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2018年天象揭秘-下部

逆天而为痛悔迟70:1962~1965──土两守女金水缠,龙凤丽天落深渊

作者:古金

图70-1:1964年12月~1965年1月水守斗尾金水缠斗动态图。(古金提供)

  人气: 49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70 19621965:土两守女金水缠,龙凤丽天落深渊

前面用了三章篇幅,拨开伪史的迷雾,在1958年金星守牛、水守斗尾、四星聚会的天象下,展开了大跃进-大抢粮-大饥荒的劫数沧桑。饥荒饿死人的惨剧,直到1962年才过去,随之而来的三个天象:把刘少奇和王光美托上云端,又摔向深渊。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69:1958──水守斗尾金守牛,屠杀饿殍妖言吼(下)

1. 19621964:两守女土星顺逆,王光美福祸相依

图70-2:1962~1964年土星顺守女-逆守牛、顺守虚-逆守女,预示女主先顺福-后逆祸。(古金提供)

女宿在天象中,常对应人间的女主,即掌握实权的后宫之主,可能是宠妃、皇后、太后、太皇太后等。在《第28章 逆行双守女,逆天盟约立》中,我们讲到了宋太祖赵匡胤的母亲杜太后,在火星、土星双双逆行守女的天象下,病危,临终之际,她令赵匡胤兄弟三人定下了逆天的金匮之盟,遗害子孙后世。在历史上,出现过多次女主干政、听政、摄政、称制,行星基本都是在女宿画下拐点。比如西汉吕后称制,东晋褚蒜子太后摄政,唐朝武后称制、韦后干政,甚至有明朝光宗的李选侍闹政等等,也就是说,都是天象带动下所为。

土星顺守女,女主何靓丽

此时的土星,为什么对应国家主席的夫人王光美,而不对应中共主席的夫人江青呢?这个天机,系统看过全文的读者,基本能够自己悟开。前面我们多次讲过,荧惑守心、金星守牛等五星留守这一类天象,层次较高,在这层天象上看:中华大地上掌控实权的才是真正的天子,天赐权柄,前面讲过,从1958年大跃进到1966年文革前,刘少奇作为国家主席掌控实权,所以,28宿中的星宿、房宿对应的天子是刘少奇。尽管刘少奇对毛泽东还是尊敬、恭敬,表明上听从,毛泽东像个太上皇一样——太上皇再受尊敬,也是臣。相应的,女宿对应的中国第一夫人,当然是王光美了。

土星是福星,到哪里,给哪里赐福。看上图:1962年土星顺守女宿,留守的位置很正(女宿正下方),典型的在给中华女主赐福,那也是在大跃进饿死数千万人的大劫过去之后。现今的史料记载:“自1962年以来,王光美作为国家主席的夫人在中国政治舞台上日趋活跃。”而那时的江青,还只是毛主席的生活秘书、中宣部电影处处长(副处级),她上班就是看看电影,照顾主席生活,相对很失落。王光美当时的风光无限,是上应天象的,准确地说:是天象带动的,她不活跃不走上前台也不行,冥冥中的各种力量,都要按天象行事,把女主推出来。

1963年4月12日至5月16日,刘少奇主席携夫人王光美访问东南亚的印尼、缅甸、柬埔寨、越南四国,受到了热烈欢迎,载誉而归。

图70-3 1963年5月,刘少奇携夫人王光美访问东南亚四国的最后一站越南,越共胡志明政府夹道欢迎。(公有领域)

土星逆守女,女主先锋急

但是,到了1963年10月22日,土星逆行守女的时候,王光美也渐渐判若两人。

逆行留守,前面讲过多次实例。《第2章 守房守太微,天谴灭佛罪》,讲过荧惑逆行守房宿,后周世宗柴荣因逆天灭佛而终遭天谴,暴病身亡。《第15章 千年欺骗挖根源,逆天天谴见真颜》,讲过荧惑逆行守心宿,梁武帝萧衍在内部祸乱佛法,亡国亡身、祸及子孙。行星逆行,一般预指人间将逆天理而行。

图70-4:959年天象:火星逆行守房宿,柴荣灭佛遭天责。(古金提供)
图70-5:549年天象:火星逆行守心,萧衍祸乱佛法,亡国亡身,祸及子孙。(古金提供)

《乙巳占》中讲:“土星留守女宿范围,女主有喜事……土星逆行留守女宿或者凌驾女宿,天子和大臣必然变换政令,出现苛政。”[1]

