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思想领袖】香港抗议是“新冷战”前线(上)

专访“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主席马里恩·史密斯

“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主席史密斯(Marion Smith)接受英文大纪元“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专访。(视频截图)
人气: 109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9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柏川编译)“美国思想领袖”是英文大纪元专访美国政界名流的访谈节目。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扬‧耶凯利克(Jan Jekielek)在本期节目中专访了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的主席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全文翻译如下:

中国共产党是如何控制美国NBA教练及高管的言论,又是如何审查好莱坞电影的内容的?哪些方面表现出中国本质上仍然是一个共产主义国家?

为什么中共政权把自由香港、甚至台湾视为威胁,这些抗议最终会演变成什么样子?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扬‧耶凯利克。

今天,我们的节目请到了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的主席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他一直致力于揭露从历史上到今天的、在共产主义名义下的犯罪。

以下是访谈录:

耶凯利克:马里恩·史密斯,欢迎您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史密斯:感谢你邀请我来。

耶凯利克:马里恩,我非常认同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的理念。这次我们会谈到香港的现状。我们也会谈到中国和NBA。但是在此之前,我想请您向我和听众们简短介绍一下,什么是纪念共产主义受害者基金会?它是个什么机构?有什么使命?

史密斯:1993年,美国国会重新评估了美国和俄罗斯联邦的关系。有些人呼吁废除艾森豪威尔政府制定的《战俘国家法》。有一种理论认为,在历史的最后,全世界都不可避免地走向民主。但是另外一些人提出,要从冷战中吸取教训,纪念这些受害者,对于从1917年以来,被40个共产主义政权所杀害的一亿多人来说,也是某种正义的伸张。

在众议院汤姆·兰托斯(Tom Lantos)的领导、以及参议院杰西·赫尔姆斯(Jesse Helms)的领导下,国会一致通过决议,要设立一个机构,来纪念受害者,并且在历史、法律及全世界共产主义政权的理论等方面对美国人进行教育。

耶凯利克:很有意思。兰托斯本人就是一位大屠杀的幸存者。国家社会主义(纳粹主义)已经被清算了。几乎所有人都已经明白国家社会主义不好,那些罪行在纽伦堡法庭已得到审判。但是很多共产主义政权还没有得到清算。

史密斯:是的。30年前,我们庆祝共产主义在欧洲解体,柏林墙及铁幕倒塌。但是在那之前的1989年6月,我们也看到了中国的抗议运动被中共及其“人民解放军”彻底地碾压——不仅局限在天安门或北京,而是在全中国的各个城市和乡镇。

所以,今年我们对1989年反思了很多。我们意识到,无论哪里的人们都渴望自由的生活。尽管有这种渴望,但是如果执政的共产党为了维持政权的稳固,而屠杀自己的国民,那麽自由是无法实现的。而且在1999年,我们又看到了中共要杀自己的国民来维护政权。但是……我们看到了前苏联那架腐败的国家机器,以及在共产联盟中那些不想再杀自己国民的共产党人。他们对自己那套理论失去了信心。所以我们才得以见到上亿的人们迅速获得了自由——就因为共产党不再掌权了。

耶凯利克:我一直想不明白——就在天安门广场大屠杀的当天,前苏联占领下的波兰举行了大选。这两条截然相反的路线,令人不可思议。中国从来没有像这些国家一样变化。这才有了我们今天的主题。

史密斯:是的。邓小平曾撒过一个大谎,那时中国经济在迅速改革。中共针对自身的一个非常明显的问题有一个妥协。那就是:你有了中产阶级,一个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他们对共产党不满;中共达不到它们自己宣称的法制,这就是腐败。所以有了一个妥协,就是人们可以享受极大的经济自由,但同时,他们在政治和宗教方面要完全噤声。从那时开始,我的意思是说,真正的是从1949年以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权力架构基本保持着不变。而且在天安门屠杀之后,中国再没有进行有意义的法制或经济改革。

所以,对于习近平进入权力中心、以及他在党内的集权来说,之前所有种种都成了铺路,并让他得以再一次强化共产党在国内的统治。……但是对于中国人民而言,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几代人了。令人遗憾的是,在这一天,当我们要庆祝柏林墙倒塌30周年之际,仍看到这个共产主义独裁统治着中国,这也是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政权。

耶凯利克:十年前,我们不断听到这样的话:中共在改变,几乎就要民主了,看看所有的发展。而且我认为,甚至很多美国一般民众和许多其它国家都相信了这种论调。我感到很有趣的是,最近NBA(向中共妥协)的事件一下子就推翻了这种论调,从根本上彻底推翻了。你在这方面已经谈过很多。

史密斯:我觉得亚当·萧华(Adam Silver,NBA总裁)和NBA的投降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不可避免的,因为在过去几年里,萧华带着NBA定下决策,要在中国做越来越多的生意。我们看到一种模式,就是在过去几年里,一些公司过于依赖在中国做生意,这会导致(或让他们难以抵制)来自北京的强制性威胁。

我们已经看到,万豪(Marriott)的一名雇员因为在推特上说了共产党不爱聼的话,而被解雇。我们也看到了苹果公司下架了app程序。我们还看到了Google参与了北京的“蜻蜓”工程,使用美国的技术和工程师去研发算法,来协助共产党控制自己的国民。

