款要物资时他们毫不吝啬。他们对前线的年轻人有几近无条件的支持,因为他们都感谢前线年轻人的付出,也恨自己有着不能上前线的包袱、或没有上前线的勇气。

这些低调的当地民众就是这场运动的“幕后支持者”,他们为抗议者提供回家的交通工具、防毒面具、食品、资金和法律辩护。还有医生组织提供匿名医疗检查。

自6月以来,香港民众已经筹集了大约1000万美元的小额捐款,用于支付抗议者的法律费用和医疗费用,这个基金被称为“612人道主义救援基金”。据发起人之一的玛格利特.吴透露,之前在抗议过程中发生过激烈冲突,一些抗议者可能被判处长达10年的徒刑。

71岁的吴女士是香港知名律师,曾在立法会服务多年。她表示:“这些捐款很重要,香港有多少人不能走出去抗议,但希望以这种方式来表达对抗议的支持。”

另一个众筹专案已经筹集了数百万美元,用于购买国际知名报纸的整版广告,解释香港争取民主的运动。

还有一个重要的后勤工作是向前线抗议者提供装备,包括:呼吸面罩和筛检程式、建筑头盔、护目镜和手套。这些装备的价格可能在50美元以上。

这种设备在香港的商店里很难找到,但在抗议街头却经常可以看到成箱的新头盔和护目镜。因此,一些亲共人士指出,源源不断的新装备证明抗议运动得到了“反华组织”的支援,可能还得到了美国或台湾的资助。

真相是什么呢?原来这些装备都是中上阶级或其他年纪较长的市民购买的。一位自称“Ko先生”的支持者说,除了资金,他还把大部分的业余时间都花在购买和分发设备。Ko先生本人是一家全球公司的高级地区主管。

他加入了一个非正式支持群组,这个群组约有100人,通过Telegram联系。他说:“我们每个人只买几套,这样就不会引起注意,”“但如果我们每人买5套,那就是500套。”

一位35岁左右的张姓工程师能买更多装备。他在建筑工地工作,有合理理由批发购买头盔等装备。现在,他已经又准备了6箱3M全脸防毒面具,为下一次大游行做准备。

他在一个工程师聊天小组,这个小组只有经过推荐才能加入,这样的小组都要求一名现有成员为新成员担保,以防止当局特工和警方的渗透。该工程师小组会讨论购买装备和其他技术问题,比如是否可以使用碳纤维为抗议者制造轻型盾牌等。

目前,抗争活动仍在继续,同时,警方也加强镇压逮捕,并开始使用催泪弹、胡椒喷雾、高压水炮,甚至真枪实弹,近日香港政府甚至通过《反蒙面法》,并据此起诉民众,引起更大的民愤。

作家林辉表示,香港人特别是香港中产,从来都温和、爱享乐、不喜冲突;今天香港有无数中产在默默支持着前线,见到勇武派示威者比较激进的行动,他们也许会有担心,但还是坚持“齐上齐落,核爆都不割席”。

就是这些对民主运动小小的支持,最后将星火燎原、划破黑夜。全民已经开始觉醒、反抗中共迫害,极权的共产党统治已经走入最后篇章,在此也请所有朋友一同了解真相,加入二十一世纪的“同盟军”,彻底瓦解这个毁灭人类的共产政权。

责任编辑:李世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