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的樱花恋人(1)

作者:宇山佳佑(日本)

《我的樱花恋人》(春天出版提供)

  人气: 2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每当看到樱花,就会情不自禁回想。

无论经过多少时间,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你。

想起我那像樱花般的恋人——那就是你。

 第一章 春

剪刀发出欢快的节奏,仔细修剪着朝仓晴人的头发。

身后的美发师手势熟练,用指尖夹住他的头发,晴人的心脏噗通跳了一下,全身就像盛夏的太阳般发热,可以感受到手掌冒着汗。

晴人在剪发围布下用手掌放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擦掉手心的汗水,然后偷偷从镜子中注视她。

她一头微鬈的浅色头发,宽松的横条纹上衣,可爱的圆脸让人联想到猫。她专心的时候似乎习惯微微嘟起嘴。

——有明美咲。这是晴人暗恋对象的名字。

晴人听着店内轻声播放着披头四的《我愿意》(I Will),整张脸就像烤过头的麻糬一样快融化了。

有明小姐今天也太可爱了,到底是怎样的基因搭配在一起,可以生出这么可爱的女人?他很想感谢她的父母。

这时,美咲突然从镜子中看着他,他顿时就像火箭发射一样,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惨、惨了!被她发现我盯着她看!

“怎么了?”

美咲偏着头纳闷,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晴人炽热的视线。

“没事,哈哈哈……”

晴人夸张地笑了起来。

镇定,要镇定。我今天来这家发廊有重要的目的,这不是游戏,而是人生的一场大仗。

他看向窗外。发廊前是一条狭窄的车道,对面有一棵樱花树。那棵樱花树向右倾斜,外型不怎么漂亮。在春日的暖阳中,樱花尽情绽放。

隔着窗户看着和煦的春风,将花瓣吹向天空的景象,美得宛如照片。但是,平时看了会心旷神怡的风景,只会造成晴人此刻的压力。

本周末是樱花盛开的时期,周末过后,樱花就会凋零。没有时间了,今天一定要约有明小姐一起去赏樱花!

店内的背景音乐变成了披头四的《她爱你》(She Loves You),这首歌简直就在声援我。谢谢约翰、保罗,还有另外两名歌手。

他已经决定了作战计划——在闲聊中提到樱花的话题。

“你喜欢什么甜点?”

“布丁啊。”

“我喜欢樱饼!樱?啊,现在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本周是樱花开得最旺的时候,下周就会下雨。啊!如果你有空,要不要一起去赏樱!?”

就这么办,这是最好的方法,没有更自然、更有型的邀约方式了。好,那就开始吧……不,不对,等一下!从樱饼转到樱花是不是太牵强了?对,那就从“已经是樱花的季节了”开始。

他鼓起全身所有的勇气打算开口,但因为太紧张了,嘴巴僵住了,根本张不开。剪下的头发每次掉落在地上,他就觉得像沙漏里的沙子掉在地上,越来越坐立难安。晴人用力闭上眼睛,硬是开了口。

“……樱、樱、樱……樱……樱……樱……”

惨、惨了!没办法完整说出“樱花”两个字!这简直就像是在模仿苍蝇叫的神经病!没时间了!快约她!朝仓晴人,赶快鼓起勇气!

“你最近很忙吗?”

美咲先开口问他。

“啊!?喔,没有。”

因为事出突然,他忍不住结巴起来。

“但职业摄影师很厉害!而且你在得奖之后自立门户,你才二十四岁吧?”

“嗯,是啊……”

“是喔,虽然和我只差不到一岁,但太了不起了。我也得好好努力才行。你最近都在拍什么照片?啊,现在是春天,所以都拍樱花吗?”

樱花!?天赐良机!他下腹用力,猛然转过头。

“现在是樱花的季节!如果你有空,要不要一起去赏樱……”

——喀嚓。他听到剪刀尖锐的声音。

美咲停下手,脸色苍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了?该不会是一下子剪太短了?完全没有关系!

