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世事关心专访:如何打破中国的稀土垄断?

近日,新唐人《世事关心》采访了中美洲镍业公司咨询委员会成员大卫‧威尔科克斯(David Wilcox)。(视频截图)

人气: 113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24日讯】多年来,北京垄断了稀土资源,在近期的中美贸易战中竭力使其武器化。今年6月,美国商务部发布报告表示, 将一定确保关键矿产资源供应的可靠性。 至今,这一举措的前景如何,存在哪些挑战?

近日,新唐人《世事关心》主持人萧茗采访了中美洲镍业公司咨询委员会成员大卫‧威尔科克斯(David Wilcox)。他表示,新型提炼技术可能有助于打破中国在稀土资源生产中的垄断地位。

以下是访谈录:

萧茗:大卫您好!非常感谢今天您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威尔考克斯:萧茗您好,见到您很高兴。

萧茗:有些观众朋友不太熟悉稀土元素,请介绍一下什么是稀土元素,以及它采用什么样的开采、提炼工艺?

威尔考克斯:好的。那您得重温一下在中学学过的元素周期表等相关知识。您可能知道若干稀土元素,大多数人知道的大约有17个。然而其中有些元素是特别关键的,美国已经确定了哪些元素是关键的元素。我可以给您举几个例子。比如铒,对吧? 它的拼写是“E-R-B-I-U-M”,这是制造光纤电缆的关键材料,而光纤电缆则是5G网路技术的关键组成部分。

所以我们可以从这里开始讨论,华为或许输掉了某场战役,但中国或赢得这场战争,因为中国控制了100%的铒市场。好了,所以当你问我何谓稀土元素,这些稀土元素存在于我们的周遭生活中。若没有“钽”,你就造不可出手机来。

好,我们从这里开始,行吗?“钪”元素能使铝合金质量更轻,强度更强,就看混合的比例了。这些元素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都太关键了,并对于我们发展科技有决定性的影响。然而大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我们每天使用了什么,以及我们是如何使用这些稀土元素的。

中国垄断90%稀土产量

萧茗:据我所知,稀土元素分散在世界各地,但报告称将近70%、80%,甚至90%的产量都是被中国所垄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威尔考克斯:是这样的,中国在过去数十年里有非常明确的战略。综观历史,美国此前曾主导稀土元素的供应、生产及精炼很长一段时间。并且我相信中国预见了未来稀土的重要性。当美国还在主导稀土市场时,我们位于加利福尼亚洲的芒廷帕斯山脉有不少的稀土资源,这些地区(矿山)被刻意避开了,或是有人会说“这真是太糟了,开采这些稀土需要用到大量的酸”。

于是中国从美国手中夺走了生产稀土的主导地位。并且每次当全球有产出某种稀土的地区被发现,中国似乎就能占有这种稀土元素的市场。

萧茗:为什么会这样呢?他们是什么时候抢占了加利福尼亚州的稀土资源的?

威尔考克斯:大约是在90年代晚期,2000年早期,但你知道的,最近我们到处都看得到他们(中国)。所以每次我们回过头来看,从中国稀土矿产业的崛起来看,你知道,当加利福亚州的山口稀土矿或摩力公司宣告破产时,你知道,人们就会干脆选择最便宜、价钱最好、最符合经济效应的稀土供应商。

萧茗:中国压低了市场价格。

威尔考克斯:所以突然之间,某天早上你一觉醒来,中国已占据了当今大约90%的稀土供应,也有人估计约95%。并且在美国战略部们列出的关键元素清单中,35种矿产中有14种市场是被中国百分之百掌控的。这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字。

若中国停止向美国供应稀土 会怎样?

萧茗:如果中国今天停止向美国供应稀土元素,将会出现什么局面?

