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惊奇】面对强权 港人还有两样“武器”

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发文想要重新推动23条立法,但是当局忽略了民间隐藏的巨大力量。(新唐人合成)
人气: 61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今天的节目内容很丰富,在串讲部分,我们会讲到《时代》年度风云人物的评选,香港政府可能面临撤换的四个高官,还有台湾当局对香港事件的最新表态。

在新拍探讨部分,我们还有一个深度探讨,就是有关张晓明想要重新推动23条立法的表态,以及当局忽略的民间隐藏的巨大力量。最后在互动部分,我们会分享观众留言的精彩内容。

~~~新拍串讲~~~

港人入选《时代》风云人物前五名

12月11号,美国《时代》杂志公布,被称为环保少女的瑞典人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获得该杂志评选的2019年度“风云人物”。但在评选的前5名里,还有香港示威者、美国总统川普、美国众议院议长等人。

通贝里入选的理由是,在她2018年8月为对抗气候变化罢课之后,吸引更大规模的人群参与,后来成为对抗气候变化的代表性人物。这个评选结果,如果放在美国,很多共和党选民会认为,这是彻头彻尾的左派操作,因为虽然气候暖化问题被炒得很热,但包括川普政府在内的相当一部分人,认为这是左派利用来推动政治纲领的“气候骗局”,川普本人是极不相信气候暖化之说的。

而在美国一家主流媒体的民调中,人们对列入时代人物前五的人投票。截至我们发稿,排名第一的是香港示威者,支持率高达96%。如果按这个民调数字,《时代》的年度人物结果,是难以服众的。不过,香港示威者能进入前五名,也很说明问题了。

《时代》的年度人物从1927年开始评选,无论人物是善是恶,只要有影响,都可能被选入。但是美国的历任总统,是《时代》杂志风云人物的常客。例如川普2016年就登上了《时代》的封面。

郑若骅等港府四高官乌纱难保

我们《新闻拍案惊奇》在12月6号的节目中,曾经分析说,郑若骅等一众港府高官可能被撤换。果不其然,近日英国《金融时报》引述三个消息来源,说香港政务司司长郑若骅11月在伦敦跌倒后,希望辞职,但被北京拦下。

而香港《苹果日报》10号的消息说,林郑12月中旬会去北京述职,撤换一批香港政府高官将是议题之一,并可能在圣诞节前后决定。涉及的“最高危”的四个人是:律政司司长郑若骅、保安局局长李家超、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民政局局长刘江华。

说到这,顺便给我们节目打打广告,除了有关郑若骅可能被撤换,我们之前有分析到;有关12月8号香港人游行的出席人数,我们也在12月7号的节目里,分析说,会有100到150万人之间,这与后来很多港人亲身参与游行后,报出的数字范围是吻合的。

方仲贤为批民进党言论道歉 台湾一如既往支持香港

香港浸大学生会会长“方仲贤”,近日在脸书发帖,认为台湾当局以现有的“港澳条例”对待香港需要帮助的政治难民,而不是修订难民法,炮轰台湾蔡英文和民进党是用港人鲜血换选票。此番言论一出,被众多台湾和香港网友批评,很多香港人认为,台湾当局已经在尽力协助香港不同政见的市民,而蔡英文的说法并没有严重问题,甚至在台湾的边境执法上,有人认为当局可能已经对香港人网开一面。

面对反弹,很快方仲贤再发帖,向台湾当局道歉,称港人和台湾人一同站在“赤纳粹入侵、中共渗透”的最前线,而“反送中一役,香港人被世界各地相信民主自由价值的国家声援,台湾及台湾人亦首当其冲,香港人对台湾人民的支持绝对是无尽感激。”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10号接受美联社专访,表达了一如既往支持香港人的立场。他说如果北京加强镇压香港,例如武力介入,台湾当局会与国际社会合作,帮助流离失所的香港人。但他讲得很谨慎,指台湾无意介入香港事务,但现行法律足以应付少数想在台湾定居的香港人。

~~~新拍探讨~~~

面对持续半年的抗争大潮 张晓明再提23条

12月11号,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做了比较明确的表态。他说随着“一国两制实践的不断深入”,要进一步完善特区相关制度和机制,法律上,需要有进一步的制定、修改和废除;制度上,要有补充;机制上,有要求完善“配套”。张晓明的原话说的是一套一套的,我们给概括了一下。那他的这一套说辞到底指的是什么呢?主要包括以下几点。