这时,他发现剪刀前端沾到了鲜血。

“咦?剪刀上有血?”

下一刹那,坐在隔壁座位的女客人转头看了过来,立刻发出好像恐怖片般的尖叫声。店内立刻乱成一团。

男店员叫着:

“赶快拿毛巾过来!”

“叫救护车!”

晴人偏着头,搞不清楚状况。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对不起……”

听到小声道歉的声音,晴人转过头,发现美咲面无表情地流着泪。

为、为、为什么要哭!?她该不会对和我约会赏樱厌恶得想哭!?哇,连我都快要哭出来了!

“你为什么要道歉?”

晴人露出僵硬的笑容,诚惶诚恐地问,她用颤抖的手指着地上。地上有一块沾满鲜血的耳垂。

啊,耳垂。但这是谁的耳垂?

那是晴人的耳垂。

他从镜子中看到滴着血的左耳,从椅子上跌落了下来。

“呜哇————————我的耳垂————”

当他回过神时,听到店里的背景音乐变成了披头四的〈Help!〉。

***

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救护车上,晴人躺在担架上,满心歉意地闭上了眼睛。美咲的身影浮现在眼前。

晴人在一个很平常的夏末午后认识了她。

高中棒球比赛已经结束,晴人失去了每天的乐趣,于是来到下北泽,想整理一下因为太长,看起来有点邋遢的头发。之前常去的那家,剪发只要两千圆的平价发廊,倒闭了,所以他必须重新找一家店。

下北泽并不在他平时活动的范围内,但他打算去比利治玩家杂货店买《像饭团一样的猫.鲔鱼彦》写真集,于是带着“最好可以找到物美价廉的发廊”的轻松心情,骑上刚买的雾黑色登山车来下北泽。

Penny Lane发廊位在离下北泽车站有一小段距离的住宅区角落,一尘不染的白色外墙令人印象深刻,用有点矫情的俏丽文字写着‘Penny Lane’的招牌在门把上得意地摇晃。

说句心里话,他并不喜欢这种矫情的店,主打时尚美发沙龙的店通常都不是什么像样的店,店里应该都是一些轻浮的美发师。还是去住家附近的理发店剪一下就好,反正包含修脸才四千圆。

虽然他原本抱着这样的偏见,但看到店门口的黑板上写了“新客人 剪发三千圆!”这几个字时,忍不住停下了脚步。

虽然不太喜欢,但价格很实惠,这次就去剪一下……

他推开深棕色的沉重木门,立刻听到了披头四的〈Here Comes the Sun〉这首歌,戴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像是店长的男人皱着眉头,在柜台内敲着计算机。

店内并不大,只有四张椅子和一个洗头台,两名店员忙碌地在店内跑来跑去。一个一头金发,另一个留着侧分线上梳的发型,两个年轻男人看起来都很轻浮。

晴人瞥了一眼那两个美发师,用鼻子冷笑一声:

“果然是轻浮到家的发廊。”

他坐在沙发上,在问卷调查表上填写必填事项——

“你好,我是今天为你服务的发型设计师有明。”

晴人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抬头一看,立刻对她一见钟情。

经常有人用“被雷打到”来形容坠入情网的瞬间,晴人受到的冲击不光是被雷打到而已,简直就像是走在街上遇到了雷神,然后一路被雷神追着打。

美咲的腰上挂着使用多年的剪刀包,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看着他露出微笑。整个人都在发光。

没想到偶然走进一家发廊,竟然有艳遇。也许这是长得像饭团一样的猫.鲔鱼彦送给我的礼物……啊!他慌忙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惨了!为什么这种时候偏偏穿了一件很土的T恤!胸前还大大地写着“Endless Summer”几个字!她一定很想吐槽:

“夏天还没过完吗”!

