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贸易战下经济下行 中共高压吓怕民企

对未来失信心 中国企业家阶层加速出走

图为资料图。(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815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玲浦香港报导)中美贸易战谈判有进展,令中港股市出现短暂曙光,加上中共官媒高调造势,A股三大指数25日收市齐升逾5%。但热烈的舆论气氛背后,了解中国真实情况的企业家阶层,却越来越对未来丧失信心。贸易战下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社会管制越来越严,以及中共对民营企业的种种刁难打压,令大陆企业家纷纷选择出走,加速转移资产和移民外逃,引起了外媒关注。

《纽约时报》发表专栏文章,题为“中国企业家阶层对未来失去信心”。文章引用选择离开中国的上海商人陈天庸对前景的看法,“中国这条船可能逃不过船毁人亡的结局”,呼吁能离开的及早安排离开。陈并直言:“离开中国是抵抗共产党统治的最佳途径。”

企业家选择离开 反抗中共

2019年1月,54岁的上海房地产开发商、民营企业家陈天庸乘飞机离开中国,前往马尔他居住,他已经花25万欧元在地中海岛国马尔他办了永久居民。

他在香港飞往马尔他的航班上,写下了洋洋洒洒的万言:《我为什么离开中国? 一位民营企业主在飞机上的临别诤言》,列举20点离开中国的原因,包括大陆民营企业家备受中共官员刁难、处罚,同时企业承担的税赋太高;以及民营企业家都是待宰羔羊,中共政府要处罚宰杀,易如反掌;以及制造业外迁对中国经济带来的致命冲击等。

此文在中国大陆疯传,但如今已经“被消失”。

陈天庸在接受《纽时》采访时表示,对于企业家阶层来说,离开中国是对抗共产党统治的最佳方式。尽管政府近年来实施了严格的资本管制,但一旦离开,他们至少会设法带走一些资产。陈天庸说,当情况发生变化时,他们可以回来,就像很多海外华人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那样。

担忧中国未来似委内瑞拉

报导形容,陈天庸公开说出了中国许多企业家私下说的话:“中国的领导层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管理失当,中国的企业家阶层正对国家的未来丧失信心。”

《纽时》还说,事实上,悲观情绪如此高涨,以致一些企业人士开始把中国可能面临的未来和另一个经济被政府严格控制的国家相比较:委内瑞拉。

委内瑞拉这个南美的社会主义国家,在1月23日晚“变天”了。这个消息曾让无数中国人感到振奋。委内瑞拉变天对中国有示范效应,中共网信办更紧急通知对全国网站实施严厉管控,并抹黑美国等西方国家,禁止网民攻击中共。

此外,中美贸易战,川普(特朗普)对中共的强硬政策,也让中国人看到希望。《纽时》还引用几位年轻的对冲基金经理的私下对话称,与川普(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战可能会因祸得福,因为它可能倒逼中国政府为达成协议而进行结构性改革。在私下的聚会里,人们经常半开玩笑说,只有川普(特朗普)才能救中国。

拥港人身份 仍选择移民

值得留意的是,陈天庸已拥有香港永久居民,但2014年的雨伞运动等,令他对香港前景失去信心,而美国投资移民,则需要至少长达10年的漫长等待。他又在大马吉隆坡购买了十多套公寓,但签证有效期只有十年;最终他选择移民马尔他,因为那里温暖、美丽,而且是欧盟成员国,这意味着他可以去欧盟的其它国家旅行。

他在这篇万字长文中,还谈到了对香港的观察,他称:“香港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产业外迁,到现在几乎没有了制造业,目前香港金融服务业走向衰退,社会便弥漫绝望气氛。”

移民潮再兴 一半人拟出走

根据总部位于上海的研究公司胡润近期对465名富人所作的一项调查,只有三分之一的中国富人称,他们对中国的经济前景非常有信心。而两年前,这个数字还有近三分之二。完全没有信心者增加到了14%,是2018年的两倍多。近一半受访者称,他们在考虑移民到国外,或已经开始操作。

大陆中部一位民营企业家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中美贸易战后,现在中国“经济非常差”,民营企业家尤其是从事制造业的老板,基本上都处于停工状态。

该老板透露,由于看不到前景,民企老板大家在一起议论最多的不再是怎么赚钱,而是如何把仅剩的资产尽快转移出去,以及如何最快移民等等。“大家都在等着中共崩塌的那一天,都感觉很不安全。因为资金限制非常紧,转账5万都要被银行盯着。如果钱不出去,都不是你的钱,最后都会被充公。”

