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01) 明光殒-惊心动魄1

作者:云简

图为黄山奇观。(fotolia)

  人气: 424
【字号】    
   标签: tags: , ,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文中时空不对应于任何现实世界与真实时空。文中涉及的人、事、物不应当和现实世界产生任何对应联系。】

第一章 惊心动魄(1)

天衣现,江湖险,玄沙主,琼林灭。

话说义军于莲花峰顶扬起替天行道大旗,欲集合武林豪侠兵力,共诛逆君。不料绵雨飞针始作俑者,化身贾傅、达湖游,怂恿黄沙帮至中原竞逐天衣,后又挑起寒刀门内乱,造下江湖大乱、五派混战之局。莲花峰顶武林大会,白门柳借力圣林七子,请出言柳溪、晴紫燕作证,揭破绵雨飞针阴谋。白门柳重剑立断天衣,抛掷崖下,天衣之局终破,众人恍然。达湖游追天衣落崖,生死不明。

白云顶一处隐蔽地方,纳兰庭芳率部在此观战,欲让暗器争评会旧事重演,令毒姥姥将江湖豪侠与叛军众人一网打尽。岂料景阳料其于先,命大弟子圣林宗掌门任长风出关,前往拦阻毒姥姥,令其毒计落空。“放毒不成,还有火药。”纳兰庭芳留其后手,早已令人于莲花峰四周布下火药矩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郭络罗早先埋下暗棋郭怜心,暗自调换逃生地图,令纳兰一干人等陷入自设危局。

江湖众人在白门柳、剑器、刀器带领下分作三路,下山逃生。周遭火药连绵,此起彼伏,险像环生。白门柳、郑笑笑护着各位下山,抵达一处稍显僻静之地,料无有火药,稍作休息。拨开齐腰树丛,却不料正对上设下陷阱之人——纳兰庭芳。

白门柳、纳兰庭芳四目相接,均是一愣。

“果然是朝军诡计。”郑笑笑怒然一喝,向纳兰庭芳攻去,哈尔奇挡在纳兰身前,永延与郑笑笑交手其前。不至数个回合,二人被一柄长剑分开——正是慕容玉林。永延跃回纳兰身边,玉林待要追人,郑笑笑却跑进人群消失了。身前几个武林侠士,怒目而视,玉林悻悻走回纳兰身边。

“连云飞手上必有真地图,王爷何不要之?”哈尔奇小声耳语道。听闻此语,纳兰心头一亮:“原道是狭路相逢,真是天助我也。”念及至此,便然起身,将那一封锦卷故意放在身后,道:“白大侠,好久不见。”

“也未必很久吧。”白门柳道。江英在白门柳身后小声道:“白大侠,那人手中不知拿的是什么?”

何磬道:“若炸药是朝军所埋,那王爷在此,想必是逃生地图。”白门柳登时会意,道:“不知王爷前来此地,有何贵干?”

纳兰不屑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本王奉王命来此巡视,真想不到,白大侠竟然如此招呼。”说话间,掸掉身上些许尘土。

“你这狗贼设下陷阱,还敢贼喊捉贼?!”阮浪是个急性子,听他狡辩,压不下火气,跳上前阵。倒是白门柳一幅翩翩风度,拱手道:“明人不说暗话。若非你埋下火药,手中又怎会有逃生地图?”

纳兰面色一紧,道:“白大侠这就说笑了,我还没教你拿出,你反倒来质问本王。”

身担众人性命,白门柳心内着急,道:“你敢将手中之物拿出,让众人来看。”众人听他一言,便都纷纷附和,一时间声威大作。

纳兰不惊不惧,待聒噪声停,道:“本王之物,岂是尔等可以觊觎?!”

想来此人害死义军众位弟兄,现下又设下陷阱,令武林大会惨淡收场,众人命悬一线,白门柳登时大怒,道:“快快交出地图,否则便要尔等今日丧命于此。”眼看众人将要一哄而上,纳兰心急手快,伸手将地图至于一处残火之上:“尔等再进一步,我便将此图烧掉,咱们同归于尽。”

白门柳见状,举手示停,众人瞬间止步。

“退后。”纳兰喝道,说话间挑起地上火枝,悬图其上,步步后退,锦卷地图置于火焰之上,只差半寸。永延、哈尔奇、玉林三人拦在白门柳身前,眼见其人投鼠忌器,纳兰瞬间转身,便要离去。冷不防面前两个和尚拦路:“请施主留下地图。”

纳兰心内稍惊,竟不知此二人何时落于身后。虽是如此,勉力镇定道:“尔等乃方外之人,不要多管闲事。”

和尚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便请施主留下地图,免造罪业。”

嗖忽之间,风起风落,和尚身边忽地落下数十个江湖好汉,齐声道:“留下地图,饶你不死。”

转眼之间,四面楚歌。白门柳道:“纳兰庭芳,诸位好汉在此,今日你是插翅难逃了。”

纳兰环视四周,忽地一声冷笑,道:“这就是所谓的侠义,不过是以多欺少罢了。”

“你置我等于死地,早该悬尸梁上,以谢江湖!”江英道。阮浪急步上前,便要抢夺,却被永延虚晃一招,转步挪移之间,捉住其腰,直举过头顶。待要摔出之际,只听一声“且慢。”纳兰哀叹一声,缓言道:“想我堂堂一个王爷,今日竟落得此地。”

“王爷。”永延怒吼,双目睁红。

纳兰看其一眼,缓然低头道:“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之奈何?!”愤然之间,竟将手中之老木,握成齑粉。柴粉纷扬之间,凭空燃起一片焰火。众人见其武功,登时瞠目。远处炮火熏天,近处片刻闲静,只见其人猛一抬首,道:“此图,本王可以……”话未说完,便教哈尔奇打断:“王爷!岂可灭王上声威!”

