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字路口】香港警察vs美国警察 三大不同

港警vs美警,有何不同?(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040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1日讯】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吗?

⊙Opening

我们节目推出到现在,刚刚届满三个月,所以今天又到了我们每个月一次的“会客室”时间。先跟大家分享一个笑话,真人真事。

10月1日是中共建政70周年,那天上午,有一位做中国新闻的海外记者朋友发讯息给我说:“这个消息,想听听你的看法。”底下还附上个链接,我打开一看,发现是一条新闻,新闻标题是:“南方澳跨港大桥倒塌”。

有关注台湾消息的朋友可能知道,台湾宜兰的南方澳渔港,前阵子发生跨港大桥倒塌的意外。这位记者朋友问我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让我有点纳闷,这跟中国新闻有什么关系吗?于是我这样回她:

“这事,不是我干的……”

然后她回讯说,“澳门跨香港大桥倒塌,而且是在‘十一’这一天呢!”我恍然大悟,她断句断错位置了,于是我再这样回她:

“这是台湾的‘南方澳’,跨港大桥倒塌……不是南方,‘澳跨港大桥’倒塌……”

这个小故事告诉我们,新闻工作压力真的很紧张,但是中文断句,还是要读对喔。

接下来,今天的“会客室”栏目,我们要回答网友的提问;最后,我们会跟大家分享一首诗,不过不是我写的。我们上次介绍过,中国诗人杨炼先生写的《致香港人》,有位网友热心的翻译成英文版,所以我们要与大家分享这首诗的中英文双语版。

⊙网友来信投稿 鼓励香港人

不过,在回答网友问题之前,我们有位网友写了一篇精彩的诗文,要鼓励勇敢的香港人,我们在这里读出来,与各位分享。这篇现代诗,叫做〈致所有抗争的真香港人〉,作者是Lui Caesar。

〈致所有抗争的真香港人〉

Lui Caesar

没有一个成功是令人一劳永逸
没有一个失败令人一沉不起
继续前进的勇气才是最可贵的
如果我们的决心动摇敌人只会步步进逼

不惜一切绝不接受奴役和屈辱顽抗到底 战斗到最后一刻
展示决心 决不妥协 直至胜利 绝不投降
在日出之前的明夷 会令人绝望和无奈
但切记不要放弃希望 不要放弃对抗黑暗

因为明夷过后就是日出
六大诉求缺一不可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香港人反抗
希望我们可以胜利那天在煲底下相见

We shall never surrender

好,我们谢谢网友Lui Caesar。他提到的六大诉求,是原本的五大诉求之外,现在又多了一项“解散警队”的诉求。

⊙Q&A

接下来,我们来回复网友的提问。但是要先说的是,我们节目时间一般尽量控制在10到15分钟之内,所以时间有限,没办法一次回答完所有问题。而且这些问题,感觉都还蛮大的、蛮严肃的。可能是因为我太严肃了,所以都没有轻松一点的问题。

美警vs港警 三大不同

Q:我们看到香港警察对待反送中抗争者的暴行,但也有很多人说“美国警察如何如何”、“这事要是发生在美国,就会怎样怎样”,用这种理由帮警察说话,该怎么回应?

A:这个问题,我相信很多人都遇到过,特别是很多中共的媒体都这样宣传、这样炒作,听起来很噎人,确实不好回答。

我讲一讲我自己有限的观察与理解。

1、港警受港府包庇 美警受政府和民间监督

第一,美国绝对不是什么都完美、不是什么都最好,但是香港警察的现况真的无法和美国相提并论。为什么?

我们知道美国是三权分立体制,行政、立法与司法三权相互独立、相互制衡,所以美国警察执法,都会有政府相关单位、国会和媒体的监督,都会有法律对警察滥权或执法过当的制衡。

所以我们在美国也确实看到,有警察出现执法过当,或者是在不该开枪的时候开枪,那他最后就会被起诉、坐牢或者赔钱。这就是自由与法治的力量与制衡。

但是,现在的香港警察跟以前维护法纪的港警几乎是天壤之别,不但几乎没有监督与制衡的机制,连港府都大力支持警方的滥权与暴力行为;而立法会被亲共的建制派垄断,监督政府的功能几乎瘫痪;加上许多媒体被中共控制支配,不但不监督、不报导警方的执法过当或知法犯法,反而一再帮警方掩饰、帮警方打压抗争者,所以让香港警察更加的狂妄滥权,甚至一手遮天,这就是香港目前面临的警政危机,跟美国警察完全不是一回事。

