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没有暴民只有暴政 美挺港人 专家吁解体中共

2019年11月28日,香港民众在中环爱丁堡广场举行“人权法案感恩节集会”,以表彰和感恩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行动。图为群众挤满爱丁堡广场。(余钢/大纪元)
人气: 22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钟元台北报导)近日,香港泛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胜,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也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专家表示,美国通过香港法案力挺港人争民主,认同港人所说的“没有暴民,只有暴政”。因为香港大多数人已通过投票来表明他们支持反送中运动,不认同中共所谓“大多数港人支持止暴制乱”。

曾建元:香港投票展现民意 港人明确表达对港府完全不信任

台湾中正大学传播学系访问学者、中国问题专家曾建元受访说,香港泛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大胜,亲共建制派惨败。事实上,香港从2003年七一开始就有大规模游行,当时的诉求是反对基本法23条立法,“至今香港人诉求不断在升高,中共还认为是因没有强力推动落实国安法才造成现在的结果,也就是北京对香港形势的判断,对香港人的诉求和心声的理解,有很大落差,而且还是南辕北辙”。

台湾中正大学传播学系访问学者、中国问题专家曾建元,资料照。(陈柏州/大纪元)

曾建元表示,中共还一直归罪于香港的爱国教育没有落实,认为是香港教育的失败,“但从香港大学生抵制专制的反抗意识、去维护大学自治与自由来看,香港大学的教育是成功的。”他强调,香港的大学教育过去是全世界很好的教育,大学教师拥有很好的薪资待遇,社会用最好的资源去培养香港年轻的下一代。他认为,学生在反送中运动中,也体现了传统中华文化里读书人在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

他说,香港区议会选举结束后,在港共政府的内部,或建制派、亲共派在判断事情时,还是看不到他们有什么反省检讨的地方,举例来说,针对暴警的独立调查问题,香港特首林郑讲的是成立“独立检讨委员会”,而不是“独立调查委员会”,然后对于是否要为反送中问题负责,她也毫无下台的表态,而北京对她仍然继续坚定的支持,其实若在一般的民主国家,林郑无能约束警察暴力早该下台了。

川普11月28日正式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中华民国外交部发言人欧江安表示,这是展现美国行政立法部门对香港民主一致的支持,台湾高度肯定,支持港人追求自由民主决心不变,呼吁北京港府回应民意。总统蔡英文表示,这是鼓励香港市民,“让他们感觉走在民主自由的这条路上并不孤单。”

曾建元说,川普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表示美国认同香港反送中运动中,港人一再说的“没有暴民,只有暴政”。他指出,其实“这次香港人投票选举区议会议员展现的民意,也明确表达对香港政府充分的不信任。”

他表示,香港曾经是英国人的殖民地,在英国光荣革命时期的经典著作约翰・洛克的《政府论》里有言:“如果政府不能履行跟人民的政治契约时,人民是有抵抗甚至革命的权利。”他说,这是英国非常重要的宪政民主化遗产,香港人也继承了这样的精神。那在美国就更不用讲了,“美国人对正当防卫的观念,是非常清楚、清晰且深刻的,美国人甚至都可以拥枪来自卫。”

他说,“面对国家以暴力的形式残民以逞,人民有正当防卫及抵抗的权利。”所以香港人说:“没有暴民,只有暴政”,特别是像香港暴警以违法滥权的方式对待人民,香港人基于国家存在的天赋人权,当他们的自由、生命财产受到侵害,港人被逼从正当防卫升高到抵抗暴政的层次,他们就可以勇武抗争啊!“这是天赋人权对抗国家暴力的正当防卫手段,当然不能把港人说成是暴民。”

他指出,香港反送中运动中,香港警察有在群众中安插线民,也就是有便衣警察在群众当中,而且他们还参与进行了勇武抗争行动,所以这当中有没有去利用公权力,变相的去教唆跟鼓动社会暴力呢?这在台湾的法律概念中,叫教唆犯罪或诱陷、构陷,“政府的构陷是更大的犯罪,因为政府的功能是在维护社会秩序,但政府反而用不当方式,鼓动人民出来破坏社会秩序,香港的确有发现这个状况。”

