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更新】港人两游行 驻港部队首度有动作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抗议者在湾仔。金钟轩尼诗道警察发射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165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0月06日讯】香港“反送中”运动持续近4个月,港警开枪暴力镇压不断,港人反抗亦不停。10月6日,港人发起两场游行

因为港府引用《紧急法》颁布了《禁蒙面法》,港人决定今午2时发起“10.6反紧急法大游行”,由铜锣湾sogo外步行至中环遮打花园的游行,以和平方式抗议政府颁布《禁蒙面法》。由铜锣湾开始游行,民众走到湾仔、金钟、上环等地。警方在湾仔、金钟、铜锣湾均发射催泪弹。

与此同时,亦有民众发起“九龙大游行”来进行抗议。该游行于下午2时从尖沙咀梳士巴利道集合,游行至深水埗枫树街游乐场。由尖沙咀开始游行,民众走到不同地区,包括旺角、九龙塘和深水埗等,警方先后在旺角警署和钦州街施放多轮催泪弹,驱散聚集的民众。

当天,当大游行途经九龙塘中共驻港部队九龙东军营周边时,因有抗议民众用镭射笔照射军营顶楼,驻港部队“首度”举出黄旗,并以广东话警告称:“后果自负!”

反送中抗争迄今已近4个月,之前抗议民众也多次以镭射笔照射驻港部队总部大楼的监视摄影机,未曾有现身警告事件,当天是第一次。

印尼女记者维比(Veby Mega Indah)采访抗争者时,遭橡胶子弹射伤眼部,日前传出其右眼将永久失明。

10月3日,香港记者协会发表声明称,维比女士自2012年开始受雇于香港的印度尼西亚文报章《Suara》,是记协正式会员。记协称已协助维比聘用法律顾问,为其通过法律途径提出申诉,并组织义工团协助照顾她。

22:23

示威者继续在旺角弥敦道聚集,直至晚上9时许,现场有示威者表示,在附近见到怀疑接载被捕人士的客货车,呼吁现场人士离开,现场所见,聚集人士陆续散去,剩下早前设置在路中的路障。

20:55

黄大仙天桥,警方截查两名青年。

20:50

旺角,抗议者在旺角港铁站D出口,被警察喷射胡椒喷雾。

20:40

港岛区抗议者大致撤退,轩尼诗道重新通车。

20:28

东铁线、东涌线及轻铁所有路线服务暂停。

乐富东头邨民建联李德康区议员办事处被破坏。抗议者拆了窗,喷黑了闭路电视。此前,警方在乐富发射多枚催泪弹,抗议者以汽油弹还击。

2019年10月6日,旺角亚皆老街弥敦道交界处地铁站口。(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亚皆老街弥敦道汇丰银行前路障。(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亚皆老街弥敦道汇丰银行前路障。(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亚皆老街弥敦道汇丰银行前路障。(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亚皆老街弥敦道汇丰银行前路障。(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亚皆老街弥敦道汇丰银行前路障。(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旺角亚皆老街弥敦道交界处地铁站口。(余天佑/大纪元)

20:20

旺角警方撤退后,民众再聚集在旺角弥敦道与亚皆老街交界的十字路口。

20:00

黄大仙,警方发射催泪弹。

工联会黄国健及何启明办事处位于黄大仙横头磡邨的议员办事处被破坏。

西铁线来回方向列车服务暂停。

旺角,一男子攻击记者,并扬言杀记者后,遭到不明身份人士殴打。随后被送上救护车。

19:55

医管局表示,截至晚上7时,在公众活动中有4人需要送院,律敦治医院的1名男伤者、玛嘉烈医院的1男1女伤者,情况严重。

2019年10月6日,旺角警民冲突后,市民筑新路障 。(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旺角警民冲突后,市民筑新路障 。(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旺角警民冲突后,市民筑新路障 。(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旺角警民冲突后,路上的弹壳 。(骆亚/大纪元)

19:45

九龙塘站,有防暴警察进入。

九龙塘抗议者路过中共驻港九龙军营时,用雷射笔照向军营,有人在军营建筑物的天台举起黄旗,并以雷明灯照向抗议者。随后,抗议者离开。

湾仔,有十辆警车和一辆水炮车进入。

19:35

旺角,警方举黑旗并施放催泪弹驱散抗议者。

湾仔,已上车的警察再次下车,发射催泪弹。周围已无抗议者,只是附近街坊和记者。

2019年10月6日,警察在旺角亚皆老街染布房街发射催泪弹。(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警察在旺角亚皆老街染布房街发射催泪弹。(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市民又设路障-亚皆老街洗衣街交界。(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警察在旺角亚皆老街染布房街发射催泪弹。发催涙弹后回到警车走人。又回防-亚皆老街洗衣街交界。(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警察在旺角亚皆老街染布房街发射催泪弹。发催涙弹后回到警车走人。(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警察在旺角亚皆老街染布房街发射催泪弹。(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警察在旺角亚皆老街染布房街发射催泪弹。(余天佑/大纪元)

