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弹劾听证内藏共产主义颠覆模式

2019年11月19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欧洲事务主任亚历山大·温德曼中校在国会出席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听证会。 (Photo by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人气: 15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iana West撰文/原泉编译)著名的反共持不同政见者弗拉基米尔‧布科夫斯基(Vladimir Bukovsky)于11月19日在伦敦公墓下葬。而在华盛顿,美国的民主制度却给自己蒙污。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众议院民主党人在政变中发起另一次假弹劾的“审判秀”,以阻止把唐纳德‧川普送入白宫的美国选民的反共意志,这在美国没有先例。

但这场战斗没有规则﹐因为规则已经被夺走。要想了解为把川普总统赶下台而不顾一切﹑持续的努力,需要用长镜头对近期发生的事件追溯到一个多世纪的跨度﹐正如惠特克‧钱伯斯(Whittaker Chambers)所描述的“伟大的社会主义革命力量,以自由主义的名义,断断续续地﹑不完整地﹑无形地﹑但总是朝着同一方向发展,已经在全国范围内蔓延。”

钱伯斯是在1950年代写下上述言论的,当时社会主义“新政”(美国罗斯福总统实施的新政)才刚实行二十年。 2016年,在钱伯斯死后50多年,就在社会主义的蔓延几乎完全扼杀了我们的民主共和国之际,川普赢得了总统大选。川普通过恢复国家的民族性来拯救美国﹐他单枪匹马地对抗这场社会主义变革。

这场变革的领军人物﹐亦即所谓的“沼泽”﹐就像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所做的那样:采取一切必要手段。为何不呢?在我的短篇书《红线》中记载了他们的各种马克思主义思想根源。

它们对我们的民主共和国在这些最后阶段所构成的危险无论怎样强调也不为过。这使2020年大选成为我们夺回被沼泽占据大陆的胜利日。

也许第二次,一个更智慧的﹑历经考验的反社会主义变革者川普将召集实际上支持他的后备力量。这恰恰是我们的共产主义敌人所最害怕的一点,虽然他们深度渗透而且强大﹐但他们正面临一股出乎意料的“美国式反抗”力量。

由于不情愿或无法想像这场无规则的战争,共和党人被误导然后团结一致。在民主党籍众议员亚当‧希夫(D-Adam Schiff)领导的“袋鼠法庭”的弹劾听证中,共和党人没有挑战叛国罪,甚至没有站出来要求陆军中校亚历山大‧温德曼(Alexander Vindman)确认“举报人”的身份,温德曼承认他向这个“举报人”泄露了川普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的通话。

尽管共和党人在证人的互相矛盾证词上轻松得分,但与罗杰‧斯通(Roger Stone)的骇人听闻案子相反,许多人无疑是在作伪证,但是,伪证罪不会被提起公诉,更不用说进行审判了。

就像垃圾食品一样,尽管一时令人满意,但这些累积的辩论点都不会使众议院在弹劾阶段抛弃政变﹐也不会唤醒沉睡中的美国人民对共和国的最高关注。

当犹他州众议员克里斯‧斯图尔特(Chris Stewart)步步逼近温德曼对乔‧拜登犯下的是真正重罪和轻罪的态度时,共和党人可能已经接近揭露弹劾听证背后的最大谎言之一。拜登在一段录影中自述曾威胁乌克兰解雇一名调查腐败的官员。

当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永远不要忘记)向美国人宣读他编造的通话记录时,听起来就像黑手党头子。拜登在任副总统时曾夸口﹐给乌克兰政府6个小时解雇调查乌克兰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布利斯玛(Burisma)腐败行为的检察长,否则就会扣留10亿美元的援助。该公司雇用了拜登的儿子亨特担任董事会成员,每月支付他约8万美元。谈谈交易﹐谈谈腐败﹐谈谈贿赂﹐谈谈将个人利益与国家事务搅在一起。

温德曼对此有何评论?以下是简短的谈话。

众议员斯图尔特﹕世界上有几十个腐败国家,数百个腐败的政府官员。一位副总统有一次的确去了某个国家,要求解雇一个人,并给出6个小时的时限,如果没做到就威胁扣留10亿美元的援助。而被要求解雇的这个人正在调查给副总统儿子付钱的公司。我问你﹕这有错吗?

