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国之误:以“中国预想”构建对华政策

——2001年~2019:美中之间的乾坤挪移(下)

作者:何清涟

经济学家普遍预测,相较于美国,中国经济将因为美国的高额关税受到更大打击。(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国际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认为,中国经济增长大幅下降可能会导致澳洲经济衰退。(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人气: 1737
【字号】    
   标签: tags: ,

从30年前的中美关系回溯至如今,就会发现,美国现在面临十分尴尬之境:作为“造王者”,不仅控制不住自己倾力赞襄的“王者”,还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个经济利维坦成了难以对付的“战略竞争者”。10月29日,美国国防部主管科技创新的一位官员曾公开说,中国在许多高科技领域已经赶上甚至超越了美国。

美国川普总统对中国盗窃知识产权可谓深恶痛绝,但他并未提到美国几任总统对中国这类行为采取的几乎是放任态度。

几任美国总统对中国争相撤除篱笆

目前美国拥抱熊猫派虽然失势,但处于蛰伏状态,势力仍在。批评中国红色渗透的文章与研究都有,但基本是指责中国政府太狡猾,对外扩张野心勃勃,并无任何人反思美国政界这些年来如何不断撤除对中国的篱笆,让中国在任何方面都可以长驱直入。

克林顿夫妇与中国的关系,世人皆知。克林顿基金会的资金,来自中国企业家的赞助之多, 曾被澎湃新闻一一列举。克林顿为美国提供的与中国合作的理由“引导、促进中国走向民主化但不保证中国一定这样做”,为“拥抱熊猫派”对华无条件友好提供了“政治正确”的保护,在长达近20年的时间内,批评中国的人在美国成了“中国黑”,即使非常有理由的实事求是的批评,只要一句“他是中国黑”,立刻就被置入不被相信的行列。

意在防止中国盗窃知识产权《考克斯报告》就是在克林顿时期受到美国各界强烈批评而夭折。1998年,来自加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托弗·考克斯主持起草了一份机密报告,称《考克斯报告》,该报告指出,中国于1980-1990年代在美国展开了大量的间谍活动。中国搜集情报并非依靠专业人员,而是通过访问学者、学术交流项目、在美国科技界或机要部门工作的华人、记者等。同年6月18日,国会以409对10票的结果,决定成立一个特别委员会,其任务是调查技术或其他信息是否转移到中国,因为这些技术很有可能被用于加强已有核武器、发展洲际弹道导弹或研制其他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当时正是美国结束“六四”时期宣布的经济制裁,中美各方刚刚恢复正常交流,亟盼加强中美交流的美国商界、科技界、学界对这个报告强烈反对,甚至有人将其批评为“麦卡锡主义”,在美国国内各方的巨大压力下,《考克斯报告》被束之高阁。

小布什主政白宫时期,正是中国企业赴美进行反向收购、借壳上市的APO产业链形成时期,许多中国企业在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帮助下,加上股神巴菲克的背书,“中国概念股”一时间成了美国股市一道风景。如果不是这些中国企业暴露了严重的财务问题,可能至今还在华尔街、纳斯达克圈钱。

奥巴马对中国的态度可称前恭后畏。大选获胜后,他曾委托美国东西方研究所(纽约)制定对华政策,该所邀请中国外交部属下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从“中国视角”出发参与起草美国的“对华政策期望清单”,清单中一半内容由中方撰写。这种做法在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无异于对北京说:请告诉我,应该怎样与你相处才让你满意?而中国也就真开列出了一张清单,指出中美两国应该建立经济、反恐、防扩散、绿色、跨太平洋等五个伙伴关系,目的是希望美国放弃“价值观外交”,尊重北京政府的“核心利益”即中共一党独裁的执政地位。直到后来中美关系发生许多不舒服的事情,奥巴马才做了小幅调整。

一句话,中国势力渗入北京,利用的是美国全方位的开放,借助的是美国一大批制度套利者——拥抱熊猫派。早在2015年6月,我就写过一篇《中美关系,谁更能战斗在“伙伴”心脏里?》 ,分析过这种情况。彭斯副总统去年的哈德逊演讲,历数中国对美国方方面面的红色渗透,例如持续利诱与胁迫美国企业、制片商、大学、智库、学者、记者和各州与联邦政府官员,影响美国的公众论坛。其实,中国在美国的红色渗透并非悄无声息的秘密工作,几乎是大张旗鼓地公然行之。就说那“千人计划”的参予者,每年都需要几个月时间在中国工作,供职机构不可能不了解,其中不少人还为供职机构带来大笔中国赞助的研究经费。

一个国家如果认为自己是天下共主,他国利益优先(2016年以来后的两年,美国主流媒体批判的就是川普的“美国优先”)。中国红色渗透在美国公然行之的情况,与其谴责渗透者太缺乏道德,不如检讨自己为何要开门揖盗。

克林顿总统之误:以中国假想构建对华政策

克林顿总统预期中国会走向民主化,美国因此要积极引导(这引导当然包括给予中国各种方便与帮助),并以此设定对华政策基调。不幸的是,中美关系的现实,包括他认为最有把握保证美国利益的几点,全都与他的愿望相反。