2、港警被曝酷刑性侵等恶劣行径 美警受法治与人权保护限制

第二,美国社会一切以法律为依归,重视法治与人权的保护,如果出现大规模暴力抗争或集体冲突,即便当下警察抓了很多人,但只要拉回去一清查,发现没有什么重大违法事项,就很快放人或者保释了。

大家很爱拿“占领华尔街”的案例来说美国警察也是大规模的抓捕示威者,那我们就来看这个案例。2011年10月1日,那时候有大批示威者想要切断布鲁克林大桥的交通,走上布鲁克林大桥进行非法游行。但是警方并没有阻止这场非法游行,只是要求示威者不要走在行车道上,要走在人行道,不要影响车辆通过。

但是,示威者坚持走在车道上,就跟警方发生冲突,结果有700多人被当场逮捕。但是,到了隔天,就几乎已经全部释放,只剩下二十几个人因为涉嫌了具体犯罪、或者身份无法确认而被留置。为什么这么多人被放了?这就是法治与人权的展现,警方依据法律来维护社会秩序,但也依据法律来保障人权,不滥权。

但是现在的香港警察,滥权程度跟中共公安、武警几乎差不多,看看有多少抗争者被抓了之后,到现在下落不明、音讯全无或者变成了浮尸?为什么现在有的抗争者被抓的时候,要大喊自己的名字与学校?

就是因为担心被警方杀人灭口、毁尸灭迹,就是因为香港政府与警队已经失去了法治精神、失去了良知、失去了道德底线,也失去了监督,所以人民才要这样设法自救,担心被警察抓了之后,警察就会违法囚禁、酷刑、甚至做出更多不可思议的恶行。

3、“警黑一家亲”共产党治下泛滥 美国没有

第三,美国的警察与政府,会像港府与港警一样跟黑帮合作,来个“警黑一家亲”吗?美国政府与警察会动用黑社会、或者放任黑社会来攻击市民、迫害自己的人民百姓吗?没有。为什么?因为政府与警察是受到公众的监督与制衡。

警察滥权?媒体监督你,国会调查你,法律追究你,政府开除你。政府滥权?媒体监督你,国会调查你,法律追究你,选民罢免你或者不投票给你。

对不对?请注意,这里可不是吹捧美国有多好,其实在英国、加拿大、澳洲、日本或者台湾等等,在这些重视自由、人权与法治的社会里,都是这样的情况。

当然,有人会说,美国也有发生警察开枪误杀人的事件。对,有的,不过我们要注意,美国是允许人民拥有枪支的国家,所以警察执法的风险也就大幅提高,对吧?也因此,确实会看到警察为了保护自己而过度紧张,或者因为看不清现场就迅速开枪,结果发现是误杀或误伤。那么,开枪的警察,就会被媒体、国会追究,被司法机关追查起诉,最后依法面临各种惩罚。

但是,香港并不允许人民拥枪,所以警察执法风险相对比较低,那么按照司法的“比例原则”,警察可以轻易对人民开枪或举枪瞄准恐吓吗?开枪射杀中学生的警察有被依法追究吗?没有。这一切,都是香港正在发生的现况。

顺便一提的是,1791年通过的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为什么要保障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呢?是为了让枪支产业赚钱吗?可不是喔,美国宪法是为了确保人民的自由、权利与生命财产安全,万一将来出现暴政的政府或专制的政府,人民才能够拥有武器抵抗暴政,守护自由与人权。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中共一直攻击美国的拥枪权,一直用媒体大肆渲染美国的枪击案,但却又对“拥枪权”的立法精神只字不提。因为,中共可不希望中国人民知道这些,更不希望人民有武器来抵抗他们的红色独裁。

以上是我目前有限的观察,可能不够全面、不够周延。也欢迎大家补充,一起为遇到这些难题的朋友们提供思路。

YouTube收紧政策 影响频道收入

Q:YouTube收紧了政策,很多时政类的频道都受到了影响,会不会影响你们频道的收入与生存?