1962年2月,毛提出开展“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社教),全国开始社教;1963年2月毛开始倡议在社教中搞“四清”,随即获得中央的通过,5月在全国农村推行。在农村清理账目、清理仓库、清理财物、清理工分,这四清听起来并不是整人的恶政,可是土星10月22日逆行守女之后,情况就变了。

11月,王光美化名董朴,到唐山专区抚宁县卢王庄公社桃园大队蹲点搞四清,搞走了样:她串连贫下中农,把穷苦人组织起来,然后对农村干部下手,清理财务,揭发、体罚、逼供,活过大饥荒的村干部谁没有多吃多占?贪占有小有大,大队里竟然有4个贪污上千元的(运动中过激夸大)。要知道,当时农村的上千元可不是小数,当时农民干一天的活,得到的工分满分是10分,最终核算只折合几角钱。

王光美认为那里的基层基本不是共产党政权,把书记撤职,让贫下中农自己选出了自己的干部,美其名曰夺回权力(原来干部退赔贪占款、检讨后也有留任的)。这样,农村四清转变为斗争夺权。当时毛、刘根据下面汇报的情况,认定“农村有1/3的政权不在我们手里。”所以王光美这么做,虽然背离了四清的原则,却没有背离主旨。

王光美走样的四清经验,得到了陈伯达等人的大力推荐,作为样板,刘少奇修改定稿、毛批示后,1964年9月1日发向全国。这样的四清,在农村推广得越来越左,一些地区整人、害人、大搞逼供体罚、炮制冤假错案,不少地方的农村干部及亲属被逼自杀。很多学者认为:“王光美式的四清”开了夫人参政的先河,开了百姓夺权的先河,体罚、打骂、批斗等模式成了文革的预演,甚至说作为深受文革迫害的王光美,在四清运动中是害人的先锋……

王光美真有这么坏么?熟悉这段历史的人,都知道王光美跟江青完全不一样,她可没有那些坏心眼,甚至没什么政治头脑,也不会投机钻营,她有中华传统女性的美德,从她一生的经历能看出,她是一个能够因公废私、以德报怨的人。但是,为什么他在四清时整人、害人、制造冤假错案(当时)还不内疚,完全和以前判若两人?其实,准确地说,是土星顺行守女的时候,她走上台前来,风光参政,和以前的贤妻良母低调行事,判若两人;到土星逆行守女的时候,她再次判若两人,逆人间道德而为,搞出四清整人夺权的样板,有点像文革的江青一样了,这是为什么?

揭开表面,始见根源

看过本系列文章的读者,可能会想到:又是那条赤龙——支撑中共的那个恶灵出来作乱了,祸害人间。前面我们讲过,土改、镇压反革命、抗美援朝、大跃进、大抢粮大饥荒,等等,中共每一次运动杀人或者变相杀人,都是那条赤龙操纵着干的,主要操纵中共的当权者,又能同时操控它在人间的每一个党员、积极分子和执行者。在当时土星守女的天象下,中华大地上的主角是女主,所以,赤龙当然要推出王光美来推进这场运动。

为什么文革死整刘少奇、王光美的时候,王光美坚贞不屈,坚定地站在刘少奇一边?因为她确实无辜,确实没有任何可以交代的罪行,她在四清运动中没有私心,没有整人立威、出风头、立标杆的想法,是后来中央力荐,刘少奇才帮了一把,把她树了典型。

其实当时,王光美的所为,假如换别人可能做的会比王光美还过分,因为人的道德操守越低,越容易被恶灵完全操控,比如江青;人道德水准越高,越能抵制外来强加的坏思想。

2. 农村四清运动的实质:抛出替罪羊,转嫁矛盾,断尾求生

农民苦大仇深,社会空前矛盾

在《第68章 水守斗尾金守牛,屠杀饿殍妖言吼》中提过:1958年11月武昌会议的时候,毛泽东对中央和地方首脑说:“现在要减轻点任务,水利建设,去冬今春全国搞五百亿土石方,而今冬明春要搞一千九百亿土石方,多了三倍。还有各种各样的任务,钢、铁、铜、铝、煤炭、运输、加工工业、化学工业,需要多少人力财力?这样一来,我看起来,中国非死一半人不可,不死一半,也要死三分之一,或者十分之一,死五千万人。死五千万人,你的职不撤,至少我的职要撤,头也成问题……你们一定要搞,我也没有办法,但死了人不能杀我的头。”

