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134) 东流水-大疫横行3

中药 (fotolia)

中药 (fotolia)

  人气: 135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一章 大疫横行(3)

转眼七日已过,户部尚书富察江赞上书皇甫,言京中药草告急,户部亟需银子,置办药草。

皇甫朱笔一挥,千百万两白银入了户部。

话说金海调职户部,正是游鱼得水,备办草药,安置熬药汤锅,分发百姓,忙得不亦乐乎。

是日,前往户部,要领药草再与百姓,却被告知京中已无药草,只等江南备办。灰心之际回返户部,无聊至极,要拿纸笔来写字,拉开抽屉,忽见一个锦绣布包,顶大的一只,沉甸甸的,一手抱不住。好奇心起,打将开来一看,竟是明晃晃的金条银锭,少说五百两。抬眼看看,众人急色匆匆,走来走去。“许是谁藏在这里的。”慌张之际,放回抽屉里,悄悄离开。

回至金府,想着此事,辗转难眠,莅日便又前去,打开抽屉一看,竟然还在。登时吓了一跳,慌忙塞回,跑至门外,大街上转了一圈,傍晚关门时分,悄悄溜将回去,再看还有。登时是又惊又喜:“我便是悄悄拿了,也没人会知道……想来我金海,终于也能自己赚钱啦,让爹爹还小瞧我。”正欲拿出袋子,忽听身后一声清咳,袋子落在地上,金银撒了一地,回头一看,见是侍郎大人,登时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大人明鉴,这不是我的,不是我的……不知道谁……谁藏在我抽屉里的。”

那侍郎大人清咳一声,从阴影中走出来,道:“这便是你的。”

金海大惊,想来自己抽屉里,凭白多了这些银两,来历不明,登时摆手道:“不是,不是……金海向天发誓,不是我的,你莫冤枉我。”

侍郎大人拿下帕子,嘶哑嗓子说道:“这便是你的,你不拿着,上头不安心。”

“啊?”金海大愕,张着下巴。

侍郎道:“还记得国库里拨下的赈灾银两。”

“便是用来买草药的?”金海道。

侍郎点了点头,道:“上头去一个零,大家分,人人有份。天色已晚,你离开吧。”说罢,咳着离开了。金海落坐椅上,忽听鼓楼敲了数下,已是宵禁,将布包往怀里一揣,小步奔回金府。

晚饭时,金山见其神态有异,便然问之。金海将此事讲了,金山哈哈一乐,道:“这便是封口费,让你们底下人别乱咬。”

金海漠然道:“爹爹,我是坏人了。”

金山道:“这朝堂之上,本来就没有几个白的。即便从前是个白的,也叫这朝廷给染黑了。话说回来,我的儿,当初可是你自己要当官的啊。”

金海道:“我当官,是要为老百姓做好事。”

金山嘲笑一声,摇着金扇,道:“上行下效。知道朝廷从你爹爹我这里抢去多少钱,还给你这一丢丢,不比九牛一毛。”

金海饮着闷酒,不发一语。

金山用帕子抹抹嘴,道:“京城草药告急,户部一路贪下来,想必也剩不下来什么,我这金府出去的财,马上便要收回来了。这几日你在家里待着,别出门。”金山吩咐完毕,捧着将军肚离开了。

金海独饮闷酒,酩酊大醉。

莅日,小翠儿欢天喜地,跑将进门:“涨啦!涨啦!”

“大早上的,吵什么?!”金海不满道,睡眼惺忪,教小翠儿拖出被窝,一块热巾拍在面上,道:“什么涨了?”

“便是老爷藏起来那几味药材,涨了百十倍呢!咱们金府,又要发大财啦!”小翠儿喜笑颜开,招呼金海吃饭。金海食之无味,戳了几口鲍鱼,便跑到街上,果不其然。户部药草告急,京中百姓人心惶惶,只好自寻出路,京城几大药行门前挤满了人,排队买草药。原先一两银子,现下竟卖到一百两,当真令人瞠目。

忽听药材行老板敲着锣,道:“今日卖完,明日请早。”

眼见关门,似无生路。百姓济济,失落叹气,渐渐散去。

金海回转金府,眼见金山正在数金条,上前问道:“爹爹,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金山令楚淮阳收起,道:“便是今日卖药得的。”说话之间,志得意满,拿起水烟袋。

金海点火,道:“若是明日户部征的药草来了,若何?”

