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香港年轻人写下遗书 感动世界

2019年9月29日,全球24个国家、65个城市举行“全球连线-共抗极权”游行。香港湾仔游行队伍,巨型横幅经过,(余钢/大纪元)

人气: 892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3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反送中4个多月,香港俨然成了被点燃的火药桶,街头抗争成了常态。香港年轻人,似乎习惯了警方连珠炮式发射催泪弹、布袋弹、橡胶子弹和海绵弹。但是突然传来实弹枪声,还是让他们一惊,并真实感到:生死只在一线间。

明知道希望渺茫,明知道要背负“暴徒”的标签,明知道随时可能失去生命。但为了香港的民主未来,许多年轻人已经做好了牺牲生命的准备。这些“义士”写下了“遗书”,也写下了“不自杀声明”。

在《纽约时报》前天(10月20日)公布的视频中,几位年轻的示威者宣读了他们的遗书。他们泪流不止,一边擦眼泪,一边读信。

抗争者的遗书

现在与父母住一起的“无名小卒(Nobody)”告诉《纽约时报》记者,上个月在铜锣湾,他亲眼看到卧底警察向人群开实弹枪。从那一刻,他明白“自己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于是写下了遗书。

“无名小卒”是舞台服装设计师,虽然只有22岁,但已经有了自己的小店。他从小被大陆的祖母养大,祖孙感情深厚。因为怕被抓,他不敢过境。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祖母,他很难过。

遗书中他对祖母说,“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或许已经被捕或被杀。”“我其实很怕死去,从此不能再看到你。我担心你会为我而哭,会崩溃,但我不可能不走上街头。”

这段影片,这些年轻人带着对未来的绝望,也带着对亲友的愧疚。他们抓紧时间向担心他们的父母亲人喊话,“我一直想做你们眼中‘有用的人’,不管是读书或者工作,但更重要的是,我想做个有良知的人,而不是自私的懦夫。”

在镜头前抹着眼泪的阿Tank说道:“说我不怕是假的,但我们不能放弃。我已经24岁了,比起街上十七八岁的示威者,我已经是成人。”

阿明对爸爸说,“爸爸,你每次都反对我去示威,你说身为父母,不希望孩子受伤⋯⋯爸爸,我不孝,还不能尽孝就离开你,无法陪伴你。我走了以后,请一定照顾你自己,准时吃饭。”

一封亲笔信上写着,“我出来不是为了冲撞警方或破坏,我出来时为了抗议政府的错误,人民不该畏惧政府,政府才该畏惧人民。”

大家知道,前不久一位19岁的年轻人刺伤了一名警察的脖子,后来警察在他家中也搜到了遗书。他在遗书中交代好了身后事,嘱咐家人不需要办丧礼。

从前我们只能在书本和博物馆看到的遗书——烈士上战场前写给家人的遗书,在香港已经很普遍。抗争者出门前,他们会给家人写下遗书。这些遗书,就藏在他们的背包里、桌柜里或者社交媒体上。

有人刺激局势升级

面对着早有觉悟、视死如归的抗争者,有“蓝丝”在朋友圈内提醒朋友小心,说“最近有黑衣人不怕死,疯掉了”。

在蓝丝的眼中,在中共的污蔑下,示威者是收了钱或者被煽动利用的。“立场新闻”质问,他们“收了多少安家费”,才敢行刺警员?

按照中共和蓝丝的逻辑,没收钱就是被煽动,是谁有这种能耐“煽动”那么多人反抗?如果煽动有那么大的作用,蓝丝不妨也煽动煽动人们“撑警”,煽动那些示威者不要上街了。

4个多月,中共从不对香港人妥协,只是一味地升级暴力。而且外界注意到,每到香港局势略有缓和之际,就会发生暴力袭击事件。其中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在两次大游行之前,都遭到不明人士的暴力袭击。

上周日,一名大埔青年在发传单时,被一名大陆人刺到腹部,造成重伤。

时评人士刘细良对大纪元表示,一直有人用黑手刺激局势恶化。从7·21警黑勾结开始,使林郑和警方高层不敢实施独立调查,港警便一步步进了魔道。之后又买凶,实施恐怖手段,北角的红衫、荃湾黑帮砍人,警黑已经挟持了整个香港。

坚持到太阳升起一刻

不过,香港人伟大的抗争精神,他们所展现出来的勇敢、勇气和自律,已经感动了世界,全世界都在支持他们。

前白宫策略师班农对新唐人表示,香港人已经赢得了街头抗议的胜利,赢得了世界的瞩目。“只要坚持下去,就会赢的,这很重要。”

昨天,美国国会议员麦高文(Jim McGovern)和史密斯(Chris Smith)将2019年度公民力量奖,分别颁给了民阵和有“香港坦克人”之称的传教人安东尼。

前不久,挪威议员提名,香港人竞逐明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在黎明到来的前夕,香港同胞要保护好自己,不被抓,不做无谓的牺牲,坚持到太阳升起的一刻。

我们希望那些愿意为香港付出、以身犯险的所有人,注意安全,平安回来。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0-23 5: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