第一,特首和立法会双普选,都必须遵守基本法和831决定,必须确保特首是中央信任的“爱国者”担任。这个“爱国者”我们上周在谈到栗战书和张晓明的讲话时就提到过,他们呼吁香港向澳门学习,因为澳门的关键官职都是所谓爱国者担任,那这个“爱国者”爱国不爱党行不行啊?不行,你看他自己说的,要“中央”信任。

张晓明这句话也间接回应了五大诉求中最关键的一点:真双普选,就是特首和立法会的普选。张晓明说要遵守831决定,但我们知道,近年有关香港普选的矛盾,很直接的就来自2014年这个831决定。这一决定要解读需要一点时间,我们简单说,就是香港泛民主派担心,通过831决定的办法选出来的特首人选,立场都会是亲北京的,民主派没机会上位,所以群起反对。现在张晓明重申831决定,等于是坚持原判,不向香港人的抗争让步。

第二,维护国家安全是“一国两制”核心要求,而23条未完成立法,是“港独”等本土激进势力活动加剧的主因,因此张晓明重复了四中全会“公报”中的一句话: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对于四中全会“公报”,我们在10月31号的节目里做了比较详细的“解读”。

那张晓明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继续推动23条立法,这个做法在2003年,触发50万港人上街游行反对,最终不了了之。反对23条的主要观点是,这项“国家安全法”一旦确立,香港人担心没法自由地指出政府的施政问题,当局会借助这个法律打压“异见人士”,公民权利也受影响,根本原因是因为,有专家解释说,大陆是个较为专制的体制,普遍缺乏民主,不能用同一逻辑理解“以法律维护国家主权”的概念。总之,2003年这条法律出来的时候,引发激烈反对,现在这个时期,相信更难以获得民心。

第三,张晓明在《人民日报》的文章还提到美国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称这是激进势力保护伞,认为是外部势力干预,当局要“针锋相对”。对于为什么中共当局总会把一些问题归结于外界干预,最近我看到一篇文章,提到美国前中情局分析师彼得·马蒂斯(Peter Mattis)和詹姆士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的学者马修·布拉吉尔(Matthew Brazil)的新书《中共间谍活动:情报入门》。

这本书中有提到,中共情报工作还受马列思想影响,他们的情报分析会使用马列主义的“客观科学规律”衍生出的方法,来判定政策失误是“外部干预”的结果。因此,他们即使面对真相,面对得到的真切情报,也会透过马列思想分析后,以此指导推断,得出一个与真相大相径庭的结论。

小结一下,张晓明的《人民日报》表态,至少三个重点:一是香港特首人选必须中央认可,二是透露想要再推动23条立法,三是至少在香港人权法上,与美国对抗到底。

这很显然,这是当局的左派强硬路线。面对香港风起云涌、持续半年的抗争大潮,当局在港人的关键诉求上,没有任何妥协姿态。这一整部看上去强大的国家机器,对香港人的诉求,看上去是“不屑一顾”的样子。

中共忽略两个重要因素:良知和勇敢

不过,历史上的所有强权,似乎都忽略了两个重要的因素:人性中的“良知”,还有面对恐怖被激发出的勇敢,在兵书里叫“置之死地而后生”,而用《道德经》里的一句话就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在香港人的抗争标语里,我们也看过这句话。

香港人现在的坚持,就很好诠释了以上两点。他们面对的,是什么样的情况呢?根据香港警方12月9号公布的数据,反送中运动以来,香港警方拘捕6,022人,各种镇暴弹加在一起,接近3万枚。而警方呢,监警会接到了1784宗涉及警员的投诉,但是,因此被处罚的警员至今是0。如此悬殊的对比,实属不正常现象。

香港人的五大诉求之一,就是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主要调查方向之一,就是调查警察暴力,但是香港政府不接受,坚持以“监警会”调查。

近日,香港“监警会”内的国际专家小组集体请辞,打脸香港政府。为什么说打脸呢?因为他们全体证实辞职的理由是:缺乏必要的调查权力,无法完成巨大的调查任务,并且建议政府另设“独立调查”。虽然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否认他们是辞职,而只是退出阶段性工作,但国际专家们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大家可以去查,国际专家小组里的人,个个都是司法界有名有姓的精英,绝不是感情用事的人,所以,这对当局不能正面回应民间诉求,是一种提醒,也是警告。

我们通过以上这些事例,可以了解到,香港抗争者,面对的是这样一个铁板一样的强权政府,那是什么力量支撑他们“坚持到底”呢?

