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抖音海外版助北京审查?前雇员揭内幕

近期抖音海外版TikTok在美国的崛起引发关注。美媒援引公司前美国员工披露,公司的审查政策由北京团队决定。 (JOEL SAGET/AFP/Getty Images)
人气: 29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抖音海外版TikTok出人意料地在美国流行,引发美国议员对国安风险的关注。TikTok是否独立于北京?是否根据北京政策进行内容审查?该公司的美国前雇员揭示了TikTok内部运作的内幕。

TikTok前美国雇员们透露,来自北京的审查人员对内容获批具有最终决定权。而习惯在网上自由发表看法的美国雇员们,对公司审查命令感到愤怒,他们也不满公司封杀视频所采取的一些手段。

TikTok是短视频应用抖音(Douyin)的海外版,母公司为字节跳动。近年来TikTok迅速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式之一。这个浮华的、狂热的视频游乐平台特别受到青少年的喜爱。数据公司Sensor Tower的资料显示,TikTok在全球和美国分别有近15亿次和1.22亿次下载量。

《纽约时报》称,这使得公众更仔细地审视字节跳动。它虽然不是共产党的正式分支机构,但它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它摸清北京政治走向的能力,以及提供不会触动审查的肤浅娱乐技巧。

为了应对美国市场急速增长的需求,最近几个月,该公司开始在纽约,洛杉矶和加州帕罗奥图(Palo Alto)的办公室招聘数十名新工程师、战略家和高管。他们还在华盛顿设置人员。字节跳动还于今年初注册了第一批联邦游说人员。

TikTok在美国的扩张引发国会议员的担忧。三名参议员要求川普(特朗普)政府对该应用程式构成的潜在国家安全和隐私威胁进行审查。议员们警告说,字节跳动可能会删除令共产党不快的内容,比如支持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视频。

TikTok则否认这些指控。TikTok是否在审查内容?公司管理层和《华盛顿邮报》所采访的前雇员们给出了两种说法。

TikTok不会审查敏感内容?前雇员:北京方面有最终决定权

TikTok称其不会配合中共要求,删除相关敏感议题的内容。

“中国(共)政府从未要求我们删除任何内容,并且如果被要求,我们也不会听从,”TikTok发表声明称。

但《华邮》对TikTok在美国的前雇员采访显示,TikTok的北京母公司字节跳动对什么内容可以出现在TikTok应用上,施加严格规定,以配合中共对言论的审查。

TikTok的北京母公司字节跳动的logo。(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这些前美国雇员称,遵循这些规定通常会在公司内部引发冲突。习惯于不受限制在网上表达观点的美国员工,对公司的一些命令感到愤怒。这些命令就是,限制那些被北京团队视为具有颠覆性或争议性的视频,比如激烈的辩论以及在网络上广泛可见的各种政治讨论等。

TikTok表示,其在美国的业务不会审查政治内容或接受来自母公司字节跳动的指示。字节跳动也宣称,TikTok美国平台的审核人员均不在中国。但前美国雇员说,北京的审核人员对视频的批准拥有“最终决定权”。

这些前员工还说,他们试图说服中国团队不要阻止或惩罚某些视频,但这种努力往往都是徒劳的。中国团队这样做是出于谨慎对待中共政府的言论限制,此前字节跳动也曾有过其它应用程式受到中共政府惩罚的例证。

英国《卫报》9月份发布了一系列TikTok的内部指南,指示TikTok审查人员封杀与中共政府审查政策一致的视频和主题,包括中共政府认为的对“天安门大屠杀”等历史事件的“歪曲内容”;对国家政策或社会规则的“批评/攻击”;讨论有关西藏和台湾等“高度争议的话题”等。

中共政府对TikTok的潜在影响,已经促使美国财政部下属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对字节跳动在2017年收购Musical.ly的案例进行审查。收购后,字节跳动在2018年将Musical.ly与TikTok合并,新产品继承“TikTok”之名。这使得Musical.ly处于字节跳动的控制之下。

TikTok独立于北京?前雇员:仍被指示听从北京团队规定

TikTok的领导层对外宣称,公司已经更新了内容审查规则,加强了美国团队相对于中国雇主的独立性。但是,今年春天还在该公司美国办事处工作的前雇员们表示,他们被指示遵循字节跳动北京总部经理们制定的规则,例如降级和删除与社会及政治话题相关的内容,包括那些受到中共政府审查的内容。《华邮》与六名自从那时起离职的员工进行了交谈,由于担心报复,他们要求匿名。

从TikTok美国总经理凡妮莎‧帕帕斯(Vanessa Pappas)与《华邮》的交谈中也能看出,TikTok并非独立于北京团队而运作。帕帕斯说,她的老板、Musical.ly的联合创始人朱骏(Alex Zhu)直接向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进行报告。

钱包在中国 所有决定均来自那里

但帕帕斯在一份声明中否认TikTok的决策受到中共政府的影响。声明说,推动或删除视频的决定没有受到外国政府包括中国(共)政府的指示。

她补充说,位于加利福尼亚的团队现在正在管理美国市场,“该公司知道,没有10,000英里之外的高管们(指北京的管理人员)参与决策,他们可以做到最好。”

但一名今年离职的前字节跳动经理告诉《华邮》:“他们希望成为一家全球化公司,从数字上来说,他们已经取得了成功。”“但是钱包仍然在中国:资金总是来自那里,所有的决定也都来自那里。”

和《华邮》交谈的一些前美国员工表示,他们往往要服从于中国经理们和同事的意见,而这些人遵循与美国不同的规则来决定哪些言论可接受。此外,他们往往拒绝解释为什么要封杀一些视频或言论。