毛是从历史规律角度讲的,历代王朝大兴土木,劳役逼得百姓尸横遍野的时候,农民一定造反,他怕天下大乱,所以有言在先。大跃进上报的饿死人数,都报到了毛刘周那里,有的报告被销毁,前面我们取中的估计4000万,只少不多,毛心有余悸是必然的。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这样的复仇精神在中国流传了两千多年——当然纯正的儒家文化可不是这样,是孔子的学生子夏等把自己的极端观点强加进去,变异了孔子的中庸之道,这说起来话太长,将来会在《神迹相伴看孔子》一书中系统讲述。儒家文化开始承传时就偏离了,“复仇文化”深入民心,《水浒传》的英雄仇杀的故事脍炙人口,毛就怕百姓揭竿而起。后来毛还私下说过:中国老百姓真好,饿死那么多人,还没造反。

但是到1963年全国饥荒完全结束,老百姓不再饿死了,能吃个半饱有点劲了,会不会复仇、造反?

中共把自己打造成救世主,说吃人的旧社会,农民对地主、对政府都有血海深仇。这是中共篡改历史烘托自己。中共大抢粮造成的大饥荒,才是农民真正的血海深仇。当时残存的家庭,从农村到城市,除了中共高级干部,都是从饥饿的死亡线上爬过来的,农村有几家没饿死过亲人的?充满了仇恨,像压抑的火药桶一样,不知道找谁发泄,一旦有人揭开真相、振臂一呼,星火燎原不是没有可能。当年中共文件一直在说“尖锐的阶级斗争”、“资本主义势力和封建势力正对我们猖狂进攻”,而今中共为了掩盖真相,表现“中共的天下一直太平”,说当时错误估计了形势。

毛在危机中挽救中共,伺机崛起、倒刘

为消除隐患,毛泽东1963年2月就提出搞“社会主义教育”,说白了就是给老百姓洗脑:别推翻共产党。中央于是决定在城市搞“五反”: 反贪污盗窃、反投机倒把(私人做买卖)、反铺张浪费、反对分散主义、反官僚主义;在农村“四清”:清工分、清账目、清仓库、清财物,整治一直存在“干部多吃多占贪污风”,处理这批农村干部,转移、缓和矛盾。

当时的国际背景,1956年,苏共领袖赫鲁晓夫揭露了斯大林的暴政罪恶,彻底否定斯大林。毛非常反感(怕自己死后也被清算),嗤之为修正主义。毛的四清,是在危机四伏的时候挽救中共,同时,也要把“防止修正主义”注入其中,杜绝像苏联揭露独裁暴政那样清算毛,因为毛已经看出:刘少奇必将让毛自己承担历史责任,清算毛,所以毛在社教的开始,就要“反修防修”,为将来倒刘做铺垫。

矛头指向何方?王光美先行转向

1963年11月,王光美响应号召,参加四清运动下到农村,扎根在穷人中,便被贫农的仇恨包围了。村干部是中共暴政的直接执行者,早在1953年底中共开始统购统销,农民就被村干部逼着交公粮、卖口粮,就开始比“旧社会”还吃不饱。1958年开始公社化运动,中共授意村干部夺走农民土地、粮食、牲畜、家禽搞共产,有恶劣的村干部还欺压村民、打骂饿饭,肆意妄为;深翻土地运动、大炼钢铁运动,村干部历次响应上级的号召都把农民折腾得筋疲力尽,徒劳无益;后来村干部响应浮夸风,又被迫执行高征收、高统购、反瞒产抢粮,直接造成大饥荒饿死人,幸存的农民都是差点被饿死的,满腔仇恨化解不了,指向谁?指向中共不敢也不可能,多年洗脑让他们认为毛主席没有错误,最直接的指向只能是这些多吃多占搞特殊化的村干部。

王光美让广大贫下中农消解心头之恨的方法,就是用清算经济,揭发全部基层干部,整他们,消解矛盾。对干部则先打后拉,“罪行”轻微、认错退钱的宽大处理,打击少数。王光美桃园四清的结果,当地贫下中农真是解了气,真觉得自己当家作了一回主。

这样缓解社会矛盾,大利中共,毛、刘当然欢迎。刘在农业大跃进彻底失败的时候就一直在说:“不是毛主席的问题,都是执行毛主席的指示理解不深,执行出了问题。”谁执行出的问题?四清运动给出了答案:全部基层农村干部!县、市、地、省、中央都没责任!

