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意诗心】菊花 贞秀馨香霜下杰

作者:章华路

缂丝花卉《刻丝花卉册.菊花双蝶》,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人气: 303
【字号】    
   标签: tags: , ,

自然天成的心中之矩,不会因时人的眼光而变。

时光匆匆,“江涵秋影雁初飞”好像只在昨天,而今却已入冬了。寒气日重,寒风愈劲,草木变衰,众花多已飘零凋残。但菊花却盛开着,许多还都花香浓郁,鲜明耀眼。如同陶渊明在《和郭主簿(其二)》诗中的赞叹,“芳菊开林耀,青松冠岩列。怀此贞秀姿,卓为霜下杰。”

古时,“菊本作蘜。从鞠,穷也,花事至此而穷尽,故谓之菊。”(《埤雅》)中国栽培菊花的历史已长达三千多年。据说早在遥远的周朝,古籍中就已说到菊花。屈子行吟,“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花之落英”,都还是后来的事。

清恽寿平画花卉 册 菊花(公有领域)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菊花是品格高洁刚贞的象征。

东晋名士陶渊明对菊花“尤甚爱之”,深化了菊花的文化内涵。唐太宗李世民曾作有以“赋得残菊”为题的五言律诗,大唐文人咏菊的名诗佳作殊多,菊花已成文化题材。

南宋时,最早的观赏菊花专书《菊谱》问世,对菊花品种以花色归类集录,对花型也有较细致的描述记载。流传较广,文献价值较高,具代表性的菊谱,仅宋明两朝就有六部,其中一部为素有文名的南宋范成大所作。序言中说,“幽人逸士之操,虽寂寥荒寒中味道之腴,不改其乐者也。”

古老的中国菊花不仅是我国的传统名花,在世界上也已很有名望。据说约8世纪传入日本,与日本野菊杂交成新品种,形成日本观赏菊系列。17世纪,当荷兰商人将中国菊花带到欧洲时,众多欧洲爱花人便一见钟情,一位荷兰人士还专门倾情写就《伟大的东方名花——菊花》一书。

如今,菊花仅端庄而常为独本单枝的“大菊”(花径10厘米以上)以及“中菊”(花径6至10厘米)系列,花型就有宽瓣、球状、荷花、莲座、松针、垂丝等,都很美。瓣型的平瓣、管瓣、匙瓣、畸瓣、桂瓣等,也很有意趣。再加上花朵繁密,多数极香,可做成造型菊如“悬崖菊”的“小菊”(花径6厘米以下)系列,千姿百态,美不胜收。据说约有一千属,至少二万至二万五千种左右,中国也有七千种以上,是全世界品种最多的种子植物。

菊花(全景林/大纪元)

曾以为,所谓“黄花”只是黄颜色的菊花,比如山野间无拘无束开放着的一种野菊。后来才知道,其实在传统文化里,“黄花”也包括各种颜色的菊花,只是因为菊花最初是黄色,古人又以黄为正,所以概称黄花。

秋天的色彩极为丰富,而菊花集合了几乎所有的秋色之美,真正是“秋菊有佳色”。不但有一花一色的单色,而且有一花两种颜色以上的复色。复色菊中,仅一花两色的,既有一朵花两种颜色各半的,也有花瓣的正面与背面分别是两种颜色的,变化尤为丰富。如此色彩纷呈,不知是不是还能以“黄花”一词概而称之了。

现今五大观赏名菊,帅旗、十丈珠帘、绿牡丹、墨荷、绿衣红裳,多为传统菊花的珍品。其中,白或粉白,垂丝花型,花瓣瀑布般下垂,最长可达30厘米的“十丈珠帘”;碧绿如玉,芍药花型,花朵直径可达17厘米的“绿牡丹”;紫黑秾艳有光泽,初开为荷花花型的“墨荷”,都属于单色菊。瓣面紫红色、瓣背泥金色,宽瓣花型,最多可达26瓣,花姿奇特有如古代军中元帅旗帜的“帅旗”;中心绿色、向外渐至少量鹅黄,略尖的瓣端白色,以玫红色为主,一花多色的“绿衣红裳”,二者为复色菊。

从珍贵稀有的绿色与墨紫色,到常见的金黄、淡紫、橙红、雪白、浅粉、藕荷……乃至喧闹的大红大紫,菊花都随其自然地展现,在外表上并不拒绝浓艳,洗尽铅华,骨子里却有着真正的脱俗。

清 钱维城《菊花》。(公有领域)

菊花一直是与梅、兰、竹齐名的“花中四君子”,她的高雅,与兰花的淡雅、水仙的素雅、菖蒲的清雅,是公认的“四雅”,又因辞官归隐的陶渊明的深爱,别名是“花之隐逸者”。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首陶渊明悠然吟成的名诗《饮酒》,真好似融在清冷的菊花香里。

曾见过一幅专写陶渊明的国画,背景只以古拙苍劲的笔法书满这首陶诗,没有“东篱”与神秘的“南山”。而这位诗人最爱的菊花,满满插于他的头部,似已“葛巾香染九秋霜”,其旷逸潇洒、悠然自得的神态呼之欲出。

由此而想到那些魏晋名士“越名教而任自然”的真性情,似乎越是不被后天观念束缚、洒脱放达的,越能“从心所欲不逾矩”,这其中仿佛有着人心与宇宙之心的天然相通。

清 绣绘花鸟册《菊花飞蝶》。(公有领域)

很喜欢唐代诗人杜牧《九日齐山登高》中的诗意,“尘世难逢开口笑,菊花须插满头归。”比我们容易亲近自然的古人,本有簪菊的习俗。满插菊花,陶然而归,在那时是很平常的事。而在当今,尤其在中国大陆,却和传统文化中的其它方面一样,总是 “高情不入时人眼”。

但那自然天成的心中之矩,却不会因时人的眼光而变。

于是,在一溪浅紫色的野菊花影旁边,几位朋友约定:如若自已是那簪花者,定然不能少了“拍手凭他笑路旁”的坦然与平和;如若自己是那路遇旁观者,我们也会拍手而笑,却不是起哄、不是嘲笑,而是手的鼓掌与心的欢快。@*#

点阅【花意诗心】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