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中共2020年仍无法收拾的债务危机

中共债务危机现在只是拖的阶段,一拖再拖,到最后拖不下去,全中国民众也会对中共来一个总清算。(公有领域)

人气: 360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23日讯】2019年收官在即,中美贸易战未平,在总体经济疲软的态势下,2020年对中国经济构成重大威胁的债务问题再度受到关注。

自从去年贸易战开打这一年多以来,中共政府更加依靠财政刺激措施来支撑今年的经济增长,今年前3个季度中国的GDP分别是6.4%、6.2%及6%。

进入四季度收官季,决策层稳增长迫在眉睫,为了防止经济下滑幅度过大,刺激经济的重头戏仍在基建投资。及至11月13日,中共国务院会议决定再提振基建投资,铁路、公路等最低资本金比例都要下调,即地方政府继续撒钱砸基建硬撑GDP。

中国31省今年前三季度GDP数据显示,中西部省份增速遥遥领先,就是基建密集落地。如西部地区的云南、贵州、西藏三省,无论名义增速还是实际增速,均位居全国前三甲,而此一成绩的背后,是今年以来,以中西部地方政府为融资方、或政府信用背书(政信项目)的资管产品接二连三违约。

以贵州为例,简单梳理地方债的一些案例。贵州省今年前三季度GDP高于全国2.5个百分点,而拉动GDP实际增速8.7%名义增速10.7%的主力,是以房地产开发和高铁、高速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为代表的固定投资,然而贵州财政自给率不到40%,只能大举债务。从去年以来,贵州政信项目、基建融资频繁暴雷,牵连到多家金融机构。今年9月,原任工银副行长谭炯转任贵州副省长,10月随即召开“恳谈会”安抚踩雷贵州的多家资管公司。

今年案例之一,安顺市(融资主体为安顺市交通建设投资公司)逾1.6亿元(人民币,以下同)债项不能兑付,还有3,000万元当地银行贷款也出现了逾期。信托管理人与安顺市政府、财政局、担保方(安顺市国有资产管理)等催债至今,但都吃闭门羹。还有记者注意到,在安顺交投公开报表中,2017年末的在建工程资产为905.42万元,但2018年末为零,2019年6月底也为零。

今年案例之二,贵州省独山县是一个收入不到10亿的贫困县,举债建设,债务负担高达400亿元,每年的利息支出40亿元,全年财政收入不吃不喝也远不足偿还利息。400亿的债务意味着独山县人均负债达11.2万元,越扶越贫。

地方债除了台面上的,还有台面下的,即隐性债务更严峻。贵州省多个地市都爆发过违规举债。以去年曝光的为例,贵州省纳雍县政府信托贷款4亿元,并承诺上述贷款由财政资金偿还,形成政府隐性债务。贵州铜仁市松桃县政府利用所辖的松桃医院等三家事业单位为人头借钱,至2018年6月7日总计融资高达111.72亿元,形成政府隐形债务。松桃县是全县常住人口不足50万的国家级贫困县,光是这笔曝光的隐形债务111.72亿,让松桃县人均负债22,344元,还是越扶越贫。

官方数据,2019年贵州已发行共十期政府一般债券,总额逾967亿元。但仅松桃县一个国家级贫困被曝光的一笔隐形债务就高达上百亿,而地方债的贵州样本是普遍现象,全国范围有许多县市一年的财政收入才几亿,却融资几百亿进行建设,媒体报导和机构调研大多只关注省一级的债务风险,很少下沉到市县一级。

中共相关部委虽然一直宣称地方债风险“可控”,但却空降“金融副省长”到16省份,可以表明超过半数省份债务破表危机重重。

中国债务黑洞深不可测,外界少有能说清楚中国的债务规模。陆媒新浪财经曾指出,中国人均负债人民币13.34万元,债务总额近200万亿元。

虽然美国也是债务大国,但比起债务规模,经济学家更关心债务结构、资金利用效率、效益,尤为注重是债务的飙升速度。彭博社报导数据指出,中共建政才70年,整体债务直逼建国203年的美国。

种种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债务问题将持续积重难返的局面,中共政权堪称全世界最大的“老赖”,执政才70年不只欠下巨额钱债更有无数血债,而这不只是过去、现在,就是将来,中共也无论如何都还不起。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11-23 7: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