尖沙咀,警方举黑旗,并施放多枚催泪弹,抗议者散去。

19:25

港岛线及南港岛线来回方向列车服务现时暂停。

长沙湾,十架以上警车停泊于长沙湾丽阁邨外,估计应是准备清理路障。然而,抗议者大队已撤。

尖沙咀,防暴警与速龙于尖沙咀警署清理路障。

19:10

湾仔轩尼诗道,警方边举黑旗。随后警察上警车,现场民众高喊“黑社会”“反抗 反抗”。

尖沙咀,大量警车开往此地。

旺角,防暴警察在弥敦道清场,抗议者纵火,警方旗起蓝旗。大批防暴警将防线推至银高国际大厦位置,有多辆警车紧随。艺人马蹄露,在旺角怀疑遭人袭击,头部流血。

2019年10月6日,在旺角路障。(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警察在旺角现场。(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湾仔恢复平静。(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湾仔恢复平静。(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铁湾仔站。(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湾仔。(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警察在亚皆老街洗衣街现场。(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警察在亚皆老街洗衣街现场。(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湾仔。(余天佑/大纪元)

19:00

湾仔轩尼诗道警方发射催泪弹。

18:55

长沙湾,建制派议员蒋丽芸位于长沙湾元州邨的办事处被破坏。梁美芬位于石硖尾白田邨的议员办事处被破坏。

18:45

港铁观塘线、将军澳线来回方向列车服务暂停。

防暴警察在湾仔驱散抗议者,在湾仔天乐里附近和铜锣湾崇光百货对面发射催泪弹。水炮车及装甲车在怡和街向天后方向推进,抗议者沿高士威道后退到中央图书馆,亦有人在天后站往山上方向离开。

18:40

湾仔轩尼诗道,一位女生站在行人路上,面对防暴警察封锁线,脱下口罩,以长笛吹奏《愿荣光归香港》及《有班警察》。

铜锣湾上空有直升机盘旋。

港铁由北角站往油塘站班次,最后一班列车即将开出,大批民众跑入列车,担心错过最后一班过海列车,滞留北角。

2019年10月6日,在铜锣湾2位被警察逮捕的女仔。(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大批警力在铜锣湾轩尼诗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香港民众在湾仔轩尼斯道庄士敦道交界设灵堂。(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香港民众在湾仔轩尼斯道庄士敦道交界设灵堂。(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旺角站。(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旺角站。(黄晓翔/大纪元)

18:20

旺角站出口起火,其中D3出口火势猛烈,冒出大量浓烟。另不断有人掉石块破坏。在旺角亚皆老街一带,有人放置杂物堵路。

铜锣湾SOGO门外,有人焚烧杂物。

警方从湾仔推进,在铜锣湾鹅颈桥附近,多位抗议者被捕。

警方的水炮车等车辆高速冲过祟光对面路面,将抗议者设的路障冲散,抗议者四散。

18:05

湾仔警方强行驱赶记者,现场传媒没法帮助被捕民众纪录被抓状况。有一名身上挂有记者证和着有记者背心的外籍人士在警方防线内。水炮车亦驶至鹅颈桥。

旺角警方连续施放十多枚催泪弹,抗议者从联合广场后退到始创中心。

深水埗:钦州街有大量警车,防暴警察下车戒备。随后警方举起黄旗。

17:58

湾仔轩尼诗道警察,快速推进,并抓捕多位抗议者。警方还用喇叭警告,称抗议者是在非法集结,要求尽快离开。

湾仔,有水炮车出现。

铜锣湾现场,也有大批防暴警察清场。

旺角警署外的抗议者退到弥敦道近联合位置。

17:50

湾仔轩尼诗道,大批防暴警察筑起防线。消防员到场,熄灭早前焚烧杂物引起的火种。

抗议者再度从地盘驾驶工程车出轩尼诗道,并停于路上作路障。

此前,从金钟撤退至湾仔的抗议者,继续从北海中心对出往铜锣湾后退,并于轩尼诗道烧杂物。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旺角站。(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旺角站。(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大批警力后方待命,轩尼诗道与分域街处。(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太子站。(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太子站。(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大批警力后方待命,轩尼诗道与分域街处。(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太子站。(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太子站。(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最后一批撤离金钟道。(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最后一批撤离金钟道。(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大批警力后方待命,先前部队看一圈走回警车处。位置是轩尼诗道与分域街处。(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最后一批撤离金钟道。(骆亚/大纪元)

