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摄影师赴台拍收容所动物 爱台湾盼每年造访

法国独立摄影师吉米到台湾打工度假期间,拍摄许多台湾黑熊等野生动物照片。吉米说,他太喜欢台湾,希望每年都能造访台湾。(中央社)

人气: 20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1日讯】法国独立摄影师吉米到台湾打工度假,走遍全台及离岛的同时,拍摄了许多生活在收容中心的野生动物。为替台湾黑熊保育协会出力,他在巴黎办展览、义卖作品,收益将捐给协会。

据中央社报导,台法打工度假计划于2016年生效,正好给了刚毕业的吉米.伯纳多(Jimmy Beunardeau)一个长期旅行及拍摄动物的机会。当时28岁的吉米从摄影学校毕业,打算在而立之前找个与法国互相开放打工度假签证的国家远行。

与法国有这种交流的国家有15个,吉米在搜集资讯时,看到网路上一段影片,介绍屏东科技大学野生动物保育研究所副教授、人称“黑熊妈妈”的黄美秀,他深受触动,又发现台湾正好开放法国青年打工度假,就这样顺理成章成了第一批赴台打工度假的法国人。

吉米出身法国西部诺曼第地区(Normandie)的欧纳(Orne)省,单此一省境内就有两个区域自然公园,吉米老家附近也有一座森林,他自儿时起,就有许多机会观察自然环境及野生动物。

法青年赴台打工度假 义卖摄影作品助野放小黑熊
法国独立摄影师吉米到台湾打工度假,拍摄许多生活在收容中心的野生动物。为替台湾黑熊保育协会出一份力,他在巴黎办展览、义卖作品,收益将捐给协会。(中央社)

“其实我小时候想当个兽医”,吉米在巴黎家里受访时笑说:“但我的数学成绩太差了,当不成。”没当上兽医的吉米,找到别的方式表达对动物的爱。他先学习电影,然后转为摄影,两年前成了独立摄影师,自然环境、野生动物保育一直是他的工作重心之一。

在台湾打工度假的6个月期间,吉米在板桥找了个落脚据点,人却在全台湾及离岛到处跑,去过的地方可能比一些台湾人都多。他的足迹遍布台北、基隆、宜兰、花莲、台东、屏东、高雄、台南、台中、桃园,还有兰屿、绿岛、小琉球,也去了马祖的北竿、南竿和东引,拍到了“蓝眼泪”美景。

吉米细数两年多前造访过的十几个地方,一长串中文地名念下来,几乎不用换气。打开吉米的个人网站,首页就是他肩负背包、走在宜兰海滩上的背影,远山氤氲,说不清是暮霭还是晨雾。

网站收录许多他的作品,有在寮国受虐被收容的大象,也有在台湾屏东保育类野生动物收容中心的各种动物,它们有的曾落入陷阱,有的出自马戏团,伤痕在这里不足为奇,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一边拍摄动物,吉米一边体会到有些美丽的生物正逐渐消失。

“一种美丽动物消失,对一个国家来说可能是一种创伤。”他说:“我希望年轻人了解世界上野生动物濒危的现况,例如在台湾,云豹已失去踪影,我们不会希望未来也只能从照片上认识台湾黑熊。”

他在屏东拍摄的作品散见于GEO少年版(GEO Ado)、GEO精选版(GEO Collection)等法国杂志,还计划未来出版摄影集,唤起更多人对野生动物保育的关注。

法摄影师吉米希望每年都能造访台湾
法国独立摄影师吉米到台湾打工度假期间,拍摄许多台湾黑熊等野生动物照片。吉米说,他太喜欢台湾,希望每年都能造访台湾。(中央社)

他相信,人类与野生动物的理想距离就是只观察、只欣赏,尊重动物栖地,不要有人为影响,这些说来简单,人类却似乎不易做到。结束打工度假后,吉米又为了展览和讲座去了两次台湾,今年3月还要再去停留两个月,“我希望每年都去一次台湾,因为我太喜欢台湾,有很多计划想做,我对这个国家抱有热情,台湾人很可爱,文化也让我很感兴趣”。

去年7月,一头小黑熊在花莲南安瀑布附近与母熊失散,当时太过虚弱,不适合独自在野外生存,经照料后,还需要评估,最快可能于春天野放。

这次访台,吉米将持续与黄美秀及台湾黑熊保育协会合作,到收容中心拍摄更多照片,还将首度探访澎湖;他也将全程记录小黑熊野放过程,做报导和教育用途。用摄影呈现野生动物保育题材,有各种角度,除了拍摄动物本身,吉米的镜头也常瞄准拯救动物、试图“补救人类所犯错误”的一群人。

在吉米心里,台湾最美好的回忆都与人和自然有关。例如新年前夕,他与屏东的朋友到花莲山上拜访原住民,一起烤肉、庆祝,他记得原住民不可思议的美妙歌声,也忘不了新的一年1月1日清晨遥望曙光中的云海,对他而言,那是一个“魔幻时刻”。

这样的时刻,吉米在台湾体验过不只一次。他曾在小琉球的海里独自泅泳,回过神来,发现身边围着数只海龟和他共游;还有与黄美秀的相遇,她对动物的热爱给了吉米很大的启发。许多类似的美丽时刻串连起来,拼成一幅有情的台湾风景,促使吉米想为这片土地尽一些力。

2月23日,法国“为濒危物种发声”组织(AVES France)响应国际拯救熊日(International Save Bears Day),在巴黎第4区的史卓文斯基广场(Place Igor-Stravinsky)策划活动,吉米将借此机会介绍他在台湾的摄影作品,举办展览,同时义卖,收益将捐给台湾黑熊保育协会,由协会决定如何运用。

他说,野放小黑熊之前还有许多准备工作,想必需要经费,他希望自己的作品能替台湾黑熊保育协会募集一些资金,除了现场义卖,也放在网上贩售。

到目前为止,吉米与台湾朋友都以英语沟通,但根据他的旅行经验,在某些地方、和较年长的人交流,还是中文方便。为此,他说:“我必须学中文,今年要在巴黎开始学,得找到一个好老师,我有点害怕,感觉很复杂。但话说回来,法语好像也很难。”

责任编辑:钟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