温德曼陆军中校﹕那不是我理解的﹐坦率地说,我对此没有任何第一手的了解。

斯图尔特﹕你没有看到那个录像﹖

温德曼﹕我看过。

斯图尔特﹕这就是我所描述的。我刚才对你说的一切都在视频中。那也是“错的”吗?

温德曼﹕国会议员﹐这是我实际上参与的,并且(无法理解)

(是吗﹐真有趣﹗)

斯图尔特﹕好吧﹐我想美国人民会有判断。

温德曼﹕我不知道。

希夫主席﹕那位先生的时间已经用完。温德曼中校,如果您想回答这个问题,欢迎。

温德曼﹕坦率地说,我对那起事件一无所知。我看到了视频的片段,但是不知道是否能对此做出判断。

然而,任何小孩都可以做出判断。这场“弹劾问讯”的对象应该是前副总统拜登。

温德曼的证词还披露出一个不同寻常的事情。温德曼证实,今年早些时候,乌克兰政府三度邀请他担任乌克兰国防部长,领导乌克兰军队。

什么?

当被问及为什么乌克兰人试图从白宫及其祖国雇用他去领导乌克兰军队时,温德曼说不知道。这个问题因其丰富而深层的可能性而在很大程度上未被挖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央情报局的举报人和前反情报官员凯文‧希普(Kevin Shipp)发推特说﹕“外国政府请美国情报官员为他们工作?这称为间谍活动。是什么促使乌克兰这样做?是温德曼的个人生活有什么让他们印象深刻吗?”

温德曼让整个事情听起来很正常。他声称,其他美国服役人员在世界其它发展中的民主国家,当然是波罗的海国家担任职务,对我来说真新鲜﹐他甚至还说出了一个未透露姓名的美国空军军官已经担任“国防部长”。

真是这样吗﹖不知道。不过,为什么是温德曼?是什么使乌克兰政府相信这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拥有对乌克兰国家足够的忠诚,竟一而再﹐再而三的请他出任国防部长?

温德曼在发言结束时称﹐给美国陆军中校一个那样“显赫的职位”实际上是“可笑的”。这露出了一些端倪。这些乌克兰人的提议旨在赢得温德曼的认可吗?

研究员杰夫‧奈奎斯特(Jeff Nyquist)给出另一可能层面的动机,他在推特上写道﹕“我认为那是来自苏联乌克兰人干的‘好小子’。”

好小子?苏联乌克兰人?这样理解会使虚假信息与传统智慧之间的关联短路,这种关联会欺骗或幼稚地声明﹐成为“乌克兰人”是为了免受所有莫斯科的颠覆和渗透,是密闭的、不受莫斯科复杂的﹑不停的﹑经过时间和战斗力测试的“积极措施”程序影响。 (“积极措施”是克格勃用词,引用1982年的机构间定义,是指旨在引起政策效果的主动行动,不同于间谍活动和反情报活动。特别是,它们旨在影响外国政府的政策……破坏外国领导人和机构的信心,以及抹黑对手。)

无视“积极措施”在乌克兰或其它任何地方(当然包括美国)实行的历史,既荒唐又不计后果。但是,这种无视是整个政治和媒体共识的基础。

人们普遍认为,单独存在纯粹的俄罗斯影响因素和纯粹的乌克兰影响因素——两者永远不会相遇或混合。在试图理解反川普,反美阴谋的事实时,即使从理论上考虑,也不曾考虑过苏联/俄罗斯颠覆乌克兰,以及莫斯科试图影响其它国家的悠久历史。

顺便说一句,请参考一下《华尔街日报》 2015年的一篇文章,该文章显示,在全球所有国家中,“乌克兰人”在克林顿基金会的外国捐赠者名单中排名第一(1999-2014年)。 “俄罗斯人”甚至没有进入前15名。是真的吗?

到本周末,川普—俄罗斯的新阶段正在形成,由好奇的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作证:我们现在应该选边站﹐是俄罗斯还是乌克兰在试图影响美国大选。

同样,考虑奈奎斯特提出的“苏联乌克兰人”概念,这是对白宫这个笨拙中校说的讨好的话,后者一直非常合作并且重视“乌克兰人”的利益。

还请考虑一下,如果有“苏联乌克兰人”,也会有“苏联美国人”。

戴安娜‧韦斯特(Diana West)是一位屡获殊荣的记者和作家,其最新著作是《红线:在反川普阴谋内部寻找意识形态驱动力》。

The Patterns of Communist Subversion Behind Impeachment Inquiry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2-02 4: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