诚然,浮夸风的起点在一些农村的基层,就浮夸风本身,也是中共“一贯形式大好”的虚假宣传下的产物,和中央的宣传政策是一丘之貉。没有中上级干部和报纸、广播的运作,没有刘少奇等领导人被骗后不断地亲自肯定,浮夸风根本刮不起来。确实农村后来基本上都浮夸了,但那个欺骗上级之罪,是响应中共的浮夸风造成的。

高征收、高征购,那更是罪在中共中央,农村基层干部都在抵制,抵制不了才被迫去农家抢粮;陶铸发明的“反瞒产、大搜刮”是饿死人的推手之一,是中央政府推向全国的,农村基层无不抵制,结果县里派工作队下去,斗、打村干部,“饿死人也要交粮”,到食堂去抢口粮,到村民家里搜刮……大量饿死人的前期,中共不救济、基本不救济、救济不利,有的农村干部冒着“反革命”的危险,私自开仓发公粮,救活周围百姓……但是中共一贯伟光正,谁做替罪羊?如果把农民的愤怒引向上一级,最终中央逃不了干系,所以四清运动,矛头就指向了全部农村基层干部,上边派工作组下来,动员百姓整基层。

3. 老毛四清设陷阱,老刘四清揽权柄

前面几章我们讲过,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和他的行政体系,已经在实际行政权力上,把毛泽东架空了,毛只作为精神领袖而已。刘少奇打着毛主席的旗号,另搞一套,抛开了实事求是的“毛式大跃进”,搞出一套浮夸、穷过渡到共产主义的“刘式大跃进”,毛泽东屡屡纠正刘,结果形同“放屁”(注:毛泽东语),酿成了饿死数千万人的空前惨剧。1962年全国领导干部的七千人大会上,刘一副完全无辜的样子,义正词严地指责大跃进的错误,巧妙地把责任都甩给了毛。会后还跟毛说:“人相食,你我要上(史)书的!”

当时掌握行政实权的刘少奇,已经是天象认定的“中华天子”,毛发牢骚、批评,都是暗指刘少奇,不敢明说,不公开翻脸。被架空的毛,一直伺机反击翻盘。

龙凤乍离,四清来袭

以往被忽视的一点是:毛正式推出四清运动,定下10条方针(简称为“《前十条》”)的时候,是在1963年5月2~12日杭州政治局扩大会议(“五月工作会议”),正是刘少奇携夫人出访亚洲四国,离开中央的时候。20日《前十条》颁布全国,主旨还是“反修”,暗瞄刘少奇。

四清揽权,刘式转弯

对城市五反、农村四清,刘与毛貌合神离。合,是指五反、四清本身,刘少奇完全赞同,他在一线工作,更清楚当时农民的怨恨情绪,农村矛盾激烈。在力保中共政权,化解统治危机上,他和毛是完全一致的,这是他和毛在四清前期保持一致的根本原因。离,是指刘反对毛借题发挥的“反修”,刘清楚地知道那是毛针对他来的。

5月22日刘少奇一行回到北京,看到没有经过他这个国家主席,就发向全国的四清“十条”,木已成舟,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是双手拥护,积极投入。

9月~11月,刘根据各地情况,与中央实际行政领导及毛泽东的秘书田家英一起,修改四清指导纲领,最后通过,称为“《后十条》”, 与《前十条》并行。《后十条》 尽管强调阶级斗争,尽管没出毛泽东指定的总方向,可是悄悄转弯改变了方向(改为依靠基层干部等,这就保护了干部),彰显了刘少奇对四清的实际领导权,毛对此不满,但只得妥协、隐忍。

毛剑露鞘,拉拢林彪

1964年3月,毛找林彪密谈。据已解密的《林彪日记》(3月3日)写道:“毛瞩:要我关注政局在变化,要我多参与领导工作。又问:上层也在学苏联搞修正主义,怎么办?中国会不会出赫鲁晓夫搞清算……毛认为他被人架空,这个人是谁?我吃了一惊,冒了一身冷汗。一场大的政治斗争要来临。”

毛主席方法不行,王光美经验大行

8月1日,刘少奇在北京召开党政军机关和群众团体负责干部大会,长篇讲话指导四清,其中说:“现在,调查农村情况、工厂情况,在许多情况下,用那个开调查会的方法(指毛主席在《农村调查》中讲的开调查会),找人谈话,已经不行了。现在要做调查研究,对于许多单位,应该去搞社会主义教育,搞‘四清’,搞对敌斗争,搞干部参加劳动,发动群众,扎根串连,这样做,你才可以把情况搞清楚。”