A:网友提的这个问题,其实已经是蛮早的留言,但我直到现在才来回应,是因为我也在观察整个YouTube的趋势。大概是两个月前,也就是反送中运动开始进入高潮的时候,YouTube就开始收紧政策、加强监管视频画面,所以那时候很多时政类网红的频道,因为画面里出现了香港的警民冲突画面,就纷纷吃了“黄牌”,也就相当于那部视频影片无法播广告、无法赚钱了。

因此那阵子,有好几个知名的网红频道,就纷纷向粉丝“告急”,提到频道影片不能赚钱,希望大家加入他们的付费平台,来支持他们经营下去。

那这些政策对我们有没有影响呢?确实有,因为我们之前估算过,大约有1/3的视频影片吃了黄牌。刚开始,是有冲突画面的影片会吃黄牌,但后来我们发现,很奇怪,好像只要是讲香港反送中的节目,即便内容没有冲突画面,也会先吃上黄牌。当然,吃了黄牌的影片可以去申诉,申诉之后,有的会恢复成绿色状态,也就是可以恢复播广告赚钱,但其实那样已经花了几天时间,已经错过了新闻事件的时效性。

那怎么办呢?还要不要继续做香港题材?我的想法是,哪怕吃了一万个黄牌,也要继续说真话、讲真相,继续支持香港人守护家园、守护自由与人权,支持任何人守护普世价值。

因为我自己以前也经历过,商业力量与中共力量干预新闻言论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真实,是新闻的灵魂;自由,是新闻的生命。如果为了赚钱或为了其它因素,而牺牲了真实、放弃了自由,那其实已经放弃了新闻与媒体的存在价值,也放弃了可信度与声望。

所以,虽然这些黄牌对我们经营有影响,但我们还是会继续坚持我们的理念,继续与香港人、与更多人并肩作战,守护自由与人权,对抗共产主义暴政。

Q:国泰航空是不是也被中共接收了?还可不可以搭乘?

A:中共应该是还没有“接收”国泰航空,但中共通过经济与市场力量来影响国泰航空,应该是很明显的,所以才会有好几位国泰员工因为支持反送中,而被开除解职。

至于这位朋友问的,应该是指搭国泰航空会不会有“安全”问题?会不会“被转机”到北京去,或者被遣返?我身边也真的有朋友,在“十一”前夕搭机去到香港,却被遣返的案例。所以,我请教了香港在地的朋友、也请教了最近刚从香港搭飞机出来的朋友,各种说法都有,所以我也不能下结论。而且不负责任地去说安全或不安全,也会影响人家的生意、影响大家的安全,是吧?

不过,香港航空业的朋友是有个观察,在“十一”之后,最近这种风声鹤唳的现象暂时有点消停,也就是有点缓解。

我是这样看,既然中共是利用金钱与市场力量在影响海外企业,或甚至是NBA球员,那么大家其实也可以用另一种商业力量去做反制,就是消费者的力量。大家可以选择要不要购买、要不要支持、或者要不要抵制那些向中共叩头的企业的产品或服务。这样可能也是对这些企业的提醒与警惕。

Q:有哪些中共官员及其家属移民美国?有具体名单透露吗?

A:这个,我们没有具体名单呢。不过,美国联邦调查局(FBI)那边肯定是有的,只是这些都是高级机密,所以一般人接触不到。

不过,有一点顺便说,每一个来到美国的中共特务或情报人员,不管你表面上用什么名义或身份进来美国,几乎都被美国FBI与情报单位掌握了。你干什么事,接触什么人,其实都有人在看、有人在追。所以既然有机会来到美国,最好尽量别做坏事,免得哪天就被逮捕遣返,或者被冻结资产,那就可惜了。

Q:节目能否加上英文字幕或其它语言字幕?

A:这个问题有很多人问,我们其实有点惊讶,也谢谢大家的认可与建议。我们曾经在“香港十大史诗片段”那两集节目里,加上了英文字幕。至于以后的节目能不能加英文字幕,我们还在研究,因为牵涉到整个制作流程与出片的时间,还有牵涉到翻译人力的问题,我们会再好好评估一下。

Q:节目最后的诗词,是唐浩的字迹吗?