金山吐出数个烟圈儿,登时云雾缭绕,飘飘欲仙,道:“不怕,到不了。”说话间,卧在金丝软榻之上,神情萎靡,自言自语:“这烟咋就让人欲罢不能呢?赶明儿爹爹也发明个事物,让……让人上了瘾,还怕没钱赚……”

金海见其睡着,便要取下水烟袋,谁知教那金山牢牢攥着,只好熄了火,替他盖上被子,独自回房,已是晚膳时间。

“怎不见朱丹,好几日了。”金海道。

小翠儿道:“少爷大人啊,您总算想起来朱丹姐姐啦。”

“她便如何了?”金海道。

小翠儿本来欢喜得很,忽地眼眶一红,哽咽道:“朱丹姐姐发热,已好几日了。”

金海道:“可有送去疫病营?”听闻此话,小翠儿一惊,声调扬高,道:“少爷,怎可说这话?”

金海一愣,道:“怎么了?”

小翠儿道:“那疫病营里全是发病的,你将朱丹姐姐送去,岂不是要害死……”说话之间,泣涕不止。金海忽地明白些,安抚道:“府里有的是药,便叫人煎了吃,还怕不好?”小翠儿揉揉眼睛,道:“早喝了,还专门请了郎中施针。”

金海见她此状,也吃不下去,放下筷子,道:“我便随你去看她。”小翠儿大惊,慌忙拦住,打了自己一个嘴巴,道:“都怪我多嘴,老爷不让告知你的。”

“为何?”金海道。

小翠儿道:“那疫病有腿儿,会爬人身上的,少爷可别去。”

金海哈哈一乐,道:“病也能有腿,缘何我不知晓?”说话便要出去,却见楚淮阳进来,小翠儿一惊,慌忙拜道:“楚姐姐,何事亲自来了?”

楚淮阳道:“老爷特意叮嘱,外间多是疫病,让少爷在府中,这几日休要出门。”

“是。”小翠儿拜送楚淮阳。

金海气得往床上一坐:“哼,还不让我出门了!”小翠儿忙安抚道:“少爷,你看咱府里,不比那王宫差,有些地儿您还没去过呢?不如,我们明日也来个游园惊梦,可好?”

金海一听,跳将起来,拍手道:“这个好。”

****************************

话说,京师草药告急,皇甫拨发国库银两,命人下江南置办粮草。户部一众官员,无视国民安危,上下一体,贪污救命药草银两。采办官员手中无银,又不能抢,好容易凑了十车,运回京师。

太医院前,众人翘首以盼,草药车运抵,周津霖上前查看,但见一车草药,全是发霉过期,已然无效,甚至有毒。一连检视十辆车,皆是如此,登时只觉骄阳炙地,头晕目眩,从人施以银针,涂抹醒目药油,方才醒转:“人!采办之人!”

下吏答道:“回禀周太医,韩太医……韩太医他,已经自裁谢罪了。”

“为……为何?”周津霖勉力起身,众人扶之。

下吏双手颤抖,呈上一封血书。周津霖双手颤抖,取之阅视:“朝中无人,手中无银。上天怜见,惜吾国民。”登时老泪纵横,晕死过去。

****************************

金府。

小翠儿带金海游园,不觉数日已过,好不欢喜。是日,金海嚷着要往西苑去,登时被小翠儿拉住。只见她摆摆手,道:“那里可去不得。”

“为何?”金海问。

小翠儿皱眉,攥着帕子,想了半天,忽地冒出一句:“那里有鬼。”

“青天白日的,哪里就有鬼了?”金海不以为意,好奇心起,摇着扇子往西苑走去,小翠儿拦之不住,只好跟随。行了一阵,果真人气全无,一片死寂。过了拱桥,忽见一片竹林,甚为清幽,金海走进竹林,眼见其中摆放着一方香案,其上放着古琴、宝剑,蒙了厚厚一层灰,像是许久无人用过了。

金海蹙眉道:“这里可是有人住过的?”