此话其实无可厚非,大跃进时,毛泽东和包括刘少奇在内,几乎中共全部中高级干部,下基层时召开干部会、被陪同调查、听汇报,看“奏折”、发指示,被下级的浮夸骗惨了,毛知道被骗也不得不打哈哈,以不和下级撕破脸皮。刘在中央公开指出毛的指导不行了,又推出夫人王光美的桃园四清经验,确实给毛打脸。

刘又强调:“不蹲点搞四清,省委书记当不成了,地委书记、县委书记也当不成了,中央部长恐怕也当不成了,中央委员恐怕也当不成了。”这一下可吓坏了大家,原来干部任免权都在刘主席手里啊!本来对毛主席要求下基层的号召虚与委蛇,这回纷纷下基层,效法国母搞四清。

毛只能落败隐忍,在个别场合半牢骚半玩笑地说:“我没有蹲点,没有发言权……他厉害……”

再次揽权又转弯,少奇极左露破绽

8月5日,邓小平的中央书记处会议正式决定:成立四清、五反指挥部,由刘少奇挂帅。再次向天下昭示权力归属。

就在这一天,美军以军舰被越共武装袭击为由,出动64架战机对北越共产党控制的城市轰炸,越南战争非正式开打。中共中央判断要打仗了,刘少奇知道,一旦中共像抗美援朝那样参战,权力就得交给毛主席全面支配了。刘的担心,并非空穴来风,早在1962年,中共就决定向北越的共产党胡志明政府提供230个营的军火,帮助北越进攻南越。后来中共前后派出17万人奔赴越南参战,援助越共总计200亿美元,但越共完成统一后不久,和中共翻脸,一度兵戎相见,当然这是后话。

在战争危机前,刘少奇要极左一些维护中共,极左又能彰显他走社会主义道路,不是毛所指的修正主义者、走资派。这样,刘以为实权在握,又极左,毛也奈何不了他。但是这一极左,就像他几年前的大跃进那样,迎合了赤龙恶灵,作为实权天子的刘主席,思维马上被全面干扰、操控了,像变了一个人,昏招、败招连出。

8月16日,携夫人一路南下推进四清的刘少奇,给毛发来《关于集中力量打歼灭战的建议信》,建议把地委、省委的全部四清工作队集中到一个县,进行大兵团作战。毛乍一看很有震慑力,同意转发。但是两天后,华北局领导们向毛陈述十条反对意见,毛一下醒悟了,刘式四清太左了,当即收回自己的批示。但是刘强硬地坚持己见,对各地有反对意见的领导一律批评。

一个月后,刘又不顾毛的指示,再改四清政策,定出“第二个《后十条》”,因为他们去年的《后十条》,要求依靠基层干部和团结95%的基层干部,搞错了方向,中央没法整干部了,这回要改回去……

刘如此转向极左,下边诚惶诚恐,四清一度成了骇人的“极左战争”。首先是大兵团作战,全省工作队1~1.5万人,集中到一个30来万人口的县,县里一切行政机构瘫痪,由工作组指挥一切。工作队以王光美的四清为样板,访贫问苦,要扎根到最穷而且最“正”的人家,还得秘密调查祖宗三代:爷爷一辈有亲戚镇压过太平天国运动(农民革命)的不行,父辈有国民党远亲的不行,大跃进大饥荒等历次运动中发过牢骚的不行,跟四类分子(地富反坏)人员表示过友善的不行……常常是工作队1个多月神神秘秘,找人家扎根找不到,只有整天学文件了。当时流行一句话,“‘扎根串联’,比选中央委员还难!”

好容易扎根了,要和贫农同吃同住同劳动,这受到贫农欢迎。在强大的阶级斗争恐怖下,工作组谨小慎微,甚至劳动中上厕所都要先调查清楚,是不是四类分子家的厕所?不然就站错了立场,要被批斗了。工作组重新划分四类分子,个别摘帽被平反了,终于能做人了,有的被打成进四类,全家一夜变成了人民公敌。

组织群众揭发多吃多占,不放过每一个村干部,数年里多占十几元公家便宜的,都是阶级斗争的对象。有的地方尚能把握分寸,有的地方越左越革命。北京通县四清,屡屡打人、体罚、陪斗亲属,50多人被迫自杀。江西省瑞金县四个大队185名干部里,94人被批斗,斗争的方法有罚跪、体罚、游街、软禁、酷刑,有人被逼死。四川三台县的一个试点公社一夜之间有5名干部自杀。甘肃四清,张掖地区初期被逼自杀155人,泾川县被逼自杀232人……

