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五区结联盟 反对增建收容所

纽约市的法律吸引外州游民到纽约落户 取得纽约的福利 游民根子问题待解

皇后区州议员何维西(右)与居民讨论纽约游民问题。 (蔡溶/大纪元)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9年02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纽约州庇护所里一个床位每晚要花费纳税人200美元,与酒店客房差不多。而纽约市的游民数量仍持续增长,近年市长白思豪租用旅馆安置游民,曾在多个社区引发示威活动,市长坚持要在纽约市增设90个永久性的庇护所,亦引起众多居民强烈反对。

皇后区欧松公园居民协会主席Sam Esposito(站者)担任五区反对增设游民收容所的“大联盟主席”。
皇后区欧松公园居民协会主席Sam Esposito(站者)担任五区反对增设游民收容所的“大联盟主席”。(蔡溶/大纪元)

2月23日,由皇后区欧松公园居民协会主席Sam Esposito牵头,来自纽约市五个行政区的数十名居民在布碌崙8大道华社开大会,经过数小时的讨论,决定成立“五区大联盟”反对增设游民收容所,由Sam Esposito担任主席。

外州游民到纽约落户

纽约的无家可归危机严峻。去年纽约增加2.3万名游民,不断上涨的租金一旦超过收入增幅,一些低薪工作者只能被迫离开住所,成为游民。

一直关注游民问题的皇后区州议员何维西(Andrew Hevesi)说,随着游民人数的增加,纽约无家可归的学生游民自2011年以来更激增69%,而2017年纽约市平均需要花费约7.3万美元用于为一个游民家庭提供紧急住宿,或3.8万美元为一名游民提供紧急住宿。

纽约市的游民人数在全美处于“领先地位”。根据美国住房及城市发展部(HUD)2018年底发表的无家者年度报告,纽约市容纳了全美游民人数逾14%。何维西说,纽约市的收容所法律还吸引了一些外州的游民到纽约,并享受纽约市提供的医疗福利。

究其原因,和1979年的一起法律诉讼案有关。早期纽约市的收容所管理条例,是允许收容所门卫自行做出判断,有权拒绝那些身强力壮、无疾病的单身男子进入收容所。但是1979年“无家可归者联盟”聘请律师在纽约州高等法院兴讼,为一名屡次被拒绝进入收容所的游民Robert Callahan(他曾是一名厨师,后来失业并酗酒)起诉市府,最终赢了官司。

法官认为,导致人们流落街头的原因很多,有人身体和精神都健康,却因“社会机能失调”而沦落街头。如果将这些人推到大街上去,他们中的一些人会因暴力、严寒、或各种“忽视”而死亡……所有这些因素都足以证明不能在他们请求帮助的时候拒绝援助。此后,以Callahan命名的这个案例被多次引用来保护“无家可归者”的权益。

此外,游民一旦进入纽约的收容系统,几乎就永远地住在庇护所了。何维西说,正是这条法律,吸引了外州游民到纽约,在曼哈顿中城常能见到这些非本地社区的游民。一旦增设收容所,恐会招来更多游民,让纽约的游民问题更严重。

补贴政策能否发挥作用?

何维西多年都在推动“家庭稳定支持”(Home Stability Support,HSS)提案,希望通过一项全州性的房租补贴解救游民住房问题,让获得相对稳定的生活环境,此补助将取代其他目前所有的房租补助计划。也就是说,低收入者或家暴受害者如果找到了房子租住,纽约市政府就会在每个月的租金中补贴最高85%的差价。

何维西认为,稳定和可负担的住房才是让游民可以离开街道的方案。一个单元住宅的政府补贴比让游民住在收容所里的开支更省钱。

纽约市原本有这项“住屋稳定租金”的补贴,但被前市长彭博取消。而即便补贴政策恢复,要找愿意将房子租给有租房补贴者的房东恐怕也不容易。虽然租给持“联邦补助券”的房客比较放心,因为钱大部分是政府出的,但弊端是租给这样的房客必须事先接受政府的房屋检查,还要遵守政府的额外规定,规矩多多,对房东来说十分不便。此外,该提案也未解决游民中的精神病患,或酗酒、吸毒等问题。

何维西希望纽约州2019年州预算能考虑该计划,但最终是否通过该预算将由州长库默决定。

游民根子问题待解

在场民众认为,增建收容所是治标不治本,解决了住的问题,未必等同于解决了造成游民数量暴增的根子问题,希望市府从政策上着手解决。

许多民众担忧社区增建游民庇护所后,会带来更多安全隐患。一名与会人士说,亲眼看到惩教局的车直接将释放的犯人拉到庇护所。

五区反对增设庇护所的联盟主席Sam Esposito表示,接下来还将在史坦顿岛和布朗士举行论坛,希望带动更多的人加入联盟,阻止市府在五区增设收容所的计划。◇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