A:诗词是我写的,但字体是电脑的。

Q:可不可以讲讲台湾总统大选?

A:没问题,我们已经在开始讲了,接下来还会继续,现在距离投票日剩下不到90天,特别是国民党参选人韩国瑜也请了三个月的“韩”假,两党候选人也都即将公布副手人选,所以选战会进入更激烈的新阶段,我们也会继续关注这个重要话题。这个星期会把上次还没讲完的“中共对台湾选举的渗透”以及“台湾选举的几个隐忧”接着讲。

Q:可否讲讲中国债务问题?

A:这个话题我们会再做一集来讲,因为中国债务问题非常严重,而且直接扣连的就是整个中国的金融体系与银行业,那金融体系又与各种企业、各级地方政府以及一般老百姓的生活密切相关,所以这个话题很重要,但是需要一点时间准备。

不过,比较有难度的地方是,中国的许多金融数据并不透明或者涉嫌造假,所以不容易评估实际的风险到底已经有多高。而且数据太多、话题太硬,其实有时会让观众不容易看懂或者不愿意看下去,这一点,我再想想看怎么平衡。

不过,在这里要再次提醒中国的朋友们,现在中国景气不好,工作难找,大家都会想找赚钱的门路,但是别忘了,欺诈团伙、诈骗集团会大量出现,各式各样的欺诈陷阱会越来越多,请大家务必小心。特别是那些打着“高报酬率”、“高利息”的生意或投资,千万千万不要轻易尝试,因为几乎都是假的,都是“庞氏骗局”。简单说,就是有些自认脑筋很好、别人脑筋不好的人,准备大捞一笔,逃到海外去享福,把债务留给中国人民承受。

还有,现在网络上出现很多的银行股权拍卖,除非你自己对那家银行的运营很了解、很有把握,否则强烈建议不要随便买这些股权。因为中国的金融危机已经在逐渐点火,包商银行被接管、锦州银行被重组、山东恒丰银行被注资等等,都只是“刚刚开始”。中国投资公司(CIC)董事长彭纯9月底也开诚布公地说,银行破产将成为“生活现实”。

所以,请中国大陆的朋友一定要留意,不要上当受骗,也不要做赔钱的买卖。

Q:能否做一期“统战”与“洗脑”的心理学分析?

A:这个好像是大学课堂的学术研究喔,好的,我们会列入我们的节目题库,将来找时间跟大家聊聊。

其实这些东西,都跟传播媒体研究很有关系,而早期是叫做“宣传(propaganda)”研究,是研究媒体怎样对阅听众、或者受众带来影响与效果,目的其实是为了用在战争上。这个东西,我们将来再来详细聊。

小结:

好,其实网友的提问还有不少,很多问题都不是小问题,不容易简短回答,比方说有人问到特朗普(川普)被国会弹劾与撤军叙利亚,有人问中国经济的问题,有人问中共倒台后、香港黑警下场会如何等等。但是因为节目时间的因素,我们没办法一口气回答完毕,我们会陆续地在以后的节目里,再跟大家分享、回复。还请各位见谅。

⊙Ending

今天就先跟大家聊到这里。节目最后,我们要跟大家分享中国诗人杨炼先生写的《致香港人》中英文双语版,向所有香港人与杨炼先生致敬,也感谢热心翻译的网友Mikael Y。

我们下次再会。

—-

《致香港人》

作者:杨炼
翻译:Mikael Y

你们是星,我们是夜;
You are the star, we are the night;

你们点燃,我们熄灭;
You are burning bright, we are going out;

你们是汉,我们是奸;
You are the Han, we are the apostate;

你们泪热,我们心死;
Your tear’s flowing, our heart’s dying;

你们赴死,我们偷生;
You fight with your life, we shrivel in our husk;

你们走上街头,我们缩进沙发;
You go on the street, we cower in the sofa;

你们为明天而流血,我们为今天而苟活;
You spill blood for tomorrow, we scrape by for today;

你们珍视爱的宝贵,我们死守命的价钱;
You hold dear the way of love, we hold onto our dear life;

你们三十年前还没出生,我们三十年后已经腐烂。
You were not born thirty years ago, we will be rotten thirty years later.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0-21 11:0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