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香港国际人权日游行 学术宗教界纷上街力挺

12月8日,香港民阵发起“国际人权日”集会大游行。游行队伍在金钟轩尼诗道,游行民众拿着“魔警凶残,枪杀市民”的标语。(余天佑/大纪元)
人气: 5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12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香港报导)香港民阵周日(12月8日)发起“国际人权日”集会大游行,呼吁全民上街,继续向港府施压,“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今次游行是4个月来首次申请到不反对通知书,下午3点半从维园准时出发,终点是到中环的遮打道行人专用区。

今年“国际人权日”进入70周年,香港民阵呼吁全港市民走出来,要求香港政府恪守《世界人权宣言》和适用于香港的联合国人权公约,履行国际人权责任,维护人道主义和人性尊严。在过去半年,香港市民发起数百起集会游行及各种活动,反对港府推“逃犯修例”,虽然港府撤回修例,但香港市民付出沉重代价,近五千多名示威者被捕,受伤的市民不计其数,还有多人遭性侵被打残及“自杀”。港民进一步控诉警察暴力,要求设独立调查委员会彻查。

朱耀明牧师:“只要我们不放弃,我们就会有希望。”

四个月来首次申请得到不反对通知书,朱耀明牧师说:“一方面,我相信过去我们受到政府的打压,特别是在集会自由、游行自由中受到威胁,有时候他会发不反对通知书,但是中途他会提早截路,这种玩弄法治,使人人都很气愤。所以我希望,今天的游行,政府不要在中途施行一些阻挠,让一个和平的集会能够完成,这个是我的期望。”

朱耀明牧师(香港大纪元报社提供)

朱耀明表示,因为抓了五千多人,有些手足已经在法庭,当然市民都带着很难过的心情。所以这个游行本身,“我们出来除了要坚持集会、游行自由之外,也是表达对我们的手足、对一些已经被关押的,或者等候审判的一些手足的支持。”

“就是说,他们不会孤单的,我们会用各种方法,无论是游行,无论是他们现在和你Lunch(午餐),或者唱歌,都是表达对他们的支持。我想,我们在游行里面怀着这样的心境。”他说。

朱耀明牧师称,其实自己不知道政府为什么要用这一种手法对中学生,特别有时候他们上学都是,香港政府要改变整个社会,让香港社会能够和平的话,他一定不要非人性化,因为现在所有的政府的官员在说谎,执法部队将人当成一个蟑螂一样,这种羞辱人性的尊严是在这个社会种植一个非常严重的仇恨。所以,如果用这样一种仇恨、敌视的态度去对待市民和平的表达意见的话,将来的社会是很可悲的。

朱耀明牧师还痛斥道,现在抓了学生,你想他们会怎么样?他们有些是在地上写字,就被抓了,而且用很强的暴力,整个人坐在一个中三的女学生的头(上),这些我觉得你不但是侮辱一个人,伤害一个人,其实你已经将人非人性(化),甚至他们自己都应该反省一下,他们这样做是不是一个人可以做的事。他还说,“所以我觉得,我对于一帮中学生,一方面他们的醒觉,我觉得香港将来有前途,有希望。但是,我觉得他们现在所受的苦,我很难过。”

朱牧师牧师曾经过了雨伞运动,也遭遇牢狱之灾,但还是坚持走出来,他说:“爱本身,我们都是爱香港,但爱香港我们是要行动,比如我们现在行动是保护香港原有的自由、法治、人权,这个很重要。如果我们不出来行动的话,那我们(原有这一切)慢慢就会消失,这对于下一代,现在的年轻人,面对一个更难过,或者更不堪的社会。”

假如它们消灭“我们的自由、人权和法治,那香港将会走向极权,所以我们是否一定要顶住呢?我相信我们要顶住,不单是为我们自己,也是为下一代,就是为香港的未来。所以我们要求的,即这次运动的本身应该会将旧的制度改革过来。所以我们走出来,是有很大的意义,对香港的未来,会塑造香港的未来,是很重要的一步。”他说。

朱耀明牧师认为,每一个民主运动本身,或者是争取自由,其实都是一个漫长的斗争,“只要我们不放弃,我们就会有希望。”

“我们要重新审视中共政权的本质”

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及真普选联盟召集人郑宇硕也来参加游行,在湾仔,他接受了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说:“最主要是,11月24日我们在区议会选举,清楚地用选票表达了我们的诉求,这个声音全世界都听到了,我们凭着我们的选票,凭着区议会选举的胜利,打破了所有那些抹黑我们的谎言。”

前香港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及真普选联盟召集人郑宇硕。(梁珍/大纪元)

他表示,比如董建华说很多人敢怒不敢言,那你现在见到,近300万人走出来投票,这些就是香港敢怒不敢言的人,这些就是香港人走出来表达他们的诉求。今天你也会见到香港“和理非非”(即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朋友,是继续发声。

“政府不听我们的诉求,我们继续以和平的、理性的行动,表达我们的要求,意思就是说,政府一天不回应我们的诉求,这个政府是无认受性、无代表性,也不能够有效地管治。香港人会凭着自己不屈的意志,一直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争取、维护我们的核心价值。”