威尔考克斯:回过头来,我还讲铒元素或钽元素的事。好吗。假设他们百分之百控制的资源不向我们供应了,这两种矿产资源,是具有战略意义的矿产资源,我就讲这些稀土元素。

如果这样,我们就无法真正实现制造业回流美国。制造产品的关键原料或某种关键原料我们就不具备。

所以,如果中国给我们来这一手,你会明白,在我们今天所生活的世界,你什么公司都无法运行。没有手机,你的日子都没法过了。所以,退一步想一想,中国几乎已经把绞索套在我们身上了⋯⋯他们已经把稀土元素当作武器来运用了。真的,这件事想一想都感觉得恐怖。

萧茗:2010年发生了这么一件插曲:中日之间产生了领土争端。当时中国就威胁要停止向日本供应稀土。我想从那时起,人们就一直在讨论有没有什么方案可以替代稀土。那样,世界就不会只依赖中国的供应了。您的看法呢?

威尔考克斯:萧茗,我认为您说得完全正确。在那之前,教授们、行业专家们已经讨论了很长时间了。但是,只要中日争端持续下去,(稀土)就会被武器化,突然之间您都会泄气了,说:“天哪! 就价值来看,已经不值表面上的那个价格了。因为中国把⋯⋯的价值压得很低了⋯⋯对你的产品来讲,看上去好像不怎么昂贵。但是,如果没有这个东西,你真的什么产品都造不出来。”

萧茗:是的。

压低价格 中企挤垮其他竞争公司

威尔考克斯:这个事想一想都让人感到恐怖。很多年以前,几十年前,中国就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他们说,在这一市场上我们可以大有作为,我们要争取市场份额,要搞行业补贴。放眼世界,突然之间你发现,魁北克尼奥贝克公司干不下去了,莫利矿业公司干不下去了。

威尔考克斯:我的意思是说,这个名单要列出来太长了,我们不能一一列举了。因为一旦哪个竞争对手旗鼓相当的时候,他们就把价格往下压,通常买断这个公司,把它的设备运回中国。萧茗,过一段时间以后,你连行业知识都没有了。魁北克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那里有些矿业公司本来在采矿领域有大量的行业知识。

但是,我们的业务并不没有真的集中搞稀土。这和它的价值有关系。你搞了若干种稀土资源,准备就绪要卖了。这时产品都提炼好了,资本性支出方面的钱都花了,但这时中国降价了。那么,没人来买你的产品了,因为你的产品太贵了嘛。

萧茗:听起来好像这一行没什么利可赚了。

威尔考克斯:那要看你怎么给利下定义了。假如你给一项产品提供补助,你花钱让某个人实际去做什么事,在这种情况下你怎么给利这个字下定义呢?在一个竞争的舞台上,在自由市场上,在资本市场上,绝对是无利可图了。

也就是说,如果你搞降价,又搞补贴⋯⋯如果人家那边有人给发着补贴,而你这边却拿不到补贴。到最后突然没有人给你出资了。公司也就破产了。这使我想起白宫通过行政令所采取的那些措施,他们说:“我们必须搞定这个问题。”

萧茗:是的。

川普政府行政令 保障重要矿产资源

威尔考克斯:当时,本届川普政府发布了一项行政令,应该是13817号行政令,是保障重要矿产资源的一项策略,时间是2017年的12月。

萧茗:联邦政府采取这样的措施,是为了确保⋯⋯

威尔考克斯:公司的可靠性与可持续发展性⋯⋯我想您可能心生疑问:“政府能强迫改变吗?”

萧茗:在谈到那个问题之前,我在考虑有没有能够替代稀土的方案。我们能不依赖中国的供应吗?有没有稀土替代方案?

威尔考克斯:绝对可以啊。这就是我们中美洲镍业公司一直在做的事情。 我们在全球大概七个国家/地区有自己的矿。 我们之所以叫中美洲镍业公司这个名字,是因为我们主要在中美洲。但是我们在刚果、多明尼加共和国、巴西、瓜地马拉也都有矿。

下面我们来谈谈瓜地马拉和古巴。瓜地马拉是一个对美国非常友好的国家。 从难民身份这一角度来看,他们正在为我们做很多事情。 那我们为什么不转向他们,从他们那里得到镍矿呢? 买他们的镍矿或稀土。他们作为一个国家那么帮我们,这样我们可以回报他们啊。为什么要从中国购买呢?即使能得到一点点补贴,从资本性支出角度上看,实际也只能达到维持行业成本而已。

美国联邦策略 鼓励做稀土业务

萧茗:是什么让贵公司又重新做起稀土业务了呢?

