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报告终出炉 抗外国干扰最亮眼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期待已久的针对外国干扰报告终于出台了。尽管新西兰政府已经表示,其中提出的处理外国干涉威胁的重大改变建议,因为太短的时间,所以在明年的大选之前将无法具体实施;

但外界普遍认为,相对于上周政府出台的有关禁止外国政治捐款的法律修改,报告中的建议措施针对性更强,威力也会更大。虽然报告中的建议不能在短期内实施,但这份报告已经发出了一个强有力的信号,那就是新西兰政界不会再对中共等外国势力对新西兰全方位的渗透和干扰视而不见。

国会司法特别委员会,在经过了一年多的这样那样的磨难之后,终于发布了其最终的调查报告。报告中不但明确揭示了外国势力对新西兰大选和地方选举、以及更广泛的严重干扰,而且还提出了具体的针对外国干扰的措施,其中绝大部分,都是根据或直接针对中共及其在新西兰的代理人,通过政治献金等手段,对新西兰政界、媒体及社会各主要方面的渗透和操控。

亡羊补牢或可杜绝外国捐款

上周,司法部长安德鲁.利特尔(Andrew Little),在没有向公众征询的情况下,紧急出台了一个“禁止外国捐赠”的法案,其中包括禁止超过50元的外国捐款,和禁止匿名的在线政治广告等几项条款,旨在“保护新西兰选举免受外国干扰”。

不过一些评论认为,这项修订法案没有触及到被外国势力一直用来钻空子的条款,即在新西兰运营的外国公司或机构,仍然可以无限制地给某个候选人或政党捐款,包括Stuff新闻网在内的多篇报导,都列举了一家在新西兰的中国内蒙古莱德马业集团,向国家党“合法”地一次捐赠了15万元的事件。

司法委员会报告中的建议措施,似乎能够有效地堵住这个主要漏洞。司法委员会表示,新西兰需要“强有力和健全的”反规避规定,以及可以“强制执行”的机制,以确保外国实体无法通过使用“空壳公司”等形式捐款,来规避对外国捐款的禁令。

司法委员会的报告,为进一步探索和制定政策,提出了几方面建议:

使用《海外投资法》中对“海外人士”的定义,其中包括25%外国所有权的测试,即如果一个新西兰注册公司有超过25%的所有权掌握在外国人手中,那么这家公司就被认定为是外国公司;

采纳“从事商业活动”的概念,即着眼于所涉实体在新西兰是否从事商业活动或从事经济、慈善或社会活动,这会阻止外国势力利用皮包公司捐款;

或者只允许自然人捐款,这将阻止任何企业、信托或协会——无论是外国人还是新西兰人拥有的——进行政治捐献;

建议政府考虑一种包括处罚在内的综合性反勾结机制,以取代《选举法》中的那些相关规定,这样可以杜绝外国实体与新西兰居民勾结,进行政治捐款;

建议政府将第三方把外国实体的资金用于选举活动的行为,确定为非法,并要求注册的第三方声明其捐赠来源。

能干扰的不只是“外国”捐款

原来规定的1500元的外国捐款上限,乃至新的50元外国捐款上限,都是指外国个人的捐款;而新西兰人需要申报来源的捐款上限(1.5万元),似乎并没有改变,这会让有新西兰公民和居民身份的外国代理人,有空可钻。这个条款被利用,也有前车之鉴。

电视三台(Newshub)在上周的报导中,再次揭示了华裔富商张乙坤给国家党捐款10万元,同时要求国家党党魁布里奇斯(Simon Bridges)把自己的生意伙伴,列入国家党名单议员的排名名单,以便像现任国家党名单议员杨健一样,能够不通过直选,而是通过排名名单,就能进入国会做议员,(现行的MMP选举制度使然)。

张乙坤的这笔10万元捐款,是被国家党前议员、现任独立议员的贾米-李.罗斯(Jami-Lee Ross)揭露出来的。罗斯指控布里奇斯曾要求他把这10万元分成少于1.5万元的数额(披露来源上限),存入国家党的账户里面。