郑宇硕称,过去香港人虽然没民主,但是基本人权还是可以的。但是这几年大家见得到,香港人权的状况是一路走下坡,一路恶化。比如无国界记者对香港新闻自由的评价,香港的排名是跌得很厉害的。以及世界经济论坛这些组织,他们对香港整体竞争力的评价,虽然成绩不错,但他们也清楚地指出香港的“司法独立也是在最近走下坡的。我想香港人很明白,即无民主,在政府完全听北京指示的情况下,我们的基本人权是无保障的。”

美国日前通过了《香港人权法和民主法》,记者问这对香港警察暴力是否有制约,郑宇硕教授回答说,“我们不乐观。你看一下,警察是越来越骄横,甚至对政务司司长、行政长官,他们都可以批评。你们是纪律部队,是公务员的一分子,为什么可以无法无天呢?

“现在又公然表示,党支持他们,公安部支持他们。你是香港市民的公仆,是为香港市民服务,现在种种的民意调查都发现,差不多一半的市民对警队的信任是零。“那么,这警队得不到市民的信任,事实上就没办法公平地、专业地去做工作的,那是我们担心的。但市民是不放弃,是不屈服。我们也都以种种抗议、游行的方式,表达我们的不满,我们也都希望通过法律诉讼的程序,来维护我们的权益。”他说。

这次游行会向世界,向中共政权发出声音。郑宇硕坚信, “我们相信香港人的抗争,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作用,这是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全世界的公民社会,全世界的西方拥护民主的政府,拥护民主的社会的市民,都会重新很认真地审视中共政权的本质。我想香港人在这方面做出了很重要的贡献。

“这个政权很明显地,完全不尊重人权,完全不尊重个人的尊严,所作所为是完全维护这个政权的权力。我想大家已认识清楚了,西方国家也要有警惕。”

郑宇硕教授最后说:“我相信需要时间。但现在是很重要的突破,很重要的开始,就是整个国际社会认同,我们要重新审视中共政权的本质。

“我相信我们跟勇和之间是核爆都不割席”

政治评论人、律师、法学博士桑普在湾仔接受采访时说:“我觉得这是继8.18游行后,接近4个月,民阵获批准的一次游行。这次游行,我从海边走过来,人潮非常多,甚至比8.18的人数肯定会多,大数据说有30万-60万人,但我认为,这么看过来,应该超过一百万人。

政治评论人、律师、法学博士桑普。(梁珍/大纪元)

桑普博士表示,这个情况经过了这么多个月,明天就6个月了。五大诉求,港府只答应了撤回(送中)条例这一项,其它的都没有答应。调查警察的暴力,成立真正的独立调查委员会,严惩有关警察的暴力,释放被捕人士,平反暴动的定性,争取民主普选,完全没有落实,也没有答应。“所以这是我们要继续走出来的主要原因。”

他认为,香港人是背水一战,面对中共的本身,千疮百孔,经济下行,内部权力斗争加剧,美中关系也出现更深的变化,从贸易战、科技战一直到金融战,自己相信这个趋势会一直发展下去。这个趋势在慢慢变动时,香港会不会成为一个相当重要的棋子,应该说,美国是香港人的棋子,香港也是美国的棋子。在这种情况下,看到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肯定地说,香港人权民主法本身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我相信这是一个相当重要的关键问题。

在提到广东茂名及大陆其它城市也有人喊时代革命,即香港的抗争运动辐射到大陆那边,桑普则表示,其实茂名的抗争和香港非常类似,茂名的抗争也有五大诉求,所以他们跟香港的消息是互通的,心灵契合的,他们有2个诉求是和香港完全一样的:严惩警察的暴力;还有释放被捕人士。最后他们暂时争取到释放被捕人士,但是中共的邪恶是不可以低估的,秋后算账一定会来。

香港的消息肯定已经传到茂名了,看到国内的微博和微信里都有很多留言,大家不觉得茂名的事件跟某个国际城市的事件非常类似吗?“所以,我想他们是懂的香港正在发生什么事。我希望这个风潮遍地开花,这是我衷心的祝福。”他说。

当被问及今天是“国际人权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在爱丁堡广场举行集会,法轮功学员抗暴已经20年,他们提出“天灭中共”,这对香港的反送中运动有什么启示,桑普肯定地说,这个启示很重要,自由运动是多元的,宗教、信仰自由也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从宗教自由到免于恐惧的自由,基本上都是同质的。“我们香港人跟所有被打压的团体在人权这个问题上,是站在一起的,抗击中共这个暴政。”

“我相信大家看到外面的旗海,都在说天灭中共。那我们都相信,现在看起来中共只有顽抗到底,它完全没有继续发挥作用的能力,硬到底那它就露底了。如果我们的力量继续往前,我相信只要坚持,坚持不懈,香港这件事已经引起了国际上很大的变化。我们不要放弃。”

桑普博士最后说:“今天我们看到警察是严阵以待,香港人也勇于走出来了。我相信我们跟勇和之间是核爆都不割席。我们无论如何都会站在一起。这是我希望所有人都有的同样心智,奋斗下去。”

责任编辑:李明 #

评论
2019-12-09 1: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