12月8号,2019“人道中国”年会,两名香港年轻女性出席发言,她们都是“勇武派”抗争者。其中化名“克莉丝”的女孩说,自己出身不关心政治的家庭,只有19岁,性格内向,在班上从不主动发言。8月以前她还是个“和理非”,但8月以后,就变成“勇武派”,是因为警方强化了对示威者的镇压,而北京和港府拒绝做任何让步。

与她一同发言的另一位年轻女孩“爱丽丝”说:“我们的反抗很卑微,我们的力量很微小……如果我们在有民主的地方,我们就不需要用看起来很暴力的方法去抗争。”爱丽丝形容,11月17号,她在理大面对距离自己只有十几米的装甲车时,感到犹如在天安门广场,装甲车要杀死他们,只需十几秒,当时他们很害怕,但没有想过后退。她表示,作为香港人,他们已经没有退路。最后再说刚才提到的第一位女生克莉丝,她表示自己在今年8月后,开始变成“勇武派”,因为觉得之前的自己“那样无用”,不管谁都不能去救。

过去半年,不知有多少香港人像这两名女生一样,被“逼上梁山”。

过去半年,当局尝试过强硬,但是没成功,接下来,继续强硬,就会成功吗?

极端恶毒,会激发人们心中的“善”;极端恐惧,会激发人们心中的“勇”。相生相克,物极必反!当这两样东西占据了人们的心灵,对强权来说,将是灾难性的。

宗教中所说的“大审判”,难道现在不是正在测量,每个人心中善与恶的尺度吗?

~~~新拍互动~~~

现在我们进入“新拍互动”环节。

有一位香港观众Tabasu,给我们《新闻拍案惊奇》的脸书留言,传来一段他在12月8号游行的时候,于湾仔地铁站附近,拍摄的一段手机视频,内容是现场有人播放《愿荣光归香港》这首歌的配乐,然后大家跟着唱,现在我们一起来欣赏一下。

还有一位台湾观众,应该是一位有影响力的音乐制作人,最近联系我们《新闻拍案惊奇》节目,他计划在本周,联合一众音乐精英,演唱台语版的《愿荣光归香港》,是有品质的专业制作,将在近期于《新闻拍案惊奇》节目中全球首播。请大家留意我们的节目,感谢这位台湾朋友,还有参与者的付出,我相信观众一定会很喜欢!有关这部作品的具体细节和背景,我们会在播放这部作品的时候,跟大家介绍。

在周一的节目中,我们提到了有关香港的,当时大家探讨比较多的两件事,一个是12月8日到底有多少人,还有当天在法院门外放火的是不是示威者。现在再说,有一点过时,没必要说太多了,香港市民的声音,全世界都听到了。现在就分享几则观众的有关留言。

观众Chau Ada说:大宇,有没有人说,警察在12点左右封了两条隧道的5条线,只剩一条线,车龙很长,过海巴士上全部满人,在车上都等了40分钟,过了海转地铁,都出不了地铁,去不了维园,我女儿带两孩子出维园都等了2个钟头,我上完厕所后,走到横巷游行没有走主干道,都走了2小时,最少有145万人。

观众“香港哈比小妹”说:大宇你好! 其实12.8当天的80万人说法上,要搞清楚的是字眼上。民阵点算的80万人,说的是从维园进后出发的人数,那个点算方法该是以维园草坪的空间来作为度量衡的。所以,12.8当天明明街道上可以媲美6月9日那天的103万,但为何反而人流量少了?主要原因是没点算从附近插队加入的人流,如:天后、铜锣湾、湾仔等等。

我在个人的推特上@newspeterli上,之前也发了一个有关投票,今天刚好截止。我的推特上人还比较少,但也有47位朋友参与投票,在我列的三个问题中,超过一半的人,51%,投给第二个选项,“不少于6月9号的103万”,第二多的是第三个选项,差不多150万,有38%的人投票,只有11%的人投给了第一个选项。

好了,这个问题不多说了。

我们周一的节目还提到在香港的法院门外纵火的人,是什么人?很多我们节目的观众留言,都否定是示威者所为。