“我不知道。”小翠儿攥着手绢,拉住金海胳膊,道:“少爷,咱们还是快走吧。出来大半天,若是老爷找不到你,怎生是好?”

“我便在园子里,又没有出去。”金海道,说话间拿起宝剑,抽出一看,竟是一把断剑;再观那琴,也断了几根弦,甚是古怪。手指戳着小翠儿道:“喂,这里若无人住,怎会有剑和琴?快快说实话,免教少爷我再问。”

小翠儿登时吓出了汗,道:“便是告诉你,可要小命儿不保。”

“那我便更想知道了,快说。”金海拍拍肚皮。

“那你可保证,不告诉别人。”小翠儿道。

金海好不耐烦,对天发誓。

小翠儿叹了口气,道:“这剑和琴,便都是楚姐姐相公的。”

“啊?原来楚姑娘已出嫁了的。”金海惊讶道。

小翠儿道:“便是在你之前,老爷还有一个义子,叫做苏浩。”说话间看了金海一眼,嫌弃道:“说起苏浩哥哥,可是貌似潘安,文武全才,哪里像你。”

金海好奇心起,哪管其它,追问道:“后来呢?”

“你别急嘛。”小翠儿道,“自我记事起,苏浩哥哥便在这金府里了,说起来这整栋宅院,便是苏浩哥哥主持修建的,这片竹林也是他亲手栽下的。苏浩哥哥与楚姐姐情投意合,可是老爷迟迟不赐婚,也不知道为啥。后来,有一天夜里下了好大的雨,苏哥哥不知因为何事,与老爷大吵了一架,就再也没有回来。可怜楚姐姐每日来此林中,却再也等不到人。两个月后,终于有了苏哥哥的消息,当夜楚姐姐便要偷偷离开金府,却不想被老爷发现。”

“老爷大发慈悲,要成全了楚姐姐与苏哥哥,便教楚姐姐写信给苏哥哥,让他回来成婚,还当老爷的义子。两日后,苏哥哥果然回来了,可是……”小翠儿语声哽咽,说不下去。

“可是什么……”金海道。

小翠儿抹抹眼睛,道:“那日,金府挂满红绸,楚姐姐也穿上嫁衣裳,好漂亮的。可是不知怎地,拜天地的时候,苏哥哥突然就……”

“怎样?”金海着急道,小翠儿泪如雨下,呜咽道:“原来途中苏哥哥与强盗打架,受了重伤,回来后便吐血死了……楚姐姐好伤心,什么话都没说,自己回到屋里,带上了面纱,以后就再也没有摘下来。”

“原来如此。”金海恍然道,“我还纳闷,缘何大热天也带着面纱,唉……”拍了拍竹叶,叹了口气,道:“真是可悲。”忽地转念,道:“那这林子此后便再无人来了?”

“嗯。”小翠儿抹了抹花脸,扯扯金海袖子,道:“少爷,咱们走吧。”

金海吁叹不止,点了点头,走了半里,便将故事抛诸脑后,兴致又起:“反正也来了,咱们便在这园子里绕一圈,从北苑出去。”

“诶,少爷等等我啊!”小翠儿提着裙子,小步追了上去。

西苑无人打理,已荒废许久,只一片竹林长得茂盛,两人在残垣断壁、枯藤老树之间穿梭半日,好个无趣。金海躺在地上,拍着肚皮,道:“不走了。”

小翠儿道:“前面便是北苑了。”

“累死了,过来给我搧扇子。”金海将扇子一扔,正好砸在小翠儿脑袋上。小翠儿揉着脑袋,好不生气,嘟嘴道:“还不是你要来的。”说话间,搧着扇子。

金海凉快了些,便指着前方一处破落宅院,道:“那是啥地方?”

小翠儿看了一眼,赌气道:“不知道。”

金海道:“哼,待爷爷亲自去瞧瞧。”说话间从地上爬了起来,捧着肚子,往院子里去,忽听身后一声尖叫:“有鬼!”立时一哆嗦,回身看见小翠儿哈哈大笑,好不生气,指着前面,道:“你走前面,给少爷我带路。”

小翠儿登时傻眼,无奈之际,被金海推搡着打前锋。(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