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新闻看点】李锐出殡为何引高度关注?

人气: 2292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1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中共自由派元老、101岁的李锐上周六离世后,今天(2月20日)在中共八宝山殡仪馆举行了告别仪式。网络照片显示,李锐的遗体上覆盖了中共党旗。

美国之音报导,灵堂里还有习近平、李克强等送的花圈。不过葬礼很“简化”,没有悼词,也没有哀乐。

身在美国的李南央对BBC表示,作为李锐的长女,她不会去参加仪式。她指出,中共的做法背离了她父亲“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的意愿。是意愿,而不是遗愿。

点击下载视频

李锐不接受“血红的党旗”

中共在八宝山举行追悼会,在李锐遗体上覆盖党旗已经违背了李锐的意愿。现在只剩下李锐的遗体归宿——是不是进八宝山公墓。那么李锐为什么有这样的意愿?他出殡的消息为何引起外界高度关注呢?

李南央向 BBC表示,她知道父亲“绝对不能接受将他定位于一个共产党的正部级干部进行追悼”。她说,“相信父亲在天有灵,一定会对那面盖着染满人的鲜血的腥红的党旗下的李锐恸哭长啸。”

大家知道,在中国的传统习俗中,人去世后由配偶和子女操办葬礼。对此李南央说不会顾及世人怎么看,只需要“能够面对父亲,面对自己”,会用自己的方式悼念父亲。

李南央说将在4月李锐冥诞前,在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公开李锐留给世人的东西。包括李锐生前捐献给美国档案馆的所有日记、工作笔记等历史资料。

李南央说,“这是一个比较正式的仪式”,既是对父亲祭奠,也是完成“父亲的愿望”。因为李锐认为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认可了他的历史地位,认可了资料的历史价值”。

李锐“记录了历史的冤假错案”

据介绍,李锐生前捐赠给胡佛研究所的资料,包括他在1935年到2018年期间所有的日记原件、信件以及他参加庐山会议时和参加土改时的工作笔记等。李南央已经把部分手记整理成了电子版,录入了1千万字左右,“一个字都没改,一个字都没删,完全是原文。”

李南央说,李锐的日记记录的多是事件,基本没有对感情的抒发和对问题的认识。她举例说,日记里面记录了中共的“批条子文化”,“日记里批的条子不下上千个”。

她说李锐的日记里有“非常多的内容能反应出来,中国的所谓改革开放根本不是市场经济,还是条子经济,还是领导人说了算”。在李锐的记录中,这些条子是谁批的、什么时候批的、批的数额等等,都一一在案。

此外,李锐在土改时期的工作笔记“记录了历史的冤假错案”。李南央认为,这些笔记是“历史的素描”,可以让人“从共产党的内部看共产党是怎么做决策的。”

李锐在工作笔记里面讲,“老百姓和贫农不肯分地主的财产和田地,说这是丧天良的事。共产党说农民的觉悟太低。结果真正去分地主财产的人,都是地痞流氓,是农村最好吃懒做的人。而且这些人是分财,不要地。”

大家知道,李锐生前有一本著作《庐山会议实录》,这是他退休后写的回忆录。1959年的庐山会议是中共夺取政权后召开的“里程碑式”的会议,从那以后,许多党内的反对声音消失了。当时李锐也被划入“彭德怀反党集团”,被中共开除了党籍。

对这段历史,没有历史记载会议是如何召开的,会议讨论了什么,外界也无从得知。李锐的回忆录才让外界得知了庐山会议的真相。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秘书鲍彤在李锐去世当天发出悼念推文,并概述了李锐的回忆。当时中共领导人陈云把李锐调到组织部,目的是要李锐去牵制和监视胡耀邦。李锐在书中表示“我怎么能干这种事!”

李锐对毛泽东的罪恶和人品深恶痛绝

鲍彤推文说,李锐对毛泽东的罪恶和人品深恶痛绝,他的夙愿是宪政民主大开张。

鲍彤说李锐对毛泽东的罪恶和人品深恶痛绝,这个不难理解。李锐曾任毛泽东的秘书,对毛泽东的了解自然比一般人要多,也更细致。了解得越多,毛泽东的画皮被他撕得也就越干净。

他曾担任自由派杂志《炎黄春秋》的顾问,曾指出毛泽东“执政有错,文革有罪”,还提出过给“六四”平反等。美国之音指出,李锐是“体制内自由派代表人物”。

这样的一个人物,又是中共高官,可能阅透了中共的黑暗与邪恶,而且比普通人要深刻得多。所以他的葬礼被当局严控、也被外界关注就不难理解了。

“敏感人士”被严控参加李锐葬礼

不过对大骂中共的李锐,虽然当局严控“敏感人士”参加他的葬礼,但有不少人看到了习近平、李克强送的花圈。据联合新闻网报导,李锐是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好朋友,任职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时,推荐了习近平升任厦门市副市长。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分析,李锐作为中共内部人士,从内部看到了更多的黑幕,使他改变了当初对共产党的看法,也对毛泽东感到深恶痛绝。正是基于这些,李锐才有意愿“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也就是与中共彻底脱离。

如此说来,李锐可能已经把与中共为伍的经历当作了耻辱,盖党旗、进八宝山更是对他的侮辱。

李南央在声明说,“李锐是个人,是个在共产党的铁腕统治下保持了独立的头脑,宣讲尝试的有着真性情的人。” 是个有“独立思考”的知识分子,“那面镰刀、斧头的党旗上没有他的位置”。

好的,感谢您关注新闻看点,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

责任编辑:李昊

评论
2019-02-21 5:1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