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浸大教师:中共告密文化已渗透香港

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宋碧龙/大纪元)

人气: 32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近年,大陆高校学生揭发老师的告密文化再度甚嚣尘上。香港高校教师披露,这种告密文化通过大陆学生已经被中共推到了香港的一些著名高校。

负责监视老师的学生多来自大陆

最近,香港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大陆高校由学生揭发老师的告密文化在“占中运动”之后,明显来到了香港。具体表现一是让大学管理层,甚至院系里的管理层人员同内地接轨,或者请与大陆有关系的一些人去做高层管理,以便掌握这些学校的人事升迁,让他们听从中共;二是通过学生实施监控。

吕秉权说,负责监控的学生主要是从大陆来的。他们往往会突然很热情接近老师,问很多问题,对一些问题的关心程度明显超过大陆来的一般学生。有的甚至每节课都在课堂上用手机录像。有的学生直言不讳地讲,他是有任务的,需要定期向中联办等部门汇报。但有学生是被逼无奈才做这事,他们会用一种敷衍的态度去应付对方。

他还说,我们有免于恐惧的自由,有言论的自由,做学问以及教学要求真和独立自主,都有专业的做法,都会为自己的言论负责。自己在课堂上的讲学,对中国国情的一些分析、讨论,都经得起事实的考验、正反双方的考验。他对学生监视的事不当一回事,不应该有恐惧而自我约束。

吕秉权分析,中共招募有特殊任务的学生有两种方式:一是拉人情。比如学生的家人、朋友、师长,和中共情报部门的人有一定关系,他们以研究民情、社运的名义让学生参与其中。让学生觉得自己提供的信息很重要,可以帮助中央更好的研究和判断香港的形势,从而制定政策。为此,这些学生也有飘飘然的感觉。

另一种情况是学生到香港之前,有关部门会搞一些简介会。通过这种简介会,有关部门会很有技巧地发掘哪些人可以被发展和合作,然后请他们帮忙。他们名义上不会说是做间谍,会将所要做的事包装得很好。很多人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以为自己在为国家做贡献。其实某种程度上就是告密,或者类似文革的通风报信、出卖老师。

除了学生之外,大陆也招揽香港的不同人士。有关部门给他们一些钱,让他们去跟踪一些社会运动的线索,观察社会运动的种种活动。还要打入相关圈子收集信息。

招募学生主要是利益收买

吕秉权指出,出面招募学生的部门可能是学术层面,类似智囊角色,但后面的控制者都是中共的安全部门。这些学生收集的情报往往要写成内部参考,有时甚至不用写,只把老师说的话录下来交上去就行了。给学生的利益往往是很可观的,会令学生心动,加上他们的动机也是为国家做好事。这些学生心态上没觉得有什么不妥。

吕秉权认为,独立的精神、自由的思想、独立的人格、崇高的道德,这些东西是不能用钱衡量的。一些大陆学生被洗脑去做告密的事还以为是很对的,其实这是出卖他人和为党出卖灵魂的事。没有自己独立的人格和独立的判断,是很痛苦的事。

他奉劝大陆来港学生,在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不要做这些事。不然,他们会一步一步要求更多,让你越做越多。然后就是出卖老师、出卖同学,收集你同学的情报,甚至要求你打入各种圈子。目前,公务员系统都有大量这种新香港人,参选区议会也有不少。

香港名校是监视的重点

吕秉权透露,与大陆安全部门相关的人直接讲,港大法律系、中大政政系、浸大新闻系和岭南的文化研究在各自领域对社会都有有影响的思想或作法,或者是老师比较出类拔萃,因此,中共对他们也有兴趣,想知道有些什么人,他们在讲些什么,有些什么学生等等。

现在香港很多院校除了讲学术自由,也要讲服务于国家民族大义、国家主权安全这些所谓主旋律。吕秉权指,像“港独”、“中国崩溃论”、“中国现在是否文革复辟”、“习近平的领导机制、任期”等等问题属学术范畴的东西,院校里面应该可以自由讨论和研究,不应受外来干预。可是现在讲这些内容的老师可能会被攻击。

中共对老师的情报收集,不外乎整些黑材料,挑剔老师讲课当中的一些问题。吕秉权认为,情形就像内地多年前进行的对老师大范围的监听,将他讲课的内容变成文字版,说他们是贬低中国,与主旋律相叛逆,之后再进行攻击。有关方面也想在一个大的环境里去散播一种白色恐怖,让大家有种寒蝉效应,什么都不讲了。

“我觉得不需要中这些圈套。”吕秉权说,大陆文化大革命时期很时兴学生揭发老师,甚至子女揭发父母。近些年,大陆校园又掀起告密文化,以此监控老师。中共还专门发文件规定教师在课堂上要‘七不讲’(即不讲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这是对普世价值的宣战。

他还说,在大陆高校还忌讳所谓“妄议中央”。对中央有些路线政策或者一些措施,如果有相反意见都可被视为妄议中央。对这些方面的监控,往往也是学生在实施,他会录下老师讲的东西,再写成报告交给相关部门。还有在教室安装监控摄像头,老师讲的话可以通过电子科技变成文本。有关部门通过敏感字就可以追踪到讲话者。

对教师监控的另一种办法就是派党媒记者到全国各高校去旁听,他们将老师讲的东西都录下来整理成文字,对于超出讲课要求范围的老师,他们会说老师在贬低中国。记者录下的内容就成了老师的罪证。

如果被抓到把柄,教师轻则被调职警告,或调离教学岗位去图书馆;严重的就炒了你,家人各方面都可能受到骚扰威胁等;再重一点可能以言获罪。历年来各地高校,都有独立敢言的老师遭受莫须有的惩罚。

责任编辑:李明  #

评论
2019-11-21 3:0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