晴人拚命用手背擦着额头渗出的汗水。镇定,要镇定!自己流太多汗了!不要再流汗了!她一定会觉得“这个人是冰做的吗?”!

但是,美咲似乎完全没有产生这些想法,她面带笑容说“请跟我来”,然后把他带到美发椅旁。

在剪头发的过程中,晴人一直着迷地看着美咲。

不知道她几岁?住在下北泽吗?有男朋友吗?她绝对有男朋友。因为实在太可爱了。是同事吗?如果是那个戴着花俏眼镜的家伙,就未免太没天理了……嗯?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从镜子中发现她似乎有点紧张。美咲似乎察觉了他的视线,好像在说重大秘密般小声告诉他:

“其实今天是我第一次正式为客人剪头发。啊,但我曾经为发型模特儿剪过几次,所以不必担心!只是有点紧张,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请你随时告诉我。”

没关系!只要是你剪的,就算剪得像飓风扫过一样乱七八糟也没关系!而且我想被你剪得乱七八糟!美咲一脸歉意的样子太可爱了,让他忍不住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虽然她一脸不安,但剪出来的效果很不错。一方面是因为内心的偏袒,再加上平时去剪头发的廉价理发店老板是手一直抖不停的老头,所以晴人对她剪的新发型感到非常满足。

“谢、谢谢你,清爽多了,该怎么说,好像变得比较帅了,哈哈哈……”

我就说不出更像样的话吗?他为自己的词汇贫乏感到沮丧,但她笑着说:

“太好了!”

她的笑容太可爱了。

那次之后,晴人为了见她,每个月都会去Penny Lane发廊报到一次。起初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几句,随着见面次数增加,聊天的内容也增加了。而且晴人还发现,她竟然没有男朋友。

晴人得知这件事的那一天实在太高兴了,走进下北泽的站立酒吧,独自喝了八杯高球鸡尾酒。

虽然为了美发师去剪头发的动机很不单纯,但对晴人来说,见到美咲的时间是无可取代的美好时光,如果说是他人生唯一的乐趣也不算夸张。只要她聊到什么电影,在下一次见面之前,他都会先去看那部电影;听她说手变得很粗糙,就立刻上网查资料,然后告诉她中医很有效。

她早晚会交男朋友的恐惧总是像野兽般在他内心张牙舞爪,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必须赶快邀她约会……

这种焦急导致了今天的失败。◇(未完,待续)

——节录自《我的樱花恋人》/ 春天出版社

责任编辑:李昀

点阅【小说:我的樱花恋人】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热带的黄昏总是短暂,转瞬即逝,而最后的那一名队友仍然没有回来。那迟迟不退的暑气,一股股的从地里涌上来,涌进人的心里,闷得全队愈发的焦急。
  • 虬毛伯站在路边,车辆不停地来来去去,速度都很快,红绿灯在路的两端很远的地方,前面是高耸的堤防,后面是街道。
  • “永清浴室”已逾半世纪,有记忆以来,它就存在了,坐落在一条五金街上。这条街两边由两排上下二层的洋楼所组成,从街头到街尾,一楼的店面卖的全是五金类,像铜条、铁板、螺丝钉、铁钉、云石……
  • 在上海,木兰很快就学会了如何在拥挤不堪的人潮中让自己不受到“排挤”;在汹涌的人潮中,基本上需要多看两眼,才能发现到她与其他人的不同。但这里的人随时都在赶时间,没有人会多看木兰两眼,所以她也就享受不到身为老外,可能会被“礼让”多一点空间的特权。
  • 他察觉自己从未理解千变万化的螺贝世界:为什么是这种网格花纹?为什么有这些介壳、这些结瘤?
  • 他穿着三件式西装,背心底扣没扣。妈咪总是说,那是找对象时要注意的征兆之一,她说,真正的绅士不扣底扣,表示这个人见多识广,是个阶级及社会地位恰到好处的优雅男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