春华资本集团创始人、前高盛集团大中华区主席胡祖六说,过去40年来,中国所取得的所有成就根本不是因为“任何独特的中国发展模式”;而一些商界人士私下里的言辞要更愤怒也更惶恐。

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教授裴敏欣认为,导致商界人士悲观情绪最重要的原因是糟糕的政策和糟糕的领导层,“私企人士很清楚,政府一旦不再需要他们,就会像杀猪一样宰掉他们。这不是一个尊重法律的政府。它说变就变。”

中国富豪如猪羊“随时可被宰”

中共十八大以来,很多民营企业家被抓、被判刑,如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吴小晖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安邦保险等部分业务被中共政府接管;明天系控制人肖建华被从香港抓回,至今仍在押。这些都涉及中共高层的角力。

也有不少企业家自杀身亡或离奇死亡,如海航联合创始人、董事长王健在法国离奇坠亡。同时,万达董事长王健林近几年不断变卖资产。复星郭广昌的海外投资折戟。而中国首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宣布2019年退休等。

同时,从2019年1月1日起,一天单笔或者累计交易5万元(人民币)以上,或转账超过20万元者,将被中共列入大额可疑交易进行监控。

陈天庸说,大数据时代,人人都毫无隐私可言,有产者更如栏中猪羊,中共政府要处罚宰杀,易如反掌,到时谁能幸免?

他说,中共政府对民企管束太紧、攫取太多,中国企业的税赋、社保过高,仅社保就占工资比例近40%,企业负担沉重;加之公权力不受制约导致中共官员寻租与瞎折腾,比高税收与社保更伤害企业,是中国企业最沉重的负担。

同时,中共政府多年来动辄打民族牌,反日、反美、反西方,中共在2016年韩国萨德事件后又大规模排外,让外资企业寒意彻骨;加之美国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高关税等;导致外资企业正在大规模地逃离。

陈天庸说,中国经济就是一艘正开往深渊的太平轮,“如果没有根本性改变,船毁人亡的结局谁也逃不过。”

贸战暂缓难解困 国进民退重创民企

中美贸易战冲击中国经济。中国人民大学下属的研究所公布的调查资料显示,出口企业分布集中的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大城市的新增工作岗位的供应同比减少了36%。而中国西部内陆地区的就业情况更加糟糕,新增工作岗位的供应同比骤减了77%。

2018年底,有日媒称贸易战已经让超过500万间中国企业倒闭,造成1千万名失业人口。而人力市场也出现紧缩,征才启事少了200万件,失业人数急遽攀升,显示中国就业形势遭遇寒冬。

中共7,000亿入股民企

经济恶化的同时,中共出现推动“国进民退”甚至消除私有制的信号。2019年1月20日,大陆知名经济学家、国际金融战略专家向松祚发表演讲,认为中国2018年经济下行的四大原因,其中最重要和最要命的原因正是消除私有制的杂音,重创民营企业家的信心。

陆媒报导,中国2018年成立各种质押纾困基金,透过入股对上市的民间企业“输血”,再掀“国进民退”质疑。2018年10月,深圳市国资入股上市公司至今,各式纾困基金总规模已近人民币7,000亿元,有63家企业被入股“救援”。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认为,中共在企业遭遇困难时,不是以贷款方式来运作,而是参股,等于“中共正式接管民企”,是趁人之危“强取豪夺”的做法。而一些中共治下的所谓民企巨头,也主动倒向中共,如涉性侵的京东刘强东,曾说过“12年后上缴国家”,支付宝今年1月也被央行以接管备付金的方式“接管”。

对于大陆股市近期高涨,香港股市也连升四天,中共官媒《中国证券报》昨发表头条评论文章称“股市将成为国家重要核心竞争力组成部分”,再次为A股造势。谢田称,中共股市都是由中共操控,在贸易战谈判的关键时期,中共显然需要利好消息,来刺激经济。

虽然中共得到缓和的短暂时间,但贸易战是否持续和如何发展,仍待观察。“贸易战谈判结果,关键在于如何落实和执法问题。中共在法律上倒行逆施,全世界都不再相信中共的谎言,大家心知肚明。即使贸易战停止,中共承诺的让步,也不会有好的结果。中共经济下一步会怎样?产业链的转移,外资进一步往外走,加上通胀,劳动成本等问题,中国经济肯定要出事。”

谢田称,从陈天庸等民营企业家的故事来看,中共的日子肯定不会长,“这些在中共淫威下生存的企业家,是最了解中共的。能够出来的基本上都出来。出不来的,也在想办法将资金转出来。”◇#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9-02-26 12: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