纳兰向哈尔奇道:“我意已决,你莫多言。”

白门柳道:“那便多谢。”说罢,便要去拿锦卷,却不想被纳兰手臂荡开,道:“但须一个条件。”白门柳抓了个空,道:“什么条件?”

玉林眼见白门柳上当,心内着急,方要说话,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声音——“竟想不到,何时又被纳兰点中了。”玉林愤懑,便跳上白门柳面前,挥动双臂。白门柳只道他是不让纳兰庭芳交出地图,在此阻止,遂不以为意。

“我意已决,你莫再劝。”纳兰道罢,便右手一掀,将玉林撂回数步之远。玉林哪肯罢休,但要上前,却被永延拦阻:“且遵王爷之命。”惹得玉林如热锅蚂蚁,抓耳挠腮。

纳兰道:“便以你白门柳为人质,换得你身后众人性命。”此话一出,便有义军众人出头:“大胆狗官,死到临头,还敢妄言。”

纳兰不急不慢,从手中捻出一支火药,道:“尔等时间不多,快做决定。”只见那药引嘶嘶而燃,少时便至尽头。白门柳急道:“可以。”

“大寨主不可!”义军众人齐道。

****************************

“安静。”白门柳喝道,一时间鸦雀无声,静寂之间只闻其语:“若以白某一人性命,换得众人得生,又有何惜哉?”

阮浪道:“朝军与义军对峙日久,白大侠听我一言,不要轻信其人。”

江英道:“是啊,只怕他非是想要人质,只想杀人灭口。”

“只做人质,又不是死了,有何不可?”人群之中,只听一个声音道。

“谁在说话?”义军头领张宁连问三遍,皆无人应答,遂讥笑道:“可是英雄好汉,敢做而不敢当。”

“不要吵了。”白门柳道,“义军众人听令,须按照地图,护送众位侠士下山。”此令一出,却是无人答应。

人群又陷寂静,忽听一个女子声音:“若无地图,纳兰庭芳也无法下山。众人稍安毋躁,且等那火引烧尽,看其还有何诡计?”

“是笑笑声音。”白门柳心道,“却为何不见其人?”正诧异间,忽听纳兰庭芳道:“既作人质,当保其无虞。待我等安全下山之后,便可放人。本王千金一诺,绝不食言。”

“小心为朝军诈计所骗。”笑笑声音又道。

前有纳兰相逼,后有笑笑所言,众人顿陷两难,一时不决。

忽听一声慨叹:“真想不到,如今你白门柳竟亦有如此声威,令众人弃之不得。也罢,本王只要人质,无论是谁,切莫拖延。”

见其让步,张宁道:“大寨主,如何?”

白门柳道:“身后诸位是白某请上山来的贵客,不可怠慢。于此,只能从义军之中选一人。”

“某愿作人质。”张宁跪地道。

刘木道:“便让俺去。”

白门柳见此二人,为义军之事,一者受伤,一者断臂,于心不忍。忽听哈尔奇笑道:“你两个无名小卒,何德何能。爷爷便是将你们脑袋割下,挂于城门,也不会有人搭理。”

“你……”二人呲牙裂目,但要拚命,却被白门柳拦下,道:“尔等想要何人,不妨直言。”

见人上钩,永延道:“便请白大侠,请出将军夫人,与我等同去。”玉林一听,登时心花怒放,奔至纳兰身后,等着白门柳决断。

“绝无可能。”白门柳斩钉截铁,想来笑笑此前,已受尽欺凌,如何还能再陷其入险地。

哈尔奇道:“怎么也得是一位堂主吧?否则叛军毫无诚意可言,我等还不如……”话音未落,却被纳兰打断,道:“本王只要一人作质,无论何者。”

哈尔奇道:“叫连云飞出来,要不就郑笑笑。否则,休想拿到地图。”

白门柳想了片刻,终于抬首问道:“连云飞何在?”

众人环顾四周,皆无人影。张宁道:“方才看到连二堂主,想必是去接应义军弟兄了。”白门柳心内一松,道:“连二堂主不在此地。”

此话一出,纳兰四人皆诧异不解。想来那连云飞于白门柳寸步不离,为何此次竟不见踪迹?无计可施之间,忽听纳兰笑了三声:“难道我等今日真要命丧于此?既如此,留你何用?”遂撇去火药,双手握住锦卷,便要捏碎。众人方才见其握木成粉,眼见地图要毁,心中大惊。

“且慢!”白门柳喝道。

“尔等要杀便杀,休再废话。”纳兰道。

白门柳拱手道:“你之所求,不过平安下山。白某以项上人头,保你四人一行下山,性命无虞。”

听闻此语,纳兰微微缓下手来。(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