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许茹:南京公安大数据中心主任猝死是偶然?

大数据(又称:巨量数据、巨量资料,Big Data)是现在当红的技术。(JOHN MACDOUGALL/AFP/Getty Images)

人气: 614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3日讯】据江苏警方披露,51岁的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沈鹰在2月20日晚加班时突感身体不适,遂去医院做检查。21日凌晨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当日下午,江苏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副市长,南京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孙建友即前往其家中吊唁。

沈鹰猝死无疑对其家庭是个沉重的打击。如果其父母健在,应该是无法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的。然而,沈鹰的家人、亲朋、同事在慨叹的同时,是否会想一想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年富力强的他,猝然离世?是因为工作劳累?是偶然?还是另有他因?究竟是什么样的工作让他如此频频加班,劳心劳力?又是什么原因在其死后,南京公安局的一把手即前往其家中“慰问”?

警方公示的资料可以为我们找到些许答案。1990年毕业于国防科学技术大学的沈鹰,即参加了公安工作,曾先后任南京市公安局科技信息化处副处长、南京市公安局大数据中心主任等职。他的主要工作是推动公安信息化建设,先后参与和主持了公安部、省公安厅、南京市公安局多项重点信息化项目的研发和设计工作,如其主导研发的“数字警务综合信息平台技术研究及应用”项目,成为公安部指定的推广项目,至今已在全国包括江苏、湖北、湖南、广东、云南等12个省130个地市公安机关使用。

该项目通过引进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设计搭建了“1+3(3)+X”南京公安信息化新一代应用体系(即由一个云服务平台、三大数据资源库、三大业务应用、三大延伸应用和N类专业应用),开发了一系列基础工作和实战应用系统,如“社区治理一体化平台”、视频监控户籍化管理的“金陵管家系统”、融合数据加上智能研判的“智慧刑侦平台”等,极大提高了公安系监控社会、民众的能力。沈鹰也因为研发的项目获得了中共公安部科技进步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等,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据其同事介绍,沈鹰“工作起来有点忘我,他对中心每一个项目、系统甚至每一个界面都要亲自过一遍,中心100多个系统他可以说是了如指掌”。可以想见,沈鹰在南京警方数字化监控民众方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也就可以明白为何南京公安局一把手第一时间亲到其家,而且同样不难想像的是,在随后的葬礼上,南京警方一定会搞得声势浩大。

然而,在中共和沈鹰看来的所有这些成果,或许正是沈鹰的催命符。去年8月,一名自称是中共体制内的公安系统人员在网上曝光了中共搞大数据、大情报系统的诸多黑幕,称中共以“更方便破案”为借口的数据监控成为对广泛领域的民众的迫害工具。

文章称,身为公安人员的他曾一直认为大数据、大情报系统可以帮助一线人员更方便地破案(两抢一盗、暴力犯罪、团伙作案等),但近几年却发现,大情报系统成为了中共对小部分族裔的迫害工具。

文章透露,在公安系统内部,有一套系统进行人员类别、标签与画像。这个人员画像只在警综系统内可以被看到,一般户籍警对此完全看不到。人员标签通常分为几大类,包括涉恐人员、涉稳人员、在逃、涉毒、前科人员、本地关注人员、政治类、暴力恐怖类、群体性事件类、极端个人、矛盾纠纷类、其他人员等。

其中涉恐人员又包括“涉疆人员”“涉恐重点人”“恐怖或分裂组织境内关系人”“暴力恐怖犯罪刑释解教人员”“被击毙、判刑暴恐分子亲属”“懂制枪制爆技术人员”等。“涉稳人员”则包括被中共迫害的西藏人士、法轮功学员、宗教人士,而退役军人则是当局“维稳”的重点,包括“涉军人员”“下岗转业志愿兵”“原8023部队退役人员”“对越自卫还击战退役人员”“企业军转干部”“复员干部”“伤残退役人员”“其他涉军人员”。

此外,“涉稳人员”还包括各类传销、非法集资等经济案件中的受害人,如“万家购物传销案”“天津私募股权基金类”“广东邦家租赁公司非法集资案件人员”“河南担保类非法集资涉稳人员”“泛亚涉稳人员”“e租宝涉稳人员”以及访民,网上重点人物,有“前科”人员、民办教师等。

政治类的则包括了新疆,西藏,蒙古等种族问题,其他还有八九学潮人员,气功和宗教人士。文章列出的种类之繁多,几乎覆盖了各个民众群体。

虽然无法确认上述所言是否与沈鹰研发出的系统有关,但其研发的系统很明显同样是助中共为虐的工具。那么,在“天灭中共”、报应一个接一个的大势下,沈鹰的猝死能是偶然的吗?

仅仅翻看过去两年的大陆新闻,就可以发现多地警察猝死、患癌身亡的消息,其中亦不乏网安人员。比如2018年10月24日上午,四川省内江市公安局网安支队支队长罗刚在参加全局工作会议时,突然猝死,时年46岁。

罗刚的简历显示,他于1998年底至2009年任内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警察,其后升任治安支队副支队长至2014年5月,任内江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至2018年1月,死前则一直担任公安局网安支队支队长,其网安支队的要务之一是监控法轮功学员,监控敏感人士。

再如2017年10月,四川平昌县43岁网安大队长赵永平被曝在患肺癌半年后死去。报导称,赵永平所在的网安大队是24小时工作制,可以做到及时预警、精准处置和打击。赵永平经常替班,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在网安大队总能看见他。住进医院后,他还把办公室挪进了病房。除了吃饭、睡觉,只要一醒来,便点开手机投入“战斗”,绝不放过一个“敌情”。而其所在的平昌县公安局曾对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实施监控、骚扰、抄家、绑架、刑讯逼供、非法判刑,这其中不能说没有赵的“功劳”。

不管沈鹰、罗刚、赵永平以及众多的网警、众多继续追随中共的警察、国安们是否相信,善恶有报是天理,而且报应从不缺失,只不过争个早晚。看明白了的警察们,为了自身生命计,还是悬崖勒马的好,切勿成为即将灭亡的中共的陪葬品。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9-02-23 4:5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