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利用党媒辩解 黄向墨自认中共代理人身份

黄向墨被澳洲拒绝入境和入籍后,在中共党媒上为自己辩护,多次指责澳洲情报机构。图为澳洲标志性建筑悉尼歌剧院。(Matthew/Wikimedia)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燕楠悉尼综合报导)在澳洲媒体纷纷报导黄向墨入籍申请被拒、永居权被取消一事后,黄在一中文媒体上发表声明,数天后又接受中共喉舌媒体《环球时报》(以下简称《环时》)的专访,回应被拒事件。有分析认为,黄的解释“不堪一击”,反而是“越描越黑”,稍作分析即可明辨是非曲直。

向朝野两大党捐款 动机何在

澳洲亲共侨领黄向墨,在澳洲以给政党和政客捐款著名。他在声明中强调,他提供的捐款都是合法的,这一点其实并没有受到情报机构和澳洲媒体的质疑,是故也并非问题的关键所在。所以分析认为,这是避重就轻,因为真正引起情报机构关注的,是他不合常理的捐款方式。主要体现在捐款对象和捐款时机两方面。

时事评论员横河认为,在西方社会,个人捐款往往捐给支持其政治主张的政党,而黄向墨捐给澳洲的两大党都是大笔捐款。他的捐款显然与受捐者的政见无关,而黄向墨除了和中共相关的话题之外,也从来没有表现出其对澳洲政治的观点或倾向。因此他的捐款动机引起外界关注。

另一方面,黄向墨多笔捐款的时间点一定程度上泄露了他的捐款动机。前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李元华说,他的捐款是想“用钱操纵政要和政党,来左右澳洲的政策”。其中一个例子是在中澳谈判自贸协定的时候,黄向墨捐10万澳元给时任贸易部长罗布(Andrew Robb)的选举办公室,并频繁与罗布会面。

李元华还提到,澳洲出租具有战略重要性的港口达尔文港给中国公司岚桥集团一事,似乎也与罗布有关,因为罗布后来在岚桥集团任经济顾问,让人自然联想到他可能是推动港口出租的推手。而达尔文港的战略意义非常大,出租给外国,尤其是中国公司后一直备受争议,甚至招致国防专家的批评。李元华认为,有的政要为了个人利益确实在出卖澳洲的国家利益。

李元华说:“澳洲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当然不希望被另一个政府摆布。”“从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的角度,无疑不想要黄向墨这样的人。”

和统会听命于北京 实为统战机构

“和平统一促进会”(“和统会”)也是黄向墨为自己辩护的重点所在。替黄向墨出头的媒体称,黄向墨是澳洲“和统会”会长,澳洲情报部门拒绝其入籍和取消永居是违背“一中原则”。

横河表示,事实上,所有有“和统会”的国家都没有反对一中原则,即在外交上是承认中共政权的,根本不需要(和统会)促进澳洲的外交政策,而且作为一个国家,澳洲最多也只能做到这一步。至于“和统会”宣称的促进大陆和台湾的和平统一,这和外交政策完全是两回事,因为“统一”问题是中共的政策,是它的内政,无论和平统一还是武力统一,澳洲没有干涉其内政的必要。所以“和统会”在澳洲的运作根本不是为了澳洲的利益。

横河还说,“和统会”是中共统战部下属的中共外围机构,听命于北京。统战系统最上面是政治局常委,兼任政协主席及和统会会长。海外的“和统会”实际上就是一个听命于中共指挥的组织,随时可以根据北京的需要做出与“统一”无关的行动,成为中共推行其利益和政策的得力工具。比如组织欢迎中共官员领导人的访问,组织抗议它不喜欢的团体或个人等。而中共的统战就是拉拢一部分人打击另一部分人,这是中共使用了近80年的手段。

因此横河建议“和统会”和这些个人都应该依照《外国代理人法》注册。

中共不等于中国 黄向墨被质疑的是他与“中共”关系

黄向墨还辩解他和中国的关系受到情报机构的质疑。对此李元华说,问题出在他与中共政权的关系,而中共并不能代表中国。事实上,接受被外界公认的中共党媒《环时》的采访,正好证明了他与中共的关系。而且黄向墨在澳洲也确实在推动符合中共利益的政策。

李元华举例南海的问题,澳洲政府朝野两大党都有明确的主张。2016年,黄向墨却拉着工党议员邓森召开面向中文媒体的新闻发布会,站在与澳洲工党和国家相反的立场上表态,违背澳洲的利益去支持中共在南中国海的立场。

分析认为,澳洲和中国的利益不可能总是一致的,事实上由于中共的体制和意识形态与西方国家在根本上不同,分歧甚至对立的情况时有出现,如果在澳居民不理会国际秩序一味地支持中共,那么澳洲自然不欢迎这样的人成为澳洲公民。

不仅如此,李元华还表示,澳洲政府的决定与族裔背景无关,黄向墨是因为损害了澳洲的利益政府才对他采取行动。“不论是中国人还是其他族裔的人,如果有人损害了澳洲的利益,澳洲照样会惩罚。”“黄向墨只能代表他个人,并不能代表整个华人。”

鉴于黄向墨很多行为超出了一个正常澳洲居民应该有的行为,所以被澳洲拒绝入籍和撤销永居也就无可厚非了。

澳洲的自由和法制反被利用

从国际对各国言论自由度等的调查排名可知,外界普遍公认中国大陆是缺乏自由和法制的。然而中共党媒《环时》在报导中把澳洲对黄向墨的决定称为违背自由和法制。

李元华认为,黄向墨正是在利用澳洲的言论自由和法制。比如在澳洲可以控告任何一家媒体诽谤,一位澳洲议员曾在议会指责有人试图利用这一点让媒体噤声。而在中国,个人基本不可能控告中共党媒、官媒诽谤。

再比如,因为有自由,黄向墨可以在澳洲召开中文媒体的新闻发布会,支持中共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如果一个中国永久居民在大陆宣扬反对中共在南海的立场,恐怕早被中共当局抓起来了。而澳洲做的,只不过是不让入境。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多家澳洲中文媒体都全文转载了《环时》的报导,相当于替中共党媒宣传。但是已有澳洲西人记者发现,一家原先连载黄向墨专栏文章的中文媒体已经从其网站上撤下这些文章,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篇,而且其中只有一篇作者署名是黄向墨。

李元华说:“如果澳洲的安全情报机构没有确凿的事实的话,根本不会在两年多的研究后做出这么一个强硬的决定。”

他最后表示,这件事警示那些中共代理人,如果想脚踩两只船——一方面享受澳洲好的自然环境、社会福利,一方面又想从中共那里捞好处的人,可能将会面临类似的结果。#

责任编辑:宗敏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