威尔考克斯:当然是川普政府。因为他们通过行政命令进行了确认,而后得到了商务部的热烈回应。这是一项联邦策略,得到了若干组织和政府机构的回应,如商务部、国防部、内政部⋯⋯提出了一种战略设想。

但是,正如我们刚才提到的,政府怎么能实施这项战略,强迫买家不得从中国购买产品呢? 所以说,如果国家领导层以及我们各行各业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话,我相信⋯⋯你就得跟美国的政府官员去谈了,以期获得一个明确的答案。但是,在一个共和制国家里,我认为他们不可以强迫空客公司、波音公司或特斯拉公司从哪里购买产品。

萧茗:因此,在当前政治环境下,你们是否正在获得政府大量的支持?

威尔考克斯:我们一直得到政府的支持。 我认为华盛顿特区的运行机制非常复杂。坦率地说,我们正竭尽全力与任何能接触上的人士沟通。 我们收到的一些回馈非常好……不只是回馈了,私人领域采取了更多的行动。因此,开发了一些政府可能会购买的产品。

因此,我接着说国防领域。 我们从国防领域得到了一些非常好的回馈,因为正如我提到、指出的那样,如果你在做着政府想让你做的事情,你就能实现多元化的、稳健的、有恢复力的供应链,并且接触一些可能以前你接触不到的事情。

我接着谈我们公司经历过的钪元素的这个案例,你知道,你可以开发出更好的产品,并且可以从中国、俄罗斯等国家的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成为市场的领导者。

萧茗:我认为20世纪90年代的时候,是美国主导着稀土产业。 从那时起,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我认为有若干美国公司正在回归这一领域,而且数量在不断增加。 但是对我来说还不够快。 我认为在过去的10年或8、9年中,这个数字有所增长,百分比上升了10%这样子。 也许我错了。 您是否觉得这件事现在恢复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这个行业的自我建设需要多长时间?

保护环境代价大 需要政府补贴

威尔考克斯:你不知道哪天中国一翻脸,说铒矿我们要给你们断供了。我们不得而知。目前为止,贸易战走到现在这个阶段,双方之间已经剑拔弩张。 是吧?我们怎样才能更快地运作此事? 中国现有提炼工艺带来的问题,你根本解决不了。好多方面真的糟糕透了。比如酸性物质,已经泄漏到河床中了。对环境的危害确实太大了。

所以,我们美国这边设立了环境保护局,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我们发现,我们的合作伙伴也发现了,通过超声波和几种不同酸的结合使用(此技术我们已获专利),可以在30分钟到1个小时之内将物质提取出来,而此前则需要24小时到1周。

威尔考克斯:回过头来说,你在这类业务上花费的每一分钟都是资本性支出。我又回到原来的话题了。所以它是昂贵的。而且如果你手上的份量很大,你把酸弄得到处都是,它就会泄露,我们可以在封闭设施里做,对吧?所以我们不会伤害环境,对吧?但还是不会那么完美。我们必须学习,让它越来越环保,但我们必须清醒地意识到我们需要这个东西。

另一方面,我不想讲如果中国破坏环境,(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它已经在破坏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这样做,但我们必须对这个市场有掌控力。

威尔考克斯:所以我们发现我们的技术是可恢复性的。我们发现我们可以降低负面影响。现在我们只是在寻找需求。就像我说的,如果明天在贸易战中,政府说,“好吧,我们会给他们三到四件生意,就是钕磁铁、铌……”只是举几个例子,他们说我们从那里得到了所有的供应。好吧,如果我们在这个行业里,我们只是花了5亿美元建造工厂来供应给美国呢?现在所有的供应都还给了中国。或者如果中国降价怎么办?然后现在没人买我们的东西了?对吧。

所以当你开始这么想的时候,你需要支付保险。在某些时候,你必须要认清现实,明白生活中的一切都是要花钱的。但是补贴从何而来,如何运作?如果我们想在这场战斗中与中国对抗,我们就需要政府的帮助来补贴,这样我们才能有一个公平的市场价格。

萧茗:所以政府在这场战争中发挥了关键作用。您认为没有美国政府的支持,你们不可能做到这一点吗?

