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钟声:“服从命令”与“终身追责”

图为纽伦堡审判中,助纣为虐的纳粹战犯在听审。(维琪百科)

人气: 5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1日讯】最近,一个近百岁的二战集中营警卫在德国受审,引起世人关注。93岁的老翁布鲁诺·约翰内斯·D.(Bruno Johannes D.)被指控在5230起谋杀案中扮演了帮凶的角色。因为他18岁时在司徒特霍夫(Stutthof)集中营担任警卫,是“杀人机器上的螺丝钉”。

布鲁诺·D. 当年没有直接参与屠杀,但是他了解集中营里所有谋杀方式的具体细节。而且他本人承认,他看到过在毒气室被杀害的囚犯如何被用手推车推到焚尸炉烧毁。

二战结束后,布鲁诺·D.作为战犯被关押了一段时间,他没过多久就获释来到汉堡。他一直使用本名,结婚生子,子孙满堂。他当过烘焙师、卡车司机以及房屋管理员。

一九七二年和一九八二年,为了配合调查,布鲁诺·D.分别被叫去问话,他随叫随到,从不回避。

二零一九年,93岁的布鲁诺·约翰内斯·D.被以“协助帮凶”发起公诉。辩护的律师瓦特坎普(Stefan Waterkamp)说,布鲁诺·D.不是自愿加入纳粹的,他只是在17岁时因为要服兵役被派往司徒特霍夫集中营。“他不是这个体系的追随者,为什么现在要他来承担责任呢?”

纽伦堡法庭:70年前的结论

这样的辩护早在70多年前,纽伦堡审判二战战犯时,就已经有过激烈的争论。纽伦堡国际法庭,又称第一国际法庭。这场审判从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开始,经过216次开庭,于一九四六年十月结束。

在审判中,所有被告人都辩称自己“只是服从上级的命令”,而且因为自己仅从事看管或者甄别集中营犯人的工作,并没有亲手杀人,故而不能构成犯罪。

纽伦堡审判大法官最终以对普世价值的认同结束了争论,“这个世界在法律之外,还有‘良知’这个东西。当法律和良知冲突的时候,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个放诸四海皆准的原则。”

各国政府的立场不约而同:不道德的行为不能借口他们是奉政府的命令而求得宽恕。任何人都不能以服从命令为借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伦理界线。

纽伦堡法庭确立了这样的一个准则,“自然法永远高于社会法”。

纽伦堡国际法庭经过十一月审讯,参与二战集中营屠杀的超过五千人被控有罪,八百余人被判死刑。

这场审判的意义,对于反人类罪行、灭绝性屠杀留下了重要的历史参照。

杀人机器上“小人物”也难逃法网

直至近十年来,国际社会对于二战中的遗留问题,开始以无限追责,予以不折不扣的清算。对于二战集中营屠杀参与者,采用了新标准:只要参与就有罪,就算只是法西斯杀人机器上的一个小齿轮。因为没有这些警卫、管理员、翻译、帮厨等人的工作,这部杀人机器就无法运作。从二零零九年开始,一批没有亲自杀过人的“小人物”都因为协助谋杀罪而被判刑。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一名91岁的德国妇人因涉嫌在奥斯威辛集中营担任无线电报务员,遭德国检方以多项“协助谋杀”罪名指控。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七日,德国西部的德摩得法院将曾在奥斯威辛集中营警卫的韩宁(Reinhold Hanning)判处有罪,刑期五年。检方指控九十四岁的韩宁当时负责看管,虽非正犯,仍系奥斯威辛集中营大屠杀的帮助犯。法院宣判时指出,“他(被告)知道奥斯威辛当时的大规模谋杀,毒气室里每天都有无辜的人遭杀害。”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德国联邦宪法法院裁决,已高龄96岁,曾任奥斯威辛集中营记账员奥斯卡·格吕宁(Oskar Grönin)被诉集体屠杀的帮凶,判刑四年。

对于二战集中营大屠杀的审判有没有例外呢?

有。到目前为止,审判中唯一被判无罪的是曾在集中营中担任医生一职的汉斯·孟德(Hans Münch),因为他拒绝执行上级指派给他的犯人“甄别”的任务(在犯人下火车后决定哪些人应该被送入毒气室处死,符合处死标准的大都是不能从事体力劳动的人,以及不愿意与孩子分开的母亲),所以最终法庭确认他与发生在集中营中的屠杀无关。据集中营一名幸存者路易斯·米切尔(Louis Micheels)在审判中所说,集中营关闭前,汉斯·孟德(Hans Münch)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给了他一把左轮手枪来帮助其逃跑。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阳光下的罪恶

历史是时间的河流,当一件事情成为过去时,是非、善恶、得失,最终都会水落石出,用一句老话,正义可能会迟到,但它从来不会缺席。

历史又是一面镜子,然而并不是人人都愿意去面对它。“只是服从上级的命令”,一句堂而皇之的理由,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依然成为行恶者的挡箭牌。

自一九九二年,法轮大法从长春传出,真、善、忍的原则让亿万民众,得到了道德的升华,以及身心的愉悦,上至政府官员,大学教授,下至平民百姓,无不口口相传。然而,一九九九年,中共头目江泽民出于嫉妒,以一己之私对法轮功大打出手,炮制天安门自焚等假相,欺骗世人。

二十年来,在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怂恿下,在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无辜的修炼人,且没有任何法律规定法轮功有任何不当之处的情况下,中共党徒把迫害好人当成了升官发财的敲门砖,跟随江泽民大肆行恶。

至二零一九年,数百万的法轮功学员遭遇绑架、威胁、骚扰,甚至判刑。在酷刑与暴力之下,明慧网报道经核实的就已有四千余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直至今天,仍有一些法官、警察、检察官,在处理法轮功问题时,仍然以610下的命令为由,继续对法轮功学员施以迫害、判刑。就像上述提到的年轻士兵,他在集中营当警卫,不过是服从命令,屠杀与我有什么关系?

