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24) 明光殒-明光无华2

作者:云简

桂林阳朔夕阳 (fotolia)

  人气: 114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七章 明光无华(2)

白门柳多日未归,傲霜枝遵照景阳之令,与众人商议后,决定再次召开武林大会,揭破武林杀人悬案真凶。是日,光明顶殃云聚集,阴风阵阵,武林中人齐聚。

片刻即至午时,众人等得焦躁不安,刀器道:“傲掌门欲解开武林悬案,为何人证现下还未出现?”

傲霜枝道:“暂请诸位稍安毋躁,人证午时便至。”虽出此语,心内亦有不安之感,悄声对小四两道:“你请笑笑去山下,迎接师伯。”

小四两道:“笑笑姐不知哪里去了,两日未见,待我亲去。”傲霜枝点了点头,眉心难舒。

午时方过,便有一人进入中堂,众人定睛,原来是侯门夜洋。五大派掌门同时起身拱手,再谢救命之恩。夜洋拱手回礼,道:“吾闻日前圣林七子栽赃侯门为玄毒施手,今闻禁曲之主景阳欲揭破武林杀人悬案,特来与其当面对质,勿教宵小之人,逍遥法外。”

傲霜枝凛目不语。

少时,小四两走上中堂,身后跟着一人,剑器惊讶万分,脱口道:“娉婷,你来此作甚?”只见剑娉婷双目含泪,道:“娉婷险些丧命杀手剑下,爹爹可曾担心?”说得剑器面红耳赤。便在此时,只见一人,身负瑶琴,面色凝重,走上堂来,正是那日为白门柳接续断骨之人。

“师伯。”傲霜枝拱手施礼,景阳就座其位。

剑娉婷心内一惊,战栗不止,傲霜枝亦请其入座,道:“现下人已到齐,便可揭破武林杀人悬案真凶。”说话间,从袍袖中取出一封书信,道:“此封信笺,便是幕后主使所书,其上人名,皆是武林悬案受害者。唯独飞剑门小姐,侥幸存活。”

剑器接过信笺,其上确有董恩之名字。交予刀器视之,亦见桦迎风名字。寒锋视之,并无寒无期,心下稍安……武林中人一一视之,顿时几人嚎啕,咬牙切齿,逼问傲霜枝:“杀人真凶是谁?”

傲霜枝道:“那日我解救飞剑门小姐之后,追踪凶手,将其制裁,乃是一杀手,遂从其身上搜出此份名单。”

“我等怎知你所言是真?”一人道。

傲霜枝取出一把剑,道:“请剑小姐明鉴,此剑是否那日杀手所用。”剑娉婷接剑视之,道:“千真万确。”

剑器起身道:“傲掌门巾帼不让须眉,乃是女中豪杰。相救小女,为武林除去一大祸患,剑某感激不尽。就不知这买凶杀人者是谁?”

傲霜枝道:“此份名单,除了桦迎风之外,皆是江湖各派掌门儿女。盟主日前曾言,十年前曲正风创立义军之时,江湖各派齐聚莲花峰。当日上元节,董伏卿小儿董恩,曾用一种迷药,将曲正风迷晕,当即摘下面具……”此言未尽,人群中议论纷纷:“怎有可能是曲正风……”

连云飞当即站起,怒道:“曲大寨主大仁大义,傲掌门说话须有真凭实据,否则,连某之剑,随时恭候。”傲霜枝不惊不惧,道:“到底是大仁大义,还是无情无义,剑小姐身在此地,想必能可当场认出曲正风。”

连云飞穷追不舍,道:“十年之前,剑娉婷还是乳臭未干的小娃儿,怎能记得清楚。”

傲霜枝道:“十年之前,剑小姐已有八岁,虽无甚江湖阅历;但是小孩子的记性,总是好的。”剑娉婷点了点头。傲霜枝向景阳拱手道:“恭请师伯。”

景阳起身,打开一幅画像,众人皆惊:“是、是纳兰庭芳!”义军与朝军交战已近一年,仇怨惨烈,周山咬牙切齿道:“纳兰庭芳!”

