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库尔德武装力量阻碍美土合作

2016年9月4日,时任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右)和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左)在 G20峰会期间举行会晤。(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人气: 91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0日讯】(大纪元英文记者Venus Upadhayaya报导/高杉编译)土耳其领导层的一名内部人士称,美国与库尔德人领导的武装力量于2014年建立了联盟,以对抗叙利亚境内的伊斯兰国(ISIS),但此举破坏了美国与土耳其之间的关系。目前该地区正受到伊朗和俄罗斯霸权的威胁。

曾在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手下工作过的土耳其专家埃尔比勒•古纳斯蒂(Erbil Gunasti)是即将出版的新书《游戏规则改变者》(Game Changer)的作者。他说,唐纳德•川普特朗普)总统为了赢得埃尔多安的支持,与叙利亚库尔德民兵,也被称为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People’s Protection Units – YPG)拉开了距离。

10月9日,埃尔多安宣布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 – SDF)和ISIS恐怖分子发动名为“和平之春”(Operation Peace Spring)的攻击行动。SDF是叙利亚内战中的一个联盟,主要由库尔德人、阿拉伯人和亚述人组成,由叙利亚库尔德民兵(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领导。

土耳其认为叙利亚库尔德民兵是库尔德工人党(Kurdistan Worker’s Party – PKK)的分支,并将其定性为恐怖组织。根据美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和领事馆发布的消息,美国国务院也已将库尔德工人党指定为外国恐怖组织和特别指定的全球恐怖分子(Specially Designated Global Terrorist)。

在10月16日的总统内阁会议结束后,土耳其总统发言人伊布拉西姆•卡林(Ibrahim Kalin)在新闻发布会上对媒体表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设有分支机构的库尔德工人党是一个代理组织,“是被国际势力利用的一枚棋子。”

卡林说:“这可能是近代政治史上最大的丑闻之一,这个组织打着打击伊斯兰国(ISIS)的幌子,得到了支持和壮大,被当作国家行为体对待。”

2014年,当时的奥巴马政府开始与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合作打击ISIS。古纳斯蒂在他即将出版的新书中强调了川普和埃尔多安之间合作关系的重要性,他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对《大纪元时报》表示,“美国从一开始就不应该与这个恐怖组织结盟。”

他说:“首先,美国可以要求其他192个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国家派遣士兵到叙利亚对抗ISIS。”“但相反,美国却决定与一个非国家行为者结盟。这是自1991年以来这个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弱点。一个超级大国必须在领导其他国家方面扮演超级大国应有的角色。否则,其领导地位就会崩溃。”

根据古纳斯蒂的传记中介绍,他此前曾为埃尔多安工作了五年,担任过新闻官,预计将作为总统任命人员为川普政府工作。他在即将出版的新书中写道:“总统和第一夫人都认为他是圈内人,属于他们的核心圈子。”

美军撤退

10月7日,美国总统川普下令将美军撤出了叙利亚东北部,此举遭到了广泛质疑和批评。但古纳斯蒂认为,川普的做法是正确的。他质疑为什么当初要把美军士兵部署在那里。

他说,美国在叙利亚东北部部署士兵的决定是受美国国内政治的驱动,而不是实际需要。

他说:“川普总统非常清楚,当美国向那个无人区部署几百名士兵后会发生什么。他们要么被屠杀,要么还是被屠杀。”“向叙利亚部署了200名美军的是奥巴马总统,不是川普总统。”

根据古纳斯蒂的说法,奥巴马这样做是为了打击和削弱上台后的川普,“这意味着迫使即将上任的川普总统要么立即从叙利亚撤出这200名士兵,要么通过增加军队部署来增加他们的力量。”

他解释说:“可以这么说,奥巴马的目标是在川普总统第一天来到白宫办公室时,就面对一份‘很受攻击’的来自叙利亚的报告,以期削弱他。”

叙利亚的同盟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在土耳其的“和平之春”行动前两个月对外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描述称,“叙利亚的政治和军事动态是在两个不同的层面上发挥著作用,而非国家的、库尔德人占多数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参与了一系列的包括叙利亚政权、俄罗斯、美国和土耳其在内的国家之间的复杂谈判。”

“与此同时,这些国家又与不同的(往往是相互竞争的)地方武装力量和组织相关联,每个地方组织又都有自己对叙利亚冲突结束后如何对其治理的目标。”

古纳斯蒂说,如果美国选择土耳其而不是SDF来打击ISIS,叙利亚的局势将会完全不同。

古纳斯蒂解释说:“如果美国选择土耳其作为叙利亚的合作伙伴,今天俄罗斯和伊朗就都不会在叙利亚。”“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 Assad)政权也不会在那里。2012年,时任总理的埃尔多安曾向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过此类建议。”

他说:“在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后勤支持下,土耳其本可以进入叙利亚,用武力推翻阿萨德政权,但奥巴马犯了一个错误,他拒绝了。结果,今天,美国退出了叙利亚。”

他说,不是川普要从叙利亚东北部撤军,而是美国因为自2012年以来所作出的决定而被迫在今天离开叙利亚。

古纳斯蒂还指出,目前的形势对俄罗斯和伊朗都有利。

他说:“与美国的撤出相反,只要俄罗斯在可预见的未来与土耳其保持日益紧密的关系,俄罗斯在未来50年都会在叙利亚。伊朗也将以某种形式留在叙利亚,填补西方列强留下的真空。”

从库尔德民兵转向土耳其

古纳斯蒂说,川普撤出美军,并与叙利亚库尔德民兵(YPG)保持距离,是在试图改善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

古纳斯蒂在他的著作《游戏规则改变者》(Game Changer)中说:“是奥巴马总统失去了土耳其… … 川普总统正试图通过在叙利亚的撤军和其他措施来赢回土耳其,只是还没有公开宣布,”“据我们所知,穆斯林移民将很快就会改变西方文明,除非唐纳德•川普和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能够合作。”

他还提到,土耳其已经向川普提供了有关叙利亚库尔德民兵(YPG)进行恐怖活动的足够证据。

他说:“对土耳其来说,库尔德民兵一直就是一个恐怖组织。到目前为止,土耳其已经提供了充分的证据,完全可以说服川普总统承认他们是像库尔德工人党这样的恐怖组织。”

土耳其总统发言人卡林在周三(10月16日)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也重申了同样的观点:“总统先生与美国总统和欧洲领导人举行了多次会谈,并告诉他们,只要他们的援助被继续提供给这些恐怖分子,这里就不会有和平与稳定。他明确指出,这对我们的国家安全构成了生死存亡的威胁。”

古纳斯蒂说,尽管川普不想在该地区树敌,但他已经意识到,叙利亚库尔德民兵应该被视为恐怖组织。

他说:“至于川普总统开始与叙利亚库尔德民兵组织保持距离,显示他已经通过证据和其他理由认识到…… 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现在必须被正式视为恐怖组织,”“这也是川普总统与埃尔多安总统能够达成妥协的另一种方式。”

古纳斯蒂说:“川普总统必须与埃尔多安总统进行接触,他已经在这样做了。为此,他不得不承认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是恐怖主义组织,它是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延伸。”

作者埃尔比勒•古纳斯蒂(Erbil Gunasti)曾在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政府工作,担任过新闻官。他是即将出版的新书《游戏规则改变者》(Game Changer)的作者。

这篇文章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
2019-10-20 11: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