17:40

深水埗,出租车司机被打至重伤。防暴警随即到场,一下车,有人投掷汽油弹,差点击中警察。现场一名身穿记者采访背心的人士,一度被掷中。

17:34

湾仔杜老志道与轩尼诗道交界,警方射催泪弹,并举起橙旗。

湾仔骆克道和杜老志道交界,有民众以挖泥车作为路障。

港铁表示,中环站只提供港岛线服务,红磡站只提供西铁线服务。

17:30

中环,有一辆水炮车向金钟方向推进,已到太古广场外。

太子道西,有人焚烧杂物。

深水埗警署用喇叭警告,呼吁街坊离开。现场有出租车将抗议者撞到在地,多位抗议者受伤。

警方称,有抗议者在旺角区堵路及非法集结,正在进行驱散,要求现场民众离开。

石硖尾,警方拘捕一名男子,并以索带梆手,男子未有说出其名,其后于南昌街登车防暴离开。

17:15

旺角警署,有警察开枪,并且施放多轮催泪弹驱散,现场烟雾弥漫。有途经的市民感到惊慌,并尖叫。之后有在现场采访的记者,把该市民带向安全的位置。

17:06

金钟,警方再连续发射催泪弹。港岛游行抗议者向湾仔撤离。

下午4时左右,防暴警察进入浸会大学校园范围,与在场学生一度发生争执,有警察举起电筒照向学生,并用圆盾牌推撞学生,有学生向警察高喊“学校范围,你们不能进入”,扰攘一轮后,警察最后收队,上车离去。有学生说,警察抓捕了3人。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抗议者在湾仔。警察总署后方发射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抗议者在湾仔。金钟轩尼诗道警察发射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抗议者在湾仔。金钟轩尼诗道警察发射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抗议者在湾仔。金钟轩尼诗道警察发射催泪弹。(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湾仔 一位抗争者站在路边,一边痛哭一边喊着,香港为什么搞成这样,希望警察拿出良心。(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金钟催泪弹漫天飞,抗议者被迫撤离。(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抗议者在金钟。(宋碧龙/大纪元)

17:00

港铁宣布,东铁列车不停九龙塘、旺角东站。

金钟,警方又连续发射催泪弹。

16:48

湾仔总署外,警方发射催泪弹。

九龙区游行民众,已沿长沙湾道往荔枝角方向步行,他们沿途高叫“解散警队,刻不容缓”等口号,现场的行车线已经被堵塞。

旺角警署警方再举橙旗,并要求记者离开,指记者在中银对面,有机会被击中。其后,警方向太子道西方向开了多枪,部分抗议者避走。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抗议者金钟设置路障 。(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抗议者金钟设置路障,却遇到了很多救护车 。(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游行至旺角天桥。(黄晓翔/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在金钟。(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在金钟。(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在金钟。(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在金钟。(余天佑/大纪元)

16:40

金钟现场,警方连续发射多枚催泪弹。多位记者因吸入催泪烟而出现不适状况。

港铁宣布,油麻地站关闭;荔枝角站暂时关闭,中环站荃湾线月台暂时停用。

金钟立法会秘书处宣布,红色警示已经发出,所有人士在安全情况下,必须立即撤离立法会综合大楼。

16:30

九龙游行,有民众抵达油麻地,有人在油麻地站进行破坏,出入口被围封。有人在站外一带的弥敦道用竹枝架设路障。

九龙塘队伍已过城大。

旺角警署,警方举黑旗及橙旗,在平台的防暴警察几度持枪。在中银对出有抗议者筑防线,对面弥敦道持续有大批游行人士继续前行。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游行经过油麻地。(黄晓翔/大纪元)

16:00

防暴警察在九龙塘窝打老道向前推进驱散抗议者,并高举蓝旗。抗议者向旺角方向撤退。

九龙游行队头,经南山邨转去深水埗。

金钟,警察举起橙色旗子,表示若不离开,会开枪。

15:50

金钟太古广场外,警方施放催泪弹。

湾仔警察总部外,警方向金钟方向发射至少5枚催泪弹;并清空原本在中信桥、海富桥上的记者。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湾仔警察发射催泪弹。(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湾仔警察发射催泪弹。(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湾仔警察发射催泪弹。(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湾仔警察发射催泪弹。(骆亚/大纪元)

