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血腥罪恶的见证——饿刑

四川嘉州监狱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送进严管监区,采用“吃秒饭”的手段折磨他们,即吃饭时间只有20秒。(明慧网)

人气: 517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罗琼综合报导)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监狱、看守所等关押场地普遍使用一种慢性的酷刑手段——“饿刑”,在精神和肉体上折磨受刑者。

这些场所的中共人员故意不给法轮功学员饭吃,或限时、限量,或逼迫他们没有尊严地快速大口吞咽,或不给吃而用灌食来折磨他们,或对他们施饿刑时兼施其它刑法,或让他们瘦成皮包骨头、不堪一击,或活活饿死他们⋯⋯

在明慧网的搜索上可查出上千个与中共“饥饿”迫害有关的案例,在此只列举几个典型实例,以揭露中共的残暴本性。

遭“饿刑”十天离世

辽宁省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高蓉蓉,在2004年5月7日下午3点,惨遭连续七个小时的电击。她被严重毁容的照片刊登在海外媒体后,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震动。她被法轮功学员从医院中营救出来后,又遭绑架。

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中共警察电击前后的照片。(明慧网)

2005年6月6日,她被送到沈阳医大。高蓉蓉在医大的最后十天里,被穿保安服和便装的人把守着。有的高声问:“(她)什么时候死?”还有人放风,说“高蓉蓉绝食,快死了”。

据知情人讲:高蓉蓉刚被送到沈阳医大急诊室时,神智清醒,瘦得只剩皮包骨,还能够坐起。有七八个便衣轮流看守,不许她讲话。看守不给她饭吃,却做假记录,写她吃了什么。有便衣说:“领导让这么干的,回去好交差。”

十天后,高蓉蓉被饿死,年仅37岁。

“吃秒饭”

四川嘉州监狱把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送进严管监区,采用饿饭等手段折磨他们。

据说,乐山嘉州监狱九监区(入监队)现在还在使用残酷的“吃秒饭”,要求受刑人盘腿坐在地上,使劲低下头,像动物吃食一般吞咽,没有尊严地进食。

在严管监区,每顿只给他们少量的饭和菜汤,早晨只给半碗稀饭,不给馒头。

吃饭时,大组长(犯人)一声令下“开始!”大家才能开始一起吃;大组长喊:“停!”大家必须马上放下饭碗,违者要被加重处罚。吃饭的时间一般在20秒左右,最多不超过25秒。

“吃秒饭”后,人很快消瘦,有胃病的人,就苦不堪言。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要长期被迫“吃秒饭”。

法轮功学员张军,四川芦山县苗溪菜场的雅安监狱的两杠三星的警督,于2014年被绑架到嘉州监狱,被送到十监区集训监区迫害。给他吃“秒饭”20秒钟,同时还用几根电警棍电击他。

张军“吃秒饭”长达数月。

中共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明慧网)

廖挺,20几岁的小伙子,刚进九监区时身体壮实。一个多月的“吃秒饭”,让他瘦成长脸,而且他天天被逼走队列。

廖安才,68岁,四川西昌人,在九监区也常常被逼迫“吃秒饭”;被转到其它监区时,已被折磨成驼背。

陈志,62岁,四川资阳人,在九监区被逼“吃秒饭”,同时被迫蹲军姿18天。

狱长:不饿死就行

在吉林省女子监狱的严管队里,折磨法轮功学员的方式花样繁多,怎么使人难受,怎么整人,有铐、吊、抻、绑等,还有饥饿法。

每餐给法轮功学员一小块窝窝头和一小点咸菜,有时就这一小点吃的也被犯人恶意倒进厕所,而且不给她们水喝。

有的法轮功学员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去厕所捡被倒的食物,或捡吃剩的果皮,渴得实在难受,就从马桶眼儿里往出舀水喝……

吉林省女子监狱监狱长武泽云曾经下令:“不饿死(她们)就行。”

饥饿关

吉林省公主岭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伤、致残、精神失常,甚至死亡,迫害的残暴程度远远超出人们的想像。

