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中贸易谈判将继续 需解决哪五大症结

美国商界表示,任何美中贸易协议必须是详细的、可执行的、有时间限制、且真正能给美国公司带来市场准入的协议。图为上周在北京举行的美中谈判。(Mark Schiefelbein/POOL/AFP)

人气: 79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许祯祺综合报导)美中第七轮高层贸易会谈上周五在北京结束,计划本周在华府继续谈判。媒体分析,谈判内容主要集中在五方面不容易解决的议题上。美国商界表示,任何协议必须是详细的、可执行的、有时间限制,且真正能给美国公司带来市场准入的协议。

2月17日,美国总统川普在与幕僚进行会面和电话会议后发推文说,第七轮谈判在非常多领域取得了很大进展。

上周五,白宫发表声明说,美中双方进行详细且深入的讨论,但仍有许多工作要做,以在2019年3月1日前继续处理所有悬而未决的问题。双方并同意以谅解备忘录的形式记载双方的任何承诺,以及下周于华府继续谈判。

美中已经对超过3600亿美元商品双向贸易征收关税,对中国经济造成很大压力,全球金融市场也因此波动,一些美国公司也受到影响。

川普上周表示,如果看到与中方谈判“正在接近达成协议或者交易正在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他有“可能延长”对中国商品加关税的时限。

法新社2月17日刊文,列举美中下一步谈判需要解决的五大症结。

1. 知识产权盗窃和强制技术转让

美方一直指责中共鼓励对美国知识产权进行盗窃的行为,同时迫使美国公司将商业机密交给中国合作公司,以换取市场准入。

中共政府去年12月26日公布《外商投资法》中英文草案、纳入“不得强制转让技术”等规定,除被部分专家质疑北京“纸上谈兵”外,也有美国专家认真对草案逐条提意见,指出文件本身就存在大漏洞。美国官方对此法案未有明确回应。

美国联邦调查局最近表示,正在调查中共在美国的经济间谍活动,司法部正在针对中共间谍和盗窃行动,展开起诉。

最近,司法部指控中国科技巨头涉嫌盗窃商业机密,其中包括一项旨在奖励盗窃美国公司(中国公司竞争对手)技术的计划。

2. 中共产业政策

中共产业政策引起外界关注,尤其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该计划旨在通过政府对国内企业的慷慨支持,企图在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成为全球领导者。

因这项计划引发争议,去年,北京和中共官方媒体淡化了这一政策。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提及“中国制造2025”时说,不要低估该计划,它的确是在国家层面上与有相应产业的国家竞争。

美国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上周提出一项法案,拟通过限制中资在美投资,对中共政府产业政策支持的商品征税等方法,来对抗中共“中国制造2025”计划。

3. 国家补贴

近年来,中共国有企业加强了其在国内主导地位,但面对西方市场要求其改革的需求。

华府希望中共当局减少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并减少对产业和公司的国家补贴,以杜绝不公平竞争行为。

路透社援引了解美中第七轮贸易谈判的消息来源报导,中方承诺使其行业补贴计划符合世界贸易组织(WTO)规则,并终止那些扭曲市场的做法,但没有具体说明如何实现这一目标。美国方面对中共这些承诺持怀疑态度。部分原因是中共长期拒绝披露其补贴情况。

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经济学家崔凡(Fan Cui,音译)表示,如果美国想要讨论超出WTO协议范围的国家补贴,中方可能不会同意。“我担心本月完全解决这个问题很难”,他说。

美国官员表示,刘鹤谈判团队提出的市场开放承诺,并未超越习近平去年4月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及的金融和汽车行业等自由化进程。

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高级研究员、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北京办事处负责人詹姆斯‧格林(James Green)告诉《金融时报》:“提高透明度是第一步,但即便如此,这也是很困难的一步。”

格林指出,即使北京同意废除其中一项特定的补贴计划,也可能有许多其它补贴渠道用于中国重点工业项目。

4. 贸易赤字

中国去年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创下创纪录的3233亿美元。北京已经承诺购买美国大豆和其它商品,并在谈判中也再次提到大肆购买美国商品,以推动白宫达成协议。

白宫周五也有提到有关采购美国商品和服务的讨论,目的是减少“大量持续的双边贸易逆差”。

但中方任何购买狂潮都可能严重依赖中共国企,而国企是本次贸易谈判的议题之一。

5. 达成何种协议?

依美中发表的声明,上周谈判最明确的进展是双方同意以谅解备忘录(MOU)的方式,呈现达成的交易。

美方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在1月底第六轮贸易谈后强调,双方达成的任何交易都必须纳入执法(enforcement)机制,以避免中方重蹈覆辙,不履行承诺。

美方要求任何协议必须解决导致结构性变化、以及减少美中贸易逆差,还可进行核查协议执行情况。本月早些时候,川普表示,达成的协议“必须包括真正的结构性变革,以终止不公平贸易行为”。

不过,中共驻WTO代表说,这需要时间,并提到谈判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花了十多年时间。

据彭博新闻2月17日报导,美国商界团体对第七轮的进展迹象表示欢迎,但敦促双方进一步减少分歧。

美国商会负责人国际事务麦拉‧布里恩特(Myron Brilliant)在一份声明中说,只有在贸易谈判取得进展,以解决一系列结构性改革问题, 包括对强制技术转让的担忧,以及市场准入切实改革等,且必须是明确的、具体的和可执行的,才能达成最终的全面协议。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主席克雷格‧艾伦(Craig Allen)说,任何协议都应该是“详细的、可执行的、有时限的,并在市场准入方面获得改善,能为美国公司、工人和农民带来重大改变”。

福克斯新闻2月17日发表评论文章说,因为北京长期以来一直在国际协议和承诺上进行欺骗,如2015年,中共向时任总统奥巴马承诺,不会进行网络攻击或军事化南中国海岛屿,但中共违背承诺;1984年,中共承诺英国尊重香港自治权以换取香港移交,中共也违背了承诺。

文章说,如果川普签署协议,他应该发出信号,这只是一个起点,而不是结束。川普可以明确指出,美国不会回到过去忽视中共行为的糟糕时期。#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02-18 3:3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