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分裂势头增 自由党少数政府前路难 

图:自由党少数政府面临是否要联合其它党来维持执政。图为10月10日,在魁北克法语辩论会之后,特鲁多和新民主党党领握手。(Getty Images)

人气: 1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综合报导)2019年加拿大大选尘埃落地,自由党赢了。但是,面对要组建一个少数政府,特鲁多将面对更大的挑战。

作为少数政府,特鲁多单靠自由党的国会议员无法维持新政府的运作,他需要其它政党的支持。当然,他不可能与作为官方反对党的保守党联合,可能的选择是魁北克政团或新民主党。但是,你要想得到其它党的支持,你必须认可并帮助实施该党的主要竞选承诺。

少数政府要生存并非易事,尤其在目前的形势下。实际上,大选后的媒体文章中,到处可见“分裂”这个用词,表达了新政府前路艰难之意。

特鲁多失去多数选民支持

上次发生在2015年的联邦大选,自由党得票数是6,943,276,占39.47%,高于保守党的31.89%;该党在今年大选的得票数是5,915,950,占33.1%,减少了超过100万张选票,低于保守党的34.4%。

今年有17,890,264加拿大人投了票,占注册选民总数的65.95%,低于2015年的68.5%,但比2015年前的5次大选都要高。自由党获得157个席位,保守党、魁北克政团、新民主党及绿党分别获得121、32、24及3个席位,独立参选人获得1个席位。

和上此大选相比,自由党丢失了近30个席位,在亚伯塔省及萨斯喀彻温省全军覆没;在魁省丢失6个席位,使魁北克政团得以重新强大起来。

Postmedia的专栏作家李力(Brian Lilley)先生在周二发表的一篇署名文章中,把自由党的退步归咎于特鲁多把整个党变成了不像一个党,而像是他自己一个人。李力说,看起来大多数加拿大人都不想支持这样的党。

他写道,在魁北克省,自由党曾希望赢得更多席位,但多数选民选择了魁北克政团。“这是特鲁多的个人记录中,分离主义再次抬头的污点之一。魁北克政团本来已经在消亡中,10个月前,他们连党领袖都还没有。”“ 现在,想让魁北克脱离加拿大的这个政党,再次成了一个有权势的党。”

加拿大分裂势头增强

魁北克政团这次虽然没提独立议题,但其政纲看起来是要获得更多利益及自主权。比如要求让魁北克政府代加拿大税务局征收联邦所得税;要求联邦给省更多资金用于教育开支;要求让魁北克政府决定该省接受多少移民和难民;要求联邦政府尊重魁北克对省内所有环境问题的决定权。

该政团领袖布兰切特(Yves-François Blanchet)在政治上很强势,被认为是联邦政府难以讨好的人物。

另外,能源大省亚伯塔省因为输油能力不足,经济受到巨大打击。该省曾因上届联邦自由党政府及其它一些省政府的不合作,扬言要通过全民公投,来决定该省能源行业的未来,以及该省未来在联邦中的位置。也就是说,该地区的分离主义情绪在上升。

这次选举结果,自由党在亚省原有的4个席位,全数落入保守党手中。

现在,自由党不得不向新民主党、魁北克政团或绿党寻求支持来维持政府运作,而这些政党都在极力反对建输油管道,认为不应该继续开发石油。

李力在其专栏文章中称,如果联邦政府不支持石油工业,会激发西部讨论不再给东部经济补贴的议题。这周一的投票结果似乎在说,“加拿大东部的大多数人不想要石油,但想要分享石油带来的收入”。

他表示,特鲁多执政的头4年里,强调加拿大民族团结。但在特鲁多领导下,“我们看到魁北克分离主义的兴起,以及西部分离主义的诞生”。现在,西部的分离情绪只会更高。

CBC的报导称,不可逃避的一个事实是,加拿大现在是一个分裂的国家。特鲁多在其胜选致辞中没有对此视而不见,他对草原地区和魁北克的选民表示,他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不过,特鲁多没提这些声音将如何影响他的决策。“对于自由党来说,赢得这次选举很困难,但执政可能会变得更困难。”



新政府生存路崎岖

前任总理成功使少数政府生存的先例,比如前保守党政府的哈珀总理,在2006年至2011年间都是领导少数政府,靠争取其它党的议员支持,通过政府议案。

CBC的报导称,哈珀当少数政府总理时,得益于自由党内部意见不一致。但特鲁多现在看起来没有类似的便利。

新民主党领袖驵勉诚周一晚已经和特鲁多进行了交谈,但没有透露他们谈论的内容。不过,驵勉诚曾提出新民主党希望下届政府优先考虑该党的6项最重要提议。

排在首位的,是一个全民药品计划及更宏伟的碳减排目标,到目前为止,自由党对这2件事都没做出任何承诺。在建设经济适用房方面,这两党倒是有更多的共同点。

自由党和新民主党之间合作的一个看似无法克服的障碍,是新民主党坚决反对横山输油管道的扩建,除非驵勉诚愿意放弃新民主党的这一承诺。

驵勉诚在卑诗省本那比对支持者说,这些是新民主党将优先考虑的事项,“这将是我们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进行对话的核心”。

目前尚不清楚特鲁多和驵勉诚何时会谈,也不知道特鲁多会提出什么样的承诺,来换取新民主党的支持。

少数政府也有成功的。哈珀领导的保守党曾组建过2个少数政府,期间进行了大规模的刺激性支出和减税计划,使加拿大度过了全球经济衰退,并使加拿大比其它发达国家更快地从经济低迷中恢复。

在1960年代,自由党在皮尔逊(Lester B. Pearson)领导下的少数政府与新民主党合作,推出了医保计划和加拿大退休金计划。

目前,各政党之间的共同点还难以捉摸。在周二凌晨的选后致辞中,没有任何政党把联合执政放在他们的优先处理事项清单上。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