观众Jacqueline说:那些黑衣人一看就知是平日有健身的人。几乎肯定是警察,香港的抗争者个个很廋,我次次看视频看警察追示威者都很难过,跑不过那些黑警,年轻人一定要练好身手。

还有一位Alexc观众提醒,说后来还有另一件案子,是警方发现“可遥控引爆”的土制炸弹,位置在湾仔的“华仁书院”外,12月9号发现,爆炸可达100米外,很危险。炸弹里有十公斤炸药,有铁钉,还有能用电话遥控引爆的“电路板”。“华仁书院”校方说,没有证据显示这个炸弹是学校师生做的,也不宜立即联想到任何社会事件。但《南华早报》10号引述警方消息说:这是阴谋炸弹攻击案,原本要在12月8号游行中使用,攻击警察。

但截至发稿,案子还没有定案,观众Alexc的留言提出疑点说:警察说发现了“可遥控引爆”的土制炸弹,却在没有引爆的情况下带回警署里,假如真的是抗争者所为,那怎可能会错过这个引爆机会呢?你说是不是?黑警冒认勇武做事的案例太多了,甚至在每天4点的警谎记者会上说漏了嘴,大纪元有片段,你可以找找看。

Alexc指的是这段影片:(***播放影片***)

另外,在前几天的留言里,又有几位观众留言提到如何排除,可能因为催泪烟遗留在体内的毒素,这里跟大家分享一下。都是民间方子,大家还是谨慎对待,我们只是提供参考。

观众ah tong说:大宇,你是不是想知道怎样清理身体内的二噁英,巨藻保健品可以清理,如果找不到,蓝绿藻,或纯绿藻也可以,最好是巨藻。

观众Dungdung Fei说:本人研究易医已久,确实认同《生白萝卜榨汁加冰糖》这个偏方对排毒有效。我自小就知道吸了煤毒后,咽喉给闷着了,口含一勺子砂糖,迅即就舒畅。总之糖可以排毒,白萝卜有振肺气之效,即如五行中的脾土生肺金,糖类归脾润肺。肺又主皮,所以因吸入催泪烟产生的皮肤问题,也可用甜品滋肺润肤。

上次留言的Carmen说:大宇,白萝卜榨汁的确是一位老中医告诉我的方法,在这两年己救我多次,这方希望可以帮吸了催泪烟的市民排走毒素啊!谢谢你的报导!

在这里再次感谢这几位热心观众的分享。

最后,分享一位持不同观点观众的留言。

观众朱先生说:希望客观一点报导,我看这节目说得比较主观,基本上都是在各个方面找警察的不对,你们这样和大陆的媒体有什么不一样。他们是不断找抗争者的问题和毛病,你们是不断找警察的问题和毛病。这只是显示你们各自的利益立场。真正客观理性的报导才是民众喜欢的和想要的!

我非常赞同朱先生最后一句,“真正客观理性的报道才是民众喜欢的和想要的”。至于其它的,我自己不评判。我相信,不同的观众,会对我们节目有不同的观感和评价。其实朱先生说的只“找警察的不对”,我们还真没有这样做,事情是什么就是什么,摆出来大家自己看。您在我们的节目中可以看到大陆一样的画面,抗争者堵路、在个别地方有使用汽油弹,但是在大陆的报导中,您绝不会看到警察追着抗争者,在对方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下,打头,看不到,警察在抓捕女性抗争者时的“咸猪手”等等。我们把事情都摆出来给大家看,您看到后得出了什么结论,可能事情就是那样。有时找寻真相,可是真相就在那,我们自己却不敢接受了,原因是,可能“真相”刺伤了自己“先入为主”的判断,或是对一件事物的感性期待。也就是说,有时找到了真相,可是接受真相却成了一件难事。

好,最后,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新唐人《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评论
2019-12-12 1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