11月19日凌晨,承接香港《大纪元时报》的印刷厂被中共雇凶、冒充勇武派的暴徒纵火破坏,中共再次自曝其流氓行径——煽动仇恨、挑起群众斗群众,栽赃陷害令香港社会混乱。曾建元表示,这是中共用政治超限战祸乱香港的一个例子,他质疑,有在媒体看到香港的勇武派随便打砸抢吗?反倒是看到警察暴力的实施,去刑求反送中人民,或非法羁押港人送往中国大陆,甚至强奸女性也是警察干的。

曾建元表示,从11月11日起在没有经过大学校方同意下,港警进入大学拘捕、狂射催泪弹,这完全破坏现代大学自治的普世价值。他说,现代大学体制的根源来自于西方大学和修道院的传统,大学独立于世俗政治权力之外。而在中国历史上,即使是五四运动,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期间,北洋军阀镇压学生也不曾将军队开进校园中。“港府对于大学自治的破坏,是香港或中国文明的重要倒退。”

他说,香港民众抗争的对象,很明确的是针对警察,那就是政治事件,也就是有高度政治动机,不能把他当成一般的犯罪,或当成是暴力的犯罪。他认为,现在真的需要外部国际正义的力量,所幸美国适时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禁止向香港出口防暴装备法案》,要求香港必须要回复法治,对基本法、一国两制必须要落实,当中特别是对双普选的承诺。

另外,他表示,未来对暴警限制入境美国的权利,还有对美国输出催泪弹、胡椒喷雾、警棍和橡皮子弹等非致命防暴装备等的禁止,都表明美国对暴警这半年来行为的高度谴责,也充分表明了来自于国际对香港警察的定性与评价,也就是说如果香港特首约束不了香港警察,还有国际的力量会加入进来,这对香港政府、北京政府,或香港暴警的行为,能起到牵制、监督的作用。

高为邦:中共暴政解体 人类才能走向和平

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理事长高为邦在受访时表示,“香港人说没有暴民,只有暴政”这说法很对,“如果他们像美国人一样手上都有枪才可以跟你对抗,但老百姓手上没有武器,如何当暴民?主因是中共不履行‘一国两制’的承诺,现在全世界都看清楚了,香港沉默的大多数人也站出来投票,选举结果就澄清一切,没有中共所谓的‘大多数港人支持止暴制乱’,这当然就是没有暴民,只有港共暴政的问题。”

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理事长高为邦,资料照。(陈柏州/大纪元)

高为邦说,美国签署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现在日本团体“一般社团法人Youth Democracy推进机构”在网站“change.org”发起连署,呼吁日本国会议员讨论日本版《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英国民众也跟进发起联署,要推动英国完善和实施新法,制裁所有侵犯香港人权的中港官员,包括撤销他们的英国居留权,及冻结他们在英国的资产。

“这就是国际社会都在给中共施加压力”,他说,其实香港反送中的民众,是中共创造出来的“敌人”,香港人要的是真普选,这也是中共承诺要给港人的真普选,那中共为什么要反悔,硬要把香港变成“一国一制”,这是没有办法持续下去的,港人也从来没有喊要独立,他们反抗港共暴政,其实也是正当的行为。

“中共制造敌人,然后花大笔钱,去维稳消灭敌人。”高为邦表示,所有敌人都是中共自己制造出来的,像法轮功明明是民间组织,而且对整个国家安定是有贡献的,但中共把法轮功变成了敌人,这是很荒谬的。从中共的邪恶历史来看一向都是如此,先把少数人拉出来斗垮、斗死,然后再找新的目标来斗,它们永远都在搞那些斗争行为,但现在香港反送中运动延烧,全球反共潮都起来了。

他说,香港人受全球关注,希望习近平选择抛弃中共,让香港变成中国民主的一个典范,港人要真普选就给他们普选,让中国制度也走向民主,也就是学习东欧、苏联等走上民主国家,这样中国才有活路。 高为邦认为,这样习也不怕遭江派斗争或人民抗暴失去权力,也确保他的安全,“不然就是走向死路,等你被人家斗下来后被折磨,你的后代也一定会被清算,现在虽拥有权力,但不会有好下场。”

高为邦说,在中共目前这种制度之下,不管你有权力或没权力,人人都没有安全感。现在香港这地方发生的事情,是很明显的一个趋势,就是注定中共不改变,不走上民主道路,一定就是灭亡,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他说,香港走在反共最前线,香港人要继续撑下去,反送中运动持续下去,全世界都会变成反共立场。他强调,“只有中共暴政解体,全世界没有威胁了,人类才能走向和平。”#

责任编辑:李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