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顶级智库揭内幕 中共如何对外国进行干预

英国顶级国防与安全智库“RUSI”2月20日对外公布一份报告,披露中共在海外实施的各种形式的干预行动,包括“精英俘获”、在海外撒钱制造“依赖性”、在外国政要身边安插中共自己人做顾问、进行威胁等。图为英国首相梅(Theresa May)2017年在RUSI讲话。(Odd ANDERSEN / AFP)

人气: 416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2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英国顶级国防与安全智库“RUSI”2月20日对外公布一份报告,披露中共在海外实施的各种形式的干预行动,包括“精英俘获”、在海外撒钱制造“依赖性”、在外国政要身边安插中共自己人做顾问、进行威胁等。

干预领域涉及政治、学术界、大学、智库和媒体等。报告还披露,中共擅长转移视线,把外界对共产党的指责说成是“反中国人”、“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从而使自身从被指责中脱身。

这份名为“中英关系:影响与干预的界限在哪里?”(China–UK Relations Where to Draw the Border Between Influence and Interference?)的报告,由英国“皇家国防与安全联合服务研究所”(RUSI)公布。

“RUSI”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也是英国顶尖的国防与安全智库。在1831年由曾打败拿破仑的威灵顿(Arthur Wellesley)公爵创办,至今188年仍然保持政治上的独立性。

此报告的作者是英国前外交官彭朝思(Charles Parton)。彭朝思在37年的外交生涯中,大部分时间是在中国或从事中国相关事务。他曾任欧盟驻华代表团的一等参赞,聚焦于中国政治和内部发展,并向欧盟及其成员国提供有关中国政治如何影响其利益的分析。他是英国国会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House of Commons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的中国问题专家顾问。

中共为何要进行干预?

报告说,一件事是不变的:这个党(共产党)最重要的考虑是确保其能够持续掌权,尤其是因为专制国家的政治过渡往往是暴力的,个人后果是危险的。中共的首要任务就是避免不稳定和动荡这些可能导致其被推翻的因素。

因此,中共除了在国内加强一党专政的“合法化”外,还企图通过对外干预来寻求外国对该党的“成就”和政策的“支持和认可”,让这种“支持和认可”再传到国内来,使中国人民相信党所取得的“成功”,从而加强中共的权力运用。

报告说,中国共产党因此把控制海外有关对中共的评论看得与在国内加强其专权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一样重要。这对推广其地缘政治目标也同样重要。

在海外进行干预的工作由中共的统战部(UFWD)进行,并且得到党和国家的其它主要部门和机构支持。

中共现在的政策是“走出去”,包括在全球推广“一带一路倡议”(BRI),在海外部署军队,寻求在东亚的领导地位和控制周边海域。当认为外国重要的时候,中共也必须要让外国事务符合中共的利益和宣传。

中共还希望控制居住在海外的中国公民,如学生、学者、商人以及海外华人社区,帮助推动中共的利益。报告说,近几十年来移居海外的华人中越来越多的人被要求遵循党的路线,中共可以利用这些华人的亲戚或商业利益为施压杠杆来迫使他们这样做。

中共进行外国干预的伎俩

报告表示,中共在海外进行干预的一个主要工具就是制造对中国资金的依赖性。外国机构为避免失去资金支持,往往会实施自我审查和自我限制政策。此外,中共还安插自己信任的人在国外的大学、媒体、政治或商业领域推动中共的利益。

报告说,中共实施干预的另一个手段就是“精英俘获”(elite capture),任命在外国有一定影响力的人到中国公司、智库或中国大学任职,俘获的目标包括前政要、公务员、商人和学术界或智库的高级工作人员等。中共通常会给他们提供慷慨的咨询费,从而使他们可能更容易成为中共的目标。此外,中共还安插自己人作为西方政治人物的顾问,帮助推动中共利益。

报告说,中共给西方国家带来更隐蔽的威胁是黑客、网络攻击、控制西方国家的基础设施以及间谍行动。

报告指出,中共对西方的干预“是以牺牲西方国家的利益和价值为代价的,严密且冷酷地推动中共的利益”。

该报告从七个领域披露中共的干预:对学术界、智库的干预;西方媒体和出版自由;言论和法治自由;公共政策与政治;间谍;对重要国家基础设施的威胁;更广泛的技术威胁,包括监视和控制技术/系统的输出和网络管制。

中共擅长转移视线

RUSI报告明确指出,谈论中国和中国的政策实际上是在谈论列宁主义制度,也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政策。本报告中对中国(共)的批评不是针对中国人。“这个党(中共)擅长将对自己的批评反而说成是反中国人”,这要坚决制止的,因为这允许中共以“这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为借口转移西方对共产党政策的批评。这也影响了海外华人的声音。