景阳道:“诸位可看得清楚,确是纳兰庭芳?”

齐良目眦欲裂,道:“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以报杀兄之仇!”

景阳再持画像,走至剑娉婷面前,道:“飞剑门小姐,可认得此人?”

甫见画像,剑娉婷吓得花容失色,从椅子上滑落下来。景阳退后半步,道:“小姐,可认得此人,可是当年曲正风?”

“曲正风便是武林悬案杀人凶手,剑小姐可看仔细了。”黄漠冷言冷语道。

夜洋清咳一声,道:“将各派掌门儿女斩尽杀绝,只为掩盖当年面具下的真相,曲正风果然是其心可诛。”

寒锋附议道:“连夜掌门也如此说,那曲正风当真可恶。”

连云飞眉头紧皱,气急败坏,道:“尔等岂能单听片面之词,便诬赖前任武林盟主?”

“是啊,白大寨主现下未归,是否等其回来,再来证实董伏卿之言。”张宁道。

刀器怒然起身道:“不必,董伏卿言此事之时,我亦在场,可作人证。”转向连云飞道:“义军连二堂主,若没记错的话,你当时也在场吧。”

连云飞沉默不语。

“二堂主,当真有此事?”周山问。

连云飞无奈,只好点了点头,忽地灵光一闪,道:“即便一众小儿见过曲正风,也不能确信曲正风便是买凶之人。”

“连二堂主所言甚是,曲正风若当真远遁尘世,便无凶案动机了。便请飞剑门小姐指认,是否此人便是曲正风?”景阳道。剑娉婷惊骇万分,奔至刀器身后。刀器安抚其道:“侄女儿莫怕,你爹、大伯皆在此,但说无妨。”真相将揭之际,众人摒息凝神。

偌大一座山峰,春雪飘飘,落地可闻其声。

只见剑娉婷眼神惊骇,全身颤抖,食指指向:“他,他,便是曲正风。”

震骇不及一瞬,转眼议论纷纷。有人深信不疑,有人视之玩笑,多数人将信将疑:“大仁大义的曲正风,缘何一夜之间,变作朝廷王爷,屠戮昔日兄弟殆尽。”真相过于骇然,众人一时无法接受,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便在此时,只听一个清朗声音:“剑小姐,你可指清楚了,到底何人?”此语一出,众人大惑,视线再次聚焦于剑娉婷。只见其指尖颤动,语声颤抖:“是他,便是他,手持画像之人——景阳!”

“娉婷不可胡言乱语。”剑器一惊。

剑娉婷双目落泪,道:“景阳便是曲正风,是武林杀人案的幕后真凶!”

景阳心内一惊,突然有悟,夜洋手执茶碗,道:“真凶已现,有冤报冤,有仇报仇。”刀器登时跳起,道:“果然,圣林七子以《满庭芳》 放玄毒,便是你景阳指使的。”

景阳临危不乱,道:“动机呢?若我是曲正风,朝廷禁《满庭芳》 ,曲正风该当统领义军,推翻暴政,缘何能自残助力,荼毒武林中人?!”

“便是你有不可告人之目的。”黄漠怒然起身,道:“既是玄毒主人,便是想守住这个秘密,岂料已被夜掌门识破,还不速速一死谢罪!”

剑器安抚众人,道:“景阳先生莫急,此前玄毒发时,承蒙圣林七子所救,先生便请七子出来,分说清楚,厘清误会。”

想到七子,景阳心内一恸,登时喷出一口血来。

黄漠穷追不舍,道:“心虚了吧,承认罪行,众位掌门在此,或可法外开恩。”

景阳抹掉血沫,道:“七子已死……景阳……不是曲正风。”

“噢?”夜洋眼神斜睨,道:“圣林七子,武功卓绝,缘何一日不见,竟全死了。到底是何人所为?”

景阳怒视其人,夜洋不急不徐,道:“先生该不会是想说,是那绵雨飞针为报仇雪恨,自黄泉之下跳起,歼灭七子了吧?!”

