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前官员:中共陷困境 川普不需要贸易协议

图为2019年10月中共贸易谈判代表、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白宫向美国总统川普交付习近平主席的信。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人气: 137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编译报导)美国前国务院资深官员周三(12月11日)撰文说,中国共产党陷入困境,总统川普(特朗普)不需要现在达成贸易协议。

川普上周表示,最好等到他再次当选后、再与中方完成贸易协定。

曾任小布什时代的国务院官员,目前担任智库“国家利益中心”(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高级研究员的惠顿(Christian Whiton)周三在福克斯商业电视网络撰文呼吁,随着12月15日对中国商品提高关税的日期临近,总统川普应坚持他的直觉——他不需要达成协议。

“美国不需要与中国(中共)达成贸易协议,那将为中国(中共)政府提供续命机会。”他写道,“川普永久地粉碎了一些(人的)幻想,即美国对中国在贸易方面不会变得强硬,因为美国从中国受惠、且依赖它们。”

惠顿周三的撰文跟上月完全不同。路透社11月20日引述贸易专家和接近白宫人士的话透露,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会拖到明年才能完成。

当时惠顿表示,如果谈判真的进展顺利,美国将暂停12月15日的加征关税;如果不顺利的话,美国将实施关税,这将使第一阶段协议的谈判拖到明年。

但经过近1个月的事态发展后,到12月15日临近美方加征新关税的前夕,惠顿越来越认为,川普不应当在这一时机停手。

多次反悔后 中共再虚假让步

惠顿说,现在越来越清楚的是,中共拒绝了在10月跟美方达成部分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就像它在今年5月否决了先前的协议一样。

十月谈判时,北京承诺购买价值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但从双方达成口头协议后,它就撤回了它的承诺,暗示它不会买那么多钱的商品。

还有,北京同意保护知识产权,并承诺向华尔街提供更方便的中国市场准入。这一招北京已经用了20多年,让外界幻想他们可以进入中国、接触世界最大的消费市场。

如果继续列举,中共官方确实颁布了一项新法律说:“北京在执行其(知识产权)法律时不会歧视国内外企业。”

惠顿说,但是了解中共历史的人都知道,中国(中共)不保护国内企业的知识产权;同样,北京以前也违反了许多类似的承诺,对一党专政政府想要做的、中国(中共)法律连减速带的作用都起不到。

中国国内的一位学者最近也指出,北京在过去几年中是批准了336项改革措施,但据他观察“这些措施实施得不好”。换句话说,中共政府只是展示改革,然后对外欺骗。

惠顿说,所以,现在北京方面坚称,没有川普政府事先取消关税,中方的任何让步都不会启动。这种说法难以让川普相信。

“(中共说的)根本不是十月份达成的协议内容,北京是在试图通过虚假让步将时光倒流回贸易战之前。”惠顿总结说。

他认为,其实,“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概念已经是美方对中方让步,这是财政部长史蒂夫·姆钦(Steve Mnuchin)倡导的一项紧身协议,以取代川普长期以来寻求的中国全面改革。

外界普遍认为,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不可能解决中国(中共)贸易“七宗罪”中的大部分——除了知识产权盗窃外,还包括合资企业的强制性技术转让、向美国出口致命的芬太尼、网络攻击、货币操纵、向美国倾销商品导致美国公司停业,以及补贴中国国有企业。

贸易战至今 美中经济大不同

贸易战进行1年多以来,中美经济“一上一下”的趋势越发明显。比如:自10月以来,美国经济自从川普当选以来的惊人增长,虽然受到美联储迟迟不降息的拖累,但也已经再度轰鸣。第三季度的GDP增长上修、失业率也处于50年来的新低;工资增长速度超过了奥巴马时期,而中产阶级的收入增长速度更高。

但中国的经济问题却被贸易战激发得更加严峻,经济已出现明显的下滑。惠顿说,中共的官方统计数字是假的,也许中国的GDP增长可能接近于零,同时还伴随着债务失控以及食品价格飙升的问题。

除了经济问题,北京还因为在香港的强硬施政而陷入政治麻烦之中。

“那里的危机进一步使人们怀疑习近平主席的判断、中国其它地区的政治稳定以及执政的共产党是否会因为坏消息出现痉挛。”惠顿说。

多份双边利好协议 美国的压力比中国小

在此期间,取代《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美国-墨西哥-加拿大贸易协定》即将完成,其贸易额是美国与中国的任何贸易额的两倍,是美国出口额的五倍。

而新的美日贸易协定也将于2020年1月1日生效。这将给美国农民和牧场主带来重大利好,因为日本降低关税,美国有望出口更多的农产品到日本。

惠顿表示,美国不需要与中国(中共)达成贸易协议,因为现在是向中国(中共)政府提供生命线的糟糕时机。此外,鉴于川普强硬的政治立场,他也不需要达成协议,因为在川普连任不断攀高的可能性下,中方将更愿意随后签署一份有意义的协议。

如果拖延对华的贸易协议签署,比如拖到至少2021年以后,将会为美国的关税水平和贸易政策带来中期的明确性和确定性,反过来将使美国企业的规划变得更加容易。

“简单说,川普不仅在经济上击败了中国(中共),而且他也在这个经济和政治世界秩序的转型期、再次超越中国。”惠顿总结说。

惠顿于2018年4月就曾在政治外交杂志《国家利益》上撰文建议,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国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直接会面解决贸易问题。

惠顿是《慧实力:外交与战争之间》(Smart Power: Between Diplomacy and War)一书的作者,经历了两次因巨额贸易逆差爆发的中美贸易冲突。

“川普做这件事不是为了诺贝尔奖,是因为他想要摆脱这笔糟糕的交易。”惠顿认为,川普此举是在兑现竞选承诺,相信川普可以在前任美国总统失败的地方取得成功。

“这个世界很大,中国需要我们超过我们需要它们。”惠顿说。他甚至表示,对中共来说,因为其依赖美国消费者以及那些胆小的美国企业高管,中美贸易谈判会是一个更难舍的交易。#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12-12 6: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