威尔考克斯:我甚至不知道这种改变是否可行。假设你面对两家不同的手机公司,你想要制造两款不同的安卓手机。其中一款的成本要高500%,但你的产品是一样的。最后,你肯定会买最便宜的产品,比如亚马逊。

所以我们必须认识到,如果我们继续把所有的资金、所有的业务都转移到中国,中国将开始掌控我们。我认为这个过程已经开始了,本届政府已经说过,我们必须控制这个局面。我们必须扭转局势,我们必须直面问题,这就是他们一直在做的。这是政府的一项帮助,也是一项指令。

美国精炼技术有优势 供应链须多样化

萧茗:和中国产品相比,你们的成本是多少?

威尔考克斯:因为我们有这种革命性的精炼技术,如果你只看资本支出,如果是一小时而不是24小时,那我们的成本是(中国的)1/24。当然还不是完全如此。这些矿产⋯⋯这是真正的提炼成本,然后是提炼能力。我们相信以目前的市场价格我们可以做到非常公平,但是如果价格继续下降,因为我们现在进入市场就像加利福尼亚的Molicorp矿所发生的那样,它又重新开放了,对吧?他们必须把所有的污泥、所有的稀土运往中国进行提炼。如果他们降价,我们就会花光所有的钱,对吧?我们就会破产。我们就会重犯以前重犯过的错误。

萧茗:您是说你们自然会比中国有竞争优势,因为你们有更好的技术,可以降低价格。除非中国采取一些重大的举措,比如进行补贴?

威尔考克斯:中国肯定已经在补贴它了,因为它不是一个包罗万象、有利可图的行业。为政府带来利润或战略意义的是其它领域。但我们会处于优势还是劣势呢?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当你考虑到⋯⋯从目前世界上现有的提炼(技术)来看,我们比他们更好,因为顺便说一下,我们对环境的伤害没那么大,对吧? 与他们所做的相比,这是革命性的。那麽,我们希望他们窃取我们的技术吗?不是。但是我想对支持环保主义的朋友们说,如果他们真的偷,这可能是件好事,因为他们会减少酸的使用、减少酸的泄露以及由此带来的对那片大陆造成的污染。

萧茗:但这就是你们的竞争优势,对吧?

威尔考克斯:这是其中之一。就像我说的,如果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技术,都在同样的竞争环境中,那就要看补贴了。所以现在我们在这方面有优势,如果我们扩大到大规模生产,我们的提炼能力……但是如果你继续从一个供应商那里购买,你就和以前一样处于垄断地位。

因此,这又回到了本届政府一直致力于传递的信息,也是向美国人民、美国的各个行业、实际上乃至整个西方世界传递的信息……就是说,你的供应链必须多样化。在某种程度上,你必须形成自主。如果我们能在美国开采并发现一些矿物和稀土元素,那就好了,将大有帮助。

威尔考克斯:但归根结底,我们需要稀土像石油市场那样。有很多不同的国家生产石油。看看最近针对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设施的袭击。石油价格没有像海湾战争时那样飙升,也没有像以前那样飙升,因为石油太多了,你有不同的供应来源来填补空缺。

为控制市场 中共全球范围大量购买企业

萧茗:中国在其它国家有采矿设施吗?

