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盛唐芳菲——李白咏春诗赏析

作者:高天韵
清 冷枚《春夜宴桃李园图》局部。(公有领域)
  人气: 8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春风卷入碧云去,千门万户皆春声。”(《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

春天,在李白的诗中,翻卷着澎湃的生命力:东风送暖,千花如锦。盛唐的天空下,诗人欣然举杯,歌咏自然的造化,抒发豪情壮志,也洒落几许高处不胜寒的孤寂。

李白咏春诗题材广泛,以浪漫的笔触和强烈的情感突破了前人的惜春和伤春内涵。在游春宴饮、闲适感怀、离别羁旅、怀古登览、闺妇春思等不同作品里,丰富的意象群与巧妙奇绝的遣词谋篇相结合,描绘多彩的季节、飘逸的人生。

春之明艳

诗仙笔下,春光赏心悦目,暖意融融。东风、明月、浮云、落花、碧树等自然意象起伏叠落,美景怡人。即使在伤春诗中,生动优美的文字也随处可见,用来反衬凄凉的心境。

有诗为例:“芳草换野色,飞萝摇春烟。”(《安陆白兆山桃花岩寄刘侍御绾》)“沅湘春色还,风暖烟草绿。”(《春滞沅湘有怀山中》)“长安白日照春空,绿杨结烟垂袅风。”(《阳春歌》)“烟开兰叶香风暖,岸夹桃花锦浪生。”(《鹦鹉洲》)等等。

李白的咏春诗气势开阔,宏观和远景呈现居多。诗人以大气度的笔触铺陈时空背景——春风东来,白日绿草,孤云空山。如此,读者的吸引力不会聚焦在一朵花、一株草、或一座亭宇这类细微处,而是更关注在春日的事件和情感。这就好比一幅山水写意画,泼重墨而勾轮廓,传神意而不拘小节。

《历代圣贤半身像‧李白》。(公有领域)

春之喜悦

春天,陪伴李白漫游四方,见证了他的追寻、快意和失落,牵出喜悦与怅惘。无论是喜或是忧,李白的情感都比他人来得强烈和洒脱,文字运用也透出纯熟和奇丽。

许多首咏春诗释放出高昂的调子,其中有再度逢春的欣喜,享受美景的惬意,还有及时行乐的潇洒。从时间的纵轴来看,闲适感贯穿始终,诗人中后期作品的格调从奔放趋向恬淡,出现了一些激愤和感伤的吁叹。

作于天宝二载的《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和《宫中行乐词》是写春乐的佳作。前者写长安城的初春景色,“东风已绿瀛洲草,紫殿红楼觉春好”的“绿”字用作动词,平添生机;后面一联“春风卷入碧云去,千门万户皆春声”,展现了盛世春天的磅礴气势和国泰民安的气象。

《宫中行乐词》其五描绘了一幅后宫花苑的绮丽春意图:“绣户香风暖,纱窗曙色新。宫花争笑日,池草暗生春。绿树闻歌鸟,青楼见舞人。昭阳桃李月,罗绮自相亲。”几个形容词“香”、“暖”、“新”、“暗”生动而传神,诠释了春天的动态生机与梦幻般的华贵。

(传)明 仇英《乞巧图》局部。(公有领域)
明 仇英《汉宫春晓》局部。(公有领域)

再看《待酒不至》:“山花向我笑,正好衔杯时。晚酌东窗下,流莺复在兹。春风与醉客,今日乃相宜。”暖风陶然,作者“衔杯”自得,与春风相伴“相宜”,好不自在。

《安陆白兆山桃花岩寄刘侍御绾》散发清幽恬淡,似有仙气飘出。

“云卧三十年,好闲复爱仙。蓬壶虽冥绝,鸾鹤心悠然。归来桃花岩,得憩云窗眠。对岭人共语,饮潭猿相连。时升翠微上,邈若罗浮巅。两岑抱东壑,一嶂横西天。树杂日易隐,崖倾月难圆。芳草换野色,飞萝摇春烟。”

《对酒》明快洒脱,既写美景,也有“昨日朱颜子,今日白发催”的慨叹。然而,这份叹息似悲不悲,化在春风桃李中,反而传达出彻悟人生的洒脱,那一份清新爽俊,唯有诗仙才能挥就。

劝君莫拒杯,春风笑人来。
桃李如旧识,倾花向我开。
流莺啼碧树,明月窥金罍。
昨日朱颜子,今日白发催。
棘生石虎殿,鹿走姑苏台。
自古帝王宅,城阙闭黄埃。
君若不饮酒,昔人安在哉。