该监狱在牛姓监狱长上任后,大开杀戒,利用“严管队”极其残酷地迫害法轮功学员。

被关押在“严管队”的所有法轮功学员都要经过三道关:电棍电击,“抻死人床”、“坐板”,饥饿、控制大小便。

每天三顿饭,每顿只给半小碗玉米糊,有时带几根咸菜条。严重的营养不良造成他们每天消瘦,掉十几斤或几十斤的体重是家常便饭。

由于长时间没吃有任何有油腥的饮食,必然会产生便秘。被押到“严管队”的人百分之百都会便秘。有人十几天不排便,最长超过一个月。

由于身体消瘦、营养不良导致肺结核蔓延。

公主岭监狱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林春植、刘延龙等入监不过一两年就被迫害得患严重的肺结核症状,一度生命垂危,狱方仍拒不放人。

刘兆建,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法轮功学员,原白山市江源县湾沟镇地税局副局长,2001年被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区法院非法判刑6年。曾在铁北监狱、公主岭监狱遭受迫害,被关“严管队”折磨近一年,体重下降至72斤,肺上烂个洞,后咳血而死。

“饿法”

“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也称“板桥洗脑班”,是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的黑窝。打着法制教育的幌子,实际上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临时设立的法外黑监狱。

板桥洗脑班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转化”,实施各种暴力“转化”手段,其中之一的是“饿法”。

洗脑班的中队长刘成经常毒打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嘴里喊着:“莫把老子搞烦了,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再不转化老子就踢死你、整死你、饿死你!”

如果法轮功学员拒绝转化,刘成等人就不准法轮功学员吃饭。

然后,以所谓救人为借口,每天由医生带着护士给法轮功学员输液,吊几瓶不明药物,然后给他们强制灌食。灌食时,故意把管子插进去、抽出来,以折磨他们。有的食管、胃被插出血、感染发炎。

有的法轮功学员回家后不久就离世。迄今已知,至少有11名法轮功学员的死亡与该洗脑班有直接关系,如:王浩云、欧阳章国、王玉洁、陈华堂等。

六个人给一个馒头

1999年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的法轮功学员被驻京办事处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里六个人才给一个馒头吃。

丰润县公安局局长李春元叫嚣:“给死刑犯大鱼大肉吃,就不给你们吃,饿死你们。”

看守所的狱警说:“凉炕冰着你们,饿着你们,把你们的身体拖垮。”

就这样一饿就是几天,法轮功学员被饿得浑身没劲,头晕目眩,一身一身地出虚汗,想炼功调整身体,又被狱警毒打。

丰润县政法委书记蒋凡军也到看守所亲自坐镇,命令看守所饿着法轮功学员。

饿成皮包骨头

辽宁省抚顺市宋霞,2006年9月,被送辽宁省女子监狱,遭受八个月非人的“转化”迫害,对她精神洗脑、熬鹰、罚站、电击、人格侮辱、不让吃饭、不让上厕所,几乎使她精神失常,30几岁的她满头青丝变白发。

她刚被分到十监区时,大队长张海新给她分了五个包夹(监管法轮功学员的刑事犯)看着她。到吃饭时,她们借口说,活忙轮着去吃。等到叫她去吃饭时,早已过了打饭的时间。

两个多月里,她每天只能吃到两个小窝头,有时一整天什么也吃不到,经常饿得头晕眼花,人瘦成了皮包骨头。她只能在早晚洗漱时用手捧着水龙头流出的水喝。

饥寒中度过30个昼夜

张士江,黑龙江双城市单城镇政久村农民。2004年11月4日,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10年,于2005年2月26日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迫害。

一次,张士江绝食抗议迫害,被关进禁闭室,衣服全部被扒光,只让穿一套禁闭室发的外套。禁闭室内昏暗、阴冷,看不到光线。他被狱警逼迫坐在水泥铺面上,不一会就全身冰凉。

一天只给他两顿饭,像拳头那么大的馒头分成两份,一顿只给一份,其它什么也没有,只能用一瓶水将那一小点馒头吃下去。

张士江穿着单薄的禁闭服躺在冰凉的水泥铺上,胃里没有食物,饿得心里发慌。在饥饿和寒冷中,他过了30个日日夜夜,身体极度消瘦。

狱警怕他饿死在禁闭室,才解除禁闭。他那时已几乎瘫痪,无法走路,瘦得完全脱了像。#

资料来源: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9-03-01 3:1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