今天,中共体系的公检法官员,也是这样的心态。法不责众被当成协同作恶的庇护理由,似乎经过多少回的试探,好像做了也没什么后果——侥幸心理就这样形成了众多警察、看守,协同行恶的麻木状态。

然而,时间会证明一切。

退休不是挡箭牌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原山西省委副书记云公民卸任十三年后被查。原山西中共省委副书记、中国华电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云公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云公民在任山西省太原市委书记、山西省委副书记期间,推动迫害政策,把持司法、人事任免,提拔一批批迫害法轮功的打手,使山西的迫害形势雪上加霜。

在云公民任职期间,法轮功学员栾福生、丁立红、毛延平、杨艳英、张爱花、李美兰、邢引弟、李会文被迫害致死。作为山西中共省委二号人物的云公民难辞其咎。

云公民任职期间所谓“101大案”始末,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邪党十六大前夕,对出租屋进行地毯式排查,疯狂抓捕了一百多名山西境内和来自河北省石家庄市的法轮功学员。

云公民从迫害法轮功的一线卸任后,弃政经商,以此全身而退、一商了之,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卸任十三年后,被他所效忠的党妈毫不留情地抛弃,成了中共的阶下囚。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吉林省长春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高学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查。此时,高学章已经从岗位上退下来三年九个月。

自二零零五年四月,直至二零一一年七月,高学章主政长春公安长达六年,对法轮功学员大肆绑架、抄家、关押、构陷、恶意移交检察院,使大批法轮功学员被诬判,甚至被迫害致死、致残。

其中法轮功学员王守慧、刘博扬、王玉环、孙淑香被迫害致死,先后有法轮功学员十一人被非法判刑。高学章集迫害政策制定者、推动者、执行者于一身。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四川省资阳市检察院原检察长罗枝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被查。

二零零零年一月调任四川省检察院资阳分院检察长,直至二零一二年七月退休。

罗枝元担任资阳市检察长十一年间,正是江泽民、周永康政治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年代,大批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关押、诬判。当时,作为资阳市检察院一把手的罗枝元,对迫害推波助澜,助共为虐,操纵下辖检察院非法批捕、恶意起诉法轮功学员,使大批资阳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被诬判冤判、致死致残。

罗枝元任职期间,法轮功学员雷金香、黎孟书、张世祥被迫害致死,在其主导下,共有简阳市法轮功学员七人,资阳地区十八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消息,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公安局退休五年的中共党委书记、局长王文庆,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二零一四年十月在宁城县政府调研员任上退休。

王文庆从一九九九年四月至二零一二年三月任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这期间,宁城县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构陷判刑,都是经过他的手签的字。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原中共蛟河市市长、市委书记张恩波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在退休一年后,被查。

在二零零五年至二零一四年期间,法轮功学员一直不断地通过各种方式反复给张恩波讲述真相,真相电话、劝善信、真相不干胶从来没有断过,但张恩波一直置若罔闻,干下了迫害法轮佛法的滔天罪恶。

在张恩波的参与下,蛟河市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判刑迫害,如:法轮功学员李振华,被非法判刑10年;常桂云,被非法判刑8年;史秀珍,被非法判刑7年;刘江,被非法判刑6年;邱宝和,被非法判刑5年;刘宝春,被非法判刑5年;等等。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长春市中级法院原党组书记、院长宋利菲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被审查。宋利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任长春市中级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二零一二年八月,退休。

宋利菲在职期间,积极追随江泽民流氓集团暴力打压法轮功,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时左右,吉林长春市有线电视网八个频道突然播出《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等法轮功内容的电视片。长春有线电视网公司有用户三十万,观众逾百万人,令江恶首惊恐万状,下令杀无赦,拘押法轮功学员5000余人。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日,长春市中级法院诬判刘成军等十五名插播电视的法轮功学员,分别处四~二十年有期徒刑,其中刘成军被处十九年。而当时在职吉林省政法委副书记的宋利菲,脱不了干系。

按照中共已往的惯例,只要退休,一般就是“安全着陆”,不会出事了。然而,现在出台了“终身追责”条例,只要是自己做过的,永远要对事情的后果负责任。

有人或许说,这是巧合,是因为他们贪腐,说到贪腐,只要在中共官场,哪一个能一清二白。然而,紧跟江泽民升官、上位的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双手沾有法轮功学员的血债,因此他们注定与江泽民血债帮沆瀣一气,攻守同盟。当血债帮不遗余力地,妄图拉更多的人下水时,必然遭到现在权力体系的反弹与切割。在中共官场几乎尽人皆知,现在被抓的,都是当年积极跟随江泽民的人。

善与恶,好与坏,看看历史,看看今天,什么是正的,什么是邪的,什么是可能?什么是不可能?是服从命令,还是服从良心,在一念之间,可结果却是天壤之别。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11-11 8: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