《拟古十二首》其五:“春风笑于人,何乃愁自居。”春风在对着人欢笑,为何要独自发愁呢?后面“千金买一醉,取乐不求余”则体现出李白的豪气与不羁。

[日]狩野正信(1653–1718)绘《李白观瀑图》轴,绢本水墨,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饯校书叔云》写道:“不知忽已老,喜见春风还。”作者虽然青春不再,但并不惧怕季节的回环反复,而是满怀期待地迎接又一个春天:“看花饮美酒,听鸟临晴山”。

日本 相阿弥(1485–1525)绘《李白庐山观瀑图》轴,纸本水墨,美国旧金山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春之怅惘

“东风吹愁来”。伤春自是由惜春起,无力挽住时光是历代文人同有的无奈。当春光明媚,万物复苏,李白赏之喜之,但与此同时,心中的惆怅也被撩动。他慨叹道:“昨日朱颜子,今日白发催”(《对酒》),“梁王已去明月在,黄鹂愁醉啼春风”(《携妓梁王栖霞山孟氏园中》),“春风东来忽相过,金樽渌酒生微波”(《前有樽酒行》)。

李白自比大鹏,胸怀奇才壮志,却宏图难展,壮志难酬。李白在咏春时中,常用“孤”、“独”二字,如:孤月、孤帆、孤云、孤影、独愁、独酌等,这反映出他的孤高以及随之而来的寂寞。不过,纵使是愁,也含着及时行乐的豁达强音。

《月下独酌》其一流传最广,这首诗将李白的孤独刻画得细致而浪漫。在一个春天的静夜,诗人落寞独饮,突发奇想:他邀请天上明月和地上身影为伴,三“人”同乐同游。

《月下独酌》其一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月下独酌》其三开篇以大手笔画出烂漫春景:“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之后转而写愁:“谁能春独愁?对此径须饮。”后又写:“醉后失天地,兀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一醉解千愁,忘掉自己在世间的存在,才是最大的快乐。这最后两句既说明烦忧之深,又可见道家出尘离世的风采。

《赠钱征君少阳》表面上写钱少阳,实则隐含诗人渴望建功立业的暮年壮志:尽管“春风余几日,两鬓各成丝”,但是“如逢渭川猎,犹可帝王师”,这最后一句被学者赞为“伤春终究是英雄的伤春”。

《春夜洛城闻笛》属另类咏春诗,它并非单纯写春景,而是由听笛引出思乡:“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今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淡淡的乡愁,合著笛声,在温暖的春夜升起,汇入春风,洒下一路轻灵优雅。

此幅画描绘李白诗“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图为宋 马远《对月图》局部。(公有领域)

春之意象

“风”、“花”、“酒”、“月”等意象在李白咏春诗中占有很大比重,对于摹景、言情、传意起到了重要作用。

李白很少描写静止的景物,笔下的一切都充满了动感和活力。风意象的频繁出现渲染了春天的力度。摘录几例如下。

“东风已绿瀛洲草,紫殿红楼觉春好。”“春风卷入碧云去,千门万户皆春声。 ”(《侍从宜春苑奉诏赋龙池柳色初青听新莺百啭歌》)

“春风东来忽相过,金樽渌酒生微波。”(《前有樽酒行》其一)

“春风笑于人,何乃愁自居。”(《拟古十九首》其五)

“春风知别苦,不遣柳条青。”(《劳劳亭》)

“昨夜东风入武昌,陌头杨柳黄金色。”(《早春寄王汉阳》)

春风染绿大地,卷入云端,吹至武昌,笑迎世人,悄然而又势不可挡。李白写春风,从虚处入手,虚中见实。一阵浩荡东风,将人们旋即带入浓浓的春色之中!

“花”是春天的象征。李白多以“山花”、“千花”、“飞花”、“落花”等作概括性点染,鲜少描写某种花的姿态或色彩。这种疏朗和大气与“东风”的震撼相呼应,也反映出诗仙高于平常人的观察视角。

例如:“三月咸阳城,千花昼如锦”(《月下独酌》其三),“山花向我笑,正好衔杯时”(《待酒不至》),“落花踏遍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少年行》),“宫花争笑日,池草暗生春”(《宫中行乐词》其五),“好鸟迎春歌后院,飞花送酒舞前檐”(《题东溪公幽居》),“落花纷纷稍觉多,美人欲醉朱颜酡”(《前有樽酒行》其一),“月色醉远客,山花开欲然”(《寄韦南陵冰余江上乘兴访之遇寻颜尚书笑有此赠》)等。

