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海外损毁连侬墙的心理分析

大陆民众海外损毁连侬墙,有中共洗脑导致的心理根源。图为香港连侬墙。(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大陆民众海外损毁连侬墙,有中共洗脑导致的心理根源。图为香港连侬墙。(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人气: 7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3日讯】香港连侬墙一出现,在海外自由社会的人看来,就是港人维护个人权利的智慧,是一种没办法的办法,是一种弱者的呼声,是一种值得珍惜、怜惜,和尊重的自由言论。人们把它作为一种平和的、市民间的窃窃私语、小声对话,和不愿打扰别人、静静的、礼貌的对白。研究历史和社会的人,把它作为一种珍贵史料,搜集研究,作为历史的记载。连侬墙从香港延伸到海外,是世界人民对港人的认可和支持,是普世价值深入人心的体现。

也因此,当这些小小的、平和的帖子,在海外被来自大陆的人所疯狂损毁时,自由社会的人们,对他们粗暴和无礼、无耻的举动,都深深的感到错愕和震惊!人们悲哀的发现,我们原来同种同宗的这些同胞,和正常社会的自由的人们之间,其认知、理念、及心理上的差距,岂止十万八千里!

中共“国庆”游行,举着的旗帜按党旗、国旗、军旗的顺序排开,人们知道是这个邪恶的政权,又一次强奸民意、侮辱中国人民;“国庆”“群众游行”时,人们唱“社会主义好”、“共产党好”,听得世人毛骨悚然,人们知道这是中共荼毒百姓、精心灌输、彻底洗脑的结果。但大陆部分民众在海外的作为,那些故意损坏连侬墙的人的心理,还不是简单的中共外在宣导的作用,可能有深层的原因。这也预示着,即使在中共垮台之后的中国,要肃清中共的残余,都任重道远。

反送中全球蔓延,台湾大学生声援,并在连侬墙张贴纸条撑香港。在国立中山大学校园内的连侬墙,9月遭一对中国籍夫妻带一名幼童破坏。台湾警方循线在垦丁将涉案的吴姓夫妻连同小孩三人带回侦办。他们向中山大学学生会道歉,学生会也同意撤告,双方和解收场。但在台大的另一起撕毁案,学生会则不依不饶,追究到底,相信其结局会对大陆人以巨大的警醒。

陆客海外毁损连侬墙,有些显然是中共指使的,是中共使领馆、第五纵队、亲共华人、中国留学生指使或亲自实施的。 但另外有些人,显然不属于这一类,他们似乎是“自发”的前去这样做的,像是自愿的行为,因为他们是一家三口,夫妻二人带着年幼孩子,全家人在做。一般来说,中共及其代理人做坏事,大多不会带孩子,因为这些中共的马前卒虽然在口头上替中共发声,反自由民主,但内心里他们知道什么是好的;他们会在海外“爱国”,要他们回去“报效祖国”,他们不会干的。他们的子女在自由社会生长,在美国接受教育,他们甚至没法对自己的子女解释自己与中共为伍、为虎作伥的行为。这些带着孩子在海外撕毁连侬墙的陆客,显然是“发自内心”的在这样做。他们甚至理直气壮的认为,自己在爱国,在维护祖国声誉,在维护中国人的尊严。

这些人为什么会这么做?他们损害别人的言论自由,他们自己在中国大陆都没有的言论自由,他们为什么在海外破坏别人的自由?显然,他们从心理上,在认为这些发帖,是对他们自己的侮辱;他们拿着大陆的护照,有人骂中国、骂中共,这些人会觉得是在骂他们自己。他们内心深处,是共产党教导的“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毛泽东语)。他们全无忍让和宽容的心态,而是锱铢必较、睚眦必报。

从心理学上对这种行为进行分析,就是这些人失去了“真正的自我”,可以用“自我概念”的理论(Self-Concept Theory)解释。心理学中“自我概念”理论的核心问题,就是“你是谁?”“什么构成了‘你’”?

人们回答这个问题时,可能说“我是一个母亲”,“我是一名教师”,“我是一个修炼人”,或“我信神”;也可能说“我工作出色”,“我是知名作家”;还有的人会回到自己的个人特质,比如“我是个善良的人”,“我很聪明”,“我很懒散自在”等。

为什么人们会有这样不同的回答,是因为这和你内心深处认为的,你究竟是谁,有一定的关系。这些回应,来自人们对自己是谁的内在感觉。这种感觉是在生命的早期就发展起来的,但在整个生命周期中,人们要经过不断的评估和调整,并且会受到外来因素的影响。在心理学中,这种自我意识有个特定的术语,“自我概念”。

“自我概念”的内涵,在澳大利亚堪培拉大学的James T. Neill教授看来,包括我们对自己的整体的看法,我们是谁,无论是身体上、情感上、社会上、精神上、灵魂上,还是构成我们自己的任何其他方面。我们会根据自己对自身的了解来形成和调节自己的自我概念。这个概念是多维的,可以细分为许多方面,包括自我尊重、自我形象、自我效能,和自我意识等。

心理学家的研究认为,“自我概念”不是“自尊”,虽然“自尊”是“自我概念”的一部分。“自我形象”与“自我概念”相关,但没有“自我概念”那么广。“自我意识”是能影响“自我概念”的,但若要具有完整的“自我概念”,人们必须有一定的“自我认知”和“自我意识”的能力。

对在海外撕毁连侬墙的大陆人来说,究其根本,是因为中共灌输式的奴化教育和欺骗宣传,使人们丧失了自我,失去了自己的主意识、主元神,和真正的自我的概念,甚至丧失了自我认知、自我意识的能力。这时,他们会认为自己是中共机器上的螺丝钉,是中共红龙的崽子,中共等于中国,自己等同于中共,他们也就会接受中共邪灵的指使。也因此,连侬墙上那些揭露中共、批判专制的帖子,在正常的人们看来再自然不过,在这些人看来,就是在骂自己、羞辱自己了。所以,在混淆了真正自我的时候,他们就会伸出手去,按照中共附体邪灵的意愿行事。

笔者在〈若水无大台与上善之法轮功〉一文中述及,港人和世人在对付中共时,可以从法轮大法的弟子身上学到很多智慧。法轮功弟子大智大勇,讲真相时,他们先告诉人们你和中共是两回事:你是可贵的中国人,中共是外来幽灵,这就是在帮助人们认识自我!那人退出中共后,看到批评中共的文字,就没有骂自己的感觉,知道是在骂中共,那就没问题了!◇

本文转自657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刘菁

评论
2019-11-04 12: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