整斗村干部,逼死这些人,几乎没有人同情。村民们亲眼所见:三五年前大跃进饿死多少人?凭什么村干部和他的亲戚饿死的最少,甚至都活下来了?哪个村干部没多吃多占过?四清这么整他们,真给百姓出气啊!他们不知道,这帮干部哪个没呼叫上级拚命求粮,谁不想救活相亲百姓?上级守着粮库就是不发粮,能怪谁?根在中共,百姓不识。

村干部退赔、处理完毕,大部分官复原职,大兵团作战,四清完一个县,前后至少半年。最后什么是走资本主义道路?连刘少奇都不清楚;谁是修正主义当权派?没人知道;毛主席不断说“根在上边”,到底指谁?连林彪都不知道,人民更是满头雾水。

4.毛刘暗斗转明争,水金缠斗定输赢

水顺守斗逆守尾,连续反击毛争位

毛泽东深谙兵法,不打无准备之丈。刘少奇转向,“刘式四清”搞成了那个样子,露出大破绽,毛岂能失去战机?不出手就发发牢骚,出手就要把这个“赫鲁晓夫”彻底打倒,让他再无力将来清算自己。当然,如果人算不合天象,也做不成。

图70-6:1964年12月~1965年1月,水星守斗尾,水星缠金星,人间毛刘争锋。(古金提供)

1964年12月9日,水星顺行守南斗。前面多次讲过这个天象。《乙巳占》中:“水守斗,诛杀掌大权的臣,或者不用动刀兵可以夺得天下。水守斗还有一种情况,有兵争战;又一种情况,水留守在南斗上,换王、改年号,所守之国有大杀戮。”[2]

水星是五星中的罚星之一,所幸的是,水星这次守南斗仅仅3天,12日,太阳就过来了,把水星湮灭在日光中,看不见了,直到12月25日,水星才从东方出现。所以,此次灾劫不大。

人间也就在这个阶段,12月15日,中央政治局全国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拟由刘少奇主持,预计28日结束。因为12月21日至次年1月4日,要在北京开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会,借此之便,先召集中央地方大领导,开会汇报和部署四清。

毛泽东要参加,邓小平说:“主席身体不好,可以不必参加了。”毛愤怒未发。刘少奇则说:“参加可以,但不要发言。”有赤龙背后支撑,“刘天子”气势很盛。

毛这次不妥协,背后有天象支撑,气势更大。既然毛主席要参加,当然得毛主持会议。

前期各局汇报工作,相安无事,20日讨论中间,毛刘正面冲突。刘把问题复杂化又不知道怎么搞才好,毛批评刘的做法,直接给出标准:“搞(打击敌对面)的结果,户数不超过7%,人数不超过10%……那些贪污几十块钱、一百块钱、一百几十块钱的大多数‘四不清干部’先解放,我们的群众就多了。贪污一百块钱到一百五十块钱的解放出来,就解放了80%……”

刘少奇见大家都反对他打击面过大,仍不认同,不表态。他转移话题,把四清的矛盾定性为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交织在一起。毛当即反驳:“反社会主义就行了!”

刘仍然不让步,坚持他的“复杂论”。对抗下去什么结果?刘就不按毛的意见做,刘式大跃进、刘式四清,不都是这么搞起来的吗?他手下有整个一套听话的行政体制,毛手下除了5个秘书还有谁?

宾客云集生日宴,老毛牢骚众胆寒

12月26日毛泽东71岁生日,毛用稿费设宴,这是第一次公开为自己过生日,请当时参加全国人大会的劳模、科学家、老部下共40多人。

薄一波回忆:毛指责四清的错误,说中央有机关搞“独立王国”,党内产生修正主义……席间鸦雀无声。

《林彪日记》1964年12月27日记载:“好不寻常!我、伯达、康生,成了毛生日的座上客,还有婆娘(林彪私下对江青的称呼),毛喝了一瓶白沙液(按:湖南第一酒),翻来覆去问:中央有人抢班夺权,怎么办?要搞修正主义,怎么办?又问:军队不会跟着搞修正主义吧!中央政治局、国务院、中央书记处都要排斥姓毛的。毛还是党的主席、军委主席,要逼我造反,我就造个天翻地覆。”

