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国经济下行 劳工不满小规模抗议遍地开花

中国工人抗议

今年是中共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学生抗议活动30周年,加上中国经济增长下降到三十年来的最低水平,中共领导层近期对示威活动特别敏感。图为2014年浙江省发生的一起工人抗议场景。(STR/AFP/Getty Images)

人气: 1227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吴英编译报导)今年是中共血腥镇压天安门广场学生抗议活动30周年,加上中国经济增长下降到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中共领导层近期对示威活动特别敏感。然而,更多的中国劳工因雇主长期积欠工资,为了生计被迫走上街头。

本周迎来中国新年,这是中国家庭一年中最重要的团聚围炉的节日,但是许多工人表示他们正在为付不出食物、生活用品和租金等基本开销所苦。

46岁的周亮(音译,Zhou Liang)告诉《纽约时报》,“没有人关心我们。”他上个月在深圳一家电子工厂外面参加抗议活动,因为雇主积欠3,000多美元的工资。

“我为公司牺牲了自己的健康”,他说:“现在我却买不起一袋米。”

中国经济数据表现不佳,消费者和商业信心下滑、房地产市场萧条、制造业疲软,与美国的贸易争端尚未解决。中共官方数据显示,去年经济增长率6.6%,这是自1990年以来增长最慢的一年。

由于经济下行,大陆各地持续出现抗议及罢工活动,数千名工人静坐要求老板支付积欠的“血汗”工资或者抗议缩短工时;出租车司机围住政府办公楼,要求落实相关政策;建筑工人威胁如果没有得到报酬,将从高楼往下跳。

由于没有可以为工人发声的独立工会、法院或新闻机构,大陆一些工人不得不采取极端的抗议方式。

33岁的王晓(音译,Wang Xiao)是一名建筑工人,他的雇主长期积欠2,000美元工资,他催讨数次都没有得到正面回应。上周,王晓逼不得已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说,要从老板公司的总部大楼往下跳。

现年50岁的宋祖和(音译,Song Zuhe)是中国南方一家瓷砖厂的工人,他说已有三个月没有领到薪水,被积欠了1,500美元的工资,担心无法支付妻儿生活费及医疗费。“我的负担沉重”,他说:“生活非常艰难。”

根据香港追踪抗议活动的组织“中国劳工通讯”(China Labor Bulletin)的统计,去年中国至少发生1,700起劳资纠纷,较前一年增加500起。由于中共严厉的监控,许多抗议活动没有见诸报端。

依该统计,自去年8月以来,中共当局已经拘留了150多人,比前几年大幅增加,被拘留的人士包括教师、出租车司机、建筑工人及学生。

维稳是中共保住政权的重要手段,这些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令中共领导层坐立难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指责中共官员没有采取更多措施维护人民权利。

专家警告,如果中共领导人不采取更多措施帮助工人,将更加深民众对党及领导层的不满。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亚洲政治助理教授戴安娜・傅(Diana Fu)说,如果中国的教师拒绝工作、卡车司机停止送货、建筑工人拒绝建造基础设施,中共领导层将难以“追梦”。

中国劳工的抗议活动并不少见,地方官员经常向企业施加压力,要求尽速解决纠纷。现在,中国企业即使有意愿缓解员工不满情绪,恐怕也无能为力,因为他们没有办法找到资金。

为了抑制持续不断的抗议活动,中共当局采取镇压手段。一月下旬在深圳的镇压行动中,中共当局拘留了五名劳工权利倡导者,并指责他们“扰乱公共秩序”,这是中共经常用来反对批评者的模糊指控。

面对经济下行以及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紧张局势升级之际,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上个月提到了中共所面临“七大风险”,需要防范“灰犀牛”和“黑天鹅”,呼吁省领导和高级官员加倍努力,扩大对思想和社会的控制。

“中国劳工通讯”传播主任杰弗里・克罗瑟尔(Geoffrey Crothall)表示,中共领导人“正在采取更为严厉的手段,以确保不再发生大规模的抗议活动。”#

责任编辑:林妍

评论
2019-02-08 1:2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