“诗仙”也是“酒仙”,常在春日独酌自遣。“酒”与“花”、“风”、“月”常常联合出现,构成温暖、畅快、朦胧的意象群。

“酒”与“花”的组合有:“山花向我笑,正好衔杯时。”(《待酒不至》)“细雨春风花落时,挥鞭直就胡姬饮。”(《白鼻䯄》)“落花踏遍游何处?笑入胡姬酒肆中。”(《少年行》)“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金陵酒肆留别》)“看花饮美酒,听鸟临晴山。”(《饯校书叔云》)“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月下独酌》其一)

“酒”与“风”的组合有:““劝君莫拒杯,春风笑人来。”(《对酒》)“春风与醉客,今日乃相宜。”(《待酒不至》)“春风东来忽相过,金樽渌酒生微波。”(《前有樽酒行》其一)

“酒”与“月”的组合有:““酒倾无限月,客醉几重春。”(《江夏送张丞》)“对此石上月,长歌醉芳菲。”(《春日独酌》其一),“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下独酌》其一)等等。

“谪仙”胸怀锦绣,难掩人生的不称意。他“独酌劝孤影,闲歌面芳林”,“千金买一醉”。李白把生命中的喜悦、激愤和洒脱都融进了春天的酒樽。

李白醉酒,出明清佚名《酒中八仙图》卷,绢本。 (公有领域)

结语

春天的组诗,在李白的人生旅途上回响。繁花皓月,明山秀水,天人合一。诗仙的咏叹,总是超凡脱俗、出人意表。千年前的心灵放歌,写下季节和生命的永恒。@*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古风》其七中李白写出其与名道“千岁翁”安期公相见场景。《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则描述李白在崂山东海亲尝安期公所赠之枣。近千年前,千古一帝秦始皇东巡琅邪之中,在崂山曾经召见过这位比彭祖还寿长200年的安期公,密谈了三天三宿。安期公师从河上公。当年,安期公离开时,给秦始皇留书并留言,“千年之后,求我于蓬莱山下。”(汉刘向《列仙传》,晋皇甫谧《高士传》)但千年以后,却是李白亲尝安期公所赠之枣,并和安期公一同畅游天庭。莫非历史深邃的时空中藏有更深的谜底?
  • 东晋以后,山水游记体诗文开始受到关注,从唐朝开始,游山水已扩大到对台阁名胜、边塞以及繁华名都大邑之游历。所以在唐诗中有很多优秀山水诗、边塞诗。唐代很多文人在入仕以前都有长期游历经历。这种游历除了游赏名山大川、增闻广见之需要,还有出于对佛、道之信仰而寻仙访道的目的。李白在《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中云:“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他是游历诗人的典型代表。
  • 大唐诗仙李白善于赋诗,除此之外,传说中李白还是难得一见的外语高手。图为宋 马远《山径春行图》。(公有领域)
    渤海国王见书中文字工整流畅,心中也是大吃一惊。国王召大臣商议,道:“天朝有神仙相助,如何能打得过呢!”于是修书称臣,愿意每年朝贡大唐。
  • 聚焦盛唐诗坛,以“惊风雨”、“泣鬼神”的笔触放射出万丈光焰的李白也留下了几多愁绪、愤懑和忧思。不过,在李白笔下,纵使是愁,也挥洒得率真灵动,卓尔不群。
  • 洞庭湖,因洞庭山而名。据《湘妃庙记略》记载,洞庭原本是神仙的洞府之一,以洞庭为庭,所以称为洞庭。后来因为洪水滔天,洞庭山周围形成一座巨大的天然湖,因山而名,称为洞庭湖。
  • 上篇说到集律诗大成的唐代,不论是否是七言诗,皆字数虽不多,但留传的许多诗作都很精练的记载了丰富奇妙的神传事迹。例如;赫赫名声的黄鹤楼,不独让唐朝崔颢留下传颂千古的《黄鹤楼》,诗仙李白也有《登敬亭山南望怀古,赠窦主簿》的诗作传世,不同的诗人虽然有着不同的写作风格,但都提及仙人踪迹。
  • 李白(701-762),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之一,有着“诗仙”、“诗侠”、“酒仙”、“谪仙人”等美誉。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色彩,也留下了许多的幽默趣闻……
  • 唐玄宗李隆基是一位极具艺术涵养的君王,不但能鉴赏音乐,自己更是一位卓越的作曲家,有着绝对音感。众多乐曲中,唐玄宗最喜爱出尘飘逸的道家法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