15:30

抵达遮打花园的游行队伍,有不少人仍继续前往上环方向,到达上环后又折返金钟。

在毕打街路上,有民众用黄色的大型横额,写着“市民蒙面、林郑蒙心”的字句。

九龙队头行至界限街旺角大球场,往九龙塘又一城方向前进。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湾仔轩尼斯道柯布连道天桥上。(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骆亚/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中环。(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中环。(宋碧龙/大纪元)

15:20

湾仔电脑城对面一带民众向铜锣湾方向后退,亦有人用杂物堵塞邻近的港铁湾仔站出口。

湾仔站内有警察戒备,并用消防喉喷水。一批防暴警察突然从另一车站口冲出地面,中断了游行队伍,原本在场民众散去。

15:05

铜锣湾起步的游行队伍队头抵达终点中环遮打花园。现场民众仍旧高喊口号。

金钟,警方举起黄旗。

铜锣湾sogo外仍有大批游行人士仍未起步,不少身穿黑衣民众从北角站前来铜锣湾。

15:00

铜锣湾起步的游行队伍进入金钟后,海富桥已封,桥上记者被驱赶,防暴警察称中信桥稍后亦会封闭。有记者问以往不会封天桥,警察称“以往是以往,今日情况不同。”

抗议者在夏悫道架起路障。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金钟政府总部抗争者在夏悫道堵路。(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反对紧急法百万大游行”。金钟政府总部有警察驻守。(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九龙区大游行”。九龙政府合署。(黄晓翔/大纪元)

九龙游行队伍沿着弥敦道行走后,多处陆续出现路障。近尖东一段弥敦道,来回行车线已被占用。游行队伍抵达尖沙咀警署时,约十防暴警察持枪在平台观望。游行民众不断大喊:“黑社会!”“黑警死全家”等口号。

游行队伍经过尖沙咀港铁站时,有身穿黑衣的人士打烂站外玻璃,并一度拉起卷闸,打碎站内升降机的玻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金钟高等法院。(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游行物质供应站。(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余天佑/大纪元)

14:40

铜锣湾起步的游行队伍,途经湾仔警总外天桥时,数名防暴警察站在桥上驻守,两部载有肪暴警方的警车亦抵达戒备。

游行队伍现已行至金钟,沿途高呼“香港人,反抗”等口号,又伸出五指,象征五大诉求。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余钢/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参与游行的曾小姐和马太。(余钢/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余钢/大纪元)

14:20

铜锣湾起步的游行队伍队头已过湾仔地铁站。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民主党前副主席单仲偕、民主党议员林卓廷、庄荣辉,现身铜锣湾游行现场。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湾仔。(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鹅颈桥。(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鹅颈桥。(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鹅颈桥。(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SOGO。(余钢/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SOGO。(余钢/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轩尼诗道。(宋碧龙/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余天佑/大纪元)

九龙区游行亦于尖沙咀起步,沿弥敦道前行。

天文台再发出特别天气提示,指强雷雨带未来数小时会持续影响本港,呼吁市民保持警惕。

铜锣湾游行起步3分钟后,港警在脸书发帖,指在场抗议者现正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要求立即停止。湾仔警署报案室服务暂停。

14:00

大批民众聚集在铜锣湾sogo外,现场已在下雨。不仅有年轻人、11岁的小学生,还有老人、中年人都参与蒙面游行。

现场民众大骂黑警。随后,聚集的民众开始游行,并高喊口号。

参与游行的陈同学表示,小时后,08年奥运时看到五星旗还有荣耀感,但现在看到五星旗很厌恶。他们赞同天灭中共。麦同学说,天灭中共是人民心目中的信念,中共倒台对中国人都是好事。陈同学说,大家叫天灭中共,也是代表民意。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 SOGO。(梁珍/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 SOGO。7岁小朋友也上街,说政府很离谱。(梁珍/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 SOGO。中学生麦同学和陈同学。(梁珍/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 SOGO。75岁王先生。(梁珍/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 SOGO。11岁小学生也上街。(梁珍/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 SOGO。(梁珍/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 SOGO。(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 SOGO。(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 SOGO。(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0月6日,港人进行反紧急法大游行。图为铜锣湾E出口成为民间垃圾站。(梁珍/大纪元)

中联办内有大约20名防暴驻守,对面马路停泊2号及3号水炮车以及2装甲车。金钟港府总部也有水炮车戒备。

责任编辑:萧律生

评论
2019-10-06 10: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