威尔考克斯:我们看到中国在全球范围内大量地购买供应。有些东西在加拿大也可以买到了,他们买公司,买矿,买……没有他们不去的地方,因为他们有一个战略:要控制市场。我认为这方面有大量的数据。虽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计算方法,但是在稀土领域中国控制了大约90%,也有人说95%。但这其中包括了提炼,因为很多东西如果你开采它,你必须把它运到中国去提炼。所以他们仍然控制着这个市场。

萧茗:因此,他们基本上是从其它地方购买所有原材料,然后将其运回中国进行提炼。

威尔考克斯:是。他们很多时候都这样做。因此,让我们回到重新开放加利福尼亚山口矿区,Moly Corp这家上市公司已经倒闭。这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一个大型稀土矿场。目前,他们将不得不开采稀土,将其船运到中国进行精炼。这样如何解决我们在稀土上对中国的依赖?不能。

萧茗:他们会继续这样做吗?

威尔考克斯:不会,所以他们有开精炼厂等等的方案。但你知道,你必须获得许可,川普政府一直在发放许可以促成这些事。但是你仍然需要拥有⋯⋯如果您没有正确的技术⋯⋯技术和储矿点本身一样重要。这就是我们关注的重点。

萧茗:那麽,现在美国这种稀土的生产规模有多大?

威尔考克斯:我无法告诉你确切的数字,但是非常小。

萧茗:你们是一家加拿大公司,是吗?

威尔考克斯:是的

萧茗:是加拿大最大的公司吗?

威尔考克斯:按储量计算,我们可能是。但是,从技术上来说,我们处于市场领先地位,我们现在在实验室中运作,对吧,我们有一些非常出色的人才,但我们还没有进行到下一步,我们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想做而且非常犹豫的是:我们将花费所有的钱,然后中国降低价格,美国随之改变了策略。因此,我们现在正在与主要的国防承包商进行沟通。

萧茗:在美国吗?

威尔考克斯:在美国。我们实际上是在和加拿大,墨西哥和西欧的其它地区交流。每个人都知道中国在做什么。但是,我们要说的是:“我们有你的解决方案。我们可以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可以有很多中美洲镍业公司, 对吧?我们已经规划好⋯⋯如果你在刚果遇到问题,可以回到多米尼加共和国。如果你在危地马拉遇到问题⋯⋯

那麽你可以转换场地,从经济角度、从资本市场、从自由市场的角度使每个人一起合作。我对政府目前正在做的事的看法是,他们正在树立保护自由市场的想法。

如何领先?需要社会各行业更多支持

威尔考克斯:这对于我们作为公司的下一步非常重要,下一步与中国的较量中领先…如果他们想将价格降至零或付钱让你使用它们的稀土,我们得意识到他们在做什么。如果我们不在任何地方生产,它们就可以如你刚才所说突然改变,就像它们对日本那样,耍弄并对你实行稀土断供,你将面临巨大的问题。

萧茗:那么,您对美国政府的支持有多大信心?

威尔考克斯:哇!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我们正在一步步推进。因为我的看法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我们需要社会各个行业更多的支持,从汽车制造商到电子制造商⋯⋯

威尔考克斯:现在回答您的问题,对美国政府支持我们,我们的满意度有多大,自信心有多大?我们不知道。我们是一家加拿大公司,我们正努力帮助解决这一重大问题。 我们正在向政府和各个行业提出解决方案,方案的重点实际上落在国防上。

因为我们认为美国政府在保护其国防工业方面有既得利益。 所以,您知道,无论是谁,不论他来自西科斯基,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还是格鲁曼公司,有一个算一个,(可以这么说)嘿,您都不能依赖它,自己去解决吧。 我们仍然会从您那里购买,或者我们会多出一点钱,无论怎么样吧,你们都可以一起工作。 那些交谈我们不会与别人分享,但是从逻辑上讲,我们认为它就是那样发展的。

萧茗:您和国防部高层谈过吗?

威尔考克斯:谈过。我不能说出具体的名字。那样不太合适。但是我们的意见得到了很好的回馈及广泛的共鸣。我们不知道其他还有多少人也在提供解决方案。但是我们是这样做了,我们的的确确在提供解决方案。我们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行动。我们已经做到了。是吧?现在是需要你们这些人来拍板下一步该做什么了,你们想怎么做。

威尔考克斯:谢谢萧茗。

萧茗:非常感谢!

新唐人《世事关心》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10-25 11: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