老刘以退为进,老毛纠缠跟进

到拟定结束的28日,两天里毛讲话锋芒直指刘少奇,刘则很少发言。会议拟定了《十七条》四清方针,当然是按毛的定论修改,毛签字下发全国。

刘完全退让,听任于毛。毛胜利了么?没有,就算都听毛的,不还得交给刘主席执行么?刘不跟你斗,退而不败。最后刘还是实权在握,毛还得退回二线休息,等于毛又败了。

看图70-6,12月29日,水星逆行守斗,在斗宿停留、缓慢转弯、回旋。

对应人间:12月31日,毛也转过弯来,变卦了,以《十七条》还得改为由,责令把下发的《十七条》销毁,散会无效,把回家的大领导紧急召回,继续开会,回家路上的大领导们急忙回转。

金星稳健犯水星,当选主席刘稳胜

看图70-6:水星在斗宿尾宿之间回旋,运行的速度是快-慢-停-转弯(开始逆行),再慢-快-停-回旋(开始顺行),由慢再变快。同时的金星呢,运行本来慢于水星,但是一直稳健地顺行,所以能赶上水星。

前面说水星此时代表毛,执行天罚,金星当然代表刘少奇了,他和毛明争一次即止,依然我行我素,在华夏大地督导运动,搞大兵团作战,所以对应代表战争的金星。

1965年1月3日,金水第一次相犯,金星在南。前面多次讲过《乙巳占》中:“五星相犯为大战,金在南,南邦败;金在北,北国败。”现在毛不再是天子,他第一次成为中华诸候,是在井冈山造反,那么一生的生命符号(分野)就在那里,所以是南方的一路藩王;刘少奇实权在握,是天赋权柄的天子,首都是北京,所以对应北。相犯的位置在尾宿正上方,尾宿分野在燕地,燕地中心是北京(燕京)。金在南,昭示南邦败,毛败刘胜。

此时此地,1月3日的北京,三届全国人大会,选举刘少奇为国家主席。举国欢庆,游行队伍举着彩旗、舞着狮子、放着鞭炮,并排抬着毛和刘的巨像。报纸上大篇幅地报导:“毛主席、刘主席都是我们最爱戴的领导人。”中共高层有不少人暗自称赞刘少奇在制止饥荒上立了功,就连与毛亲近的人也认为刘“有能力”、“有办法”。甚至有人建议,在天安门城楼上改挂刘主席的像,刘少奇当即否决。

当选之后,刘赶紧到毛主席那里,参加会议讨论四清。

天象水星缠金星,人间毛刘几争锋

但是这次金水相犯很奇特,不是犯一下就分开了,而是一直纠缠,从1月3日缠到2月5日,经历尾宿、箕、斗、牛四宿,划过180度天空的44.5度,将近1/4的天宇。水星一直缠着金星斗,从开始的金星在南,斗到两星平行,再斗到金星在北(预示北国败),才分开。

对应人间,毛在败阵(刘又当选为主席,又掌实权)的1月3日开始,在中央政治局会上,揪住刘少奇的把柄,批个没完。朱德、贺龙等老帅怕中共由此分裂(刘少奇、邓小平势力很大,后来被江青称为“刘邓司令部”),国家动荡,会下劝少奇勿争,刘也不断公开检讨,可是毛依然不依不饶,批评“刘式四清”极左做法的:大兵团作战(全国110万人的工作队)、人海战术(下到100来个县里蹲点)、神秘主义(蹲点扎不了根)、繁琐哲学(学文件、农民听不懂)……大家的意见也都站在了毛的一边。最后完全遵照毛的意见,定下四清方针《二十三条》,1月14日颁布。破除了人海战术,减小了打击面,明确四清变为“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 ,行动以毛泽东著作为指导,重点要“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剑指刘少奇。

毛由此树立了绝对的权威,掌握了真正的实权,刘主席落败了,成了傀儡,只能完全听命行事,人间天子易主了。

再看图70-6,1964年12月水星守斗的天象预意,《乙巳占》中:“不用动刀兵可以夺得天下,换王、改年号,”都实现了。

“所守之国有大杀戮”这条没实现,毛泽东及时纠正了四清的极左,减小了打击面,不然在极左风潮下,逼死人的悲剧停不下来,这是功德。

“诛杀掌大权的臣”,对应谁?刘少奇,他是当时最大的臣,旧运程定下当死,这是他的第一个死劫。

是不是刘少奇一再退让,躲过了这个天劫呢?不是。

5. 火守太微右执法,少奇退让遇天罚

刘少奇的死劫可不止一个,当月,还有一个天象。

图70-7:1965年1月29日天象,火星顺守太微右执法,刘少奇天罚再至。(古金提供)