听闻此语,景阳方知一切皆是侯门阴谋,众人竟不知何时,落入其人算计之中,登时气血不稳,脚步踉跄之间,坐倒椅上。

光明顶上,众豪侠议论纷纷:“圣林七子行迹败露,定是躲起来了。”

情势直转而下,傲霜枝一力当先,辩解道:“众位稍安,傲霜枝以性命担保,景阳师伯绝非曲正风,还请诸位暂息众怒,待白盟主回来再行商议。”

人群中忽地跳出一个声音:“好个傲霜枝,昨日要揭破悬案的是你,现下不让再提的也是你,难不成那景阳真是凶手,你存心包庇了?”

剑器挺身维护,道:“傲掌门既出此言,剑器赞成,且请众位稍安,容后再议,否则便是不给剑某面子。”剑器眼神一凛,台下激愤之情稍减。

忽地,人群之中又有一人声音:“傲霜枝谎话连篇,岂可相信?!”

“何人如此胆大,竟敢挑战画风门?”小四两挺身挡在掌姐身前。嗖忽之间,人群中间让出一条路来,一人满面泪珠,走将上来,却是郑笑笑。

傲霜枝见其平安归来,本来心内稍安,但见其满面愁容,清泪如雨,心内暗自不妙。郑笑笑望着台上傲霜枝,哭道:“掌姐,为何骗我?”

“笑笑姐,你是怎样了?掌姐何曾骗过你?”小四两道。

笑笑凄然一笑,对小四两道:“可怜你还蒙在鼓里。”

“笑笑姐,你说什么?”小四两眉心揉成一团。

笑笑指问傲霜枝:“十年之前,江南白门血案,萧园被毁,外戚萧氏一族逃出一家人,带着不足八岁的孩童逃亡,追杀他们的杀手,便是姓郑,对也不对。”

“我救回你后,见你对朝廷愤恨不已,方才让你改姓。年前,便将真相告知于你。你本是萧园遗孤……”傲霜枝话音未落,笑笑断道:“追杀她们的杀手,便是姓郑,对也不对?!”

傲霜枝环顾四周,心知此时此刻,翻出旧事,实乃有人幕后操弄,遂拿出掌门风范,怒道:“便是姓郑,又如何?谁人告知你此事,谁人挑在这个时候,告知你此事?!”

笑笑心内犹惧,抱头大叫一声:“到底什么才是真的?!”哭着跑出人群。傲霜枝身形微晃,不禁提手扶额,已是冷汗淋漓。三定其神,向众人拱手道:“诸位稍安,且请白盟主……”话音未落,忽见小四两满面泪痕,道:“掌姐,笑笑姐所说可是真的?”

傲霜枝凝眉不语,小四两见状,道:“那为何?我原姓郑,便要我也姓萧。难不成,我的爹爹……便是笑笑姐的杀父仇人?掌姐,你可说实话?!”

“住口!”傲霜枝怒气再掀,小四两抹泪而去。

夜洋起身道:“本座虽不知发生何事,既是画风门家事,我等也不便插手。但是,傲霜枝之话,已不可信。既然要问过白门柳,众人先行将景阳拘押,免其畏罪潜逃。”

众人想来也是,刀器拱手道:“那便委屈景阳先生了。”

“放肆,岂知无礼?!”傲霜枝怒道。

刀器斜眼睨道:“他若不拒捕,我等便不会无理。”

景阳自知,白门柳多日未归,恐已中其阴谋;侯门四方做计,入狱岂有生路?当下飞身跃下高台,消失人群之中。众人见其畏罪逃跑,更对方才指正,深信不疑,怒道:“众人杀之,为受害兄弟报仇。”

便要追击,不料傲霜枝挡在身前。

“傲掌门存心护短,休怪寒某不客气了。”寒锋说罢,起手便是极招,余人皆追景阳而去。傲霜枝中掌倒地,怒道:“尔等是非颠倒,黑白不分,事效东郭,小心日后为虎狼所吞。”

寒锋唇齿相击:“尔包庇同门,无视武林安危,实是武林败类!”说罢,亦追击景阳而去。(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