我认为对于NBA……休斯敦火箭队的总经理莫雷(Daryl Morey)在推文中表达想法,这是数以百万计美国人所共有的价值观,我们与香港人民站在一起,并且希望香港自由。我们不希望香港的年轻人,在这历史上的第一次,受到中共的统治。这些是高中生,在自由城市长大的Z世代和千禧一代,他们的父辈和祖辈都生活在自由城市中。并且我们看见,在2019年,中共对那个城市的掌控、以及对他们的自由的践踏。这就是香港人上街要捍卫的——他们的未来和他们的自由。

莫雷发推(对香港)表示支持,然后NBA的领导迅速将一块巨石压向他。北京简直疯了,因为他们现在在中国有大量的NBA球迷,既有美国人也有中国人。不幸的是,莫雷删除了推文并且道歉。我们看到好几个球员和教练站出来表示:“我们尊重言论自由,但是闭嘴,因为这对NBA的财政可能产生不利的影响。”(NBA)几年前的决策再一次清晰地显示出了影响。几个月前,NBA取得一个15亿美元的多年协议,是与腾讯达成的一份许可证协议。这只是一份我们清楚知道的协议。

显然,NBA有上百万的生意受影响。但是萧华的第一本能不是保护莫雷在美国国内的言论自由和表达自由。他跳上飞机,赶往中国去讨好中共。几天之后,又匆忙发表保护言论自由的声明。但是我想,这个巨大的教训,不仅是对NBA和其球迷的,也是对所有美国人的。共产党要求绝对的效忠,不然他们就想法从经济上压垮你,如果你愚蠢到从经济上去依赖于它。

耶凯利克:让人琢磨不透的是,这个共产政权对美国的流行文化能产生多大的影响,比如NBA。对美国人又有怎样的更多影响?我知道好莱坞,作为电影业的风向标,是你非常感兴趣的另一个领域。我看到《花木兰》成了最近的一个话题。

史密斯:《花木兰》、《赤色黎明》——我们知道一系列的电影,其情节和剧本被中共的钱给影响了。这是大多数美国人没有意识到的。他们没有意识到,中共的官员通过孔子学院和其它项目在这个国家(指美国)的董事会、工作间、教室里广泛的渗透程度。这就是为什么《南方公园》(South Park)最近有一期内容——名字是《中国乐队》(Band in China,英文谐音为“中国禁令”)——精彩地讲明了这一系列荒谬,从迪斯尼到医药业,等等。所以我想,已经到对美国讲清楚的最佳时机。而且一项最近的“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发现,美国人对中国(中共)的反感达到了近年来的高峰。

而且我认为,因为人们对中国内部发生的暴行,已经开始清醒地认识了。(中共)每年在全世界花掉十几亿美元来发展软实力,这种所谓的“熊猫外交”不是中国(中共)的最好代表。但是,作为一个不改革的共产党,其意图是要取代美国价值、取代美国的广泛影响。就像NBA事件表现的那样。(中共的影响力)不仅存在于美国之外,确切地说,正在压制跟北京做生意的美国公司,压制美国公民的言论自由。因此,普通美国人透过诸如谷歌、苹果、万豪和NBA之类的公司,都能感受到来自北京的极权主义冲击。

耶凯利克:这太不可思议了。你可能还难以想像,竟然存在国家级的摘取器官牟利的谋杀业。它(中共)在新疆建集中营,又对法轮功学员镇压了20年,其实就是对这个精神团体的灭绝。它还对美国人的意识做出这么多影响,像《南方公园》、NBA,突然出现这么多事情。这实际上是历史的一个重要瞬间,是不是?

史密斯:正是。如果你看到刘晓波的命运,如果你看到最近数百个数千个的教会和家庭教会被镇压,教堂被拆除,还有新疆的集中营;如果你看到150万至30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人被送到新疆的集中营和劳改队,还有在西藏持续进行的文化灭绝,以及强制堕胎的计划生育政策;如果你看到记者、艺术家、律师在中国被欺凌、被逮捕、被(酷刑)折磨——那麽对北京的这个政权,不会有第二种看法,只能是邪恶的现代化身。如果前苏联是一个邪恶帝国,那麽对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共产党的国号与政体),我们只能把他叫做这个世界的邪恶的物理化身。

从杀人规模来看,中国共产党一直是人类历史上最残暴的势力——它作为一个有组织的实体,就要对致人死亡承担责任。中共在新疆的暴行,从方法、系统灭绝和集中性系统来看,可以与纳粹的第三帝国相匹敌。北京好几年一直对此撒谎,现在有太多的证据,它们没法再演这出闹剧了,所以才承认这些劳改营的存在。

我们还发现,一些中国公司进入了美国资本市场的榜单,这意味着,养老金的投资可能会资助到这些公司。有几家这样的公司,比如海康威视,通过人脸识别摄像头,参与了新疆和其它地区的人口监控系统。最近我们发现,华为的一家子公司已在帮助朝鲜建立了通信基础设施。如果没有非常清晰的风险披露,即这些公司有可能正在积极参与本世纪迄今已知的一些最严重的人权暴行,那就不应该允许这些公司在美国上市。

(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叶紫薇

评论
2019-11-09 3: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