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上海艾滋抗体事件发酵 官方遮掩 民间愤怒

图为2018年11月30日,河北省邯郸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爱滋病确认实验室内,实验人员使用HIV抗体的快速试剂进行检测。(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256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上海新兴免疫球蛋白事件持续发酵。2月5日,上海新兴医药生产的静注免疫球蛋白被曝发现艾滋病抗体呈阳性,而这次事件的受害者竟是一名初生婴儿。中共在食品药品公共安全领域频出事故,被认为不断动摇其执政合法性。

上海新兴血制品疑致婴儿感染艾滋

据经济观察网2月6日报导,上海新兴医药免疫球蛋白事件始于江西一名新生儿。该新生儿近期身体不适,在医院各项检查时发现了艾滋病呈弱阳性。

报导称,之后,新生儿再度检测时又未出现这一艾滋病弱阳性。在对艾滋病弱阳性这一情况追查时,依据追溯体系追查到了上海新兴医药的这批次静注人免疫球蛋白。

据了解,目前医学界还没有发现天生就携带有艾滋病病毒(HIV)抗体却没有感染病毒的情况,但检测假阳率可以有1.5%左右。按照报导所称追溯体系推断,该新生儿应是使用了上海新兴的免疫球蛋白后,怀疑感染了艾滋病毒。随后,江西省疾控中心检测到上海新兴生产的静注人免疫球蛋白(批号:20180610Z)艾滋抗体阳性。

而免疫球蛋白是一种用于静脉注射的血液制品,多用于手术后免疫力低下病人,也是儿童川崎病(又称皮肤粘膜淋巴结综合征,是与免疫系统有关的疾病)必用药。

2月6日,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官网对“免疫球蛋白染艾滋抗体””事件做出回应。同一天,上海市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称,上海新兴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已被要求停产,全市医疗机构暂停使用相关产品。

检疫层层关卡 形同虚设

按有关规定,血液制品至少要经过原料血浆采集检测、生产企业复检、病毒灭活、血液制品出厂检测、药监部门批签发等多个环节质量把控,才最终被患者使用。

目前艾滋抗体问题究竟出在哪个环节,官方尚未给出结论。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在接受大纪元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如专家所说污染源是从采血造成,那为什么这些被污染的血液能够顺利通过了后面这么多的关口检验?如果真是这样,只能说明该公司从采血到最后成品进入市场的整个流程都有问题,所有的检疫关卡都是形同虚设的。”

他指出,新兴公司不是一般的民营企业,而是有着军队背景的大型企业,新兴出现的问题,很可能是整个行业的常态。官方的调查,很可能照样延续此前的模式,最后宣称这是一起偶然的、极个别人或个别企业的违规操作造成等等。

官方处置诡异 拒回复疫情

外界注意到,对于此次上海新兴免疫球蛋白事件,官方的处置非常诡异。

中共卫健委办公厅、陕西省卫健委等发出的二份关于通知停用上海新兴该批免疫球蛋白的文件最先是由网上流出的,但卫健委当时却对媒体表示需核查该文件的真实性。同时,相关话题遭到迅速、大量删帖。

中国红十字会前高管任瑞红日前向自由亚洲透露,一星期前消息已在圈内传开,一些急需用药的患者,亦被医院禁止用药,但对外界一直封锁消息。

大纪元记者致电江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询问疫情,工作人员拒绝回复和公布疫情报告相关情况。只表示“如果是网上传的那种情况,我们会按程序上报卫健委”。并反复询问记者要求登记来电。

上海新兴及国家卫健委等官方部门也都拒绝接受媒体采访。稍早,有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HIV抗体阳性一般认为是感染HIV的标志”。不久,各路专家又纷纷向媒体表示“该产品注射后产生HIV感染的概率很小。”

一起重大的药品安全事故,在经过了大规模删帖、有关单位拒绝采访、专家洗地、未发现感染患者后,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才正式对该事件做出回应。

事件引发民众恐慌和愤怒

此次事件引发了民众的恐慌和愤怒。民众表示,“(免疫球蛋白)本身就是给危重病人或某些儿童用的多,丧尽天良!”“上万个家庭…… 重重大……恐怖……太冤啦!”“不是疫苗,但比疫苗失误更可怕。”

“一个社会无论怎么不堪,只要教育公平底层就有上升的希望;只要医疗不黑暗堕落,生命就会得到起码的尊重;只要法律秉承公平正义,社会黑暗就会被压缩。如果三大底线全穿,那这个国家就是人间炼狱!我希望中国越来越好,而不是朝着这样的方向发展,可是现实让人一次次绝望!”

唐靖远表示,中共在掩盖此次事件的严重性。卫健委的回应,一个是先撇清自己的责任,另一个目的是为这次公共卫生危机洗地维稳,一方面宣称使用污染药品者被传染风险低,另一方面对使用者进行监控随访,其真实目的是控制相关人员,避免出现大规模抗议、维权等。

唐靖远指出,这次事件的要害问题,是为什么按规定需要进行严格检疫的药品,出现这样大面积的污染?这背后的相关责任方有什么样的黑幕?相关监管机构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等等。

“但在卫健委的回应中,讨论风险高低和做好善后工作成了主要内容,似乎卫健委不但无过,反倒有功了。这是中共一贯把坏事变好事的愚民手法。从另一个角度,风险低不等于没风险,很多艾滋病被感染者可能很长时间不发病,仅仅以携带者状态存在,这对官员来说,风险是很低的,不影响他们的政绩,但对民众来说,就是一个潜伏的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毁掉一个人的生命甚至一个家庭。”他说。

公共安全事件频发 动摇中共的执政合法性

近年来,中国大陆频繁发生公共卫生安全事件。新兴公司事件被认为并非孤立事件,此前,已经发生江苏过期疫苗事、长春长生毒疫苗、山东毒疫苗案、江苏延申疫苗造假案等等医药丑闻。

唐靖远认为,这些频繁发生的公共卫生危机,说明大陆整个的医疗监管系统事实上处于失控混乱状态,这不是哪个地区或哪家公司的局部性腐败问题,而是整个行业的底线失守。

“新兴公司这棵树有毒,是因为整个土壤有毒造成的,而不是说只有这一棵树有问题。”唐靖远说,“任何一个正常的国家社会,食品和药品安全是底线。一个政权,如果连这两样最基本的东西都无法保证安全,这样的政府显然是不及格的,是不具有最起码的合法性的。”

他解释说,一个政权的合法性,按照现代公认的概念,涉及到共同的价值观、民主法治、以及执政绩效等三方面。中共奉行枪杆子出政权,以及极权暴政的体制,已经早就失去前两个因素的合法性。而连续爆发的大规模公共卫生事件,严重冲击着中共所谓的“政绩”,这是中共最后的所谓合法性防线。这些危机的爆发,本身也是中共走到穷途末路的必然表现。#

责任编辑:刘毅

评论
2019-02-08 3: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