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聊斋故事:追着她打的雷

文/秦雷
雷电示意图 (Pixabay)
  人气: 2253
【字号】    
   标签: tags: , ,

1999年以后,我因修炼法轮功,几次被抓进北京的看守所,耳闻目睹了很多现实版的“聊斋故事”,现如实记录。

在房山看守所时,有个当地的中年妇女,大家叫她陈大姨儿,我记得好像是上访进来的。一天大家闲聊,有个女人抱怨她婆婆如何不好。

大家七嘴八舌、家长里短的,陈大姨儿就讲了一个故事:

我们村有一家人,两个儿子娶了媳妇,与婆婆住一个院。小媳妇是村里少有的高中毕业生,瞧不起人,与婆婆相处得不好,经常骂婆婆。一天婆婆气不过,就说,你再骂我,天打五雷轰。这小媳妇打心眼里不信这些,继续骂。

一个秋天的晚上,外面突然打起一个雷,然后就听见雷在房顶上绕来绕去。院里正晾着苞米,因为怕雨淋湿,哥哥和嫂子都跑出门,将苞米搬进仓房。小媳妇也唤她男人去搬。眼看雨点下来了,小媳妇就跟着出去搬。

小媳妇刚一出门,突然雷声大作,她就感到房顶上那绕来绕去的雷,像追她一样,她抱着苞米往仓房跑,跑进了仓房,那雷就堵在仓房门口炸响,吓得她不敢迈步。可是刚才哥哥嫂子和她男人在院里都没事呀。

小媳妇大着胆子迈出仓房往家门跑,只见一道闪电,雷就在她前面炸响了。她想退回仓房,雷又在后面炸响,她吓坏了,在雷的追赶下,她在院子里跑了几个来回。大家看着雷追她,都惊呆了。慌忙中,小媳妇跑到婆婆房门口,敲门,进屋就哭了:“妈,我错啦!”

“真的吗?”有人问。

“真的”,陈大姨儿说:“那小媳妇就是我。”@*#

点阅【现代聊斋故事】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被关在北京老七处时,见识过“请笔仙儿”。“请笔仙儿”是北京老七处的一个游戏。老号里都会传下来一个画着格的圆盘,就是用塑料饭盆在硬纸壳上画一圆圈,上面等分成很多小格,写数字,从1写到20,按格写赵钱孙李姓名等等。在押人员常常用这个算小人、仇人、恋人,或者用来算生日、刑期等。
  • 1999年8月,我在北京房山看守所,认识了一个房山的大姐,玩牌赌钱进来的。她讲了一个自己家的故事:
  • 2008年,我在北京崇文看守所碰到一个小偷。 她是内蒙人,不到40岁,看起来非常精干,她讲,自己做生意很多年了,来往于呼和浩特与北京之间,倒卖内蒙的防护林。她做得很成功,家里家外都靠她。
  • 2008年末,我被关押在北京通州看守所,结识了一个19岁女孩,她叫小玉,在里面待了快一年了,案子也没有结果。通州看守所条件非常差,几十个人睡一个大铺,但她看起来并不焦虑。她问我信不信轮回转生,我说信啊,于是她就和我说了她的故事。
  • 1999年以后,我因修炼法轮功,几次被抓进北京的拘留所,耳闻目睹了很多现实版的“聊斋故事”,现如实记录,文中人物用了化名。
  • 讲一件我自己亲身经历的事。我25岁,大学刚刚毕业,留在北京工作。我老家在北方一个山峦包围的狭长盆地中,这里平均海拔超过1100米,水草丰美,牛羊众多,从战国起就是有名的“皮都”,家家也多供奉着各类“地仙精灵”的造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