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天津女子监狱野蛮的“转化”迫害

天津女子监狱利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以逼迫她们放弃修炼。(明慧网)

人气: 15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6日讯】天津市女子监狱多年来追随江泽民集团,利用各种惨无人道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以达到逼迫她们放弃信仰,达到所谓转化的目的。

明慧网报导,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天津女子监狱迫害致死、致残。截至2014年,超过二百名法轮功学员在该监狱遭受残酷迫害。仅在2001年,逾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那里遭受折磨。

法轮功学员在那里受到歧视,任何人都可以欺侮她们,随意打骂。每个学员都被一个专人监视,走到哪儿跟到哪儿,从早上起床、出工、干活、吃饭、上厕所,这就是所谓的“包夹”(刑事犯人充当)。

法轮功学员之间不允许说话、连对眼神也不允许;每周要写思想汇报,强迫歌颂狱警领导、管理、教育得好等;三个月要参加一次诬蔑法轮功的所谓“揭批会”。

她们一进监狱就被要求写不炼功的保证书,如果不写,就会遭受一系列的惩罚,如:长时间站立不动、不许上厕所、不许喝水、不许洗漱、不许睡觉,吃的是窝头、咸菜,叫“反省饭”。

在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中大多都是岁数比较大的人,每天做奴工长达十二小时,每次吃饭仅有十分钟的时间。她们的奴工产量按年龄段计算,不满50岁的人要干百分之百的活,按年龄段往上稍有递减,依次90%、80%,等等。

谁完成不了奴工产量,就要抄写监规或规定的内容,往往抄写到半夜,只能睡几个小时,第二天还要照常干活;出狱时还要被逼写一份自己从未被监狱体罚、打骂的证明。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逼迫“转化”(逼迫放弃修炼)后,每天仍被迫做奴工12小时以上。监狱并不放松对她们在精神上、身体上、思想上进行迫害,给她们反复灌输中共的造谣宣传,以巩固其所谓的“转化”。

人性中一切邪恶的东西在天津女子监狱内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以下列举数个迫害案例,以揭露天津女监对法轮功学员转化迫害的罪恶。

案例

不让睡觉 破坏家庭

2010年底,监狱突击“转化”法轮功学员,成立攻坚班,从各班抽调最邪恶的包夹人员,集中“转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王洪伟、张立琴等人都遭到过这种迫害。

她们被单独关在一个小屋子里,一开始是被逼坐小板凳,同时由包夹念诽谤法轮功的材料;过几天后,被罚站、不让睡觉,一天只睡二三个小时,包夹轮流值班,看守她们。

为了转化王洪伟,警察欺骗其家属说她精神有问题,挑拨夫妻关系,导致她丈夫和她离婚,从精神上给她打击。她离婚后,包夹头韩庆华还假惺惺地安慰她。

韩庆华等包夹还占用、苛扣、索要法轮功学员的钱物。

办洗脑班 侮辱人格

狱警在监区内办洗脑班,每个周二给法轮功学员“上课”,强迫她们一个不落地参加,对她们强制洗脑。

一天正在上课之际,一位法轮功学员举手说:“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法”。狱警大队长得知后,把她“请”到了“优待室”(无监控的房间)。

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副大队长周静,刘静(犯人)、还有其他包夹人员,对她进行迫害,把她折磨够了后,就侮辱法轮功及法轮功创始人。周静找来纸笔,糊了一个高高的帽子,写上大法师父的名字及骂人的话,强迫扣在这位法轮功学员的头上。

她们折腾够了,就把帽子摘下来揉成一团,扔在便桶里,让她在便桶里大小便。三天三夜她就是不在桶里大小便,便在裤子里,也不在桶里便。她们没招了,就歇斯底里地恶骂她,骂累了,才叫她回监号。

输不明药液 大量吐血

法轮功学员郭德芬,曾经在天津市粮食系统工作多年,工作兢兢业业、踏实肯干,曾被评为天津市劳动模范。因坚修法轮功,她曾几次被非法劳教和判刑。

2013年12月,她被转至天津女子监狱非法关押。因拒绝转化,她被安排到一个没有暖气的屋里,遭强制输液,每天灌两大瓶不明液体。输完后,她全身发冷,冻得直打哆嗦。后来手肿得很高,针都扎不进去。