报告还披露,中共在海外经常会以一些在外国政府看来不想要、但还不至于不可接受的活动,来转移外界聚焦其进行的更不可接受的干预活动。通过这样做,中共就可以在其被指责对外国构成威胁时宣称,“这种威胁被夸大了”。

去年美国的一篇调查报告同样提到了中共擅长转移视线的问题。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的资深研究员、记者费什(Isaac Stone Fish)在进行了大量采访和调查后发现,为了让任何对中共不利的观点噤声、稳固其统治,北京采取了一个转移视线的招术。这个招儿旨在将外界视线从中共最核心的敏感问题上转移出去。

例子之一就是去年4月,中共民航管理局向四十多家外国航空公司发信,信中规定,台湾必须被称为“中国台湾”或“中国台湾地区”,地图上必须将台湾和中国大陆用同样颜色标示。否则他们将会面临惩罚。

费什在介绍中共这一招数的第一步中指出,中共希望美国学者将“三T”,也就是台湾(Taiwan)问题、西藏(Tibet)问题和天安门(Tiananmen)事件视为中共最敏感的问题。中共的战略是,美国人一旦将“三T”固定为中国(中共)的最敏感问题,就会更有可能忽视什么才真正是中共的最敏感问题:“曝光中共领导人所做的坏事,批评(中共的)具体政策”,鼓励在中国的其它政治组织,“呼吁政权改变”或建议“中共不应该统治中国”。

在西方政界安插自己人和进行精英俘获干涉西方政治

报告披露,中共一直试图安插自己人作为西方政治人物的顾问。报告援引了《悉尼晨锋报》2017年的一篇报导为例说,澳洲的一位议员就有一位这样的顾问。

与中共关系密切的游说组织成员杨东东(Yang Dongdong)自称是澳洲自由党议员、时任联邦工业革新科学部助理部长朗迪(Craig Laundy)的“社区顾问”。杨东东被指用中共理念潜移默化地对朗迪施加影响。经调查发现,2014年,杨东东申请加入一个游说组织,他描述该组织是中共统战部的一部分,旨在动员海外华人来增进中共的利益。

彭朝思在RUSI报告中举了自己在欧盟驻华代表团工作期间的一个亲身经历。他说,一次,在一组来访的欧洲议会议员中,一位英国议员将他的顾问(一位前中国教授)带到了一个内部简报会上。这位英国议员拥护中共官方的立场,甚至措辞也和中共宣传部拿出的材料几乎相同。这位议员的顾问以在欧盟总部所在地布鲁塞尔举办亲中活动而知名。

报告说,中共还利用“精英俘获”的手段聘请离任的西方政客做咨询服务,并支付慷慨的咨询费,来建立他们的资金依赖。中共希望这些政客能够在各自国家推动中国故事。英国前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参与了一项旨在向“一带一路”项目投资10亿美元的大型中国基金,已引起一些关注。

报告指出,中共的“精英俘获”问题尚未得到仔细研究,但应该深入研究。

利用威胁手段干预西方政治

中共还利用威胁手段干预外国政治。2017年,由于澳洲工党反对批准《澳中引渡条约》,中共政府便向澳洲工党领袖肖顿(Bill Shorten)暗中发出威胁说,如果不支持中共当局提倡的引渡条约,那工党将会动员澳洲的华人社区反对该党。

报告说,中共用来进行干预的另一个武器,就是威胁不给西方政要签发中国签证。这件事已经发生在一位澳洲地方政要和他的市长身上,他们被中共大使馆叫去,并威胁要阻止一个访问中国的计划。《经济学人》报导说:“它(中共)最近试图禁止一位亲台湾的英国议员参加议会委员会到中国的访问”。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大使馆还会派人参加英国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的听证会。有时,中共大使馆甚至是唯一派人参加的外国使馆。有一次,大约16名观众中有4名是中共官员。报告说,值得一提的是,中共官员在现场的意图和效果或许是恐吓证人,其中一些证人因为职业的要求,可能有时会去中国。

报告还指出,中共的干预通常是隐密的,尽管偶尔也会表现出厚颜无耻。中共鼓励在其认为损害其利益的领域中实行自我审查和自我限制政策。

报告警告说,英国必须要明确:采取必要的措施并不等于是要特别针对中共,相反,通过抵制在英国存在的来自各方的干预,才能够捍卫英国的价值和安全利益。而中共也应该理解这个概念。#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2-23 7: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