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教育体制改革方案 或有家长学区房梦碎

图片来源:Dreamstime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政府本周出台的对新西兰教育体制的改革方案,可能会因为学校和家长对学区划分的自主权被剥夺,而让很多家庭的“学区梦”破碎;除此之外,有学生家长参与的学校董事会的权力被大大削弱,还体现在被取消了对大多数学校物业财产的管理职责。

与此同时,政府还将设立两个新的机构——“教育服务局”将接管每个地区的学校学区划分,并将在规划新建和改进校舍方面发挥领导作用;一个由“首席裁判员”监督的独立小组,以听取对学校的投诉。

总体而言,这个改革方案把大量的学校控制权交还给了教育部,政府表示这样可以提高效率并降低学校之间的竞争。

对于新西兰中小学教育改革的建议和咨询,自去年起就一直争论不断。本周三,教育部长克里斯.希普金斯(Chris Hipkins)宣布了这个教育改革计划,再次引发了各界的支持、担心或不满。

教育体制改革的主要方面:

学校将把以下权力移交给新的教育服务机构:

‧招生方案(学区的划分);
‧建筑和维修。

留给学校董事会的几项权力:

‧任命校长和雇用职员;
‧停职和开除,具体视向投诉小组的上诉而定;‧学校的财务,包括捐赠政策。
其他变化:
‧独立小组会听取有关学校的投诉;
‧设立领导中心和区域顾问支持校长。
放弃的提案:
‧将保留教育审核办公室和新西兰资格认证局;
‧不会再取消初中。

学区改革最具冲击力

在所有的这些教育改革项目中,取消学校自主划分学区的权力,把它转交给区域“教育服务中心”,这对于那些精英学校及其富有权利和财力的家长们来说,可能会产生很大的冲击,尽管目前就读名校的学生不会受到影响。

这不仅仅因为学校董事会会失去掌握学校命脉的主要权利,还涉及到学区内的房地产价格问题,甚至可能会影响几个主要城市乃至各个地区的房市。

希普金斯在Newstalk ZB电台的一次采访中说,当前的学区划分制度完全由学校操纵,这就意味着“学校可以根据他们最希望学生来源的街区,来操纵学区的划分。比如让学区里包括那些较远的、社会经济高度发达的街区,排除那些较近的、但比较不好的街区”。

对于某些家长来说,学区改革可能意味着他们最终会被“锁定”在当地的学校中,也可能因为一些街区被从好学区中排除,或者一些街区后来被纳入好学区,这都会对这些街区的房价产生影响。

The Bulletin的文章表示,学区改革“是一项特别有趣的改革,因为它已经成为精英学校在较富裕家庭中维持其基础的一种方式。”文章举例说,惠灵顿高中(Wellington College)的学区划分,就证明了这一点——它涵盖了Thorndon和Wadestown等较富裕的街区,但在Mt Victoria隧道的另一端,也是距离相对较近的街区,比如Hatatatai和Kilbirnie这种传统上的工人阶层聚居的街区,就不包括在学区里面。

惠灵顿高中的学区图,这所学校位于图中 Te Aro街区的右下角处。

好学区意味着什么?

不过奥克兰文法(Auckland Grammar)高中的学区划分,却是另外一个故事,它因为向南扩展太远而受到指责。它的学区南面的One Tree Hill街区的普通学校,则是希望奥克兰文法这样的精英学校,不要把手臂伸的太长,从而让他们这些普通学校,也能招到一些条件比较好的学生。

但是有趣的是,在这所普通高中附近街区的居民,却反对这个提议,他们中一些本来是在好学区的人,非常担心重新划分学区后,会被划到不好的学区,这就意味着不仅他们的孩子将失去进入名校的资格,他们辛辛苦苦在好学区内买的房产,价值也将随之减少50万元。

那些正好被划在好学区外的家庭,其实更希望奥克兰文法和Epsom女子文法,进一步扩大学区范围,好让他们的孩子也能正常进入顶尖学校,让他们的房子也能像街对面的学区房一样更值钱。

Epsom选区议员、行动党党魁戴维.西摩(David Seymour)在2017年曾经举例说,“表现在房价上,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Landscape路的一侧比另一侧的房价要高出几十万元,只因为一侧在学区里,而另一侧则在学区外面”。

学区是买房的一个重要指标

购买住房或建地,必须要考虑的条件除了所在社区的状况和周围的方便设施,年轻家庭需要考虑的另外一个重要指标,就是要看所处学区,说白了,很多父母都是以买房或换房的方式,来给自己的孩子选择(未来的)学校。

在改革后的教育体制下,一些父母拼尽一生财力才住进的顶尖学区房,可能会严重贬值或缩水,有些甚至可以会因为学区改变,还会失去送孩子上好学校的资格。

根据奥克兰房地产公司在2017年的研究数据,在奥克兰几个顶尖学区,如Epsom和Mt Eden街区,学区内外的相似房产,卖出价的差别可以高达50万元。

多项研究也都发现,顶尖学区的房价,一般不会随着整体房价的涨跌而大起大落,总是稳定增长。

在前几年奥克兰房价窜升时期,顶尖学区的房价涨幅都很大,但一般不会像一些新开发区那样昙花一现、热过就完;而最近两年房价趋缓时,这些学区的房价则迟迟不降,有时短期的房价趋缓甚至根本影响不到它。因为不管什么情况发生,总会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进好学校学习,总会不断有新的家庭要入住好学区。

好学区不容易改变

别说一些顶尖学区可能被重划,任何对这些街区的发展改造,都可能遭遇到来自当地居民的巨大阻力。

两年前,奥克兰市政府为了改善奥克兰房屋供应,缓解房市压力,曾经按照奥克兰统一规划,把一些原来的林荫街区,如Mt Eden、Remuera和Pt Chevalier等,都划为混合住宅街区,允许房屋加高加密。

而其中的Mt Eden和Remuera都属于所谓的双校网街区,在奥克兰文法、Epsom女子文法和其他多个顶尖学校的学区范围里;而Pt Chevalier则是著名的西泉高中(Western Spring College)的所在街区。

所以这项计划遭到了这些顶尖学区居民的强烈反对,因为他们无法忍受自己费了那么大的力才挤进的街区,那些只需要几分之一的钱就住进连排房或单元房的家庭,轻松就可以享受一样的待遇,把他们的孩子堂堂正正地送进名校。因为加高加密,同时也可能意味着这些街区的房产价值会因此降低。

在无法阻止新建连排房和公寓的情况下,Epsom选区议员西摩又提出,对于入住这些新开发公寓或住房的居民,要取消他们双校网街区的权利,也就是把这些家庭排除在双校网学区之外。

西摩还希望对入学规则进行法律上的修改,以便更好地让学校禁止学区欺诈行为。奥克兰文法学校每年用于学区监管的花费,高达8万6千元,这笔花费主要是用来“检查学生的入学资格”,确保学区内学生的权益不受侵犯。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