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于博士行医手记

剧烈腰痛 三针治愈

长期、久治不愈的腰痛严重影响着病人的身体健康。很多病人长期服用止痛药,却不知道针灸是个很好的治疗方法。

长期、久治不愈的腰痛严重影响着病人的身体健康。很多病人长期服用止痛药,却不知道针灸是个很好的治疗方法。(iStock)

人气: 28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文:于存海博士

我以治疗脱发症和腰椎间盘突出症为主攻方向,如今已有十余年时间了。现在我治愈腰间盘突出症的记录时间已平均缩短至5—10次。对脱发病人的疗效更显着提高,上至80多岁老人,下至儿童均在短期内见效。ProHair系列已出口到世界各地,并收到大量反馈。

本篇主要想谈一谈腰痛病的治疗。

腰椎间盘突出

腰椎间盘突出,这个词到处都能听到。它有几个特点:
1. 腰腿为主,疼痛感较强;
2. 多发,易复发,多因久坐,开车,或抬重物等引起加重;
3. 更重要的是,这是一种自愈性的疾病——这个病是可以治愈的。

腰椎间盘突出症,多发,易复发,多因久坐,开车,或抬重物等引起加重。
腰椎间盘突出症,多发,易复发,多因久坐,开车,或抬重物等引起加重。(Shutterstock)

很多病人患椎间盘突出多年,甚至伴有腰椎管狭窄,双下肢均有疼痛或麻木。但只要坚持正确治疗,就算这样的病人也有机会得到康复。

这类的长期、久治不愈的腰痛严重影响着病人的身体健康。很多病人长期服用止痛药,却不知道针灸是个很好的治疗方法。因为它快速有效,且无任何外力介入,因此非常安全。

医案

下面是最近治愈的三个腰痛病例:

病例1:Mr.Huo:在一大型超市工作,经常进出冷库,一天在工作中搬一物件,突然腰部剧烈疼痛不能活动,救助人员给予处理后状态仍不能缓解。回家休息数天后,疼痛依然剧烈,不能正常行走。于是病人家属打电话与我约诊。

病人来就诊时情绪紧张,以强迫性体位坐在椅子上,从坐到站起来时困难,面有倦色和痛苦面容。检查时可见,腰椎是前倾轻度左侧侧弯,表面无压痛点。但咳嗽时加重,腹压试验阳性“腰椎间盘突出症”的诊断,病人也说十年前曾有腰椎间盘症的病史。以针刺“太冲穴”“阳光穴” 均有明显压痛。20分钟之后,我在其委中、腰俞穴放血,并给予特效的“腰痛丸”口服。

一天后再诊时,病人已活动自如,病痛明显减轻,经四次治疗后,病人已返回工作岗位。

针灸是传统的中医治疗方法,可以止痛、治病、急救。(shutterstock_)

病例2: Micheal s男,39岁,爱好多种体育运动,长跑、棒球、冰球等,还兼职冰球俱乐部教练。因为腰痛发作,三个月中,身体右侧腿痛,前来就诊。就诊前病人曾看急诊,口服止痛药,脊骨医师、物理治疗等,病人也是有明显腰突强迫性体位,腰椎前倾,右侧弯右直腿抬高试验阳性,俯卧位时困难。腰肌僵硬如木板。同样没有明显压痛点。几年前有CT明显诊断为L5/s间盘突出。当即针刺左侧太冲,加双侧后溪,留针20分钟,病人已感到放松很多。又在其委中、腰俞放血后结束治疗。隔天后再诊时,病人已不用服止痛药,腰肌紧张明显减轻,侧弯消失。经三次治疗后,病情再次减轻。高兴之余,病人竟然想在感恩节时跑半马(跑马拉松赛程的一半),当然我没有同意。病人节后重返工作岗位。

病例三:Garden,70多岁,是一个可爱的病人。每次腰病发作时只给我三次治疗机会,原因是他年轻时接受一位中医师针灸治疗,结果导致他腰一直痛,他已经不太相信中医的治疗了。看诊发现他明显的腰椎间盘退变和骨关节点,导致他整个腰骨部痛,走路都困难。我以阳光穴为主,加梅花针疏络,两次就达到满意效果。

类似以上的病例接触了很多,我已在脊椎病方面摸索出了我的治疗经验,随着经验的积累,治疗的疗程也大大的缩短了,给患者减轻了不论是身体上还是经济上、时间上、交通上的痛苦,我也发现中医的经络治疗疾病内涵博大精深,也证实其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

———————————————–

于存海博士是加拿大卑诗省注册中医师,生发宝创始人。生发宝对于脱发症状,有独特的疗效。(于博士提供)

 

于存海博士是加拿大卑诗省注册中医师,生发宝创始人。生发宝对于脱发症状,有独特的疗效。(于博士提供)

于存海博士简介】

于存海博士是加拿大卑诗省注册中医师,针灸学硕士,骨伤科博士,25年以上的临床经验。

于存海博士,生发宝创始人,治愈脱发、脊椎病专家。

经过近30年的潜心研究,于博士结合传统中医药和现代科技医药研究,创新研发出特效生发宝系列配方,内外兼修,有效制止脱发并促进生发。

从根本解决脱发问题,再生秀发,找回自信和活力!

于博士头发再生及腿腰颈痛专科:
地址:1 – 2661 East Hastings St. Vancouver, BC Canada V5K 1Z5
电话:604-336-1696

(本文系专栏文章,文章内容由于存海博士提供,不代表本报社观点)

责任编辑:丹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