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典良:马杜罗伪政枪击平民

“主权”不应成为共产匪帮的挡箭牌

人气: 53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8日讯】面对共产主义酿至的极端恶果,面对国内外的紧迫局势,马杜罗政权不思悔改,反而嘴硬到底、倒打一耙、一再宣称:要捍卫委内瑞拉的主权,不允许他国干涉内政。

为此,马杜罗下令封锁边境,宁可看着委国百姓困饿致死,也不让他们领取人道主义救援物资。甚至,于22日在邻近巴西边境的南部小镇库玛拉卡帕开枪射杀领取救援物资的群众,导致至少2死15伤。这是共产主义的又一笔罪恶,又一次让人们真切的看到共产主义所带来的贫穷、饥饿与虐杀。每一个被共产主义戕害而陨落的无辜生命都让人为之同情哀悼与悲恸。

共产党作恶总会寻找一些名义做幌子。

从前,它们是以“革命”的名义,蛊惑人心、兴风作浪。苏共以革命的名义搞大清洗运功,迫害了两千万人;苏共的小弟——中共,以革命的名义杀地主、杀资本家、杀知识分子,以革命的名义搞大跃进,活活饿死了三千万人,以革命的名义掀起了十年的文革浩劫;中共的小弟——红色高棉,以革命的名义屠杀了两百万人,全国人口总共才八百万。

现如今,革命已成过时黄花,如此血淋林的词汇当然不便公然提及。

现在,它们是以“主权”的名义,维系它们继续作恶,它们玷污“主权”这一名词,拿主权来掩护它们作恶。它们一干坏事后,当世界上的正义力量进行谴责制止时,它们就会说:“不许你们干涉我们的内政,不许侵犯我们国家的主权。”

当正义力量抗议六四屠城时,当国际人权律师控诉中共血腥活摘善良的信仰团体民众的器官时,当国际社会谴责中共在新疆建集中营关押百万民众时,共产党总是抛出这一套说辞,说的振振有词、毫不害臊!

这一点还确实挺能迷惑人。但是,这些共产强盗集团有资格谈论主权么?

关于主权,从学术上讲可以写几部专著。可是,即便写出几部专着甚至几十部专著也可能解决不了实际问题。站在混浊杂淆的现代意识观念中,很多法律学者们在法学的烟波浩渺中,殚精竭虑、终其一生可能也理不清晰,只得一声感慨:寻章摘句老雕虫!

总为浮云遮蔽眼,须得更上一层楼。

其实,站在普世价值的基础上回溯历史、正本清源,这个问题不难解决。主权是一个国家所固有的独立的处理对内对外事务的权力。但主权绝不是一个国家处理对内对外事务中,可以独立的“胡作非为”的权力。

1576年法国人博丹在《国家六论》一书中提出了“主权”这一概念,他提出这一概念是为专制统治服务的。他认为,主权为一人所掌握的是君主政体,主权为少数人掌握的是贵族政体,主权为大多数人掌握的是民主政体,其中,最好的政体是君主政体。

最初,主权的概念常常是专制统治的象征。后来,象征着普世价值的美国的《独立宣言》和法国的《人权宣言》改写了这一定义。在普世价值里,主权的核心与精髓在于“在民”。也就是说,主权在民。

共产党借助主权这个概念,泛泛而谈,混淆视听,蒙骗世人。试问所有的共产邪政,你们口口声声所说的主权到底是早期的专制统治象征的主权,还是普世价值里主权在民的主权?

若是前者,怕是不妥吧,谁还好意思谁还敢公开说自己就是专制统治呢。如是后者,恐怕不符合现实吧。在邪恶的共产政权国家里,主权在民吗?与美国总统川普近日在迈阿密的演讲所言一样,共产主义声称是为了人民,实际上都是为了统治阶层谋取私利。

如果有一伙强盗占据了一个山头,然后对外宣称他们对这座山享有主权,然后就肆无忌惮的杀人越货,你不觉得可笑吗?

共产党就是一伙强盗,它们过去是强盗,现在也是强盗,它们不代表人民,他们不配谈论主权。

中东恐怖组织建立了伊斯兰国,这个伊斯兰国在极盛之时也控制了大片土地和人口,也有一套精密的政权组织架构,但这个伊斯兰国有主权吗?没有!全世界的正义国家都可以参与或支持剿灭伊斯兰国的行动,谁会对此有异议呢?

共产恐怖组织建立了一个个“苏维埃国”,这些个“苏维埃国”有主权吗?没有!!这些共产恐怖组织“狐媚偏能惑众”,技法更胜千筹,凶残不止万倍。对于这些共产恐怖组织,全世界任何的正义力量都可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人人可得而诛之。对此,谁会有疑义呢?

苏联以一个主权国家的身份加入联合国,这是人类历史的耻辱;中共挤走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位,以一个主权国家的称谓忝列联合国常任理事国,这是人类文明的耻辱;每一个共产邪恶政权以一个主权国家的姿态呈现在世人面前,都是全人类的耻辱!人们不了解它们,被它们欺骗了,它们就是强盗,恐怖组织,魔鬼!

如果,有读者觉得我在这里“语不惊人死不休”,那是因您被骗太长久。有三本书把共产党的历史根底、来龙去脉揭露的清清楚楚,这三本书是《九评共产党》、《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您可以结合历史与现实去比照这三本书,您会发现这三本书里没有一句话是虚假的。对于这三部书,共产党从来不敢公开回应,因为它们害怕人们知道“照妖镜”的存在,对这三本书根本连提都不敢提。否则,以中共那睚眦必报的心态、泼妇骂街的嘴脸,岂会善罢甘休?

希望,无论是普通的你我,或是各领域的社会精英,亦或是这个时代的风云政要人物都能清楚这一点:共产匪帮不配谈论“主权”,“主权”不是共产匪帮的挡箭牌!

不久将来的某一天,全世界的正义力量起来讨伐共产匪帮时,别再被它们的这套说辞迷惑蒙骗了。

川普总统在迈阿密演讲中希望马杜罗伪政能悬崖勒马,届时,瓜伊多总统及委内瑞拉人民还可对他大赦。可惜,他是要不见棺材不落泪了。

1990年10月15日,在苏联解体的前一年,戈尔巴乔夫先生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就此,他发表了获奖感言,这也是人类历史上一篇伟大的演说!

他在演说中谈到:“完全由中央操控的国家所有制,无处不在的独裁的官僚主义体系,政治上的意识形态垄断,社会思想和科学中的控制,耗尽我们最好的资源,包括最好的智力资源。……然而,对于一个漫不经心的观察者来说,这个国家看起来仍是一副相对健康、稳定、有秩序的图景。在宣传魔力错误引导之下的社会,人们很难知晓正在发生什么,它所面临的最近的将来是什么。……我们想成为现代文明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与人类的普遍价值和谐一致,遵守国际标准。”

任何一个共产国家的当局,都应该考虑一个很简单的事实:你们曾经的带头大哥都在多年前放下屠刀,改弦更张了。你们还有啥不好意思放下身段,成为文明世界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让人民真正的享有主权呢?!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9-02-28 5: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