大夫说:“拿手巾捂着,不然手都扎坏了。”包夹刘晶说:“还给她捂?我才不捂呢,扎坏拉倒。”

狱警不让她洗澡、不让上厕所,不断给她输液,还罚站。狱警队长周静说:“你们坐着想,想不明白的话,就站着想,多咱想明白了,多咱算。”

后来监狱以治血压高为名长期强制她服药,在临出监狱的头一天,还逼她吃药。

2015年5月4日,原定监区次日要召开“揭批会”。那天早上7点半,郭德芬开始吐血,来势凶猛,上面吐、下面尿。狱警闻声而来,一看也慌了,让人赶紧背她去监狱医院。

到那儿之后,她在脸盆里又吐了很多血。但大夫检查不出原因,眼看情况紧急,又将她送往一中心医院,她一路上光吐血,鲜血喷涌而出,甚至喷到了随行的警察身上⋯⋯

监狱还以检查身体的形式迫害她,三年多的时间,共对她抽血二十多次,每次用食指粗的管子抽血,有时抽一管、有时抽两管,几乎每个月抽一次。抽完血后,她浑身没劲,到后来,都很难抽出血来。

罚站 严重便血

法轮功学员时振华,2001年2月,被天津市河西区法院枉判九年,自2002年5月起被非法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

她在那里受到强制性洗脑迫害,灌输诽谤法轮功的思想,因她不转化,警察就让她白天干奴工,晚上在楼道狱警办公附近的地方罚站,直到深夜。

白天狱警们轮流对她洗脑、让她放弃信仰时,她被罚站。因黑天白夜地罚站,她患了痔疮。

2006年,她大量便血,数十天之久。因为她不转化,不允许买营养品,只能吃简单的号饭,致使她身体极度虚弱,心跳快。

2007年,她又开始便血,有一天她昏死过去。醒来后,被送去医院检查,血色素仅六克,心电图显示心肌缺血,医院拒收她住院,怕有生命危险、担责任。

即使这样,监狱还继续关押她,一直到她2010年2月刑满释放。在医院的所有费用本该监狱承担,狱方却让她家人承担。

精神肉体双重折磨

软硬兼施逼“转化”

每个新到天津女监的法轮功学员,在最初的几天里都遭到突击性“转化”。

每位法轮功学员都有包夹,一般都是上午做工,在做工前要排成队,由狱警队长挨个搜身,让人感到没有做人的尊严。

对坚决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狱警就让她们坐板凳,“三挺一瞪”:一挺是“颈”,二挺是“腰”,三挺是“腿”;一瞪是眼珠不能转动,以致她们都坐出了褥疮;吃饭时只给十几分钟的时间,没吃完的饭就被抢走,不让吃。

中共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明慧网)

对付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监狱还采取最阴损的刑法“连坐”,即每天白天12小时被强制劳动,晚上还让一班人约十人陪着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学习”,恶毒地挑起众人的怨恨,导致一班人都指责某学员,说她自私、不为别人着想;有时还会说:“你快转化吧,我们大家求求你了。”

剥夺基本生活需求

法轮功学员最基本的生活需求和该享有的基本权利都被非法剥夺,警察会逼迫她们“转化”。比如:不让购物,每月只准消费六十元的生活必需品:卫生纸、洗发水、牙膏等洗漱用品,监狱物价很高,根本不够用,有时厕纸都不够用。

监狱榨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汗,强制她们高强度劳动,做不完,就被惩罚,不让购物、不让睡觉等。为了完成产量、少上厕所,法轮功学员不得不少喝水,忍受饥渴的折磨,人就像机器一样运作。

繁重的奴工加上高压,使许多法轮功学员吃不消,都被检查出患血压高,警察就逼迫她们吃药,每天上午9点、下午2点两次发药,说是降压药,逼迫她们排着队、带着水杯去领药吃。

法轮功学员的生存空间还遭受挤压,还要应对刑事犯人的刁难。

有一次,轮流排队上厕所,一位法轮功学员刚上,不到十秒钟,一个犯人就骂骂咧咧说时间长,包夹也一起骂。法轮功学员也不纵容姑息,就向犯人头刘娜反映,刘说只给法轮功学员“两分钟”。这位学员要其拿出文件来,她们自知无理才作罢。#

文字整理:李洁思,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2-28 9: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