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有法治?央视“电视认罪”黑幕再曝光

2016年中共两会时,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曾就备受外界诟病的犯罪嫌疑人在电视上认罪、悔罪作为两会提案,呼吁减少甚至是取消这种做法。(网络截图)

人气: 1536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28日讯】近日,“陕北千亿矿权案”主审法官王林清失踪几周后突然在“央视认罪”,称其举报最高法“卷宗丢失”事件系自己所为,舆论大哗。大陆民众表示无法相信王林清的“电视认罪”及官方的调查。中共炮制的“电视认罪”再被聚焦。

美国之音2月28日报导,“电视认罪”是中共宣称的“法治社会”的一个特色和产物,承袭了文革时期的“游街示众”的做法,让当事人在身陷囹圄、孤立无援、承受着巨大肉体和精神酷刑下,不得不屈服于当局的压力,做出违心的“悔过”。

“强迫公开认罪比肉体酷刑更痛苦”,流亡美国的维权律师滕彪对美国之音说,很多维权人士和良心犯这样认为。

设在亚洲的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曾发布报告说,过去五年来中国媒体播出的45例“电视认罪”,认罪时他们都还没被审判,绝大多数甚至尚未被正式逮捕。

王林清的“电视认罪”虽然目前无法知道其中内幕,但很多“犯罪嫌疑人”曾多次披露中共使用各种手法逼迫他们“电视认罪”。

“导演”安排下“认罪”

“全部都是他们安排的啦。他们让你把要说的话写下来。他们不满意的话(内容),就帮你改。改完以后,你就念,‘悔过书’也是,我写出来,他们不满意,改完以后,签个名。”前香港铜锣湾书店的店长林荣基说。

林荣基2015年10月24日在罗湖海关过关时被深圳关员带走,后被公安押解到宁波。在此后的5个多月里,林荣基被据称中央专案组的人员多次提审,后来在“导演”的安排下,在摄像机镜头前“认罪”,2016年2月在凤凰卫视播出。

林荣基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中共当局未经法庭审判,在没有他的律师在场的情况下,强迫他认罪,承认非法经营和销售“禁书”。

林荣基说,中共当局“安排”他、以及其他嫌疑人在电视上认罪,目的是给中国大陆的老百姓看,是在杀鸡儆猴。

林荣基2016年6月14日在两名中央专案组人员“陪同”下抵港,拿取资料准备作为法庭审判证据,16日返回之前,林荣基召开记者会,公布他“被失踪”、“被认罪”的真相,引起轰动。

这是在香港,还有一定的新闻自由,林荣基能够公开揭露。但是那些在大陆“被迫认罪”的人们,他们面对自身安危、家人安危、当局国家机器的威逼,在被迫“电视认罪”之后,无法、也不能、不敢说出“真相”。

无“导演” 偷拍“认罪”

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说,她完全不知道当局在什么时候“偷拍”了她被预审时的话,当局之所以在脸部打了马赛克,是因为声音和嘴形对不上。

高瑜1989年6月、1994年11月和2014年4月曾三度入狱,2015年4月一审被法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7年。

2014年5月8日,央视播放了高瑜被电视认罪的陈述。高瑜事后说,这种未经过她同意录制了她的视频,比709案那些律师们和活动人士在法庭上被迫认罪,更卑鄙、更卑劣、更无耻。

一个犯罪嫌疑人是否有罪,应该由法院终审判决,而绝不是这种未审先判、舆论定罪, 她说:“强迫人家认罪,用电视来判定,来干涉司法,来判定人家有罪,好像上了那个(电视)就是有罪的,这完全是对人格、人权的践踏和侮辱。”

亲情恐吓下 被骗“认罪”

2015年“709案”中被抓捕的人权律师王宇表示,当年10月的一个半夜,她被从睡梦中唤醒。两名预审员前来告诉她,她16岁的儿子已在云南边境被捕,当时他正准备经由缅甸逃亡美国。

王宇说,当她看到儿子在看守所的照片,下方还写着“犯罪嫌疑人”几个字时,当场昏厥过去。

她被告知,只要录制一个视频给公安部领导看,就可以救儿子。当局承诺,这些视频不会对外公开,拍摄时也只使用了平时审讯用的电脑摄像头。直到获得自由后,王宇才从父母和朋友的口中得知,自己上了国家电视。

“我不企盼得到世人的谅解”,王宇说,“我仅仅是想说,孩子是我的一切,当时那种情况,也许我只能选择那样做!”

数十人被逼“电视认罪”中共“法治”遭轰

从2013年7月到2018年2月,共有媒体人、人权律师、非政府组织人员等中国公民、香港居民、外国公民在内的37人,共45例电视认罪者,其中包括高瑜,林荣基,瑞典公民、铜锣湾书店老板桂民海,瑞典人权工作者彼得·达林等,“保护卫士”2018年6月发布的调研报告说。

这篇题为“剧本与策划——中国强迫电视认罪的背后”的报告指出,他们(电视认罪者)口中说出的每一句话都由他人事先写好,必须烂熟于心,一字不差地背诵出来,还要按照“导演”,即公安人员的指示调整自己的语速、面部表情、甚至配合“台词”适时地哽咽、抽泣。如果达不到“导演”的要求,就要一遍一遍地重录。

而中共官方媒体,尤其是央视,不仅仅是被动的平台,更是警方制作、剪辑和播出这些“电视认罪”的积极合作者。

纽约大学访问学者、维权律师滕彪指出,绝大多数“电视认罪”的人,实际上在被关押期间都受到了酷刑——肉体上的酷刑,精神上的酷刑,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被迫做电视认罪。有的是在遭受酷刑之后实在承受不了,有的是因家人被抓,有的是被当局威胁要重判等等。而“电视认罪”成为中共宣称“法治”国家的一个特色。

“保护卫士”要求中共当局立即终止电视认罪的做法,并敦促国际社会向中共施压,惩罚播出电视认罪视频的媒体。

本周一(25日),美国即将离任的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发表公开演讲时细数中共“依法治国”恶行,并批评北京所说的“全面依法治国”实际上是把法律当成统治的工具,是依靠法律统治(rule through law)而不是西方所说的“法治”(rule of law)。#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3-01 5:2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