在华人聚居区Botany获选的罗斯,因为深谙中共对新西兰政界渗透和干扰的不少内幕,被特许加入司法特别委员会,参与了委员会的听证。

鼓励情报机构参与

司法委员会表示,它已经讨论了要求各情报机构审查地方选举和全国大选的候选人,“为候选人个人提供机密的服务,因为这些候选人可能是外国政治干预的目标。”

“如果情报机构对候选人或准候选人严重担心,我们鼓励情报机构主动与政党接触。”

报告还建议政府,向政府通讯安全局(GCSB)和新西兰安全情报局(NZSIS)适当地提供资源,并鼓励那些与外国政府合作的地方当局,积极寻求情报机构对外国干预的建议。

新西兰是五眼联盟国家。最近中共间谍王立强投诚澳洲,揭露了很多中共在海外对当地国家的具体渗透操作。外界相信其中的机密情报,应该会在五眼联盟国家之间分享。其中包括网络控制政治走向、操控选举,并通过捐款等渗透媒体、学术机构和政治圈等,并通过政治献金安插代理人,干扰当地的政治活动。

多管齐下 对抗外国干预

除了建议阻止外国政治献金,这份报告里还提出了多项建议,来对抗外国干预。

报告建议政府,调查是否可以采用澳大利亚针对外国干预的“透明度计划”的形式,迫使外国政府和政党的说客,在公共登记册上表明自己的身份。

这一点与美国的《外国代理人法案》很相似,自这个法案重新开始实施以来,已经迫使中共在美国的喉舌中华电视网(CGTN)和新华社等媒体,以及阳光传媒的吴征等个人,登记为中共代理人,必须提供其财务和活动等记录。

报告还特别提到了外语媒体,指出“在新西兰为侨民服务的重要媒体组织,与外国政府有不适当的联系,损害了编辑的独立性”。

此前,Stuff新闻网和《新西兰先驱报》都曾报导,中文《先驱报》在编译英文文章时,都会主动去掉中共当局不喜欢的内容。坎特伯雷大学中国政治专家安-玛丽.布莱迪(Ann-Marie Brady)教授在她《魔法武器》报告中,详细地揭示了中共统战机构,如何收买、整合、控制新西兰的中文媒体,作为其在海外大外宣和对新西兰等西方国家干扰和渗透的一部分。

布莱迪教授在报告中还特地提到了中文《先驱报》,指其“与中领馆有着密切的联系,并与中华全国华侨联合会合作。这家报纸原本是完全独立的,但与许多其他中文报纸一样,已经被中共的媒体控制机构逐步地‘和谐’了。”

“另外一个曾经独立的媒体被‘和谐’的例子,是奥克兰唯一的24小时中文电台FM90.6,在2011年被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的子公司Global CAMG接管。FM 90.6现在的所有新闻,都来自CRI及其澳大利亚子公司。”

报告还建议政府,考虑要求所有媒体组织的董事会成员,多数应该居住在新西兰,并禁止外国政府实体在新西兰拥有或投资媒体。

报告还提到了外国政府通过社交媒体散布虚假信息,对新西兰进行干预的问题,建议政府参考英国和澳大利亚对于相关问题的报告,考虑实施与外国干扰有关的社交媒体内容的适用性问题。

在王立强的爆料中,有很大一部分揭示了中共在海外的统战特务,如何通过社交媒体的运作,操控台湾九合一地方选举结果,及澳大利亚的选举的。

具体建议包括:禁止外国人在社交媒体上做广告来影响新西兰的选举结果,并建议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施加适当的限制和法律义务,以便可以执行该要求;建议政府制定法律,仅允许新西兰境内的个人或实体赞助和宣传选举广告;建议政府立法,对放置选举广告的海外个人,以及出售广告空间给故意接受外资选举广告的机构定罪。

责任编辑:上官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