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聊斋故事

父亲临终执意问她要1000块钱

文/秦雷
父母能给子女多少钱、自己能孝养父母多少,居然都有定数。(fotolia)
  人气: 15935
【字号】    
   标签: tags: ,

1999年以后,我因修炼法轮功,几次被抓进北京的看守所,耳闻目睹了很多现实版的“聊斋故事”,现如实记录。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认识了一个房山的大姐,玩牌赌钱进来的。她讲了一个自己家的故事:

我老爹在韩村河,家里子女五个都在外面单过。结婚时,娘家没给什么嫁妆,而我弟弟妹妹结婚,家里都给出了钱。兄弟姐妹中,我家条件最差,虽然开个小卖店,日子紧巴巴的,所以我心里老不平衡。

老爹70多岁,脑子已经有些糊涂了。平时我看店,逢年过节,我才回去看他。一次,我老爹对我说:“姑娘啊,你给我1000块钱吧。”

我说:“您要钱干什么呀,您又不会花。想吃啥我给你买。”老爹说:“我要出个远门,你得给我1000元。”

我问:“您要去哪儿啊?”我老爹不说话了。当时我以为老爹又犯糊涂了。

我走的时候,老爹说:“过十天再来看我啊。”当时我想,十天后也不是什么年节啊。

整过了十天,我兄弟打电话给我:“回来吧,老爹突然不行了,就想见你,他就等你了。”

我赶紧赶回去,奄奄一息的老爹见了我,眼睛亮了一下,然后就闭眼咽气了。

我们五个子女给老爹办丧事,再算上一些杂费,轮到我,摊上了1000元。要是过去,我心里就不平衡了,兄弟姐妹谁家条件都比我好!但这次,我毫不犹豫拿了1000元出来。

我老爹和我要的就是这个数,我还计较什么呀,就是上辈子欠老爹的呢。父母能给子女多少钱、自己能孝养父母多少,居然都有定数,而且,老人死前能见谁最后一面,也都是定好的呀。

从此我再也不和兄弟姐妹攀比了。(待续)

点阅【现代聊斋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08年,我在北京崇文看守所碰到一个小偷。 她是内蒙人,不到40岁,看起来非常精干,她讲,自己做生意很多年了,来往于呼和浩特与北京之间,倒卖内蒙的防护林。她做得很成功,家里家外都靠她。
  • 2008年末,我被关押在北京通州看守所,结识了一个19岁女孩,她叫小玉,在里面待了快一年了,案子也没有结果。通州看守所条件非常差,几十个人睡一个大铺,但她看起来并不焦虑。她问我信不信轮回转生,我说信啊,于是她就和我说了她的故事。
  • 1999年以后,我因修炼法轮功,几次被抓进北京的拘留所,耳闻目睹了很多现实版的“聊斋故事”,现如实记录,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 讲一件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我25岁,大学刚刚毕业,留在北京工作。我老家在北方一个山峦包围的狭长盆地中,这里平均海拔超过1100米,水草丰美,牛羊众多,从战国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着各类“地仙精灵”的造像。
  • 王生从小就羡慕道术,听说青岛崂山上有很多仙人,就前去寻仙访道。在崂山,道长怕他娇气懒惰惯了,不能吃苦,本不想收他为徒。但王生坚持说自己能吃苦,道长就把他就留在道观中。开始,道长叫他砍柴,可是一个月下来他就受不了了,想回家。但他看到道长施展了很多神奇的法术后,心里既惊喜又羡慕,就打消了回家的念头。
  • 一部《聊斋志异》让蒲松龄名满天下。狐妖鬼怪、神仙方士,演绎离奇曲折的因果报应、轮回往复。读者或许不知,“聊斋先生”本人的经历,比起他的作品来,更富有传奇色彩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