比如“好处当然是美国公司获得巨大的中国市场”,美国公司确实获得了巨大的中国市场,但中国发明了以“市场换技术”,你美国公司要我的市场,对不起,请转让分享技术,否则中国市场就对你美国公司不开放。“通过中国政府销售或转让有价值的技术”实现了,但不是销售,而是政府在外资政策中写进了巧取豪夺的无偿转让。要中国市场的美国公司不敢挺起胸来拒绝中国政府的要求,只能回来向本国政府抱怨,要求美国政府介入,制止中国政府这么做——更滑稽的是,抱怨多年后,终于有位美国总统这样做了,川普总统开展对华贸易战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中国盗窃知识产权、影响了美国企业的长期竞争力。部分利益受损的企业又抱怨贸易战影响了他们在中国的市场。

克林顿总统满怀信心地告诉美国人:“我们可以在不流逝就业岗位的情况下出口产品。”这个愿望很快被证明痴人说梦。以下只是美国两大行业在中国加入WTO之后十年内流失的工作岗位:2000-2010 年,美国制造业当中的每个部门都在流失工作岗位。下降幅度最大的是计算机和电子工业以及运输设备工业,此后制造业就业的增长一直集中在美国的特定地区。在纽约—新泽西北部地区的大多数都会区,就业基础实际上一直在下降。

美国对华贸易逆差不断增加。2016年12月11日路透社报道,一份由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itute)发布的报告称,在截至2013年的12年时间里,美中贸易赤字增长了近4倍,至3 242亿美元;其中沃尔玛占了481亿美元,仅沃尔玛一家就可能贡献了15.3%。

对中国的预测更是离谱,克林顿宣称,“通过降低对国有企业保护的壁垒,中国正在加快将政府从广大人民生活中剔除的进程”,事实是:朱镕基总理通过抓大放小搞国企改革,出售、关停了不少亏损累累、严重拖累国有银行且没有市场竞争力的国企,减少了国有企业的数量(这正是克林顿演讲中拿来证明中国国有经济衰退的数据),但通过资源重组方式,培养了一大批与国计民生有关的巨型国有企业,正是这些获得垄断经营特许权的国有寡头,在胡温时期支撑了中国的黄金十年,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丰厚的税源。如今,不少还进入了世界500强。一旦喘过气来,中国政府又开始国进民退,挤压本国民企、外企中与国企有竞争关系的企业,比如美国的制药业(美国人也许知道,中国制药业的中坚力量清一色的是在美国受过教育、并在美国药业有过从业经历的专业人士)。2015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通称为《国企改革方案》)出台,明文规定了各种让国企做大做强的方式与途径,例如国企参股经营前景好的民企,而且国企股份必须占大头。

在川普之前,美国并未真正做过全面的对华政策检讨。川普上任后,在美国民主党与主流媒体批判他的“美国至上、丢弃盟友”的斥骂声中,开展了对华贸易战。美国贸易代表莱泽希特写了一篇《对过去十年中国在世界贸易组织中作用的评估》,核心观点是:简言之,认为中国轻易就会服从像WTO这样一个国际组织规定的观点是误导。WTO争端解决机制的设计根本不是针对一个与建立WTO的基本前提如此相悖的法律和政治体制的国家。美国允许中国加入WTO,就已经丧失制衡中国的手段。

美国“应对中共当前危险委员会”主席肯尼迪(Brian Kennedy)直方不讳地指出:“在中共不断践踏人权的过程中,美国不仅以另外的方式(来看待), 而且在克林顿执政时期,向他们转移我们最先进的核导弹技术,给予他们最惠国待遇,并与他们分享进步;将中共推向21世纪,(让其)成为美国的超级竞争对手。”

中美脱钩难,和平共存亦不易

在贸易战久拖未决,中国无论如何不肯按照美国愿望签署协议的情况下,中美脱钩论一度成为一些人的猜测。这种猜测几乎无视中美经济目前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双方互为第一、二大贸易伙伴,两国都在对方有巨额投资等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美国需要中国的大量购买与市场,中国更不可能离开美国资源与市场存活,习近平当然也不能像毛泽东那样写一篇《别了,司徒雷登》,就此对西方闭关锁国。因此,两国探讨如何调整角色共处才是正道。

这方面,中共并不需要调整,因为中共在意识形态上从来就视美国为敌,经济上则无孔不入的利用美国的资源。据说习近平任中共总书记后不久就在一次内部讲话中说,中国必须“认真做好两种社会制度长期合作和斗争的各方面准备”。

与中国相比,美国的觉醒晚了不止20年。这是美国民主政治体制决定的,一是两党对华政策不一样,换个白宫主人就换一套章程;二是美国讲究学术自由、言论自由,拥抱熊猫派在美国得势30余年,主导了美国政府对华政策,影响了美国人对华态度。这个类似的派别在中国几乎不可能生存。

如今美国只是明白了自己帮助建设中国的结果,是培养出一个强大的战略竞争者——但这只是共和党与美国鹰派的认识,不是美国政界的共识。华府的白宫与国会都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政客,就算本届美国政府认清了中国(中共)的本质,下一届如果换了民主党,如何认识已经有他的公开言论为证。美国国内政治党争恶化,确是美国难以有效扼制中国的重要原因。

美国需要的是对华战略的调整,而且还需要这种调整能够持续,否则就算拥有极大优势,也难免陷入川普对华贸易战这种被动的尴尬局面。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

评论
2019-11-09 1: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