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疆县长拒拆清真寺 被关集中营 生死未卜

图为哈萨克共和国的维吾尔裔女子古力巴哈近日访问台湾,讲述她在新疆集中营内的酷刑、性侵等经历,数度哽咽。(吴旻洲/大纪元)

人气: 41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8日讯】据自由亚洲电台7日报导,新疆托里县县长卡哈尔曼·阿合曼在任职期间,因拒拆清真寺被送入教育营,至今生死未卜。

县长拒拆清真寺 被关集中营

一名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妇女努尔加纳提·乌兰拜,本周通过视频发出求助,要求国际社会关注她被羁押的表哥卡哈尔曼·阿合曼。

哈国人权组织阿塔珠儿特11月7日向自由亚洲电台提供的一段视频,努尔加纳提.乌兰拜讲述了她表哥被抓的情况。

努尔加纳提·乌兰拜说:“我表哥卡哈尔曼·阿合曼,1972年生,新疆沙湾县人,新疆托里县县长,在任职期间拒绝下令拆除清真寺,被送入集中营,到今天为止,已经18个月了,没有任何音讯,不知死活。”

集中营突发心脏病 九死一生

现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新疆居民努尔兰·库合都伯7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讲述了他被关到集中营的情况。

56岁的努尔兰·库合都伯曾居住在新疆伊犁察布查尔县。2017年8月15日,他持中国护照从哈国返回中国,9月3日被无缘无故地带到察布查尔县政治教育培训中心,进去后才发现那是一所监狱。

努尔兰说:“我因被无理关押到这里感到非常愤怒,突然犯了突发性心脏病,差点失去生命。然后有几个国保把我带到县医院。我在那里接受了一个星期的治疗,又被带到了集中营。在集中营里,穿迷彩服的狱警手持电棒,每天对我们大吼大叫。”

集中营囚室传出惨叫声

该教育营内羁押了一万多人,管教说他们都是罪犯。

“我们所有人去上厕所,必须要在5分钟内上完厕所。吃饭前要唱红歌,吃饭、来回,限时10分钟。我们被关押的大约有一万四千人。他们把我们分成三类,强班、中班、普班。我在普班,普班也有酷刑室。”努尔兰说。

他当时见到不少人被拖出囚室殴打,十分恐惧。“会有人被带出去被殴打,经常听到他们的惨叫声”,努尔兰说,在教育营内,有羁押者被强行注射不知名药物。

疑被注射不明药物 身体至今感到不适

努尔兰说:“2018年1月3日,我再一次犯心脏病,被带到察布查尔县县医院旁边的防疫站,防疫站大门口有军人戒备,围墙有防护铁丝。1月10日,防疫站的医护人员威胁我,要我接受注射。说我不接受的话,是假装患心脏病,会将我判刑。”

努尔兰无奈之下,被迫注射不知名的药物。其后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包括呼吸困难,不能大声说话。

去年1月28日,努尔兰再次回到教育营。他说,当局罗列了160条罪行,强迫被羁押者自己“认领”其中任何一条或几条罪状,有的罪行是“曾经去过哈萨克斯坦”,又要求每人会写3,000个汉字,否则不会释放。当努尔兰达到当局要求后获得释放。回家后,努尔兰发现,他的大哥、妹妹全被软禁。

努尔兰的妻子阿伊努尔(音)是一位退休教师,努尔兰说,他被羁押期间,其妻子被要求在全校师生大会上读认罪书,内容是感谢中国政府给他们悔改的机会。

努尔兰今年获释后,来到哈国。但他至今感到身体不适,相信与被注射药物有关。#

责任编辑:文朴

评论
2019-11-08 10: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