当月金水缠斗,刘少奇由胜转败、天子易主定局的天象在1965年1月24日(图70-6:金在北,北国败,刘成为大臣)。5天之后,天罚再至,火星顺行守太微垣右执法,见图70-7。不同朝代,左右尊贵有所不同,在中共红朝,照片上的副手,总是位于天子的右边。当然此时天象的右执法,是对应刘。尽管他已成傀儡主席,还是掌控全国行政,手握最大的执行权力。

第65章 顺天出战逆天惨 两共欺天待天谴》,讲过火星守太微西上将的天象,旧运程天定彭德怀死于抗美援朝战场,毛岸英位尊顶劫而死。《第32章 荧惑犯守东上相,毕士安延寿暴亡》,讲过火星守太微东上相,旧运程中:大权在握的次相寇准死于澶渊战场,可是位尊的正相毕士安赶到前线,顶了天劫,毕士安延寿一年暴亡。这一次火星顺守在太微右执法的头上,对应刘少奇死。

刘少奇的天劫没有完,后面还有两次。我们知道文革一开始就批斗刘少奇、王光美,刘少奇惨死,王光美坐牢12年。天劫如此之重,如此之多,如此之密,如此之奇,水星竟然缠着金星,划过了1/4的天宇,那是天罚的追逐。天罚何来?当然是刘式大跃进死人太重,前无古人。但是,刘少奇又是如何一次次走过了水星守斗、火星守右执法、金星守牛三重天劫,延寿的功德何来呢?

(未完,待续)

注释:

[1]《乙巳占》:“填(音:镇,代表土星)星入女,有女喜……土逆行留守凌女,天子大臣必有变令苛政。”

[2] 《乙巳占》:“水入南斗中,大臣诛。一曰:不用兵众而有天下。水守斗,有兵,赤而角,天下败;白而大,裂地,相贿赂为利;异而小,其国亡。水守斗,有兵,易政改朔。水留南斗,所守之国当诛。”@*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58年刘少奇首创人民公社,得到毛泽东的肯定后,在农村铺开,也一度在一些城市出现,先后有一千多个城市人民公社。城市公社没有泛滥成灾、没有饿死人,并不是因为城市人民对“共产风”、“公共食堂”的抵制比农村强,而是因为中共没有敢用对农民的残暴手段,来对付城市人。
  • 这一章,我们来看1958年的又一大天象:水顺守斗逆守尾。《乙巳占》:“水守斗,有战争;水星白而大,裂地,贿赂可以得利;对应的诸侯国有屠杀之灾,政权变革。”[1]前面讲过:1937年南京大屠杀,天象就是水星守斗。《乙巳占》: “水守尾,大饥,人相食,君子卖儿卖女,百姓逃荒、逃离分野国。”这些天意,和金星守牛百姓饥一起,在人间兑现之余,中共又一次重演逆天,把局部的灾劫,泛滥全国。
  • 在《第66章 水守斗牛金守牛,土改镇反杀未休》中,我们对比了1942年、1950年的金星守牛的天象,展现了这两次天劫相同的实质因素和内在因果,特别指出1950年中共镇压反革命,是钻天象的空子,而且当年天象的劫数本在吴越地区,被中共泛滥全国,那次逆天招来的天谴报应,来得非常快。
  • 1950年中共发起抗美援朝运动之前,发动了土地改革和镇压反革命运动,这两大运动,延续到抗美援朝结束之后。这两大逆天运动,屠杀了中国当时数百万的精英,招来空前的天谴。
  • 1949年9月~1952年9月,土星两度守太微,在给中华的主庭赐福,中共承接了这些本该属于民国的天福,却因为逆天而为,和朝鲜共产党一起,变天福为天谴,荼毒百姓、遗害后世。朝鲜战争中的逆天战术,根源可以追溯到《史记》的伪史。
  • 这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慈悲。对于这些早已置生死于度外的将军、士兵来说,死亡无法成为修行的考验,那么人间的最苦的囚徒之灾,就成了对他们未来承付救度使命的奠定和检验。当然,孙立人对这种迫害是不能认可的,军人效命疆场、收复国土是本分,在战斗的艰辛、劳苦中受罪乐得其所,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冤屈牢狱中蹉跎消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