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徽乡官带队强拆 遭村民连捅数刀死亡始末

安徽阜阳市临泉县一名乡官在带队强拆时,殴打村民,遭一村民连捅数刀死亡。(村民提供)

左图黑衣男子为乡副党委书记姜红伟,右图为被强拆户的母亲倒地。(村民提供)

人气: 902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凌云采访报导)安徽阜阳市临泉县一名乡官在带队强拆时,遭一村民连捅数刀死亡。当地村民讲述了这一事件发生的始末。

据安徽阜阳市临泉县公安局周一(25日)的通报,指陶老乡人大主席兼党委副书记姜红伟,于上周六(23日)早上带队拆除“违规建筑”时,遭一名53岁周姓男村民连捅数刀受伤,姜红伟经抢救无效死亡。

据临泉县政府官方信息显示,姜红伟任陶老乡乡党委副书记期间,主要分管党建、组织、纪检、扶贫、党务公开、交通工作。

不交钱就拆房

陶老乡黄湾行政村大田埂后队一名周姓村民对大纪元表示,他们在1月27日接到通知,村里18户全部要拆,给出的理由是“占河道,违建”。

“什么赔偿都没有,当时建的时候都交了手续费,有交三千,五千,两千不等,建了二百平方米的房子,周某的房子住了十年了。”

另一位村民A则透露,早在2009年就规划了他们这片宅基地建房。他们当时建房根据面积向地税局缴纳了相应的费用,平方米面积也由地税局测量,地税局开有发票。但乡政府否认有这回事。

通知下来后,村委会挨家通知,称不拆房可以,但每户需缴纳三万元,不交钱就拆房,并且任何文件也不出示。缴费方式是把钱打到指定银行账号,汇款单要交给村委会,但没有任何收据。

随后的一个月,乡里村委会每天挨家挨户游说:“建房花几十万,被拆了怪可惜的,交三万块保住几十万。”并且威胁称,“今天再不交钱,明早挖掘机就过来。”

后来迫于乡政府的强硬态度,2019年2月22日晚间有两户村民把钱交了上去。2月23日十点,挖掘机就来了。

当事人被围殴 反杀村官

村民A称,除了乡党委书记周道峰外,其余乡干部全体出动,并且还带了一些非公职闲散人员,总共将近三十人。

“首先围堵的是一个陶姓家庭,家里就(只有)老母、儿媳和两小孩子。逼问到底交不交钱。母女二人没办法只好报了警。但警察来了却说,这事他们管不了。做个笔录就草草了事了。”

“警察刚走,挖掘机就来了。乡干部推倒老人,把老人往救护车上抬。儿媳因拍摄了此段视频,手机被抢走。陶家被逼无奈,只好准备去借钱上缴。”

周姓村民称,被捅死的姜红伟和马伟(乡武装部长)在那边,周某斥责他们太野蛮了,给钱就不拆,不给钱就拆掉。那个乡党委副书记说“拆了他家就拆你的(周某的)”。

周姓村民说,乡党委书记先打了周某,周某被逼急了,才动刀的。事情是在小卖部门口发生的,应该有监控,但是监控都删除了,他老婆的电话被他们抢走了。

村民A称,周某被打后拿了把杀猪刀倒追起三人。三人撒腿就跑,副书记不慎跌倒,被周某连扎几刀,马伟与另一人则跑掉了。随后警察赶到,周某弃刀自首。

村民还称,死人了,乡里干部都傻眼了,赶紧把前一天两户村民上缴的钱又退了回去,但临走时放了话:“你们大田埂的房子一户都保不住,交钱也没用了。”

陶老乡强拆惹民怨

据悉,陶老乡强拆问题已经存在多时。《新京报》报导,2017年5月,曾有人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上反映“陶老乡强拆问题”,其中写道:“陶老乡政府仅靠一个公告就将该村一百多户村民的房屋认定为违建,要求予以强拆,而且在和村民的谈判过程中只字不提公告所说的安置措施,也不按照公告要求和村民签订任何书面补偿文件,强制要求村民先搬离自己居住了十多年的房屋,村民对此不服。”

当时,阜阳市当局办公室回复称,临泉县陶老乡按照全市“五大专项”行动中拆违拆旧专项行动要求,集中力量对道路沿线、河道沿线违章建筑物、危房、旧房进行拆除。由于所拆建筑物均为沿河道建房的违章建筑,一律零补偿拆除。若有不清楚地方请与陶老乡政府联系。联系人正是此次被捅死的姜红伟。

中共官员被抗暴村民杀死,总是在大陆网络上引发热议,不少网民为抗暴村民发声,也有很多人列举自己所经历或者看到的类似强拆悲剧。

靳来财:“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长弓灭曰:“若非走投无路,谁愿意以命相搏。请你心记住:这并不可耻。”

落日孤城201603:“你硬要搞掉人家命根子,人家就跟你玩命…..强拆该停下来了。”

舒心3924:“有什么好说的,人家明知杀人偿命,实际上也没打算活着,就为争囗气!”

阿甘哥:“我只能说当我家遭遇强拆财产损失几十万时(我不敢动手),他敢于拔刀自卫,他比我强!他是爷们!”

比特币今日:“我就在阜阳市,去年10月份拆除违章建筑,把我们小店后面的一个搭建了10年以上的房间拆除,没有任何赔偿,通知到拆除只给3天时间,敢怒不敢言……”

youyou–olivia:“真的,在农村乡镇基层的这些事情没停止过发生。 因为我哥哥就是这样去世的,永远都停在了最好的年华28岁,情况比这个恶劣许多。”

四川资中访民雷文君被寻衅滋事罪:“不是村民出事就是乡干部出事。当地违建强占我们家晒坝,我妈不从。我妈妈被恶霸打致昏厥,医院躺了一个月,恶霸以及幕后主使依旧逍遥法外。而我妈妈已经被羁押了100天了。天理何在啊!”

老家在沂蒙:“说件发生在身边的事:山东省费县下店子村 老志愿军闫金山,困守自己的住宅两年。饮水被断自己挖井,用电过年时被切断,自己接。出行道路在23日被强行挖断,期间起了肢体冲突,将老人推到了沟里。只因老人举报村书记和村党委贪腐,举报多年两位村官依然横行乡里。老人若还有在上甘岭时的装备结果会怎样?”#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2-26 3:3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