帕帕斯在一份声明中说,她的团队完全致力于使政策适用于庞大而多样化用户群中的每个人。

但前员工说,北京团队下达的规则经常引起美国办公室员工的困惑。

技巧封杀不想要的视频

TikTok的前内容审查员表示,那些被视为不合格的视频或者被直接删掉,或者被技巧性阻止出现在醒目的地方。而后者在很大程度上防止了视频创作者发觉自己的视频被封杀。

对于字节跳动的海外新闻应用程序TopBuzz,也同样存在中国经理们对审查施加影响的担忧。公司的前美国员工表示,TopBuzz封杀任何对中国(共)的谴责帖子,他们也被指示封锁和删除不合适的帖子。

华盛顿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高级研究员、中国问题研究员艾尔莎‧卡尼亚(Elsa B. Kania)表示,随着中国科技公司正在走向全球,这一现象正在加剧。“它们将遵守共产党的要求,包括审查制度的要求。”卡尼亚说。

共产党官员敲门 就必须交出数据

TikTok周一(11月4日)在给美国国会议员的信中强调其独立于中共政府,但这未能让乔什‧霍利(Josh Hawley)等参议员信服。霍利在周二主持了关于美国公民个人数据安全性的听证会,讨论TikTok与中共政府的关联。TikTok官员拒绝出席听证。

图为参议员霍利。(Alex Wong/Getty Images)

TikTok美国总经理帕帕斯在周一签署的信中表示,该公司将所有美国用户数据存储在美国,并在新加坡进行备份。但这并未能说服美国议员。霍利周二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说,TikTok声称他们不在中国存储美国用户的数据,这很好。但如果中共官员敲了一下他们北京母公司的门,并要求把数据转移到中共政府手中,他们就必须这样做。

斯坦福大学互联网观察台主任、前脸书首席安全官亚历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也认为,数据储存在哪儿不是那么重要,中共政府对那些可以访问用户数据的人施加影响力,从而获得数据,这才是最令人担忧的。

中共利用TikTok可获得军事信息

霍利说,使用TikTok的不仅有青少年,还有为美国政府和军方工作的人。他认为,除了个人隐私问题之外,这些数据,包括美国年轻军人用户的数据有可能被用于中共人工智能和自主武器开发。

霍利向听证会作证专家之一、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克隆‧科钦(Klon Kitchen)提问说,如果中国(共)可以获取我们男女军人的图像,不管是通过社交媒体,还是类似对联邦人事管理局黑客袭击那样的行动,中国(共)是否就有可能获得相关信息,帮助他们训练其人工智能和自主武器?

科钦回答说:“绝对是的。”

霍利在听证会后回答美国之音提问时说,他很可能建议美国政府和军方人员停止使用TikTok。

他说:“我认为,现在的安全风险实在是太高了。我想,每个使用TikTok的人,特别是那些处在美国政府和军方敏感职位的人都必须明白,他们的数据是不安全的,要了解TikTok所收集数据的广度。”

TikTok的透明度令人质疑

《华邮》称,TikTok的透明度远低于其硅谷同行的透明度,这加剧了人们对TikTok的担忧。该公司一直对其政策保持沉默,很少透露公司如何划分不合适内容的详情。

对于TikTok删除的视频,公司方面不提供任何信息,也不分享有关决定用户能看哪些内容所用的人工智能工具的运作细节。这种保密性使该公司能够摆脱那些负责监督审查的国际组织。

TikTok有时发现,自己已经被硅谷的竞争者脸书、谷歌和推特隔离。后三个巨头已经团结起来,试图解决其平台上最棘手的问题。

比如,与三大美国科技巨头不同,TikTok和字节跳动并非是打击网络极端主义国际努力的一部分。全球反恐互联网论坛(GIFCT),帮助社交媒体公司识别有关重大国际事件的暴力视频,并实时阻止其在线传播。但一名知情人士告诉《华邮》,TikTok未获准加入,因为该公司不符合GIFCT的要求,包括会员公司要满足一定的人权标准,并且要公布透明度报告。

此外,字节跳动和TikTok都没有加入全球网络倡议(GNI)。该组织的成员公司承诺,抵制政府对获取用户数据所提出的非法或过于广泛的要求,旨在保护和促进言论自由和隐私权。

GNI还对包括脸书和谷歌在内的成员进行年度审查,以确保他们信守承诺。但TikTok因没有加入而不受这种监督。

“民主与技术中心”高级顾问、GNI董事会成员格雷格‧诺吉姆(Greg Nojeim)认为,字节跳动不参与GNI的决定表明,该公司对其可能受到中共政府推动的监控行为“缺乏责任感”。

字节跳动表示,该公司将通过新政策进一步增加透明度,但《华邮》称其一再拒绝分享相关信息。

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正在督促美国政府调查TikTok的中共审查担忧。

TikTok的母公司屈服于中共的要求

去年,在中共政府清洗之后,字节跳动被迫拆除其受欢迎的喜剧应用程式“内涵段子”,在此期间,中共监管机构表示该应用程序“导向不正、格调低俗”。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了一份公开信,他在信中表示,“真诚地向监管部门致歉”,他称产品“走错了路”,出现了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的内容,没有“贯彻好舆论导向”。

在信中,张一鸣还向中共保证,会做到让“权威声音有力传播”。

他的道歉似乎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不到两周,他就在互联网监管机构主办的一次科技大会上发表主题演讲,题目是:字节跳动的全球扩张战略。#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1-10 1: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